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我的研究所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296 2004.09.04 13:37

    从护城河里出来后,我没有立刻出城,而是返回了在钟楼的秘密住处。身上这么多的货物当然得先找个地方卸下来才行。

  这是一间隐蔽的房间,狭小又没有窗户,只有一道半人高的小门,原来似乎是用作储物室。自从被我占领以后,就改成了专用冥想室,平常闲杂老鼠禁止进入,就连和我最亲近的黑皮也没有进来过。从森林里随身带出来的一些东西都放在了这里。有几本常看的书,还有她留下来的项链,最重要的,是比波送的那本《初级魔法入门》。如果说梦想一定有一个起飞的地方的话,这本书应该就是我梦想的源头吧。

  掏出比波的灵魂之石,我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这几个月来我在拉斐城的图书馆查了不少资料,一些书上记载灵魂之石乃是生成灵魂的原料,常被用于制造魔法生物的实验中。既然能够生成灵魂,那在主人死后能不能保留其灵魂呢?随着精神力的逐渐增强,我已经能读取比波留在灵魂之石中的部分意识片段,虽然并不连贯,但可以确定是比波的真实记忆。也许有一天,我可以为比波做一个新的身体,再将灵魂之石装进去,说不定它就重新复活了!

  可一想到现状,我不禁有些黯然。目前所学的东西极其有限,可以说对于魔法这门知识我不过是刚刚入门而已,想要完成这么高难度的研究,谈何容易。

  不过现在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我想到了炼金术士留下的研究所,那里有着浩瀚如海的东西等着我去学习,而且钢夏也有不少这方面的经验。现在不能说可以马上办到,但花个一年,五年,哪怕是十年,总有一天能做到的!

  心中一旦有了决定,便再也没有迷茫驻留的影子。我收拾起所有的东西,再挖个洞将从城主那抢来的珠宝埋下去,心情舒爽的挎上旅行包包准备出门而去。谁知道还没出去,便听到外面轰隆的马蹄声席卷而来,接着耳边传来了大街上小贩的哭爹喊娘之声。一时间小孩的哭闹声,泼妇的骂街声,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哀鸣,原本平静的大街顿时热闹非凡。

  看来现在不是出门的好时间,我转到墙角,从墙上的破缝里向外望。一群气势汹汹的城卫队员正沿着大街“执法”,有搜查房屋的,有向女孩搭讪的,还有抢小孩糖果收保护费白吃白喝的,将整个街道弄得鸡飞狗跳。平常虽然没少见他们的这副嘴脸,但今天闹得这么厉害却还是第一次看见,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掏出遵循比波的传统从魔法商品店“借”来的听筒,这玩意可以将附近十几米范围内的声音尽收于耳底,是件不折不扣的专用窃听工具,不过和盗贼专用的不同,这个是魔法师专用的。不知道魔法商店卖这个干嘛,难道是为了满足某些魔法师的特殊要求?听说常年沉浸于研究中的法师很容易心理变态的。

  架好道具,进入冥想状态后,风的精灵将远处的声音断续传了过来。这个道具做得并不好,使用时很容易就会被熟悉元素波动的人发现,好在城卫队的都是一群饭桶,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武士,自然没这个顾虑。

  目标是两个正副队长,他们俩的嘴脸连我这种拉斐城的地下居民都熟悉的不得了,可见人气值之高。据说上次传出他俩被拦路的山贼砍死的谣言之后,平民区的人载歌载舞庆祝了一整天,可惜后来证实他们是为了洗劫山贼的巢穴所以耽误了时间,不过也可见两人并不是毫无本事。

  “卡多,你说这次上面是什么意思?”长头发的那个是正队长夏尔,经常穿着拖鞋在街上学痞子逛大街,带坏了不少小孩。

  “我怎么知道?反正城主说全城搜索就全城搜索呗!我才懒得去想呢!”卡多拿出一面小镜子照照自己的猛男头,仔细的将几根乱发拨正。这家伙号称拉斐城第一猛男,每天都时刻注意自己的仪表。“而且明明抢劫城主的就是只大章鱼,城主却非要我们来搜什么罪犯?你说这不是莫名其妙吗!”

  “可是……你说章鱼抢那么多珠宝干什么?难不成它也要养家糊口?”

  “……不可能吧!其实城主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对城主心怀不满的人那么多,极有可能是有人操纵魔兽干的。只不过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除了知道犯人是只章鱼怪,擅长使十几把菜刀之外啥都不清楚,要我们怎么抓人?”

