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败露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563 2006.03.04 15:20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的变化是我们无法察觉的,就象风的呼吸,大地的脚步,季节的更替,以及……心灵的改变。当我们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默默的享受着安宁与恬静的时候,一些不为人知的种子正在悄悄的发芽,它们悄悄的出现,在感知之外成长,当我们发现的时候,是不是会有大大的惊喜呢?

  ***********************************************************

  好不容易用半生不熟的基础催眠术将公主放倒,我自己也累得不行了。身心一放松,顿时象散架一样趴下去。

  “好险!”下次绝对不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了。实际上基础催眠术的成功率是非常低的,除非施法对象完全信任施法者且没有任何警戒心,否则百分之百失败。现在回想一下,我是一时情急才用的,如果不是心神慌乱断然不会做这种选择,完全有更多更好的解决办法。

  比如说……直接把人打晕!虽然事后的解释可能会麻烦一些,但这却是最简单而且最保险的办法!

  不过这件事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耶儿公主对我是完全信任的(汗……谁会怀疑自己的召唤兽),我却什么事都瞒着她,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呢?可告诉她的话似乎又会产生很多麻烦,真是难以想通的复杂问题啊……

  抱着种种想法,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晨的阳光是清澈温暖的,如果再加上热气腾腾的奶酪起司,香甜可口的牛奶,以及美丽公主的盈盈笑脸,无疑会是个非常完美的早上。不过我睁开眼的时候,却只看到最后一样事物。

  “早上好啊!小~~艾!”公主的笑容真是灿烂啊!连我这种缺乏艺术细胞的史莱姆都觉得自己已经隐约感受到美的真谛,差点又感动得眼泪长流。奇怪,我为什么说“又”呢?

  只是……今天公主的灿烂笑容里怎么有一丝诡异的感觉,特别是叫我名字的时候声音拖得特别长,似乎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感觉。

  “扑!扑!”平常装蒜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和耶儿打招呼的,反正她也听不懂史莱姆语。

  “今天早上你真是特别可爱啊!” 耶儿公主笑着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脸颊往两边一拉,痛得我眼泪双流。

  “扑!扑!扑!”

  不对劲!几次生死边缘走过的经验告诉我,有危险!我想动,却发现动不了。低头一看,果然,不知什么时候身体已经被拇指粗的麻绳捆得结结实实。虽然手法比较拙劣,东一下西一下,一看就是外行干的,但用料还是满多的,基本上裹了厚厚的一层,看来一时半会是挣脱不了。

  “我早就该想到了,哪有这样的召唤兽。” 耶儿一脸得意的样子,仿佛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似的。

  “明明是史莱姆,食量却比几头牛还大,况且我记得召唤兽应该是不用吃东西的。既不用回召唤空间,还整天四处乱晃,连我这个主人都找不到。昨天还想用魔法催眠我,也不想想,本公主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耶儿挽起袖子,从身后抽出一根短鞭,狠狠的甩二下,继而换上一副狰狞的表情恶狠狠的说道:“快说!你是何方魔物?接近本公主有何图谋?”

  天啊!这还是我印象中那个娇柔温婉的玛丽耶儿吗?

  我顿时懵了!一时接受不了现实与记忆的巨大错位,什么时候,天使竟然变成……焊妞了!

  “啪”的一声,将我从懵懂中惊醒。耶儿公主挥着皮鞭,猛地打在我旁边的柜子上,柜子上摆放的花瓶被震得掉落下来,一时间水花四溅,溅得我全身都是,冰冷的水也让我因过分惊讶而停止思考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

  她想干什么?

  此时我已经没有将耶儿当作自己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主人,而是定位于站在对立面的抱有敌意的人!

  “扑!扑!扑!”我做出慌乱的样子,急急忙忙一阵乱叫。在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之前,装疯卖傻是最好的选择。

  “哼!你还想骗我!” 耶儿手一抖,又是几鞭过来。这回就不是花瓶掉下来那么简单了,上等红木制成的衣柜竟然被耶儿这几鞭击碎了,大大小小的木屑四处飞溅,打得我身上生痛。

  这是那个柔弱无力的玛丽耶儿吗?虽然我本身没什么本事,但跟着巫毒学习那么久,小小的眼光还是有的。刚才那几下,别说衣柜,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战士也要手忙脚乱一阵,什么时候她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遥想当年在精灵森林时的时候,我不禁感慨万千。那时候的玛丽耶儿柔弱到要靠我这个不值一提的史莱姆来保护,可在我没有看到的那些时光里,她却已经慢慢成长了。

  “岁月不饶人啊!”联想到以前,我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终于肯开口了吗?” 玛丽耶儿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说道:“幸好前天我接受了光明祝福,否则不知道还要被你骗多久!”

