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遗志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171 2004.11.07 21:13

    

  听了他的话,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愚蠢的事情我见多了,自己也做过不少,不过象这种算计来算计去结果把自己算死的……说实话,如果是平时的话我早就哈哈大笑起来。可面对眼前的这个人却不好这样做,怎么说我逃生的希望都在他身上。万一他脾气一冲,来个沉睡百年,百年后连我的尸骨都找不到了。

  于是我赶紧转变话题,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那你又为什么会变成鬼魂呢?”

  听到我的疑问,伦格终于从自己的伤心往事中醒来。“其实支配者权杖在我装死以前就已经修好了,只是我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实验者!”

  “你的意思是……你对自己使用了死灵魔法?”想到这个可能,我不禁吃了一惊。据说被活生生转化为不死生物的人的灵魂是永远得不到解脱的,伦格竟然不惜将自己变为死灵也要存在下去,这种决心可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没办法,当时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顶多再活一两天。当初制作石棺的时候想得太周到了,连声音都完全隔绝了,把自己的活路全都堵死了。”说起这话的时候,伦格一脸的懊悔,不过谁做石棺的时候会想到自己躺进去呢?

  “不过没办法,我还不能去那个世界,我还要看到自己的理想实现的那一天。哪怕是因此化为在黑暗深处徘徊的鬼魂,我也再所不惜。”

  听了他的话,我不禁肃然起敬。身为研究死灵魔法的专家,他肯定非常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但仍然义无返顾的转生为亡灵,以等待自己梦想实现的时候。

  “恩,不对啊!”我突然想起以前书本上看过的一些东西,“不死生物里除了法力高强的魔法师以自己的魔力和意志转生成的巫妖有一定几率留有生前的记忆外,其他的不死生物不是都会失去身前的所有记忆吗?那你是怎么……”

  “的确如此,如果是用普通的方法进行转化的话,生前的所有记忆都会消失,这样就失去我把自己变成鬼魂的初衷了。不过你别忘了,我手里可是有一件神器!” 伦格颇为得意的说道:“支配者权杖的神奇之处并不象外面传说的那样简单,对于死灵魔法来说它有着许多不可思议之处。其中最有用的就是能保留不死生物的记忆。”

  保留不死生物的记忆?!我脑海里立马闪现出许多设想,比如说去挖古代某国王的坟墓,将他生前藏宝的地方逼问出来。还有那些什么大魔导士,剑圣之类的,只要有了支配者权杖,要什么秘籍,禁咒都小菜一碟,到时候就……嘿嘿嘿……

  “你不要乱想了!”似乎看出了我的企图,伦格毫不犹豫的泼了一盆冷水,“你以为我没想过那样做吗?只有身躯保持完整且刚死不久的生物才有可能借助支配者权杖的力量在死后保持记忆,象那些死了成百上千年的根本就不可能办到了。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在死的时候拥有强大的怨念,强大到能使灵魂强制留在世间,这样的尸体才有可能在死后一段时间里仍保留记忆。不过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千载难逢,毕竟有那么强怨念的人很少见!”

  怨念,看来这就是那些闹鬼的事件为什么往往伴随着一个个忧伤的故事了。人类的情感还真是强烈啊,怎么就没听说过哪里有史莱姆闹鬼的呢?

  “其实那些所谓的怨灵就是借助自然的力量产生出来的,具有很大的偶然性,而且受环境的限制。比如说生命女神的神殿就永远不可能出现怨灵。但借助支配者权杖的力量,就能够进行完美的死灵转化。我就是这么做的。”

  听完伦格的话,我对他研究了一辈子的神器更加好奇起来。这件东西拥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个……伦格先生,可不可以让我看一看那个支配者权杖呢?”我小心的问道。

  “当然不可以!” 伦格毫不犹豫的一口拒绝。

  我一听心情顿时黯然。也对,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和他又不是很熟。虽然看过他几本笔记,但和陌生人也没什么两样。是我太唐突了,刚认识就提出这种要求。

  “你不只是要看一看而已!”没想到伦格又开口了,“你还必须每天很仔细的研究才行!”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听得没错的话,他岂不是要……

  “没错,你以为我刚才和你说这么一大堆话是闲的没事做吗?虽然我已经成功的修复了支配者权杖,也发现其中的一些奥妙。但对于自己的理想,还有很远的道路。我问你,我的理想是什么?” 伦格严肃的问道。

  “理想!”我脑海里闪现出他笔记上第一页的内容,不禁脱口而出,“让普通人也能使用死灵魔法!”

