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天上掉下个……

变形虫战记 爱飘 4960 2004.07.21 12:54

    我站在黑暗里,远处似乎有些身影在晃动,既熟悉也让我难受,到底这是怎么搞的?比波跑哪去了,怎么还没来救我,难道它们要让我在这位熊怪老伯的身下待一辈子吗!

  让我觉得不安的压迫感却又近了一步,而且还越来越近。

  “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一个声音象炸雷似的响起!

  “啊!怎么了?怎么了?”我吓得猛地睁开了眼。

  现在我知道那种熟悉的压迫感是什么了,比波那张熟悉的脸正在我眼前摆了个超大的特写,难怪感觉会越来越强。往边上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神殿里那张熟悉的会议台边,族里大大小小的头全一本正经的坐在两边,看样子正在开会。

  “咦!迪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最让我惊讶的是它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哪里象刚受重伤的样子。

  迪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你是不是睡糊涂了?那都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啦!”

  一个月前???

  ……

  原来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看看窗外,阳光明媚,各种小鸟的声音正欢快在飞舞在天空中。冬天,已经过去很久了。

  和熊怪之间的战斗一个月前就已经结束了!看来那次的战斗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即便过去了这么久,还是不时的在我梦中出现。

  什么?结果怎么样?那还用说,在本史的实力下,岂有败仗可言。(什么,你说第一次和熊怪的战斗?……那个不算啦!)不管怎么说,反正那场战斗是赢得希里糊涂又莫名其妙,最后我醒来时,脑海里的场景依稀只剩下了几个片段,似乎有些情节不清不楚的消失了。

  后来比波告诉我,在那场比赛的前几天里,它一直都在教我一种叫念力的东西。念力和魔法一样,都是运用精神力的技巧,但是却有很大的不同。学魔法的人很多,却很少有人学会念力,比波的主人在挖掘古代遗迹时曾发现了一些古武学中曾提到过关于念力的应用,但受天赋的束缚,适合修炼这种技巧的人很少。

  “那你是怎么会念力的?”

  “我?我不会啊!”

  ……沉默……

  “那你还教我!”我差点抓狂。

  “没关系,根据史书上记载,练成的人有很多。”

  “……有多少?”

  “大概二千年的时间里有四百二十多人练成过,其他的修炼者基本都挂了。”

  “……这也叫很多!”我真的要抓狂了。“万一我不小心失败怎么办?”

  看着我愤怒的样子,比波似乎感到很好笑,“你怕什么,后来人类已经找到方法来测试修炼者是不是适合练习这门技巧,所以危险度早就接近于零了。”

  “那为什么这么强的东西还在人类中失传了呢?”

  “刚才就说过了,受天赋限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比起纯粹的武学来,念力有太多的缺点。”

  “什么缺点?”

  “首先它的修行近似于魔法,和武技完全不同,对身体的修炼并无好处,而且念力对魔法的修行也不会有太大的帮助。练这个可以说是两面不讨好,因此人们宁愿选择一门适合自己的,也不愿意搞什么中间路线。”

  “那你为什么还要我练?”

  “你有得选择吗?你说你这身材是拿双手剑好呢?还是拿巨斧好?”

  听它一说我才想起,以我们史莱姆的身体条件的确是不适合使用任何武器,在魔法不能使用的情况下,念力就成了唯一可以有效攻击敌人的武器。

  不过使用念力对身体的损耗很大,一般使用后都会元气大伤,这就是我这一个月来为什么会迷迷糊糊,经常脑子不太清楚的原因了。

  正晕着,会就开得差不多了。

  上次熊怪败北后,本来已经做好离开的打算,但出乎意料的是比波心平气和的向它们提出大家共享森林的意见,反正精灵森林大得很,根本不是一两个种族能够独占的。熊怪们之所以发动攻击就是因为食物短缺,既然矛盾都不存在了,那就没有必要打下去了。于是森林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我曾问比波为什么要这样做,它的回答是:“我不是早说过吗,熊怪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那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比波笑了笑,没说话。它并不是不知道,应该是不想说吧。

