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冥土转生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180 2005.02.02 22:13

    穿过宽广而深邃的回廊,林武走入神殿的正殿之中。无论何时来到这里,都只有光明的存在,无数柔和的光线从头顶射下,将黑夜的寒冷与恐惧驱散得干干净净。林武顺着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板走过去,竟然连一丝影子都没有留下,在这神圣的地方,任何黑暗都无法存在,即便是与人最亲密的影子。

  由于受到至高神的青睐,黑暗与这个地方是没有一丁点关系的,这是每一个来光之殿堂的人都会被告知的事情!想到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被吓得合不拢嘴的情形,林武不禁有些想笑。已经是神殿重要人物之一的他自然早就知道了神殿的那些鬼把戏,光源看似从头顶来,其实头顶的光芒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整个光之殿堂内部就是一个巨大的发光体,无论哪一个角落里都能发出光来,魔法阵与建筑艺术的完美结合,使得黑暗远离了这里,也造就了世人心目中的神眷之地——光之殿堂。

  大祭祀正的站在祭台之上,满脸肃穆的表情让人望而生畏,即便林武如今的地位几乎已经和他平起平坐,但仍忍不住挺了挺胸脯,努力使自己看上去精神抖擞些,就象当初晋见上司时那样!

  光之神殿的大祭祀虽然名义上和神殿首席骑士导师的地位相等,但林武很清楚三年一届只会舞刀弄棒的导师并不能与在那个位置上经营了十几年的大祭祀相比。因此对于眼前这位以不到五十年纪便坐上大祭祀宝座的人物,林武始终保持足够的尊敬。

  但今天的事情显然不寻常,不待林武行礼,大祭祀就开口说道:“不用多礼了,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休息,但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语言里充满着焦虑,和以往的平静截然不同。

  林武先是忍不住皱皱眉头。在他看来,大祭祀打断他行礼是很不礼貌的事情。虽然林武本人不是贵族出身,但对于这种事情却特别讲究,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最短时间内为贵族团体接纳为一分子的原因之一。但是考虑到自己面对的人并不是什么外省的小贵族,而是地位超然,几乎在国王之上的光之大祭祀,这股不满便理所当然的压了下去。

  “尊敬的大祭祀,到底有何事让您心里不安,林武在此任凭您差遣!”林武性了个标准的骑士礼,神情严肃的问道。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在祈祷并聆听神的内心之真谛时,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

  “鬼你个聆听神的内心之真谛!这么晚不睡觉还要拉上我!”林武愤愤的想。现任大祭祀经常在祈祷时睡觉且神经衰弱疑神疑鬼的事情虽然机密,却瞒不过林武的耳目。只是这件事情实在不怎么光彩,很快就被压在文件箱的最底层去了。但在这时候,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听大祭祀讲下去。

  ×××××××××××××××××××××××××××××

  这时候我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里,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厉害的两个家伙正拦在面前,气势汹汹的盯着我!错了,是盯着我手上的支配者权杖。

  可是要死不死的,我们三个的爪子啊,触手啊,狗掌啊,都搭在这著名的神器上,还一个个拉得紧紧的,看样子是死都不肯放手。现在的情况是我独持神器的上面,而它们两个则紧紧抓住了下面两侧,使出吃奶的力气争夺。

  不要奇怪为什么我会死拖住支配者权杖不放手。这不是因为我贪心,而是我刚发现——触手缠在权杖上打结了!本来以我平常的灵活动作,这个小小的瑕疵肯定能三两下解决。但出现了一个问题,刚才被支配者权杖上的阴冷力量冻得都麻木了,虽然现在好了一些,但仍然有些不听指挥,弄得我想摆脱眼前的大麻烦都办不到。

