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荒岛的岁月

变形虫战记 爱飘 7473 2004.07.05 20:10

    

  趁着它们还没有发现这件事,我连忙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别办法还没想出来就被打死了。

  “怎么办?这回玩大了!”我躲在一个山洞里,偷偷看了看外面,还好,谁也没有追来。

  这回它们不杀了我才怪。不过话说回来,比起担心它们来找我算帐的恐惧,我更担心的是没东西吃饿肚子会很痛苦。

  二小时后。

  “奇怪,它们怎么还没来,”我在洞穴里走来走去,“真是的,害我做了半天的心理准备。”

  “你在这干什么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比波。

  “完了,这回我把大家害死了!”

  “为什么?”不会吧,难道这小子还没发现吗?

  “就是食物的问题啊!你没发现这个岛上面没吃的东西吗?”

  “那个啊!我早就解决了。”

  不会吧!我在这里苦恼了半天,这家伙竟然已经搞定了。

  我冲上去一把抓住它,“你们找到食物了?”

  “没!”

  我倒!“没找到食物你解决什么啊?”

  “照样过啊!”

  什么意思?看我还是不明白,比波解释到:“刚才的确乱了一阵,不过它们很快就被我说服了。”

  “你怎么做到的?”

  “我跟他们说只要不停的练习冥想就可以不用吃东西了!”

  “真的?”没想到冥想还有这种作用,怎么我以前都没发现。

  “假的!”

  “扑通……”(摔倒的声音。)

  “那你干嘛骗它们!”

  “因为冥想啊。”

  “不明白。”

  “怎么说呢?……”比波来回走了几步,“以前一些人类为了表明自己的信仰,常常用苦修的方法进行修行,而冥想就是他们抵御苦修中的饥饿的方法。”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很容易忘却时间的流逝的,反正岛上还有些可以吃的东西,加上从海里找一些,足够我们过几天的。至于其他的,就慢慢想办法吧。”

  原来如此,我总算放心下来。跟着比波回到了营地。

  在我们昨晚休息的树林里,一堆史莱姆在地上努力的练习冥想,看着它们一个个愁眉苦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就知道它们正在经历和我当初一样的痛苦。还好就算进入不了冥想状态,光坐着不动也消耗不了多少能量,不会那么容易肚子饿的。

  三天过去了。

  形势并没有我们当初想的那么乐观,虽然练习冥想使它们减少了热量的消耗,但食物仍然在一天天减少。现在比波整天守在海边上,而且把所有的成员都拉了过去,一方面监督它们练功,另一方面希望能从海里捞些什么能吃的,可惜至今所获甚少,原因很简单,这是大海,不是森林的湖泊,而我们一直是生活在森林里的。

  很多年之后,我仍然清楚的记得大家站在岸边,与汹涌的海浪对抗的场面。只为了那有可能被海浪冲来的一点食物,我们做到了一个艰苦修行的武者才会去做的事情。难怪有个人类说过:“肚子饿是最大的真理。”

  这几天我几乎天天在岛上转悠,除了山顶的大坑没下去过,其他地方都走遍了。可惜这只是越来越证实了我的猜测,这个岛每年夏天的时候都被水淹了一次,根本长不出什么大面积的植物。眼看能吃的什么草根树皮都挖出来吃了,我的心里越来越急。

  一定有什么办法的,可这样下去大家肯定会冒险回去的,要知道现在的这边离海岸至少有两公里远,上次拼死才游了过来,现在回去的话不全军覆没才怪。

  不知不觉又绕着岛转了一圈,算了,多想也无意义,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回到营地,我拿出了比波给我的那本书,真不知道它是怎么带过来的。这几天事情太多,那本《初级魔法入门》大家为了学习魔法才拿出来看了看,结果竟然是大失所望。因为我们史莱姆的魔力实在太低,比如说初级火焰魔法,比波丢出来可以烧毁一片树林,可到我们手里使出来就连点个火都嫌太小。看来我们这些低级史莱姆离魔法之路还很远啊。冥想是增加魔力的唯一途径,可是进度也太慢了。不过话说回来,比波发现部落成员里竟然有不少的家伙适合学习魔法,只要坚持练习下去,将来说不定会有所成就的。

