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义助(下)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131 2005.04.16 17:37

    

  当时我以为自己眼花,也没太在意,径直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和元素魔法中的毒云术不同,巫术中的瘴气术杀伤力并不大。而在元素魔法中,即便是级别不高的毒云术也具备相当强的杀伤力。强腐蚀性的毒雾对皮肤的伤害并不大,但如果经由空气进入体内的话就会异常麻烦,因为中和酸性的药水实际上也是有毒的,一般情况下只能外用。

  要么服下药水中毒,要么不喝药水同样也是中毒,加上防不胜防的突然施展,难怪毒云术被称为中级魔法中最麻烦的法术。

  刚开始施展瘴气术的时候,效果的确和巫毒给我的笔记上写的一模一样。在悄无声息中,数名狗头人出现轻微的头晕,精神恍惚的症状。很显然它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我的魔法,还以为只是睡眠不足产生的精神不济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魔法效果进一步扩大。不一会儿,聚集在中央大厅的大部分狗头人都产生了预期的效果。

  凭心而论,这个巫术魔法已经不能算纯粹的魔法了,因为在施展过程中应用到魔力的因素只占了很小一部分,顶多起一些推动作用。而各种药物的作用则是最主要的,在巫术里魔法显然只是一种辅助的事物。

  最简单的证明就是在这个瘴气术中,魔力的作用只是引起风元素的共鸣,将药物尽可能均匀的散播在空中,从而使施法目的达到最佳。

  由于效果要持续一段时间,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必须保持冥想状态。应用的魔力少了,对精神力的控制要求却高了,难怪说“有得必有失”!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专心于精神的散发,仔细体验巫术的精髓所在,逐渐进入内在状态,忽略了身边发生的事情。然而等我睁开眼以后,眼前就出现了这哀鸿遍野的一幕。

  情急之下我只得让狗头人酋长去通知大祭祀巫毒,虽然临走的时候它嘱咐过我不要去打扰,但这种危急时刻顾不上这么多了。

  “反正打扰你的又不是我!”我心里暗暗为去报信的狗头人酋长祈祷,同时发誓下次一定记得它的名字,免得在这种祈祷的时候连要保佑谁都不知道。

  “巫毒大人来了!巫毒大人来了!”

  过了一阵后,酋长那高大的身影总算出现了,望着躺了一地的狗头人,我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不已,“还好没出‘狗’命,否则就真的不好交待了!”

  “你这个家伙,竟然拿我的族人来试验魔法,是不是不想活了!”巫毒听了几个狗头人的诉苦后,立刻气势汹汹的来找我麻烦。

  “啊......这个,你不是说要我多练习吗?要实践出强人啊!”情况不对,先狡辩再说。

  “我要你多练习,没说要拿我的族人练啊!”巫毒眼睛里都快喷出火了。

  “你这不是废话!难道要我对着山啊,水啊,墙壁什么的练习吗?而且你这上面不是写得很清楚吗,瞧!”我拿它给我的那本巫术魔法心得,翻到关于如何练习的那一页,理直气壮的指着说:“你自己也说了,要获得巫术的最佳试验效果,最好以类人生物为试验对象。我在这里找来找去,就你们狗头人是类人生物,不找它们找谁去?”

  看到笔记上熟悉的字迹,巫毒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但作为保护者的立场,又不得不说几句话,只得勉强说道:“那......你也不要用这么重的魔法啊,会出人命的!”

  “哪有,我只不过试了个瘴气术而已!你的笔记上不是写着威力极小,连正常的生活作息都不会影响到吗?”我委屈的说。

  “瘴气术?!”老头眉头一皱,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急忙问道:“你确定是瘴气术,不是群诅咒?”

  “群诅咒?”这回轮到我奇怪了,“我还没学到那一页来啊,群诅咒的咒语该怎么念我都不知道!”