  “小子!你想死是吗,还不赶快放手!”用近似土匪打劫的口气,哈享气势汹汹的说道。

  “不要听它的,放手你就完了!”不知何故,狗头人巫医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仔细打量之下,我立即明白了原因。虽然现在是僵持之势,双方看上去不分上下,但老巫医毕竟年老体衰,且本来就不是擅长近战的职业,时间一长肯定要吃亏。反观哈享虽然动作大,消耗的体力多,却以惊人的速度在恢复,相信用不了多久平衡的局势就会被打破。

  其实这并不是哈享的实力比狗头人巫医强,恰恰相反,如果换了个时间,换了地点,在另一场战斗中,以巫医高深的魔法修为,说不定会是一面倒的情况。可惜今天它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对手,而且错得离谱,以至于陷入苦战,不得不面对自己最不善长的近身肉搏。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不想放开这玩意吗!”一边应付着哈享,我一边想方设法从麻烦根源上挣脱出来,奈何使尽吃奶的力气效果也不明显。

  这时哈享与老巫医一边抢夺支配者权杖,另一之爪子(狗掌)却紧紧的撑在一起,拼起了“内力”(笑^-^),霎时间滚滚汗水从头顶流了下来,两猫(狗)更是一个个呲牙咧嘴,面目狰狞。哈享狠狠的收缩面部,牙齿都快咬断了;老狗则三角眼睁得贼大贼大,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笑话它们俩的丑态,便发觉二股奇大的力量沿着支配者权杖的杖身传了过来,不经意下猛地冲进身体里,搅得我“哇——”的一声,差点将昨天的晚餐当场吐了出来。

  强忍住身上的疼痛,我将身体一缩,强行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到支配者权杖上面,虽然撞得全身一抖,退了两步才站稳,但好歹没趴下。没想到第一次与这种级数的高手对上竟然是这种仓促应战的情况,还好它们俩的注意力并未在我身上,传到权杖上的力量也不过是些余震而已。

  不过这些余震却把我害苦了,现在的情况是连退都没得退了!还没过三分钟,权杖上传来的力量越来越大,逼得我不得不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防御。力道一分一分增强,身体却止不住的一节一节后退。

  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放手的问题了,只要一放手就死定了!抱定这种想法,我深吸一口气,反而静下心来!

  “在意识的世界里,我便是王!”迷迷糊糊想起比波的话,却已无暇去思考!

  还未练习熟练或者说更本没搞明白是什么东西的精神力量透体而出,尽数冲入支配者权杖至中!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虽然我在使用精神能量之后便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但却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股力量在冲入权杖之后竟然吸收了从哈享那头传来的两种力量,一头扎入权杖上的黑色宝石中。

  “我就是支配者权杖,支配者权杖就是我!”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突然窜出这么一个念头,虽然觉得这个念头非常好笑,但在此时我却觉得只有这个念头才是真实的,一切尽是虚伪。

  “吾乃掌管世间万物生死的冥王,说出你的愿望!”猛然间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惊得我顿时清醒不少,但脑子似乎仍然昏沉沉的。

  “吵死了,大清早的吵什么!”直觉上觉得被人吵醒应该是早上的事情,于是我便按平时的习惯骂了回去。但那个声音似乎没听到,仍然在不停的说“说出你的愿望!说出你的愿望!……”

  愿望,我有什么愿望呢?想到这个问题,我不禁安静了下来!我很想比波,如果它能回来就好了,不过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想也是白想;我还想要什么呢?我想保护身边的朋友,我想让它们不被伤害,我想……

  “我想要变强,比谁都强!”似乎连心底都没有经过,这句话直接从口里蹦了出来!

  “变强吗?”声音沉默了下去,顷刻间又大了起来,“以时间的永恒掌握者之名,赐予你死亡之力!”

  还没等我想清楚死亡之力是什么,黑色的光芒便盖过眼底,将整个世界隐藏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奇怪,明明都是黑的,我怎么知道那是光呢?”

  “禁*冥土转生,死亡传承!”

  一阵阵无力感从全身泛起,意识也向无边的深渊落去。

  “这就是死亡吗?感觉……似乎也并非那么难过呢!”我痴痴的想着,随着意识的逝去坠入那永恒的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