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第一次接触

变形虫战记 爱飘 7073 2004.07.13 11:43

    

  讨论了很久都没什么结果,最后比波一锤定音。“不管这么多了,我们去二三十个,到时候你们在外面接应,我和扑哟哎哟先进去探探情况。就算出了什么事也跑得了。”

  于是第二天,比波和我便带着一帮长的壮壮的史莱姆走上了征途。

  目前我们所在的地方是精灵森林的东南部,人类的村庄是在森林的西南部,到那里去要经过熊怪的地盘,上次比波就是因为经过那里所以才和熊怪起了冲突。还好现在是冬天,熊怪们都冬眠去了,否则要过那里真是会有不少麻烦。

  经过一天的行进,我们总算在天黑前赶到了森林的边缘地带。

  我爬上一棵树,想找到比波说的就在森林边上的人类村庄,可在在树上东瞧西瞧半天,别说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迷路了。

  “喂!怎么还没找到啊?”下面的等得不耐烦了。

  “等等,我再看看!”

  我把视线再次投向远方,在夕阳的余辉照耀下,森林外的草原显得格外美丽,当风吹过草原的时候,就象起了一阵阵金色的波浪。

  “真美啊!”生凭第一次,我有了所谓的美的观念。

  不过很快远处的一个奇怪的现象吸引了我,长长的草丛有一部分变的混乱不堪,好象有什么东西在下面移动似的。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我发现草丛里混乱的地方竟然变得越来越宽广,而且正在向我们这边过来。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凭着在森林里生活多年的经验,我知道必须想办法避开,肯定有很多不知是什么的动物或者魔兽在向这里靠近。

  “喂!你们快点上来,好象有什么东西快过来了!可能有危险!”我连忙招呼比波它们上来。

  一听到有危险,下面的家伙立马跑的比兔子还快,没三两下便全清洁溜溜的爬上了树,那速度连爬树的专家——速猴都要汗颜不已。而我又发现了史莱姆种族的又一个特点,那就是当生命受到威胁时,能发挥出比平常强很多倍的能力。(直说就是胆小但又超强啦!)

  比波爬到了我身边,不解的问:“怎么了?”我示意要它们都安静下来,同时用触手指了指远处骚动的地方。

  只见刚才混乱的地方开始加快向我们这边移动,后面更是一群接一群,看上去不知有多少只。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藏在草丛下面的是一些动物,但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几十道红色的影子已经窜出了草丛,我仔细一看,心里顿时紧张起来。还好这次迪没有跟过来,否则它一定会吓的叫起来。因为下面那几十只红色的正是它最害怕的血虎。

  不过现在的血虎可没有当初追杀我们的时候那么威风了,一只只神情萎靡,仿佛被人追了好几天没睡觉的样子,而且有几只身上还挂了彩,象是被什么动物的尖齿咬的。

  奇怪,按道理说,这么一个庞大的血虎群,在森林里不说是称王称霸,至少也是横行无忌了,现在怎么会被什么东西追成这个样子。

  树下的血虎围着树形成一个圆圈,一只长的特别高大的血虎趴在正中间舔着身上的伤口。看来这只就是这群血虎的族长了,血虎族长在交战时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难怪受的伤也是最多了。

  看到这里,我越来越好奇想是什么东西在后面追它们了。可后面那一群仿佛故意钓我胃口似的,久久的在草丛里徘徊,就是不肯露面。

  “搞什么啊?要出来就快点嘛!”奇怪,这不是我要讲的台词吗,怎么被比波这小子先讲了,看来它也等得不耐烦了。

  在我们千呼万唤中,终于有一道身影跳出了草丛。不过和我的想象相差得太远了,那是一只矮小的动物,(相对血虎而言!)两只尖利的爪子垂在身前,看来是用两腿直立奔跑的,最奇特的就是它的脑袋和尾巴,巨大的嘴巴几乎占去脑袋一半的体积,露出里面尖锐的牙齿,而一条粗大的尾巴虽没有及地,却在身后灵活的摆动着。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下面的这个小家伙的长相是比较威严啦,可有个问题是——它实在是太小了,虽然比我们这些史莱姆高得多,可它连血虎的四分之一那么大都没有,就算长得再吓人一些,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可我很快就明白为什么血虎的样子那么惨了,因为它身后的草丛里又窜出一群长的一样的家伙,起码有上百只,这阵势就算血虎群再怎么狠都斗不过的。