  光明祝福!听到这个我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露馅了。光明祝福是大祭祀级别才能施展的神术,经过光明祝福的人不但对黑暗魔法的抗性大大增加,而且能免疫低阶精神魔法,效果永久固化。

  但施展这个神术后,大祭祀将会元气大伤,至少得修养三个月才能恢复神力,代价相当大,除非是大国的皇族或非常重要的特权人物,普通人是没有资格接受这个祝福的。

  昨天晚上我对耶儿施展的基础催眠术正是精神系魔法的入门必修课程,连低阶魔法都算不上,能起作用才怪,亏我还歉疚了一小会儿,搞了半天耶儿也是在骗我。

  “耶儿!我可以跟你解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想了半天我觉得应该和她说明白比较好,只是这台词怎么这么熟悉啊?

  “少来!你这个负心汉,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你!”

  负心汉?这个词不是用在这里吧!我正想抗议,却发现耶儿已经挥舞着鞭子没头没脑的劈过来。

  “好痛!啊——你在干什么!哎呀!哎呀!” 耶儿的鞭子一顿乱挥,不时打在我身上,疼得我大呼小叫。不过她明显是手下留情了,没有用刚才打碎柜子那种力道,否则我早就被打成散装果冻了。

  “奇怪,这种感觉是……呜……”听见我大呼小叫,耶儿公主的神情却是越来越奇怪,一抹奇异的粉红色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脸颊,慢慢扩散,越来越大,连脖子都越来越红,握鞭的小手一阵无力,竟然慢下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耶儿停下来,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手,一张小脸透着淡淡的红晕。耶儿本身皮肤就很白,现在这么一弄,白里透红,仿佛要滴出水一般。

  “你……”耶儿突然望向我这边,“是不是你搞的鬼?”一扬鞭子做势又要打。

  “不是,我发誓不是我干的!”我正纳闷呢,连忙出言否认。

  不行,这样下去铁定被折磨,得想个办法脱身才行。我眼珠子还没转二圈,就计上心来。和巫毒,哈享这些奸猫贱狗一起混久了,难免受影响,真是世风日下,史莱姆心不古啊!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挣扎着移动,新学的诅咒技能悄悄使出,不一会儿它就能发挥效果。

  “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女人对自己的容貌与皮肤都是万般重视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紧张,身为小美女的耶儿自然也不例外。再说如果一直保持着这红红的样子的话,她就不用出去见人了。

  “哼哼……”我故做深沉思索状,实际上是等诅咒发挥作用。目前我掌握的诅咒都是一些威力小得不能再小的技能。不过我的导师,那个以无耻和龌龊闻名的老狗头人曾经说过,诅咒的威力不是取决于它的杀伤力,而是由它产生的效果决定的。如果达不到施咒者的预期目的,再强的诅咒都是白搭。

  这段话我当时很难理解,现在却深有感触。

  “因为我们俩互为契约者,精神上是相互联系的,当我受到攻击时,你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刚才你攻击我,使得自己也受到了感应。”我不慌不忙一口气说完,紧盯着耶儿公主的反应。

  上面说的话,当然都是胡扯,不过却有充分的理论依据。正常的召唤者和召唤兽之间的确有可能产生上述情况,但象我这样莫名其妙不可理喻的召唤兽……那就很难说了。

  至少前不久的那场大战,并没有让玛丽耶儿感应到任何东西。

  听完我的话,耶儿陷入沉思。显然她没有完全相信,但也没有否定。这种半信半疑的时候,只要拿出一点小小的证据,或是一些事实,她肯定就会完全相信我那番谎话的。

  “啊呀!绑太久,我全身都麻了!你绑这么紧干嘛!”我故意抱怨。

  耶儿公主正在思索我那番话,闻言不禁瞪我一眼,“大呼小叫干嘛!不过是……”她突然闭嘴,手忍不住向后伸去。

  我心里窃喜,表面上却是万分委屈,“人家……人家只不过想挠挠痒而已!”

  听到我说痒字,耶儿更是忍不住了,拿鞭子的那只手也忍不住在身上抓起来。

  “难道,小艾说的是真的!” 耶儿一边在身上抓着,一边想,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越来越痒。这个诅咒只有三分钟的效果,不过已经够了。下面就是出绝招的时候了!我眨着老大老大的眼睛,泪眼汪汪的盯着她。

  必杀!罗莉技第一式——无敌天真纯洁眼波攻击!

  使用此招时应屏蔽心中的杂念,将生命中所有美好的回忆唤起,发出灿烂耀眼的光圈,同时尽量逼出眼泪,造成泪眼汪汪的假像,从而增加闪耀度,倍增杀伤力。

  耶儿望向我,眼睛不由得一愣,原本冷漠的眼神慢慢消失了,逐渐恢复成以前那种爱怜的眼神。我心里一喜,立刻加大眼波攻击的频率,增加眨眼次数,同时努力收缩身形,以期更加突出自己的大眼睛。

  功夫不负有心人!耶儿先是手微微颤抖着,接着是全身都颤抖起来,我知道,那是她兴奋的表现。终于,耶儿将手里的鞭子一丢,扑过来解开绳子,将我抱在怀里。

  “呜……小艾!小艾真是太可爱了!” 耶儿没有看见,我比出胜利的V字手势!

