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地狱之门(三)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373 2005.02.21 21:20

    (与家里的交涉终于有了结果,我与父母定下了一个约定.未来的3个月里,也就是毕业之前的这段时间,他们不再干涉我的行动,而是支持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我能在3个月里证明自己的理想是对的,是可行的.否则就放弃写作,老老实实上班!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写,第一个目标当然就是完成<<虫战>>,电视台的事情辞掉了,每天和尸体打交道我实在是没兴趣.顺便一说:爱飘是做法制节目的.^_^)

  火焰映照着满山遍野的狰狞面孔,墓园区不大的门前挤满了成百上千的不死者。它们毫不畏惧的任凭一阵又一阵的箭矢落在身上,其间不断的有同伴或哀嚎或挣扎着倒在地上,然而整个队伍却如同一股黑色的洪流般势不可挡,缓慢却坚定的向前涌动。

  神殿骑士们顿时陷入了苦战之中。虽然战斗仍然保持着一面倒的局势,有时候只需要一击敌人就被打到了,但这种形式的一面倒,的确没有多大的意义。骑士们宁肯力气小些,让眼前缺胳膊缺腿的僵尸多撑那么一些时间,至少不用马上就扑上来的新僵尸了,更何况僵尸群中还混杂着速度敏捷得多的骷髅战士,说不定一不留神就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

  攻击,攻击,再攻击!所有人都只剩下一件事情,没有人闲聊,也没有人卖弄俏皮话,此时任何一丝体力都是宝贵的,决不允许在这时候浪费掉。

  随着时间的延续,战士们歼灭的敌人越来越多,可它们缺惊恐的发现,不死者们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以远远超过他们想象的速度在增加。先是隐约可数的黑压压一片,接着是整个门口前的道路被堵得水泄不通的盛况,现在一眼望去,视野能看到的地方莫不被不死者占据着。

  骑士们每消灭一批敌人,它们就前进一步,后面就又涌出一堆新的不死者,仿佛传说中圣杯里的生命一样生生不息,永无止尽。如果不是“地狱之门”狭窄的地理优势只能容纳上百人同时接触,骑士们面对的局面恐怕不止以一敌百那么简单。

  发现这一事实使得神殿骑士的士气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下降,虽不至于到临阵逃跑的局面,但也动摇了它们对能否阻止敌人的信心。

  墓园区到底又多少尸体呢?

  三百八十年前,第一任加鲁加国王魔兽使多里.加鲁加兴建都城之时,人口不过五万。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加鲁加由一个小国成为大陆上可以排进前五的强国之一,疆土拓展了近百倍,王都加鲁加斯特的人口超过三十万,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城市之一。

  而这数百年里,无数死去的人都葬在了墓园区!

  虽然此间由于各种原因墓地被翻修过无数次,穷人埋尸的公共坟地利用率也高得吓死人,不到一平米的地方竟然曾经埋葬过五个人!不过这些,都没有阻止大家死后搬到这里来的热情。

  骑士们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支援军几近无限的兵团!

  而我眼中看到的,却远远不是那么回事。

  满山遍野的僵尸骷髅们,只让我微微失神了一下。更多的震撼,是来自天空中飞舞的无数白色的人形雾状体,先前听到的哭声,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这些半透明的人形,盘旋在对方对阵的空中,似哭似泣又象歌声的声音回荡在这一片斗场之上。

  不过那些人类,似乎没听到啊!

  得益于感知力的突飞猛涨,使得我不用走近就能远远的看到战斗最激烈的部分。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飞舞的鬼魂从某位骑士身体中穿过,对方却象根本没感觉似的,仍然挥舞着长枪,将一只试图爬上来的僵尸狠狠的捅了下去。

  “果然没错,和伦格的情况一样啊!”