  “没错!”他赞许的点点头,“长久以来,由于死灵魔法的强大反噬和其研究者的行事作风,一直受到人们的误会和排挤。这些矛盾越演越烈,最后甚至爆发了死灵法师与全大陆的一场浩劫。”

  “我知道,就是那首史诗《亡灵战争史》里描叙的吧!”

  “对,《亡灵战争史》里面所写的其实就是死灵魔法的研究者和反对者之间怨恨积累的一次总爆发。那次大战席卷了整个大陆,造成的伤亡不计其数。我问你,你对死灵法师是怎么看的?认为他们是人类的敌人吗?”

  “我的看法?”虽然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问,我还是认真的想了一下,回答道:“你怎么总是把人类和死灵法师相提并论,难道死灵法师不是人类吗?在我看来无论死灵法师,神圣祭祀也好,不都是人类啊!死灵法师与人类为敌,不是等于与自己为敌吗?世界上不会有人蠢得跟自己作对吧!”

  听了我的话,伦格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发出一阵大笑。“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啊,我果然没看错。用另一双眼睛来审视自己,有时候的确能得出有意思的结论。”

  正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他忽然一正神色,说到:“你知道人类在研究什么魔法的时候对自身的获益最多吗?”

  获益?就是好处吧!我不假思索的说到:“治疗魔法吗?”治疗魔法可以使病痛减除,解救生命,应该是最有用的魔法。

  “不对!”他摇摇头,“是死灵魔法!”

  “死灵魔法!”这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怎么也无法想象死灵魔法能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好处。

  “其实人们研究死灵魔法的历史远比我们所知道的悠久,只是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称呼而已。如果你以为死灵魔法就是和一群死尸打交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如果说元素魔法是探求大自然的奥秘的话,死灵魔法的真谛就是对生物本身,包括人身体的探知。你要知道治疗魔法并不是万能的,许多例如截肢,瘟疫这种情况根本不是魔法所能治愈的,我们现在所用的医术其实最初就是来自死灵魔法的研究中。通过对人体的研究掌握解救生命的方法,这才是死灵魔法最初的目的啊!”

  原来如此!听了他慷慨激昂的一翻话,我才知道原来死灵法师的先行者是抱着这么伟大的目的去进行研究的。我还以为他们就是研究怎么把死人变成骷髅僵尸什么的呢!

  “可惜后来人们越来越不能理解这种行为,于是冲突就开始了。为了自保,死灵法师们便渐渐掌握了召唤不死生物来保护自己的技术,没想到这种自保的能力最后反而成为死灵魔法最基础的东西了。” 伦格遗憾的说到。

  对于他的这个观点,我是颇不以为然。换做我是人类,发现那些死灵法师晚上偷偷把自己亲人的尸体挖出来做实验不发狂才怪。何况虽然各地风俗不同,但大都尊重死者,连侮辱死者的声誉都被看成一种亵du,更不用说这种直接拿来做实验的做法了。他们研究的本身就不可能被人认同,怎么和别人和平共处呢?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 伦格从缅怀前辈先人的状态中恢复,郑重地说:“现在我就把支配者权杖交给你,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用它来行恶,要热心帮助他人,使用神器的力量造福人间,不准随便把刚死的人招出来,不准……”

  “等等!”我连忙打断他的话,说到:“你对我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只是想亲眼看看支配者权杖而已,又没打算继承你的什么遗志!”

  “可是……有个很大的问题啊!”他为难的说道。

  “什么问题?”直觉告诉我接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就是那样打算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