  好厉害的招数,不枉我花七个通宵的时间研究上古绝密禁书《琼遥奶奶作品集》。可惜受种族限制,史莱姆只能学习第一式,否则这门绝学绝对有大用途。听说异大陆上还有一种以罗莉命名的生物天赋精通此技能,而且通过修炼可以达到技能上限,这样的生物一定非常可怕。

  “好啦!小艾!快把你的事情完完整整全都交待出来!不许有一点隐瞒!”激动过后耶儿公主终于恢复了正常,一把扳过我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看得出她很认真,刚才那样对我说不定只是故意装出来的。

  怎么办呢?把巫毒哈享它们的事都告诉耶儿吗?

  没由得我脑子突然一震,脑海里浮现出精灵森林里的火光,骑着高头大马的人类骑兵践踏着我们辛苦建立的营地,同族们惊恐惨叫着四处乱逃,不是倒在铁蹄之下就是葬身火海之中……

  “小艾……小艾!你怎么了?” 耶儿见我半天没反应,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我回过神来,擦擦头上的汗水,“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突然会说话的!”

  有时候,将秘密保存在心中,也是一种保护自己和保护朋友的方法,特别是当手心和手背都是肉的时候。

  于是我将自己最近的一些事情都告诉了玛丽耶儿,只是将内容缩水了一点点。哈享变成了在皇宫地下直来直往的独行鼠,巫毒则是一只又老又丑被族人赶出来的可怜老狗头人,而我在无聊四处闲逛时结识了它们,一起组队在都城的地下道里冒险。

  “哈哈!史莱姆,老鼠,狗头人,你们这个队伍还真是绝配!” 对于我的话,耶儿没有丝毫怀疑,连为什么瞒着她做这些都没有追根究底,反而对我编造出来的一些冒险故事大感兴趣。

  “什么!下水道里竟然有这么大的蜘蛛,还自称是蛛后罗丝的神仆!那你们怎么可能赢啊!” 耶儿已经被我编造的冒险故事唬得一愣一愣的,我便渐渐放开口,胡吹海吹起来,一不小心便吹得太离谱了。

  一只史莱姆加一只老鼠外加一个狗头人就能击败蛛后的神仆,其可信度直逼创始神是史莱姆一族的传言,蛛后不气得从黑暗深渊中跳出来才怪。

  “哼!你不相信我们的实力吗,我们连圣骑士林武都……”

  千可输万可输,漂亮女人面前千万不能输。没想到这句话不但适用于好色的人类男人上,连傻乎乎的史莱姆也同样可行。我一时情急,说出了本不该出现的名字,顿时引起了一堆麻烦,自己都懊恼得要死。

  “林武!林武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小丫头耳尖得很,一下子就抓住了我话中的关键字。

  “啊!这个,那个……耶儿,怎么一段时间没见,你不但人变漂亮许多,连武技都这么厉害了?”我连忙祭出法宝,企图转移注意力。

  “漂亮?真的吗?我真的变漂亮了?” 耶儿果然上当,立刻左顾右盼,恨不得马上照镜子印证一下。女人都是喜欢别人称赞自己美丽的,这是无数本书上都有的至理名言。耶儿虽然美丽,但久居深宫,自然缺乏他人的赞美,我只稍微这么提一下,果然就立刻上当了,真是感谢各位先贤啊!

  “当然,我可不是从来不撒谎的,谁撒谎谁是小狗!”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狗的等级比史莱姆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呵呵,谢谢你,小艾!”

  “那你的武技是……”看她高兴,我连忙追问。

  “祖父说要为什么魔兽使的试炼做准备,逼我学魔法和武技,每天练那些东西累死了!”

  “魔兽使的试炼?那是什么?”

  试炼可不是什么好词。那些骑士小说中试炼往往意味着一场艰巨的战斗,还是死亡率很高的那种。虽然每本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无一例外的成功通过了试炼,但那些给主角们试炼任务的人总是在说“在你之前,没有一个人能通过这个考验!”可见因试炼而死的几率很高,高到非主角几率为零。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嘉璐佳皇族独有的,所以只有很少的人知道!” 耶儿突然眼睛一转,说道:“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和林武有什么关系呢?”

  汗~~这个小丫头压根就没忘记自己的问题,如果被她知道了林武的事情……等等,如果被她知道了林武的事情,对我们会有什么坏处吗?我再三思索,答案似乎是没有。

  那换个方向思考,对林武来说,耶儿知道他的事情会怎么样呢?嘿嘿,这个问题似乎很值得玩味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的圣骑士是绝对不会乐于见到这种情况的!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