  正在发呆的时候我想起了那些熊怪,还有它们的泥浆盔甲。没想到卡特拉草竟然有抗魔的功效,难怪是制造魔力恢复药水的必备材料。不知道吃下去会有怎样的效果?其实这玩意以前也有部落里的成员吃过,不仅味道特苦,而且后来那家伙足足发了三天热才好,从此以后就没谁敢吃了。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些草的作用。

  第二天,我照例在岛上晃悠,而它们则跑到海岸边对着海浪练冥想,顺便寻找食物。其实我本来也想和它们一起去,可一想起一群史莱姆对着大海怒吼的场景,我就有想笑的冲动。为了防止被暴扁,我最后决定不去了,毕竟今天的局面都是我造成的。

  在快到山顶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大坑的周围有什么东西,等我走近了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束昨天我想了半天的卡特拉草。

  这一定是大陆那边吹过来的,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不对!昨天晚上吹了一晚的东南风,不可能是大陆那边吹过来的,而且昨天白天我经过这里的时候还没这东西呢!

  那只有一个解释,我爬上坑洞的边缘,低头看了看黑黝黝的下面,“那就是从这个下面来的!”

  看着深深的坑洞,我先扔了个石头下去,半天都没动响,好深……看来不得不出绝招了,我吸了口气,注意,不是普通的吸气哦!因为上次渡海的时候,我发现喝了很多水后身体会涨大很多,(废话!)后来突发奇想,拼命吸入空气,结果肚子变的圆鼓鼓的,身体一下大了好几倍,不但走起路来变得轻飘飘的,而且轻轻一跳就好高,没想到这种招数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吸气吸到自己再也受不了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个大圆球,估计现在得十只史莱姆加起来才有我这么大了。

  好,应该可以下去了。

  嘿嘿,看我的新绝招,“无敌史莱姆风火轮!我跳!”

  ……555……

  糟了,连走都走不动了……没办法,只有滚下去了。

  我扭着身子将自己挪到了边上,闭上了眼睛,滚了下去。

  虽然身体轻了不少,可下降的速度怎么还是这么快啊!我又不敢开口叫,因为一开口肚子里的空气都跑光了,我绝对死得很惨。

  不知道降了多久,我竟然还在半空中,不对啊!这座山没这么高啊,怎么我还在飘?(你什么时候见过气球落得很快的?)

  下落的速度我还可以接受,可有件事我实在不能忍受了,那就是——我憋不住气了!!!

  “啊——”一阵惨叫过后,一切都平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幽幽的醒了过来。

  “哎哟!这是哪啊?好痛!”虽然身下的土地是软绵绵的,但我觉得自己象一团稀泥,全身都散了架似的。

  很快我的嘴就闭上了,因为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植物——卡特拉草。兰色的花朵开满了整个谷底,竟没有一点空地。要知道即便是在盛产卡特拉草的森林里,这种植物也是不多见的,而且根据部落里的前辈的说法,卡特拉草的真正产地是森林的北方,其他地方则长得很稀落,不过那里已经很久没人敢去了。(因为那些精灵的原因。)

  好了,吃的东西看来暂时解决了。(我们向来不挑食。)

  兄弟们,希望你们喜欢自己的早餐。

  很快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我要怎么上去通知大家呢?刚才是跳下来的,我可没那个本事跳上去。

  没办法,四处看看吧。

  沿着山壁走了一大圈后,我发现根本连一条出去的路都没有,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有出去的路我们早就进这来了,也不会在外面耽误那么久了。

  不知道比波它们发现我不见了会怎么样?……好烦……不管了,我往地上一躺,又胡思乱想起来。

  以比波的头脑,应该找得到我吧!如果它以为我是由于内疚而跳崖自杀了那就麻烦了。

  555……,说不定比波会在山上立一块碑,上面写着:“英勇而睿智的扑哟哎哟长眠于此,它战胜了海浪,却抵挡不住饥饿!”然后每年的今天都跑来看我。

  想着想着,我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好象又回到了海里,呛人的海水正拼命往我口里灌,而我的手使劲划动,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难道我就要死了吗?555……我不要死,我还要环游世界,我还要吃遍天下美食,我还要……

  “醒醒!快点醒醒!”