  天空中聚集的那难以计数的鬼魂,看来就是墓园区的真正“居民”了只是,它们想要说什么呢?虽然我知道它们盘旋在这里是有什么想要表达,不过这些鬼魂的等级很明显比伦格差远了,不但不能与生者话,连生前的样子都不能清晰的表现出来。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竟然静下心来,想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虽然明知道这个举动很可笑,不过试一试又不会吃亏,我也不是人类,不用考虑是否被耻笑这种面子问题。

  静下心后,所有的喧闹声都消失。刚才还感觉到骑士们如火如荼般的斗志,现在却仿佛进入了一个冰冷的世界里。尘世的声音消失以后,来自天空中那若有若无的哭声渐渐明显起来。

  我的心也跟着那声音飞翔起来,越飞越远,越飞越远……精神力延伸竟然可以向伸无尽的天空!这意外的发现使我欣喜不已,原来还以为精神的延伸必须按照物质的轨迹,原来只要有目标,天空也是心灵驰骋的场所。

  在我享受这越来越美好的感觉时,许多有着微弱精神波动的存在慢慢靠近了。当我试着去和它们接触的时候,却又远远的逃开了,却又不是很远,似乎在观望着什么。

  我知道这些应该就是空中聚集的那些灵魂了,虽然在本质上有些不同,但它们应该也是依靠精神而存在的吧!这样想着,我进入到它们聚集的地方。可能是认为我没有伤害力,或是由于这时的我和它们有些类似,很明显我没有被排斥,因此得以在那静静的听那如歌声又如哭声般的声音。

  最大的感受就是——完全听不懂。

  和我所学过的任何语言都不同,既不是大陆通用语,也不是在森林里时偶尔听到过的精灵语,更不是我最近听得最多的鼠语。这声音,似乎完全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发音,像是平常无意中哼的小曲。刚才之所以会觉得象哭声,可能是因为某些错觉吧!

  不对,不是错觉!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听久了之后我的心中却慢慢哀伤起来,不一会儿又有些喜悦,甚至还有些更复杂的情感在不断交替,有妒忌,愤怒,伤感,仿佛心情突然不受控制一样……心,似乎也迷失起来。

  不受控制!我的心中闪过一丝警惕。瞬间将所有杂念排出脑外,恢复心中的宁静。那么多的多愁善感,根本就不是我的风格!

  自己是什么个性我清楚得很,虽然看上去有些冷淡却从来不会将悲伤放在心里很久,哭过之后就会精神振作得准备新的开始。刚才那一瞬间却似乎被许多的情绪控制住了,使得我竟然出现了短暂的迷失。

  那些情绪如果不是我的,应该来自……我心中顿然明了起来,现在唯一无法解释的事情,便是这些鬼魂发出的声音了。如果我料想的没错的话,这满天的声音,是灵魂之歌吧。

  由于无法与现世的生命沟通,只好将自己的感受传递给对方。虽然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但因为生命都有着相同的灵魂本质,因此可以将各种各样心情进行交流。

  现在的他们,应该是非常悲哀吧!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声音那么象哭吗?”我理所当然的将悲哀和哭泣联系到一起。

  仔细感受之下,我才发现这上空聚集的鬼魂竟然不全是人类,还有许多动物的灵魂,虽然它们传来的波动非常微弱,却的的确确是和人类一样的波动。我不再抗拒着接受它们的感觉,而是静下心来,听这一曲灵魂之歌。

  很意外的是,虽然有许多愤怒与不甘的情绪,但大部分灵魂只是有一些伤感而已。他们对自己目前的现状似乎有着清醒的认识,因此相当平静,只是……似乎想要做某些事情。

  难道说他们是想传达某些事情吗?

  我心思一转,这才想起地上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战斗。

  此时双方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没有任何法度,纯粹靠本能往前冲的不死者与依靠有利地形拼命防守的神殿骑士似乎陷入了僵持。门口那一小段路成为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不死者是完全不可能后退的,骑士们却是根本没后路可退,身后就是王都!

  城卫队似乎也赶过来支援了,可惜在这种狭窄地方发生的战斗,无论装备和素质都比神殿骑士差远了的他们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之能在一旁修筑第二道,第三道防御工事。

  “你们,是想要我阻止他们吗?”脑子里突然窜出这么一个想法,没想到通过精神传递过去后竟然还接受到肯定的信息。

  “……开玩笑,我可是一只史莱姆耶!”如果说我是什么以天下为自任的英雄也就算了,可我不过是一只小小的史莱姆而已,哪有什么本事去阻止这么恐怖的一场大战。

  而且换个角度来说,即便我有能力阻止他们,人类和我也是站在对立面的,是我的敌人才对。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帮助自己的敌人,我有病是吧?

  可传来的感觉只有恳求。

  “伤脑筋,你们就不能找别人吗?”其实说老实话,我并不是不想帮他们,只是做事情也要看自己的能力吧……

  犹豫当中,一件冰冷的事物映入眼帘。

  亡灵神器—支配者权杖。

  “你们…………不会是叫我用它吧?”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