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混乱之夜(四)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189 2005.01.27 23:04

    只见那巫医将魔杖一扬,顿时大片闪着磷光的粉末布满了天空,洒在混战双方的身上。哈享那边的鼠族军团似乎没受到什么干扰,狗头人战士却一个个象喝了狂化药水似的,发出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咆哮,眼睛里闪着嗜血的光芒,接着便不要命般向敌人攻去,战斗力比刚才不知提高了几倍,看得我直冒冷汗。

  和上次一样,半点元素的波动都没有,应该是那神秘的巫系魔法了。记得上次潜入狗头人基地的时候,我连那条老狗怎么施法都没看清楚,而这次它的动作却这样明显,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魔法。这个魔法的效果和高级辅助魔法中的噬血狂暴术很象,却能在无声无息中施展出来,完全令人防不胜防,和需要长时间念咒的魔法相比不知强了多少。

  在近似疯狂的狗头人大军面前,哈享的鼠族军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虽然仍然保持着潮水一般的阵势,却抵挡不住对方强大的攻势。那尖尖的牙齿虽然锐利,却也不能一下子咬穿狗头人被术法加持过的皮肤,只能死死的咬住,挂在上面摇来晃去,远远望去倒像是挂了一身的奇特首饰。

  眼见局势逆转,我不禁叹息一声,这便是高阶法师对整个战斗的影响力了。和战士不同,无论是攻击性或是辅助性的高级法师,都能对大规模的战斗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而战士即便再强,也不可能起到这种作用,当然英雄级别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正再我庆幸自己没有选错职业时候,狗头人酋长发起狠来,手上的大棍子一顿狂扫,从左到右,又从右至左,没两三下它面前的鼠族精英们便飞得干干净净,消失得无影无踪.眼见障碍已除,狗头人酋长纵身一跳,已然站到了哈享得面前,手中得武器更是毫不犹豫的向那肥胖的身躯砸去.

  “完了!”我吓得闭上了眼,暗道这回死胖子肯定变肉酱了.

  “轰--------”一声巨响,却没有哈享的惨叫声,我睁开眼一看,狗头人酋长那一下正砸在哈享刚才站的地方,砸出了好大一个坑,可哈享的身影却消失了.

  “哼哼哼!这点本事也想着我麻烦!”

  正在纳闷间,空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发现……发现一只巨大的肥老鼠正威风八面的飞在空中!随着声音的扩散,哈享借着风势狠狠的撞下来,正中酋长的脑门,虽然经过巫术加持,酋长仍然被撞得飞了出去,可见这一下的力量又多大.(那满身的肥肉啊……)

  祸不单行,被撞飞的狗头人酋长一头撞在墓碑上,顿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哈享vs狗头人酋长

  酋长出局!

  原本一面倒的战斗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变化,本应该是全场最强近战力的狗头人酋长竟然被貌不惊人的哈享一招ko.

  这时我才想起自己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哈享的实力到底怎么样?仅仅凭着外表的判断,我便将哈享归于愚蠢懒惰的一类,(当然它的形象也是让我做出这种错误判断的原因^-^)我却没有想过,能在王国的首都统治着偌大的地下势力的生物,怎么可能是个愚蠢又懒惰的家伙呢?现在想来,它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用来麻痹敌人的伪装.很不幸,我就是被成功蒙骗的其中之一.

  击倒狗头人酋长后,哈享看似随意的站在地上,身体却绷得紧紧的,连身上的肥肉都颤抖起来.我起先还以为它是紧张,可看到它满脸兴奋得样子又觉得不象,直到一阵撕裂的声音突然响起.

  哈享的头上竟然裂开了一道裂缝,奇怪的是并没有血流出来,哈享努力挣扎着,裂缝越来越大,露出下面红色的皮肤.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嗤”地一声,一个猫头竟然从里面钻了出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哈享把自己头上的皮都给剥了下来.

  原来鼠头下面竟然是个猫头,即使我早就知道哈享原来是猫,看到这种景象仍然是吓了一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boss通用技能---变身!

  哈享三两下褪去身上的皮肤,随手扔到一边,全身湿淋淋的大口大口喘气,原本肥胖臃肿的体形这时竟然出乎意料的强健,背后还张开了一对蝙蝠翅膀迎风扇动,比变身前更锐利的爪子轻轻的晃动着,仿佛在进行某种宣言.此时的哈享早已不是那只肥老鼠的形象了,说它是一只长了蝙蝠翅膀的猫更适合现在的形象,不过这只猫恐怕不是那么好惹的.

