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地底对决(上)

变形虫战记 爱飘 2350 2004.08.03 19:08

    火,犹如挥之不去的梦魇,在四周徘徊。远处似乎还有许多的人影,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只有烈火焚烧树木的声音在噼噼啪啪的响着。

  又回来了吗?我想着,却没有想过转身逃走,任凭火焰在身边肆虐着。无论走多远,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又回到了这里。

  “是心魔吗!”我叹口气,醒了过来。

  面前仍然是下水道那阴暗的光线,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我,看着从头顶破洞里洒下的一缕阳光,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天空就象洞里看到的那么小,或许自己只是从一口井逃到了另一口井里吧,外面的世界,我还没有真正看到。

  “城门那边的消息回来了!”一只小老鼠匆匆冲了进来。

  “这次来的草原鼠有八百多只,它们是从北门那边进来的,现在正在城主府的下面集结。”

  “城主府?那下面不是有个大厅吗?”对于生活在地下的鼠族来说,水道里几乎没有什么秘密,除了接近地下河的那一部分存在外,我们可以说了如指掌。城主府位于整个城市的下水道交汇处之上,各处的水道除了一些细小的分岔之外,只有那里才能连接整个拉斐城的地下,因此空间大得不可思议,就算是人类,也可以容纳上千人。那么大的地方,怎么看都不象用来排污水的。

  很明显,对方不想分散自己的力量,其他地方虽然有水道相连接,但空间都很小,就算打起来能参战的也很少,对防守的我们无疑比较有利。而且它们显然对地形没我们熟悉,不敢冒然分散,以免被偷袭。

  看来草原鼠是想逼我们一次决战。现在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召集所有的鼠团成员对方决战,这个选择显然有利有弊。草原鼠的战斗力虽然强,但毕竟在数量上没我们多,真正打起来哪边占优势还很能说。第二个方法是分散所有的成员,大家来玩捉迷藏,正面不行就背地里来,不信拖不垮它们。

  表面上看来用第二个方法的确比较好,对方有备而来,己方则一点准备都没有,暂时退却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准备;草原鼠实力比较强,而己方战斗力普遍教差,争取点时间说不定还可以训练一下。还有……

  想了许多理由,都是支持暂避锋芒的,按道理说可以下决定了,可我总觉得忽略了什么,不禁焦急得走来走去。

  偶然间,我看到墙角放置的一块碎镜子的反光,那是黑点的收藏品之一,它总是从人类的垃圾堆里翻来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当宝贝一样收起来。

  走到镜子前一照,我顿时沉思起来,良久才有所感慨,“恩……比以前更帅了,我果然不愧是兼具实力与外表的最强史莱姆!”等等,最强!我突然明白自己到底忽视什么东西了。

  我前面所想的计划一直都疏漏了一点,那就是我是用军事故事书和比波教导的那种方式来想问题,定计划,完全忽视了现实环境的问题。

  老鼠是什么?不过是一群生活在地底,依靠各种人类所制造的垃圾生存的生物,即便是强一些的草原鼠,也不过是生活在所有肉食动物之下的种群而已。我是谁?我是有史以来最强大最聪明的史莱姆,不要说熊怪,就算是强悍之极粪土怪也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和鼠族相比何止差了十万八千里。(恩,你说它们是比波和速龙做的,不是我打败的?胡说,我兄弟做的,不就和我做的一样;我手下做的,那不就等于我做的。)

  如果是这样正面对决的话,说句大话,全城的老鼠凑过来也不过是给我屠杀的份,更不用说只是几百草原鼠而已。鼠类实力再强,会强得过熊怪吗?力量之间的对比完全不成比例嘛!

  想通了这一切,顿时觉得心里平静多了。花了这么多的精神才发现原来困饶自己的问题根本就不成大问题。不过养成那种人类的思维模式并没有错误,将来肯定还少不了与他们打交道的。这一瞬间,我似乎又看到了精灵森林那燃烧的火焰。

  于是我不再犹豫,命令黑点将可战斗的鼠团成员集中起来,浩浩荡荡的向草原鼠的聚集地前进。黑点本来很不理解,但听我解释之后顿时信心大增,还争着要去当先锋。

  一大群人,不,是老鼠沿着老旧昏暗的下水道前进,旁边各种污水脏物臭气熏天,还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出来的时候先对自己放个空气净化术,不然特定受不了。咦,那些草原鼠难道能适应这里的气味吗?

  终于到了城主城地下的大厅里,漆黑的拱壁足有十几米高,四周燃放的火堆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应该是草原鼠不适应地下黑暗的环境所放的。可是,那个,动物不是都怕火的吗?即便是强悍如熊怪,仍然对火有一种天生的惧怕。这些草原鼠竟然能利用火来为自己所用,真是怪事!

  虽然好奇心越来越旺盛,但眼前所见到的草原鼠还是让我忍不住笑起来。随着距离的接近,火堆旁那一个个的身影顿时清晰起来。从外表上看,草原鼠并不比城市鼠强壮,但它们的眼睛里都闪着一丝丝寒光,就象是以前我在森林里看见过的狼的眼睛一样。这些并不足以使我们害怕,因为与之相比更明显的是,它们的鼻子上都包着一团布条,看上去真是滑稽极了。原本看上去还不错的草原鼠们,现在却象是一群小偷似的,正贼眉贼眼的准备干一票。

  “哈哈哈……”我终于忍不住了,干脆大声笑起来。“吱吱吱吱……”旁边的战鼠们也都忍不住了,跟着我旁若无人(本来就没“人”)的笑起来。原来我刚才的胡思乱想是真的,一直生活在清新的青草气息中的它们,根本就不习惯城市里阴暗角落中的恶臭。这样看来,谈判的把握似乎又多了一点。

  我走上前去,浑然不将它们放在眼里,触手一指,“你们!谁是带头的?”

  一众草原鼠这才发现站在它们面前的不是城市鼠的头目,竟然是一只怪模怪样的史莱姆,顿时愣了,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让开,让开,让我看看!”草原鼠的后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众鼠如奉了圣旨一般,急忙向两边分开。

  看来这就是草原鼠的首领了,终于在万鼠瞩目中现出了它的真面目。不过……这个首领……长的还不是一般的……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