  而自从我们击败熊怪以后,这个消息以闪电般的速度传了出去,(奇怪,这些行动不便的史莱姆传消息怎么这么快?)我们部族的声望大振。在史莱姆一族的历史上,可是从来没有打败熊怪这种事情发生过啊!不过根据流传所说,曾有一次击败老鼠的战绩,这已经作为史莱姆一族的史诗不知道流传多久了。

  目前我们收到了大量史莱姆要求加入的申请,光写着申请书的树叶都堆满了一个房间,(其实就是往树叶上涂点体液。)另外还有三个部落的族长要求全族加入,这些交了申请的史莱姆每天在外面转来转去,让比波非常头痛。它咬牙切齿的说:“我讨厌森林,因为史莱姆太多!”(注:对史莱姆来说,加入一个强大的部族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它今后一生的保障!)

  最后经过长时间讨论,决定在神殿举办学习班,考核新进史莱姆的各项能力,以及有没有信仰史莱姆之神的虔诚,只有在最后举行的考试中合格的,才有资格加入成为正式成员。其实上面说的都是场面话,举行学习班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考察那些史莱姆能不能适应我们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们和一般史莱姆的生活实在是有太多不同了。)当然,寻找一些有魔法天分的史莱姆也排在了我的计划里。由于提出申请的史莱姆太多,不得不限定每次参加的数量,分批次参加学习班。

  其次的问题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春天是史莱姆的繁殖高峰期,一只已经成年一年的史莱姆在营养充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会分裂一次。以前由于我们老是处于弱势地位,不仅要和其他动物争夺食物,(老是吃不饱!)而且还得防御一部分生物的捕食,如血虎。(当然也睡不好!)所以新生史莱姆的出生率一直都不高。

  但是今年的这种情况,却是前所未有的棘手,现在全都不愁吃不愁穿的,搞不好数量一下得翻一番,那时候就麻烦了。

  而且我心里隐约有个念头,上次的制造元素宝宝的方法一直没用过,如果利用春天来临的时机制造一大批的元素宝宝,那我手下的战斗力……嘿嘿嘿!(笑得合不拢嘴啦!)

  我把这个想法和比波说了一下,比波听了后想了想也赞成了,反正如果有宝宝出生的话,干脆来一些战斗力强一些的,这样还能增强部族的实力呢!

  于是平静的日子又开始了,虽然外面闹得热火朝天,但根据拉姆神殿第一惯例——凡和平时期,大祭司不管理日常事物。(嘿嘿……这一条我预谋已久,终于派上用场了。)现在我每天躺在神殿里悠哉悠哉的看书,闷了的时候就趴在外面的草地上晒太阳,不愁吃不愁穿,过着猪一样幸福的生活。

  偶尔我会看看旁边忙碌的信徒们,由衷的说一句:“史莱姆的人生——真好!”

  如果我生命中的第一次变化是由于比波的出现,那第二次的变化,就是因为她的出现了。

  **************************************************

  我一直向往着不平静的生活,可当我知道这种生活竟要用如此之大的代价来换取时,我却不知道是喜或是悲。

  ——扑哟哎哟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躺在神殿的阳台上,享受每天例行的午睡时间,但下面的争吵声还是把我吵醒了。

  “怎么了,吵什么,没看见我在午睡吗!”这些家伙,几天不训就变成老样子。

  “对不起,尊敬的大祭司,我们有些事情想向你报告,可它们不让我们近来。”说话的好象是迪手下的警备队员,看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否则绝对不会来惊动我这个大祭司。

  阻挡它们的是我身边的史莱姆牧师们,没办法,现在族里的成员正急速接近一千,没点规矩管不过来,比波制定的那些规矩也真是满有效的。

  “先别管那个,你们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巡逻的时候,捡到了一样东西。”

  捡到东西,难道是什么黄金钻石玛瑙之类的贵重物品?非得来找我。不过这些东西人类虽然非常喜欢,但对我们可没什么用啊。

  “这个东西嘛……”这小子还扭扭捏捏的不肯说。

  “到底是什么,你一句话说明白了,别跟娘们似的!”最后一句话我是从书上看来的,虽然不懂什么意思,但使用场合应该没有弄错。

  “我们捡到一个人!”