  它们慢慢散开,将在树下的血虎们团团围住,眼看一场血战就要开始了。血虎的族长突然站起来长啸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对面的那群动物却自动分开,从中间让出一条道来,刚才那个首先窜出草丛的家伙昂首挺胸的走了上来。两边都后退了一些,让出了中间的一片空地。看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要单挑。

  只见血虎族长低吼一声便猛冲了上去,它的对手虽然只有两只脚却异常灵活,轻轻的一跳便躲了过去,而且张开大嘴向收力不及的血虎族长咬去,竟被它一下子咬住了脖子。可它的对手毕竟不一般,竟然将身体一滚,利用自己身躯庞大的优势将其压在了身下,原来这是它诱敌之计,想靠自己的体重将对手活活压死。双方就这样在地上滚来滚去,而血虎族长身下的那只动物竟然死死的咬住,不肯松嘴。折腾了许久之后,血虎族长突然四肢一阵抽搐,便再也不动了。

  看来胜负已分,没想到那只被血虎压在下面的动物竟马上站了起来,仿佛一点伤都没受。等到它松开自己的嘴巴时,我才发现那个脖子早就被它咬断了,正怪异的扭曲着。好惊人的力量!

  剩下的事情似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上百只怪兽一拥而上,不消片刻便将几十只血虎啃了个干干净净。让我们在树上看得心惊肉跳,而它们的首领却只是静静的看着,仿佛一切都和它无关似的。

  一个小时后,树林里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地上的血迹外,再没有什么能证明这里发生的事情。等到一场大雨过后,所有能证明那些血虎存在过的事物便都消失了。

  比波想了很久,说道:“那些好象是速龙,一种体积矮小的生物,外型酷似蜥蜴。相传是龙族的后代,但除了坚韧的皮肤和强大的战意外,和龙族并没有什么共同点。书上的形容是:即使是面对龙也不会退缩的生物!”

  可能是被刚才发生的事情给怔住了,从树上下来后,大家竟然看着那一摊血迹足足站了十分钟。

  “真是强悍的家伙!”这是我最后得出的结论。

  “没错,虽然这些速龙的力量不是非常强大,但它们的战斗意志十分强悍,而且它们的身体异常坚硬,这些使得它们的耐力非常好。”比波补充道。

  “算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临走前,我远远的望了一眼身后的树林,心里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想法:如果能将这些勇猛的生物带到战场上去,那该有多好。谁也没有想到,后来被称为奇迹般的梦幻军团,竟然是出自我这一刻的念头。

  走了两个小时后,我的脑袋才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因为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我来到队伍的最前面,拉了一下比波。

  “喂!比波,我们现在是往哪去啊?”

  它回过头,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光看了我一下,“那还用说,当然是去人类的村庄啦!”

  “那我们刚才到的是哪里?”

  “啊,那个,那个啊,”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想我们应该是走偏了,刚才那里好像是精灵森林的西边吧!”

  我晕,搞了半天原来是这小子带错路了,我说怎么那些速龙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呢?

  “那人类的村庄离我们部落到底有多远?”

  “走得快的话应该傍晚就到了。”它漫不经心的答到。

  傍晚?我抬头看看天空,连太阳的最后一丝余辉都快消失在天边了,我看至少得晚上才到得了。

  看见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比波安慰我:“放心吧!上次我去偷书的时候就已经把路摸熟了!这次绝对没问题!”

  它不安慰倒还好,一经它提醒,我才想起上次它去偷书足足花了一个礼拜才回来,可到人类村庄的路不要一天就能走完啊!一个不祥的念头从心底浮了上来。

  我尽量用一种轻松的语气问到:“上次你去偷书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哦!那是因为我在路上老是迷路,还不小心闯到熊怪的老巢去了,所以才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顿时觉得快晕了,这小子果然是个路痴,我们还傻乎乎的让它带了这么久的路,照它这样子带路,走到明年都不一定到得了。想到这里,我立刻将比波拉到了队伍后面,找来几个年龄大些的史莱姆研究路线,最后的结果——这小子果然又带错路了。我们现在基本上是等于绕了一圈又往回走,走这种路线,真是走到明年都到不了人类村庄了。难怪当初它旅行竟然跑到我们这个偏远地方来了。

