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别演我好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小溪边

别演我好吗 颤抖的破碗 2104 2019.04.16 15:23

  入夜,小溪边,流水潺潺。

  溪边上斜插着火把,风儿有点大,火光摇曳不止。

  “你醒了!”喻越看到妇女眼皮子开始松动,立马跑到小溪边直直地站立起来,用平淡又带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妇女起身后,看到短发男子的身影,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遭遇,顿了一会儿,随即俯身叩首道:“多谢恩公!”

  这女人挺坚强的,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哭,喻越心里想到。

  “你身子多伤,不必多礼。”

  喻越稍事挥手,妇女也就直接盘坐起来。

  “奴家名叫花子雀,原是破洪宗三阶武师,不料人到中年,恶夫发难,如今为恩公所救,愿为恩公效犬马之劳!”盘坐的花子雀又跪在了地上,想到自己的遭遇,自觉无可去处,希望有生之年能报答恩公。

  喻越回过身来,见到花子雀又跪在地上,心里吐槽这人性情真是较真。

  “我叫喻越,报答谈不上,我想跟你合作。”

  “合作?”

  “就是共谋一事。”

  花子雀听到恩公有需要自己的地方,连忙又叩了一头:“万死不辞!”

  “别叩了,大姐!”喻越心中无力吐槽。

  “大姐?”

  “嗯,以后就这么叫你了。”

  “恩公?”

  喻越没有再回应,顾自从包裹里取来一些饼子,这是花子雀昏阙之时飞到京城里偷来的,当然花子雀腿脚上敷的伤药也是偷的。

  “这里有些吃的,你先填填肚子。”

  喻越将饼子递给花子雀,谁知花子雀又准备扣头言谢,喻越又连忙制止了她,因为他实在是不习惯接受伤病者的跪拜。

  花子雀只消一会儿,就吃完了饼子,摸了摸嘴,马上问道:“恩公方才说的合作,不知何事?”

  见到花子雀如此认真,喻越也严肃了起来:“首先问你个问题,你对着破洪宗还有挂念吗?”

  “无儿无女,何来挂念。”

  “好!”

  “我想建个宗门。”喻越接着说道,:“而且要你来当宗主。”

  “奴家受宠若惊!”

  花子雀没想到恩公竟有这般抱负,但对于要自己当宗主一事又十分不解,随后又问道:“不知恩公钱财准备如何?”

  这是最根本的问题,在这个国家,开山立派,除非门派总体实力强大到别人被迫认可,否则都得去都城宗门置办处登记,而这登记足足需要花费一万两白银,按照置办处的话来说,这点钱都没有,还有什么实力开门派。

  而那些凭借自身武功拔群,却又穷的叮当响的人,不屑于去别的大宗门做武师,想要自己做宗主,顽固之下自己开了宗门,被有心人发现了之后,这没有登记的宗门便立即引来了各大宗门的讨伐,换言之:没有登记,不是正宗,必居心叵测。

  “钱财之事我会慢慢筹集,但是时间紧迫,明天就开办。”

  “恩公……”

  花子雀拒绝不得,为报恩情,她只得照做。

  “不知恩公要在何处开宗?”

  听闻此言,喻越从怀里取出地图,在遍地的鹅卵石上缓缓铺开。

  “就是这里,缓峰”喻越指着地图上离都城不远的一座大山。

  “这未免离都城太近了吧!”

  “无妨!”

  “而且从此地到达缓峰即便是快马也得半月啊!”花子雀疑惑地看着喻越,她不明白他口中说的明天就开办是什么意思。

  喻越意识到这个问题,也不准备告诉她自己会飞,毕竟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稍稍将语气稍微平缓了一些,问道:“你身体好了点吗?”

  “上药之后已无大碍,本就是一些脚伤而已。”花子雀摸了摸脚上那些被野猪咬伤的狰狞口子,似乎又想到了那个惊魂的茅草房中发生的事,心中一阵颤抖。

  喻越看到花子雀那后怕的神色,连忙安慰道:“你自是放心,那禽兽已死,你为我办事,我自会保你周全。”

  “有劳恩公了!”

  喻越收好地图,卷在袖子里,指着不远处的连在一起的三跟木头说道:“若无其他事,你就先睡吧!”

  “恩公不睡吗?”

  “我今天下午才起身!”

  “……”

  花子雀走到连在一起的三根木头旁,发现上面已经准备好了被褥,心中激动万分,但感谢的话并不想多说,生怕惹得恩公心烦。

  到得子夜,已经确定那边的花子雀睡熟了,喻越弄灭了火把,银白圣洁的月光随着火把的熄灭扑打在这溪边,喻越觉得该抓紧时间了,松活了一下双臂,随即一跃而起。

  集中精力,将意识强行送入脑海。

  “系统在吗?”

  【在的呢,亲!】

  怎么学某宝客服!

  “这能量炼化得花多久时间?”喻越指着面前那个装了十分之一溶液的巨大蒸馏瓶,这是之前那个被喻越用高空坠物砸死的变态男人的全部能量,难得遇到一个高手,喻越自然是忘不了拍拍屁股。

  【基于宿主身体素质偏差,本来正常人五天就能炼化的能量宿主需要十五天。】

  有必要拿我跟别人比较吗?

  【由于宿主首次对大量能量进行炼化,这次炼化完毕之后,将获得低阶伪装秘籍。】

  “那么伪装大概是个什么样子的,能仔细说明一下吗?”喻越急着问道。

  但是系统没了回应。

  这边事了,喻越从怀里又取出了一个小瓷瓶,缓缓地靠近正在熟睡的花子雀,自练了飞行术之后,听觉也变得异于常人,听到花子雀均匀的呼吸声,喻越拔开瓶盖,将瓶口慢慢移到花子雀的鼻子那儿,确认花子雀将气体吸入后,迅速将小瓷瓶盖上。

  这是类似于安眠药类型的药物,为了不让花子雀在半路醒来受到惊吓出问题,喻越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

  ……

  早上七点,朝阳穿透远方支离破碎的云层照到山顶上,山顶上的秃木光岩映着这朝阳显的金光闪闪。

  正在安详睡梦中的花子雀被这阳光一照,梦境顿时烟消云散,慵懒地睁开眼睛,发现昨天晚上的小溪不复存在,从那三根连起来的木头上起身,缓步走到山峰边上,看到众山之间独此一峰,心里说不出来的壮阔。

  只是……

  算了,恩公神秘莫测,其实我等凡辈所能窥视。

  不去多想,花子雀回头正要去寻恩公,却见身后有一巨石,上刻曰:缓仙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