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责任(上)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505 2005.04.06 12:32

    (现在心情满平静的,平静得让我自己害怕,或许从去年的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没有冷静过吧.又说废话了,可能当某些东西要结束的时候,人总会产生莫名其妙的想法吧.)

  对于即将见到的狗头人老巫医,我的心情相当复杂的.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对它极有好感.无论是它身上透露出的沧桑睿智的气息,还是指导我时那种慈祥和蔼的感觉,都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样一个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家中长辈的老者,的确让我有些不敢面对.

  但是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我是去讲和的!说实在话,觉得放弃支配者权杖也并无可惜的那一刻开始,心里就突然安静了下来.像是从长久以来的束缚中解脱了似的.身心都感到一片轻松无比.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明明是走在阴暗的水道里,我却觉得浑身轻快,犹如漫步在故乡精灵森林的草丛中,森林和大海的气息正迎面吹来,熙熙攘攘的擦身而过.种种奇怪的感受从刚才开始就在心底不断浮现,带给我一些与众不同的领悟.

  心态却在这种烦乱的思绪中依旧保持平静.种种迹象表明,我似乎在无意中突破了精神修行中的一道障碍,修为大大的进了一步.

  在精神力的修行中,最顾忌的是一些思维上的阻碍,也就是某些书中提到过的”心魔”.心魔往往是由修行者思维中一些负面的想法或是想不通的地方,这些东西一般潜藏在心底,不会表现出来.但有时却会在精神力修行过程中突然冒出来,使得修为停滞不前,甚至不升反降.

  没有杂念的心灵最适合进行精神力修行.本来我是符合这个条件的,但离开森林之后,接触了很多外面的东西,想法观念上也出现了一些变化.比如说,如果还在森林里,不管是谁向我要支配者权杖,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现在我却有一种”这东西是我的,不能给别人”的想法,全然忘记了以前是什么样的.很明显,我已经变了,变得有些自私起来.尽管以人类的观点来看,这些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就在决定放弃支配者权杖的那一刹那,我又找到了从前的自己,那个不将任何身外之物放在眼里的自己.

  “什么也不带来,什么也不带走,只要好好活着!”这种洒脱,正是我以前拥有,后来失落过,现在终于重新找回来的东西.

  长期以来,一些想法阻碍了我进一步提高,今天终于全都消失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强大的法师都是淡薄名利之人,并非他们故作清高,而是只有放弃名利之心,才能领悟到魔法的真谛.

  有了这些念头,心中的想法更坚定了,更是迫不及待的赶路,因为我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

  狗头人临时居住的地方,是一段早已废弃的地道,上次我受哈享的委托到这来侦察.宽敞的地道连接着复杂的城市下水道系统,有可能是以前的贵族们制造用来逃难的,现在则被狗头人一族看中,搬进来当垃圾堆放场.(狗头人和史莱姆一样都有收集各种垃圾的嗜好.)

  到了以后我发现和上次差不多,到处脏乱差.只是大大小小的狗头人们似乎对捡垃圾不再感兴趣了.这里到处充斥着伤者哼哼唧唧的呻吟声和难闻的药水味,没受伤的狗头人则忙着照顾那些重患.虽然和哈享的鼠族军团的那场战斗是不分胜负,甚至还略占上风.但从长远来看,哈享才是不折不扣的胜利者.

  原因很简单,就是伤亡.哈享手下至少有几万鼠兵,它根本不在乎这些鼠族的死亡,反正有的是后备力量.而狗头人这边虽然全是些精兵强将,但基本上是拼一个少一个.一场战斗下来,哈享手下全换上生龙活虎的新生力量,狗头人这里却还是那百多名战士,连替换的都没有.

  看到我进来,那些狗头人出人意料的没什么反应,几个匆匆而过的家伙也只是用眼睛瞟了我一眼,就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这些家伙,防备也太松了吧……”我嘀咕着,如果这时候哈享趁机打过来,那不正好一锅端?

  正诧异着,一个狗头人匆匆跑到我面前,行礼说道:”这位……法师大人,巫毒大人让我请您过去!”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还想了一下.

  “巫毒?”我认识叫这个名字的狗头人吗?

  “就是祭祀大人!”见我不明白,它又连忙补充到.

  祭祀?一般来说应该是族中权力最大的,听它这么一说后,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老巫医的样子.想想也是,像它这么强大的巫师如果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巫医那才奇怪呢.

  事情一牵扯到那老狗,发生什么也就见怪不怪了.八成它早就把我要来的消息吩咐下来,所以前面的狗头人见到我都一个个面无表情,害得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实力大增越练成隐身术了.

