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神器再现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425 2006.04.15 18:35

    (最近好忙,头都晕了,新项目要做到5月中旬……)

  支配者权杖,著名神器之一,据说是死神遗留在人间的物品,亡灵战争时死灵君王所使用的兵器,拥有强大而神秘的力量。传说拥有它的人能支配所有的不死生物,此传闻尚未得到证实。

  但无可置疑,支配者权杖与不死生物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它成为所有亡灵法师梦寐以求的神器。对于诸位骨瘦如柴的亡灵法师而言,拿着支配者权杖躲到召唤生物后面丢魔法总比举着神圣复仇者上第一线去砍来得实在些。

  如果将所有拥有神器的人列一个排行榜,我毫不犹豫且极有自信能拿一个第一名和一个最后一名。

  最弱榜的第一名……

  最强榜的最后一名……

  事实证明,自身没有实力的话,拿着再强的神器也白搭。

  就像我,虽然拥有着能进神器排行榜前三的支配者权杖,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放在床上当枕头用。要知道这玩意太贵重,丢了咱就亏大了,虽然枕着不怎么舒服,也只好连睡觉都守着了。

  这也是巫毒的意思,美名其曰加深双方感情。久而久之我也就只记得自己有根当枕头用的手杖,全然忘了那是件了不得的东西。

  据老狗头人所说,它对支配者权杖的研究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只要按它的方法去做,神器和本史之间的契合度将大大提高。

  “是不是真的啊?”我嘴里咕哝着,尽管一万个不信,也只得乖乖照它的话去做。

  根据巫毒的猜测,支配者权杖是一件有灵性的魔法物品。上次的僵尸大闹王城事件就是因为它被关得太久,出土后迫不及待的宣泄怨气所致。而这段时间的莫名其妙的沉睡,则是为了补充损耗的能量。

  我若是想要能自如的操纵它,除了增加自身的修为之外,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拉近和它的距离。

  “你把它当亲爹一样供着养着,啥时都粘在一起,当你有难的时候它就好意思袖手旁观?连只猫养久了都会有敢情,何况你这种会说会蹦还会讲笑话的史莱姆呢?”

  巫毒说的话固然有道理,但我怎么觉着听着不是味?

  想不通的东西,就不要想!

  我静下心来,进入冥想状态。周围的声响逐渐隐去,无边的黑暗中传来强烈的能量波动,正是支配者权杖散发出来的气息,这气息是如此强大,我微弱的精神差点湮没在其中。

  还好这一阵子的情感交流还是起了一些作用,那山峰一样的气息最终包围了我,随着气息的越来越浓郁,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轻。再次睁开眼睛时,印入眼帘的是黑白线条组成的世界。

  终于成功以清醒的自我意识进入了灵魂游离状态,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无色无声的世界只会让人觉得极度孤寂,难怪所有人都不想当鬼。

  借助支配者权杖的力量,我飞出窗外,将精神力向法师公会的方向延伸。沿途的情景一一印入脑海,无数的灵魂之火飘荡在大街上,巫毒说过,那是被身躯禁锢的人类灵魂。

  灵魂之火有些旺盛,有些忽明忽暗,不过它们的样子都一模一样,似乎没有多大分别。只有在脱离身躯的束缚之后,这些火焰般的事物才会变成死去时的样子,前往另一个世界。

  “很奇妙吧!”老狗头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已经习惯了它神出鬼没的特性,我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惊奇。

  “你现在所见到的,就是被称为死后的世界!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观,如果不借助神器的力量,有可能你一辈子都达不到这种境界。用心感悟,这一切将对你有莫大的帮助!”

  思索着巫毒的话,不知不觉法师公会的场景已经印入脑海。确实是奇妙,明明我知道自己坐在原地没动,几里外的事情却如就在眼前一般真实发生。

  越过那高高的墙壁,我的精神继续延伸着,向着更深处。

  四周不时有强大的精神波动传来,每一个法师都是精神力的好手,即便是一个普通的中级法师,精神力也远比我强大。不过,有时候弱小也是一种再好不过的隐蔽。

  四处小心翼翼的游荡一阵后,我发现了目标,公会深处的塔楼里,一个似曾相识的波动正缓慢的颤动着。

  “什么人?”

  心神不宁的红袍法师正想借助冥想平静心情,却敏锐的发现有一双无形的眼睛正在窥视自己。

  “真实视域!魔法盾!”