  “话是这样说,可没完成命令的话也很麻烦啊!”夏尔不无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城主说抓人不过是一时气话而已。他自己也很清楚这种事情很难查出来的,不过是碍于面子才不得不给那些被抢的贵族做做样子,过一阵我们随便抓几个替死鬼交差就是。”

  “那赃物怎么办?听说这次被抢的东西里还有几件是祖传的首饰,价值不腓。”

  “嘿嘿!赃物嘛,当然是被犯人销赃了。”卡多冲夏尔挤眉弄眼,说道:“你不是还欠妓院一大笔钱吗?还不趁这个机会捞一把,你怎么还债?这个鬼拉斐城平常都要淡出鸟来了,一点油水都没有!”

  “对哦,真是个好主意,哈哈……”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接下去的话题我已经没兴趣了。还好,城主果然以为是人类干的,毕竟珠宝这些东西对魔兽来说没什么用,只有人类才会打它们的主意。这使得我可以完全置身事外,不用担心会被人类通缉了。

  这个念头还只刚从脑海里转过,一张白纸便飘忽飘忽的从窗口飘了进来,捡起来一看,一只呲牙裂嘴的章鱼怪正对着我笑。旁边印着三个鲜红的大字——通缉令!

  晕!还是被通缉了!

  很显然我的变形是成功的,这张不知出自哪位三流画家之手的通缉令和高大帅气的我没有半点相似。(汗……)看上面那章鱼怪一脸狰狞的样子,哪里有我十分之一可爱啊!可这样也好,外面那些家伙怎么也不会把章鱼和史莱姆联系到一起,他们的脑袋还没进化到那程度。不过大摇大摆上街也是不可能的,就算没通缉令人类也会照样抓我。现在外面的情况正紧,还是先躲躲吧。

  打定主意后我钻进冥想室,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经过上一次受伤后的状况。

  果然和钢夏说的一样,身体里的体液不象以前那样清而稀,而是呈现出一种深色的粘稠状。这应该是受伤后大量吸取了什么强化恢复液的效果,恢复液和原来的体液混合到一起,呈现出新的特点。不但酸性增强了不少,连带精神对水元素的感知力也增强了许多。

  伸出触手卷起墙角的一块石头,轻轻一用力,竟然绞碎了。不止是表面上的力量增强了,拟态固形也远比以前稳定,即便不在精神集中的情况下也不容易失败。

  经过一番自我评定之后,我觉得自己现在除了在魔法修为上还远远不如比波外,肉体强度上已经远远超过了它。虽然不是完全由于自己的努力,至少在某个方面,我已经超越了生命中第一座高山。

  “等着吧,比波,我会变得更强的,直到强得能将你唤回这个世界为止!”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上心头,周围的世界便慢慢模糊起来……

  我又做了个梦,不过是个美梦。我梦见自己在研究所里为比波制造新的身体,而它则在一旁喋喋不休(?),一会嫌这个身体没它原来帅;一会偷偷拿起一双天使翅膀往身上装,美名其曰“进化”。更离谱的是,它复活的时候竟然是从一个蛋里爬出来的,把我一吓就给吓醒了。

  “呼——”擦去头上的汗珠,我看看挂在墙上的破钟,(不用说,又是“借”的。)已经快午夜12点了。不知不觉睡了快一天,城卫队的那些家伙折腾了这么久,现在应该都回去睡大觉了,正是出城的最好时候。

  悄悄爬出了城门,懒得走下水道了,又黑又臭还弄得身上湿答答的,反正拉斐城的卫兵向来睡得死,丝毫不怕被人夜袭。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连国境最南边的拉斐城都被敌人袭击的话,估计整个加图尔特王国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离城不远后我立刻施展飞翔术赶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具体的方位,又没带黑点那些累赘,用飞行的方法无疑是最明智快捷的方法。

  夜空下的草原一如我第一次见到它时那样美丽,在点点繁星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想想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草原的夜色了。自从搬到城市里以后,每天不是躲在阴暗的地底就是泡在书堆中,几乎将森林里的生活忘得干干净净。在森林里的时候,这样的夜空只是每天必备的景色而已,哪里会象现在这样陌生。

  经过上次的废墟之时,身上挂的护身符轻轻的颤抖起来,上面的符文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看来地底下应该就是遗忘之所了。钢夏曾说过,它送我的护身符能在短距离和它的护身符互相感应,也就是说它的位置离我不是很远,我想应该是在地底吧。

  来不及多想,大头家很快就接近了。这次我没花时间多找,因为底下的地面上正燃着一堆巨大的篝火,许多小小的黑影正围着火堆转动。

  “怎么回事?”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远远的降落下来,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最好不要轻易出面,这是冒险者保命的不二法门。等走近了火堆,我才发现围着火堆大跳“霹雳舞”的正是那些草原鼠,几只年老的草原鼠拿着一堆不知名的古怪乐器拍打,发出一些激烈的节奏,其他草原鼠就在这节奏中疯狂抖动,上窜下跳。