  月夜猫!我突然想起从前在书上看过的记载,哈享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典籍中所记载的一种名为月夜猫的魔兽,据说这种魔兽拥有许多种形态.其他的相关内容还在其次,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月夜猫更本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而是魔界的.这样一来,哈享为什么会变身就不难解释了.

  “好了!我准备好了! ”哈享突然一笑,虽然知道它并非冲我笑,但想起刚才那诡异的场面,我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战斗开始!”

  说完这句话后,哈享消失在原地!

  一下子失去目标让我又点茫然,但理智很快就告诉我它现在的位置!果然,还没转头便听见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象是什么物件飞速的划过空中,引得空气不断的阵阵呼啸.

  不知什么时候哈享竟然已经越过面前长长的距离,和狗头人巫医战成一团!从目睹它消失到双方开始战斗,我竟觉得就是同时的事情!

  如果说哈享表现出来的实力是让我惊讶的话,垂老的巫医让我感觉到的则是恐怖了!此时哈享正以极高的速度围这巫医快速移动,快得竟然隐隐有残象浮现,而它的爪子所带起的奇异呼啸声不时响起,随后便是一记类似金属物品相碰撞的声音,很明显它正在对目标进行攻击,可我竟然连它怎么攻击都看不清楚.

  狗头人巫医那佝偻的老态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它挥舞手中的魔杖,和身边的空气进行着一下又一下的接触,每次必发出一声金铁交加的响声,似乎早就知道哈享会从这个方向出招似的.我知道它的魔杖接触的不是空气,是因为哈享的速度太快所以我才无法观察到它的行动,但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哈享如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竟然被老巫医用慢条斯理的动作给挡了下来,它只不过用魔杖这里挫一下,那里挡一下,以哈享现在的速度竟然攻不进去.

  双方一快一慢,一个从容一个迅疾,看似两个极端的个体,可在我看来却是精彩至极!

  哈享所凭借的是自己极高的速度,以对手无法看清的速度进行难以预料的攻击,如果是我的话早就挂了,我连它的动作都捕捉不到.但面对这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狗头人巫医的时候,哈享的战术显然很难奏效.我直觉般的感觉到哈享的进攻路线一直在对手的掌握之中,因此它那看似不可抵挡的攻击才会又太多的漏洞存在,每一次的攻击点都被对方给阻挡住了!

  而老巫医所表现出来的,则是对战斗的绝对掌控,它现在根本连魔法都没有用,仅仅只以魔杖便轻描淡写的解住了哈享的所有攻击,以一个法师的角度来说,着简直是个奇迹.我可不会以为哈享那几爪子只用了挠痒的力气而已,那不断回荡的碰撞声是对战斗激烈程度最好的说明.可以想象魔杖看似轻轻递出去的时候包含的力度是远远超我想象的.

  “哇!这才是真正的战斗!以前那些所谓的战斗简直就是小孩子打架!”这时还不能体会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的话我简直可以去自杀了.面对眼前目不暇接的战斗我恨不得多长几只眼睛,可惜总共就两眼睛还视力不好,被哈享的动作搅得头晕不已,又舍不得将视线移开.,只得拼命瞪大眼睛,深恐错过了什么好戏.

  鼠族军团和狗头人小兵的混战还在继续,不过对这次胜负的影响似乎已经不大了,失去首领的双方,不过是无意识的进行战斗而已.这场战斗已经变成了纯粹的主将战,其他战力可以忽略不计.

  被前所未见的激烈战斗吸引,我几乎快忘了自己的处境,但在潜意识力仍认识到这是追求力量真谛的一个机会,无论是哈享或是狗头人巫医都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对力量的认识.最震惊的莫过于魔法师竟然能在近战中不落下风的事实,以往所有的书籍都在告诉我们---法师是不能近战的,说不定这是一条不为人知追逐力量的新途径.

  场上状况瞬息万变,正在我为能找到力量真谛兴奋万分的时候,那边的主将战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原本一直采取防守态度的狗头人巫医忽然改变策略,以一击大威力的重击与哈享的利爪硬碰,爆出一声巨响,哈享被猛地推出一段距离,无法继续保持高速运动的状态.

  趁哈享一时间无法扑上来,巫医口里念着什么,往身上的口袋里一抓,洒出一把粉末.既沾到了自己身上,也沾到了哈享身上.

  强击,念咒,取药,施法,虽然这些事情看起来很繁琐,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等到哈享回过气,再次扑上来的时候,刚才那个法术的效果便体现出来.