  急匆匆为自己加持了二个魔法后,红袍法师法尔安下心来。魔法师最怕的就是连法术都没来得及用就被敌人喀嚓了,只要有时间加持防御魔法,再强悍的敌人都不放在眼里。

  “是杀手吗?”最近王城不太平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有个把杀手潜入法师公会也没什么奇怪的。

  法尔小心翼翼的施放一个阵营探测法术,发现竟然毫无反应,他更加诧异了!这种情况只有二种可能:一是隐藏的敌人不属于任何阵营,这点基本排除,除非那人具备诸神一般改变法则的力量,法尔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惹上这种敌人;第二种可能就是附近压根就没人,也就是说,纯粹是自己神经过敏。

  “为什么不用个异界之眼呢?”突如其来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吓了法尔一大跳。

  异界之眼是有名的鸡肋魔法,只能用来观察平行时空中一些平时看不见的事物,对于战斗来说则是半点用都没有,从来不会有法师在对战时使用它。

  随着咒语的吟唱,一个模糊的人影逐渐从墙壁上现形,人影时而闪动时而摇晃,无法看清楚其面目,依稀是穿着盔甲的战士模样。

  “幽灵吗?”法尔皱起眉头,作为风与火元素专精的魔法师,他并没有多少和灵魂打交道的机会,况且灵魂魔法早就作为禁忌封存很多年了。

  我兴奋的变换着自己的形象,这是刚刚发现的秘密——灵魂是没有固定形态的,他们只会以自己希望的形态出现。一般情况下他们会保持死去时的形态,但以小女孩形态出现的灵魂也有可能是活了几十年的老太婆。

  发现这个秘密后,我迅速改变自己的样子,全身破烂的盔甲,深沉的嗓音,长长的披风,给面前的红袍法师以落魄骑士的错觉。人类总是用自己习惯的视角看问题,先入为主的惯性说不定能帮我更好的完成任务。

  “尊敬的贤者大人!很久不见了!”我用尽可能标准的骑士礼仪向面前的红袍法师进行问候。身份这玩意,有时候远比事实重要。这是耶儿的礼仪老师再三强调过的话,连我这个在一旁打瞌睡的宠物都牢牢记住了。

  “你是?”法师一头雾水。

  “不久之前,在墓园区,在下曾有幸见过您一面!”看来这个叫法尔的贤者记性不太好,我不得不提醒他一下!

  “虽然那时我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努力调整自己的语气,尽量模仿那些酸不溜丢的贵族们,再透着那么一丝哀伤

  “你是……那天的怪物!”法尔总算想起来了。

  “是的!虽然那并不是我的本来面目!”当然不是,本来面目就是只变形虫而已。

  “你……深夜来找我有事吗?”

  “时间不多了!加鲁加斯特正处于危险中!王国需要您的力量!”

  “危险?什么危险?”

  “黑色的乌云笼罩天空,邪恶正在深渊的边缘徘徊,堕落的圣骑士亵du神剑的荣耀,苦难和死亡最终来临……”念完自己都看不懂的诗,我强行切断与支配者权杖的联系。

  “等等!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眼前的人影突然消失不见,法尔一阵大喊,却什么回应都没有。

  “示警!一定是鬼魂示警!”法尔沉思一阵后,拿出自己的水晶球。

  “立即召集所有长老开会!”

  当各位尊贵的法师公会的长老们挣扎着从暖被窝里爬出来的时候,巫毒翘着二郎腿在破安乐椅上摇晃不已。

  “瞧!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他们宁可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鬼魂的话,甚至为此大动干戈,也不愿意好好信任身边的人一回。”

  “这样真的有效吗?”虽然完美的完成了任务,但我仍是不放心。“那段狗屁不通的诗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能从里面分析出什么来?”

  “傻瓜!那里面只有一句话是重点,其他的都是乱编的!”

  “堕落的圣骑士亵du神剑的荣耀是吧?那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明显是针对林武的,但什么意思我还没弄明白。

  “笨!”巫毒喝口茶,闭上了眼睛。

  “对圣骑士来说,最大的亵du就是对信仰的背弃。而神圣复仇者正是林武信仰坚贞的象征,亵du神剑的荣耀,不就是亵du自己的信仰吗?对付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不要把话说得太明白,最好是象猜谜一样,让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得出答案,这比直接说有效千百倍!即便二者的结论是一样的!”

  “嗯……好深奥!能不能说简单点?”

  “不能!”巫毒一口否决。

  “咦?为什么?”

  “因为太晚了,作者要睡觉了!况且,好戏现在才开始呢!哼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