  跟着带路的狗头人人慢慢走近上次去的大房间,心里多少有点不安.上次虽然没有和它们发生战斗,但至少有一部分鼠兵是我带过去的,没有直接冲突也有间接冲突.

  揭开挡门的破布,一张硕大的丑脸顿时映入眼帘.尽管觉得突然闪出这张脸十分恶心,让人倒尽了胃口,但为了顾及其主人的面子,我强忍着没吐出来,还挤出一点笑容,向丑脸的主人打招呼.

  “嗨~~你还好吗?”

  拥有这张脸的当然是论身材论个头在所有狗头人中最出色的酋长了.(那么一大块,放在哪都明显)它头上还缠着绷带,应该是那天晚上被哈享一脚踹飞后撞墙撞的,看样子还没好.

  见到是我,狗头人酋长先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接着便不情不愿的进去通报.

  “莫名其妙,你瞪我干什么,有种你去和哈享单挑啊!”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

  都是非人类的种族,狗头人部落里权力分配似乎和我们史莱姆有很大的不同.最明显的就是这位高大威武的酋长的职责竟然是……看大门!上次来的时候它虽然客串了一次贴身护卫,但本质上和守门的也差不到哪里去.哪像我们史莱姆的族长,有好东西先吃,有好玩的先玩,基本上不用干活,只要在每个月的总结大会上装模作样讲几句就行了.

  相比之下,我这个大祭祀的工作就累得多.每天忙个不停(陪玛丽耶儿玩),晚上还得加班(事情都拖到晚上做),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都是玛丽耶儿喂).如此”辛苦”,如此”忙碌”我真是巴不得,巴不得一辈子都……过这样的日子.

  想起以前的种种趣事,我脸上顿时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心情也放松下来,没有刚进来时的拘束.

  不一会儿,狗头人酋长从里面走出来,冷冷的比了一个”进去”的手势,便又像一尊雕像似的杵在门口不动了.

  我轻轻一笑,没说什么,径直走了进去.虽然这家伙看起来很凶恶,但实际上却是很单纯,多接触几次就知道了.

  里面的大房间还是老样子,只是上次我和狗头人酋长战斗时损坏的东西已经搬走了.

  我要见的目标端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可看到它的神色时我却大吃一惊.仍旧是那副苍老无力的样子,可是却与我上次见到时有天壤之别.

  那时的狗头人老巫医虽然看上去有点龌龊不堪(老巫医:混蛋,你才龌龊不堪呢),但那眼神,那气势,让我产生自己面对着一头沉睡的狮子的感觉.后来发生的事情也的确印证了这一点.

  可现在我却从它身上看到了真正的衰老.略带呆滞的眼神只在我进来时睁大了一下便又眯起来了,虽然时间很短,但还是能看出里面的神光早已不在,只有微显浑浊的目光而已.

  巫毒见我走了进来,没开口,只是用那双眯眯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不时显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良久……

  “喂,你看够了没有.虽然我知道自己是目前所有史莱姆中长得最帅的,那你也不用老这么盯着我啊!”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冲它说道.刚说完便觉得语气有些不对,于是又略带羞涩的补充一句,”你……你老这么看着,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顺便还抛了个媚眼过去.

  “扑通!”这招极度恶心攻击果然利害,首次出马就将实力强大的狗头人大祭祀巫毒惊吓得摔倒在地.

  “你……你……下次不要吓我了!”巫毒大人很明显吓得不轻,艰难得爬上椅子后,脸色缓和了很多,想来是被我好好震惊了一次.

  抛开刚才的死人脸,气氛似乎好了很多.

  “看来,你已经得到支配者权杖的秘密了?”巫毒不紧不慢的问道,那说话的神态就像是在菜市场问青菜多少钱一斤似的.

  “没有!”我懒得解释什么,直接一句话回过去,是真是假老家伙心里自然有数,多说也没用.

  “没有?那你体内的黑暗能量是怎么回事?”

  它知道我不会在这时撒谎,但语气中仍然透出迫不及待想知道的心情.

  “黑暗能量!”我心里一动,想起检查时看到的那团黑雾,难道那就是黑暗能量?于是便将自己使用精神力内视时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巫毒.同时表示,如果它对支配者权杖感兴趣,我可以送给它.条件是必须帮助我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实力.

  听了我讲的话巫毒很是惊讶,当我告诉它史莱姆一族在精神力修行方面的天赋时它更震惊了,离开椅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口里还念念有词.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什么没想到?”我听得一头雾水,看它专注思考的样子又不好打断,只好带着满腹疑问等待.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种结果!”巫毒老头子往椅子上一坐,大声叹息不止.

  “到底怎么回事?能说给我听听吗?”