  对战斗中的任何一方来说,最危险最不妙的莫过于自己的优势突然间丧失了,哈享面对的就恰好是这么一种情况.它引以自豪的速度突然间不是那么让它觉得自豪了,刚才那个小法术很明显有着近似缓速术的效果,原本让我眼花缭乱的身影现在已经清晰的出现在视野里,虽然仍是那么快,但也不是不能琢磨的.

  老巫医似乎松了一口气,挥手擦掉了额头上的几滴汗水.看来刚才的从容应付不过是假相而已,如果哈享一直保持那种高速度的攻击,它可能也撑不了多久了.

  哈享的速度虽然慢了下来,但攻击频率却更加快速起来.可能意识到刚才那种突然袭击式的做法已经不可能再起作用,于是它便正经八百的从正面攻击起来.放弃了那种眼花缭乱的速度,正面攻击的哈享显得威力十足,每一招每一式看上去都充满了力量.

  狗头人巫医现在是有苦自己知,本来法师在近战中就吃亏,刚才靠着体力硬挺了过来,现在却不得不和敌人正面近战,根本腾不出时间来施展魔法,打得真是窝囊至极.

  哈享的战术,连我都看了出来.它不可能让对方有施法的机会,只有紧紧的缠住对手,耗光其体力,才有可能获得胜利.

  于是一个想跑,一个猛追,战斗陷入了僵局,只有看谁的体力先消耗干净了!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哈享的赢面比较大.

  它们打着打着逐渐偏离了我的视线,我得伸长脖子才能看清楚情况.

  “晕!又跑远了!”我干脆往前走了几步!

  走了几步之后,我猛地想起一件事----我不是被困住了吗?

  往下看去,支配者权杖正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得光晕,入手虽然冰冷冰冷得,却不会象刚才那样冻得我得身体都麻木了.现在的神器,犹如一个刚吃饱闹足得小孩,静静得陷入了沉睡之中.但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其中流淌,如果说至前的支配者权杖只是在外表上让人感到犀利,现在则将所有的威慑收回内内蕴,等待着发威的一天到来.

  我往四周一看,还好,大家都打得热火朝天,根本没有谁注意我.好机会,正好可以趁机开溜!

  刚走两步我便犹豫起来,当然不是舍不得下面正打得高兴的两帮家伙.瞟了瞟哈享和老头子那边的情况,双方”奸”情正热,根本看都没看这边.我把心一横,举起支配者权杖摆出刚才被困住时的造型,又往前悄悄移了点,正经八百的坐山观虎斗.

  别说我不知死活,象我这样勤奋好学诲人不倦天资聪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史莱姆看到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猫狗大战”(老鼠忽略不计)怎能一走了之!j今天不看到它们俩分出胜负的话我做梦都不会安心!

  心里打着小九九,我发现激战中的狗头人巫医似乎往我这边看了一眼!

  咦!我顿时一阵心虚,这老小子不是发现了什么吧?正犹豫着是不是马上跑路,没想到老狗头已经带头向这边扑了过来,而哈享紧跟在后面也扑了过来!

  “走!还是不走!”两个选择顿时出现在脑海里,感觉现在好像在做选择游戏,只不过赌的是我自己的生命而已!

  不管了,跑肯定跑不赢这两个家伙,老套路---静观其变!

  于是我把心一横,站得纹丝不动,直直的望着冲过来得两大异类高手.看到冲在前面得狗头人巫医的眼神时,我知道自己猜对了.因为它的眼神根本就没在我身上,它直愣愣的盯着我手上的支配者权杖,这老头想先抢过权杖然后用其对付哈享!

  可惜哈享不是白痴,马上察觉到它的意图.尽管受缓速法术的影响哈享慢了很多,但其行动仍然迅捷无比.几个起落便只差几步至遥,我都能看到它咬牙切齿的表情了!

  我暗道糟糕,早想到它们的目标是我手上的东西的话就不傻呆呆的站这了,只要把神器一扔保管它们俩争得死去活来,屁事都没我得!

  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这时一马当先得狗头人巫医已经冲到了我面前,向支配者权杖抓去.

  我想都没想,几乎是下意识的把权杖往右边一挪,堪勘躲过它的魔爪.可刚行动我就后悔了,我动什么动啊,它想要就给它呗,留下不是给自己招事吗?

  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在我无意识的将支配者权杖挪走的一小段时间里,哈享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出乎我意料只外,它没有攻击狗头人巫医,而是和对方一样将爪子伸向了我手中的神器.而此时老狗正艰难的向神器发起第二次冲锋!

  面对两大怪物压境,我第一反应就是”退”,可神器是拿在我手上的,我一退自然也跟着退了.

  终于我们三个的力量都集中到支配者权杖上面!

  异变突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