  这次我们决定由几只去过较远地方的史莱姆带路,并且严禁比波出现在队伍的前头。这小子好像有些不满,不过在大家杀气腾腾的目光逼视下只得乖乖听话。

  由于天已经快黑了,晚上容易迷路,更容易遇到危险,于是大家决定原地休息一晚,第二天才动身。为防止野兽的袭击,大家都纷纷爬上了树,虽然难受点,但胜在安全。

  当晚,一夜狼嚎,是从草原那边传来的。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远远的看见了人类村庄的炊烟。比波观察了一阵,决定让大家都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知是谁问了一句。

  “现在还是不要靠近村庄,白天人太多了,而且我们也太显眼了,万一被发现就糟了,还是等到天黑再进去比较好。”

  大家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便在原地等天黑。

  好不容易等到夜幕降临,已经闷得发慌的众史莱姆们便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但是还是被比波拦住了。“你们急什么,人类的生活习惯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就算太阳下山后也不一定马上睡觉的。”

  “那他们都干什么?”

  “干活,说话,还有的人在床上交配。”

  “交配?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和那些兔子交尾一样啦!你又不是没有见到过。”

  “交尾啊!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懂了!”

  “不过和动物纯粹为了繁殖不同,人类不管要不要生育后代,一年四季都在不停的交配。”

  “为什么?交尾不就是为了繁殖吗?”

  “我也不太清楚,好象和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有关系吧!”

  爱情?我更不明白了,为什么爱情会和交配的频率有关系?

  这时远处亮起点点火光,不一会儿便遍布整个村庄。

  “这就是你和我说过的人类的灯吗?”我问比波。

  “对,因为有了这些灯火,人类才能在晚上活动。和我们这些在野外生存的生物不一样,人类天生对黑暗就有一种莫明的恐惧,这虽然使他们能在阳光最灿烂的地方生存,但也导致他们不被黑夜所眷顾,甚至被黑暗所吞噬。”讲着讲着比波的神情慢慢庄重起来,仿佛在述说一个古老的故事。

  午夜时分,村子里的灯光早已熄灭,大地陷入一片宁静之中。两团黑糊糊的影子轻手轻脚进了村里。

  ……三十分钟后

  “你确定是这家吗?”我不无担心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上次来的时候我就把路线全记住了。”

  “可这句话刚才我已经听你说过两遍了。”从进村起我们就一直走错路,刚才进去的那房子里的人竟然没睡,幸亏只有两个人在床上恩啊恩啊的不知在干什么,没注意到我们的出现,才使得我们能够悄悄的逃出来。

  “喂!快过来,我记得这里是有个洞的!”比波已经在远处了。我叹口气,跟了上去。

  洞口被一丛杂草遮住了,口开得很小,不过对我们这些能随意改变身体形状的极品史莱姆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哇哈哈……

  “你还发什么呆!快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比波这小子已经钻进去了,手脚还真麻利。

  在一次轻松的拟态后,我出现在房子里。

  ……

  比波这个混蛋,又弄错了。虽然房子里相当整洁,而且比我们之前到过的房子漂亮得多,但一看就知道不是魔法师的住处,因为一本书都没有。

  “你这个家伙……”我刚想骂它几句,隔壁却突然传来人类说话的声音,吓得我立刻闭上了嘴,而比波似乎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早就跑得没影了。

  “玛丽大婶,”一个听起来很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说我还要在这里躲多久?父王他不会改变主意吗?”

  另一个感觉老得多的声音回答到:“公主,你不要想太多。陛下是没有办法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想想,哪个正常的父亲会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白痴啊!说不定你这一走他正巴不得呢。”

  “是吗?”年轻的声音里似乎有了些幽怨的意味,“那他为什么对我发那么大的脾气,我从来没看到他那么凶过……”

  公主?国王?这不是比波给我讲故事的时候经常出现的名词吗?我立刻兴奋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

  “……可能陛下是为自己没有优秀的继承人而烦恼吧。”

  “难道我不是他的女儿吗?”

  “公主……你是很乖很孝顺……但是,要继承一个王国不是这么简单的。好了,不要说了,睡觉吧!”

  然后声音便消失了,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

  我等了一阵,发现已经没戏听了,便意犹未足的走来出来。只见比波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终于找到了!”看到我怀疑的眼神,遂又加了一句,“真的,绝对不骗你!”