  “什么!一个人!”我大吃一惊,“族长不是说过严禁和人类接触吗?你们看到人类就躲得远远的,还捡回来干什么!”

  “可如果我们不把她捡回来的话,她就死定了!”

  死定了?我意识到它们说的人类可能是受伤了,难怪先跑来找我这个祭司。

  “走,你们去找族长,我先去看看!”说完,我带头走了出去。

  远远就看到一堆的史莱姆们围在广场上的大树下,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了进去。一名人类女子正躺在树下,旁边有2名警备队员在看守。从外表上看,这个人类女子的年纪还不大,应该还是个小姑娘。她的皮肤比我看见过的那些村民白多了,摸一摸,嘿嘿!果然滑溜溜的!

  只是小姑娘的头上破了好大一个洞,应该是从高处摔下来碰到的,伤口的血已经被一堆药草止住了,从那拙劣的手法来看,应该是那几个警备队员的杰作。

  我招呼它们将小姑娘抬到神殿里,还好当初门口设计得够大,进来一个人都没问题。

  仔细检查了她的伤势之后,我发现问题并不只是流血那么简单,抬动她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摔坏了脑子。人类的脑袋比我们更脆弱,受不了任何轻微的损伤。

  这时,比波来了,看到地上的人类女子,便问道:“怎么回事?”

  “先别说那么多,看看她还有没有救!”

  比波熟练的翻开小姑娘的眼皮,又查看了脑袋上的伤口,“很危险啊,脑袋似乎撞得相当厉害,能不能醒过来还难说呢!还是先给她用治疗魔法看看效果。”

  听它一说我连忙叫几个史莱姆牧师施展治疗魔法,在白色的圣光照耀下,体表的一些擦伤开始愈合,但人却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望着依旧沉睡的女孩,比波遗憾的摇了摇头。“治疗魔法顶多只能治疗身体所受的伤害,她脑袋所受的伤是一时半会好不了的。”

  “那她什么时候能好呢?”好不容易可以接触一下外面的事物,我可不希望面对的是一座雕塑。

  “很难说,有可能明天就好了,也有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人类社会中出现过不少这样的病人,他们大都是因脑部受损无法醒来,这种人被称为植物人,意思是们的下半辈子将会和植物一样渡过。”

  “植物人!”听到这个名字,我觉得有种不寒而沥的感觉。一想到只能躺在床上,哪也不能去,什么都干不了,什么时候被野兽吃了都不知道,简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

  “那你准备把她怎么办?”毕竟比波才是族长,还得征求一下它的意见。

  “恩……”比波想了一下,“本来我准备等她醒了就送走,不过看样子应该行不通,先让她待在神殿吧,找几个牧师照顾她,但尽量别让她和外面那些家伙接触。”

  走之前,比波特别叮嘱了一下,“如果她醒了,你记得马上来通知我!”

  于是这个人类的小姑娘就这样在神殿里住了下来,虽然事先没有争得她的同意,也没有收取房屋租金,我将她安置在神殿宽广的储物室里,幸好现在是春天,储物室里空荡荡的,要不真要我们找个可以住人的地方还真是不容易。

  听说捡到了一个人类,大家都想来参观,但都被我以病人需要修养为由给赶了出去。不过说实话,如果她是醒的我们就真不好处理了,既不能将她送回人类那里;(谁知道他们会把她怎样!而且我们又不能暴露自己把她送回去。)又不能让她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人类和我们一起生活?这一点我想都没想过。)好在她是睡着的,就象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我们不用去防备她,她也不用防备我们。我们所要做的,只是静静的等待而已。

  不过我每天的必须行程又多了一项,那就是到储物室看看她醒了没有。偶尔还会和她说说话,因为据比波所说,如果有人在她耳边经常说说话什么的,苏醒的机会就大得多。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也三不五时的去和她讲讲族里的趣事。不过更多的时候,我则在想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以前的生活是怎样的。对我来说,她生活的世界是让我憧憬而向往的,虽然我们生活中的许多事物来自人类,但对于人类的世界,我依然是一团迷雾。人类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