  “糟了,上当了!”巫毒丢下我就走,边走边喊到:“将所有出现问题的族人都集中起来,快点!”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它紧张的样子,我不敢多说,帮着其他没事的狗头人将所有倒下的狗头人集中起来,排放在一起。

  “到底怎么回事?”排放好后,我急忙问巫毒。

  它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专心致志的施展魔法。上次见过的绿色光芒慢慢从它手中升起,落到那群呻吟不已的狗头人身上,场面顿时一下子安静下来。但危机似乎并未解除,老头并未从魔法状态中恢复过来,那绿光虽然淡了很多,却始终没有停止,忽明忽暗的持续着。

  看来这个魔法象防御魔法一样需要持续施展,我顾不上从中学到什么,而是紧张的望着四周。

  刚才老头子那一眼大有深意,从那眼神中我并没有看到责备,而是一种信任和警惕。那警惕当然不是针对我,它是想告诉我,这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敌人有目的的侵犯。

  站在老头的身后,我顿时紧张起来。会是谁呢?

  不可能是人类,虽然所谓的冒险者们经常借行侠仗义为名对非人类种族的村庄进行屠杀和掠夺,但对穷得一清二白的狗头人都能产生歹念的冒险者倒是没见过。如果没有利益诱导的话,没有哪个人类愿意进入狗头人又臭又脏的住处。

  答案呼之欲出了,除了那只鼠不鼠,猫不猫的家伙外,肯定不会是别人。

  僵尸暴动的那晚,哈享现出真身大战狗头人大祭祀,上演了一场绝对精彩的“猫狗大战”。据巫毒所说,哈享是来自异空间的魔性生物。魔性生物据说是从魔界来的,不过魔界在哪里却没人能说清楚。但不管怎么样,这些魔性生物也无愧于自己的称呼。

  强大的肉体与疯狂的嗜血性格,与传说中的魔鬼的本性一模一样。只是它们长期生活在异空间中,根本无法适应这个世界的环境,这个世界的空气对它们来说与毒气无异,因此只能做短暂的停留。这也是为什么恶魔召唤术虽然强大,却始终比不上普通召唤术实用的原因之一。当然,恶魔们从不听指挥也是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为了留在现世,魔性生物被迫改变自己的身体以适应环境,只能在战斗时恢复真身,短时间后又回变回原状。只是哈享竟然由一只猫变成了一只肥老鼠,的确难以想象。

  “哈享,我知道你在附近!”心念一动,我嘴巴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周围的狗头人一听,莫不如临大敌,酋长更是奔回住处,拿着那把生锈的巨大铁锤跑了出来,睁着铜铃似的巨眼四处张望。

  “既然来了,干脆出来见一见吧!”我继续说道,仍然是那幅满不在乎的口气。

  哈享真的在附近吗?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是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月夜猫一族,潜行匿踪的能力几乎接近大师级别。它存心隐藏的话,别说是我,就算是巫毒也不一定能发现,更不用说在这昏暗的地下了。如果我还处在得到支配者权杖那晚的颠峰状态,说不定还能和它一拼。可换成现在的话,它要在我眼皮底下杀我,估计我也看不到。

  最怕的就是哈享突然出手暗算。这种时候以它的本领,说不定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虽然它的目标不一定是我,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正在全力施法的祭祀老头,但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了,巫毒死了对我并无好处。

  最重要的是,如果巫毒死了,我身体里能量吞噬的问题就没办法解决了。哈享那肥猫打架是很厉害,其他的嘛......估计不会比我强多少。

  没有回答,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周围的狗头人人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脚都不敢挪一下,生怕发出半点声音。平时一战斗就狂暴无比的酋长更是一反习惯,大家默不做声的悄悄靠在一起,背对着施法的巫毒形成一个圈,紧紧的贴在一起。

  原来,这些狗头人也不笨啊!我不禁再次对它们有所改观。人类中流行的说法,看来并不都是对的,从拉斐城到加鲁加斯特,我所见的莫不证明了这些。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却是谁都不敢动。虽然不能确定哈享到底是不是在附近,但我们心中的紧张却一点都没减少。情况好大家不过是一场虚惊,笑笑也就过去了。如果真有事就会有几条生命消失了,谁知道会不会是自己,怎能马虎?

  就在此时,一阵咒语吟唱忽然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