  还好这次真的没错,不然,哼哼……

  这个简陋的房子里到处堆满了书籍和我说不上名的仪器,时不时的还冒出些红光绿光,根据有限的那点魔法知识我判断出这些东西应该是做魔法研究用的。

  哇哈哈……,看来是挖到宝了,我原以为这种小村庄里的魔法师应该没有多高的道行,也许就是靠骗人发点小财,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

  这时屋脚一束微弱的白光吸引了我,我走过去才发现是一排黑底白封的法术书,最让我惊讶的是上面竟隐隐流动着一种淡淡的光华。我伸出手想去摸,却被比波一把抓了回来,“你疯了,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些高等的专用法术书是不能随便碰的吗!上面的禁制轻易就可以要你的小命。”

  法师的专用法术书籍上都是有魔法禁止的,胡乱翻看的人轻则残废,重则丧命。想到这里,我不禁吓出一身冷汗,深为自己的卤莽行为后悔,同时感激的看了比波一眼。

  这时,隔壁的房间突然传出脚步声。

  我连忙拉着比波躲到了书堆的后面,只见一个蹒跚的身影走出房门,看上去有点踉跄,估计是没睡醒。等到人影走近了我才发现是个白胡子老头,看来就是比波说的那个魔法师了。那老头看都没看我们这边就直接向屋子外面走去,不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了“哗……”的声音。

  不是被发现了,我总算是松了口气,便安心的等老头回来。老头上chuang后没多久,隔壁房间就又传出了打呼的声音,我和比波便忙开了。

  “看来比我想象的要多啊!”比波数了数书说道。

  “没关系,越多越好。”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最好有多少拿多少。

  “那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叫它们进来搬!”

  “恩!”

  比波走后,我便四处观察起来。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到人类住的地方来,以前只听比波和族里其他的一些成员说过,今天才算开了眼。人类的房屋都是用砖石建成的,不像我们顶多是弄个遮雨的草篷,而且连墙壁都没有,基本上就是露天的。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人类的房子好,不但可以遮风挡雨,而且在敌人来攻击的时候还可以作为防御工事用,躲进来便安全了。

  转到刚才看的那排发光的法术书那里,我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但在咽了几次口水之后终于还是放弃了。毕竟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可不是我的嗜好。不过放在架子上的另一样东西吸引了我,那是一个很漂亮的袋子,上面用金线绣着各种希奇古怪的图案和文字。我把它小心翼翼的拿下来,拍去上面厚厚的灰尘,仔细打量起来。

  袋子很小,黑色的布料上闪耀着金色线条的光辉,有两根长带子从上面延伸出来,我越看越喜欢,便决定把它也带走。因为近来我身上总是要带些东西,可对我们史莱姆一族来说带东西出门是很不方便的,因为既没口袋也不好拿,不过现在我可以把这个口袋绑在自己身上,就可以把想带走的东西放里面了。

  没多久,比波便带着外面接应的兄弟进来了,大家分配好任务,便开始给这些书大搬家。书到处散落很不方便搬运,还好我们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便带了许多藤条带过来,将书本捆好,这样搬的时候也方便些。

  经过一个小时紧张的工作,我们总算将所有的书打好包,准备运回去。

  大家用尽吃奶的力气扛起属于自己的那份货物,晃晃悠悠的出了村口,临走前,比波非常绎心的将所有的痕迹擦去,然后将门反锁,从墙角的小洞里钻了出来。

  不知是货物太重还是我们的速度太慢,天亮的时候我们才刚进树林,不过至少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了。

  此时,住在精灵森林旁的小村庄的魔法师卡尔正打着哈欠从床上起来,准备开始他一天的工作。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的屋子比平常大了很多,以前总找不到路;也干净了很多,平常到处是灰尘。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就发现问题在哪了——满屋子的书都不见了!可怜的老卡尔先是飞快的冲到水井旁用冷水清醒自己的脑袋,默默数了十下,然后又飞快的跑回房间……还是没有!在沉默了两分钟后,村庄上空响起刺耳的尖叫声。

  最后经村里唯一的警备队长确定,(由于太偏远,因此村子里的警备队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铁匠兼职的。)该事件属于神秘盗窃事件,其理由有三:1 门窗都是反锁的,就是说犯人不可能是从大门或者窗户进入的。2 墙角有一个洞,不过估计只能供年纪三个月以下的耗子通过,因此不可能为犯人所利用,而且书从那也塞不出去。 3 老卡尔的那些书大都是深奥到让人看一眼就脑袋发晕的那种,只有脑袋有问题的人才会去偷他的书看。

  于是该案件成为该村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不解之迷,最后由村子里的铁匠兼警备队长阿良命名为“老卡尔的悲剧”予以备案,据说他为此兴奋了半年多。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