  “难道今天是节日庆祝?”我忖道。以前在森林里的时候部落里也常搞这种活动。从传统的吐口水大赛到后来我们独创的拟态大竞技,史莱姆的生命过于短暂,不好好高兴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

  想到这里,我高兴的走上前去,想见识一下别的种族与众不同的庆祝方式。

  走过去一看,发现它们竟然对我视若未睹,周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气。原来它们都喝醉了,早就听大头说过它们以族中秘法酿造的草籽酒是如何的浓郁,不举办大的庆典绝不拿出来。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品尝一下。

  会场的主位上,东倒西歪的醉了一片的鼠族,黑点正捧着个木瓢狂饮,“哇哈哈哈……好酒,真是好酒。很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上次好象还是城主过生日的时候才喝到,没想到你们这里的酒这么好!”

  “那当然!”大头也喝得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稳,迷迷糊糊的说道:“要知道这酒可是用最好的草籽花了一年的时间才酿出来的,我们自己一年也顶多喝两次。这次要不是为了庆祝种族大计得到解决,你们还喝不到呢?”

  “恩?种族大计,什么东西?”被黑点以“未成年鼠不得饮酒”的理由禁止喝酒的黑皮正郁闷的咬着干豆子,听到大头的话后转头问道。

  “恩……那个……小孩子不要问!”无话可说的黑点说到。

  “切~~”

  大头的精明二叔带着那副模式化的笑容过来了,讲了两句没营养的话后,语气一转,说道:“对了,你们那个老大去哪了?怎么一直没看到啊?”为了保密,我嘱咐大头别把我下水的事情说出去。

  “恩,老大啊……我不知道啊,黑点你知道吗?”大头很明显不习惯撒谎,把球踢给了黑点。

  “什么!问我?”黑点先一口饮尽手中的酒,用充满感情的语气望着深邃的夜空说道:“老大,你怎么就变成天上的星星了呢?”

  “谁变成天上的星星了!”

  一个身影快速的冲了出来,纵横跳,低空弹腿,准确的一脚命中黑点的脑门,将它送往五米外的草丛。不用说,这肯定就是我了。刚开始看到它们心里还满高兴的,越听到后面火越大。我因为怕它们担心顾不上伤势,匆匆忙就赶了回来。没想到它们竟然在这里聚众狂饮,还污蔑我已经化成了天上的星星,真是岂有此理,枉费我一番苦心为它们着想。

  “啊——老师您回来了,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我担心死了!”还是小老鼠黑皮贴心,知道为我担心。

  “老大腻通蒜灰赖里!”大头不知是喝得太多还是太兴奋,说起话来连舌头都打结,好不容易平静下去就从口里冒出一句正宗土语,“俺担心死哩!”

  看着它们个个激动不已的样子,就算有些怨气,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你们……”似乎有些东西在心里转动,心头堵着很多话想说却总也说不出来,千言万语都化为了一句话,“我回来了!”

  对,我回来了,因为我又有了新的家,它们都是我的兄弟!

  “来,今天晚上我们喝个痛快!”这时候还有什么比大醉一场更加痛快的事情!

  “喂,等等,还有我啊!别把我丢下!”身后传来黑点的喊声。

  “我的酒啊……”似乎还有大头老爸的哀鸣。

  不管了,都不管了。森林也好,神教也好,比波也好,都不管了。这一瞬间,我就是我,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什么理想,只想痛痛快快的醉一场。这长久以来压抑在心里的种种愤怒忧伤已经使我喘不过气来,唯有一次完全的释放能使我解脱!

  “咦?这是什么?”看着自己脸上缓缓滑过的水珠,我疑惑了。

  “眼泪吗?”心中的声音再也藏不住了,“看见没有,是眼泪!我也有眼泪!史莱姆也会有眼泪啊!”喊声在夜空中回荡,久久无法散去。

  第二天早上的太阳升起时,篝火早就已经熄灭了。满满躺着一地的草原鼠,面对着这算不上激昂的早上,我竟有种新生的感觉。灵魂中似乎生出了一双翅膀迎着太阳招展,黑夜已经过去了,今天要面对的,是一个新的开始。今天,我还有新的责任。

  “老师!你醒了!”黑皮没有喝酒,第一个醒了过来。

  “黑皮!想不想换个名字?”我忽然对他说。

  黑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想,当然想!我早就觉得黑皮这个名字太难听了!”

  “好,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伊卡美,传承智慧与勤奋之名!”

  “是!”

  “走吧!去叫醒它们,我们该走了!”

  “到哪去?”黑皮,不,是伊卡美问道。

  “遗忘之所,我的研究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