  我的好奇心早就被吊上来了,见它一坐下,连忙凑了过去.

  “这件事不急,等会我们可以慢慢说.我先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根据你刚才说的情况,我大致猜到了一些东西,但是还需要亲自查证一下.”

  它将我拉到后面小房间里,让我躺在一张半靠的躺椅上.这躺椅不知道已是多少年前的产品,掉光了彩漆的椅面上隐隐能看到精致的花纹.应该是很久以前某位贵族所有.

  我乖乖躺上去,看着巫毒将手(狗爪子?)按在我头上.一股不同于于任何魔法能量的力量从头顶进入,在身体里慢慢流动起来.

  “不要抗拒!否则会出现排斥的.”巫毒看出我的不适应,阻止了我运力抗拒的想法.

  它说着话,大颗大颗的汗珠顿时从头上滚下来,似乎十分吃力的样子.看它这么辛苦,我顿时有些不忍.毕竟它年纪这么大了,毕竟它身上似乎还受了重伤.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得将眼睛咕噜噜乱转,狠狠瞪着.

  那股能量在体内乱转一阵后,慢慢向最中间移去,我顿时觉得胸口一痛,整个身体都像快要裂开似的.如果不是发不出声音,估计我的惨叫声早就传出几里外了.现在只有拼命的扭曲着面部来表达自己的痛苦.

  可身边这条老狗却仍像置身事外似的,将眼睛闭起,唯一的异像便是N多的汗水从身上滚滚而下,让我诧异得直考虑这么多汗水从哪来得,差点忘了身上的痛苦.

  还好那股能量只坚持了一下子便突然从我身体里退出去了,所有的痛苦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两个却都像从水里面爬出来似的,湿得不得了.

  “先过去,坐下说话!”老头子有气无力的说到,那神情像是在地下水道里跑了几十圈.

  我忙过去将它扶住,可别让它一不小心倒了,我要请教的事情还多着呢.

  “你是不是觉得身体起了一些变化?”喘着气休息了一阵,它开口问道.

  “变化?”它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我连忙检查起来.谁知不检查还好,一检查我发现自己的魔力竟然又减退了,而且这次减退的幅度比以往更加明显.

  “你……这是这么回事?我的力量怎么又减少了,你给我说清楚!”我急了,当下就要和它闹.

  “别急,你先不要急,先听我说.”

  “你难道忘了使用支配者权杖的都是些什么人了?”巫毒问道.

  “什么人?”我脑海里顿时闪过不死王加加帕利亚的形象,能和他一样持有支配者权杖的想必应该也都是些不简单的角色.于是便回答:”都是一些大人物!”

  “没错,他们都是大人物.无论是来自哪个种族,是正是邪,能操纵这柄支配者权杖的人最后都成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它话锋一转,神秘的说道:”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听它这样神神秘秘的语气,我更想知道了,”快说呀,到底是什么?”

  “哼哼,告诉你吧,其实他们都是死灵生物.”

  “死灵生物,不可能啊!”我叫起来,据历史记载,大部分持有支配者权杖都是人类,有些甚至身居高位,在人类社会中举足轻重.怎么可能都是死灵生物?

  “年轻人,不要急躁!有很多东西你都不知道的.”

  “我今天所说的死灵生物和你所想的并不一样.你忘了吗?在神器的认主仪式里,你应该听到了一些东西吧.”

  “认主仪式?”回想起当晚的情况,我自己也不是太清楚,只记得迷糊中似乎和什么人说过话,说的什么内容也忘记了.

  “根据和冥王的协议,只有归属死亡的生物才有资格通过支配者权杖使用冥王的力量.任何生物通过认主仪式之后,都会被死亡能量侵蚀,直至改造成死灵生物为止.”

  “你的意思,我体内的黑雾……”听它说道死亡能量,我就想起那一片黑暗.

  “没错,那些就是死亡能量.死亡能量的特性就是会吞噬别的能量转化成自己的力量.你以前都是学习自然系魔法,聚集的力量和死亡能量相克,因此才会出现力量被吞噬的状况.”

  “那我会死吗?”其他的先别管,自己这条小命能不能留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恩……”巫毒思考良久,肯定的说:”不会!”

  我松了一口气,不会死就行,只要活着,就没什么好怕的.

  但是它马上又补充到:”不过也差不多了.”

  “扑通!”我听后顿时倒地.

  这家伙,终于报了刚才的一箭之仇.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清楚好不好!”

  “这样说好了,照目前这种状况发展下去,你迟早会变成一只死灵史莱姆!这样失去生命和死了也没多大的区别.”

  死灵史莱姆!听起来满拉风的,是什么东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