  谁在喊我,我努力的想张开眼,却什么也看不到。

  “哗……”(一堆冰块从天而降。)

  “啊——切!”被冰块一淋,我立刻醒了过来。“好冷!好冷啊!”

  揉了揉眼睛,我看见比波正站在我面前。

  “咦,比波你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昨天一声不吭就跑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要不是发现了山上的痕迹,我还以为你跳海了!”比波的讲话跟连珠炮似的,一开口就一大串。“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竟然还在这里舒舒服服的睡大觉!你信不信我一个火球把你烧了。”

  虽然它说得很严厉,但我听得出来它是很关心我的,否则也不会怎么着急了。于是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走过去给了它一个拥抱,这是妈妈教我的,对于关心自己和自己关心的朋友,最好的感谢方式就是拥抱它一下。

  比波显然是有些意外,不过它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它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对了,你是怎么下来的?”我想比波应该不知道我新领悟的绝招吧,而且这种惊世骇俗的招数也不是普通史莱姆想得出来。(晕!谁会没事吸气把自己胀死。)

  “漂浮术,风系的初级魔法,用它从高的地方跳下来也不会受伤。”

  ……又是魔法,真羡慕啊,什么时候我也会用魔法就好了。

  “你怎么躺在地上睡大觉,我怎么叫都叫不醒,最后只好给泼水。”比波问道。

  “爬又爬不上去,又没事做,只好睡觉罗!”

  ……(比波无语。)

  既然找到了食物,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运上去了。思考一番后,大家搜集了一些枯死的蔓藤,做成一根很长的绳子,这才解决了问题。

  我上来的时候,发现正有一堆的史莱姆对着面前的卡特拉草愁眉苦脸。

  “怎么了?都发什么呆啊?”

  “你自己试试!”说着迪将一把卡特拉草递给我。

  “啊呸!好苦!”我一边吐一边咳嗽不已,“怎么会这么难吃?”

  “现在你知道我们的痛苦了吧!”迪一脸的哭丧样。

  好不容易找到了食物,可又难以下咽,真是一波三折,麻烦。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都在研究怎样把眼前的东西变成美味可口的食物。于是从来不用火的史莱姆开始学习用火烹饪,至于负责尝试味道的人嘛!就是我。

  “等一下,为什么是我?”

  “你还有脸说!”迪一下轰了过来,“我们是因为谁才沦落到现在这样的?”

  “恩……那个……好象……是我……”(声音越来越小)。

  “那你就乖乖干活!”说完,迪将一条包着卡特拉草的鱼塞进我嘴里,那是它的最新作品。

  “呕……”

  品尝了大家的作品,吐得七荤八素之后,我开始怀疑它们是不是接机报复,趁这个机会把我整死算了。

  “好啦,好啦,大家不要再整它了!”比波过来,制止了它们的行为。呜呜……比波你真是我的好兄弟,以后有什么好吃的我一定分你一份,再也不偷偷藏起来了。

  “我想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比波笑着对我说,然后递给我一把白色的草,这些草长得和卡特拉草一模一样,就是颜色不同。

  “这是?”我疑惑了。

  “相信我,吃下去!没事的。”

  看着它坚定的眼神,我心一横,吃了起来。还是那么苦,却没有那种让我想吐的感觉,反而有种清凉的感觉,没多久竟然吃完了。

  “恩,比波,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卡特拉草啊!”

  “哼,你别蒙我了,”我一脸的不相信,“不但颜色不一样,连味道都不同,你小子是不是找到其他吃的东西了?”

  “真的没有,我只是用元素排斥法把卡特拉草处理了一下而已。”比波露出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的神情。

  “元素排斥法,那是什么东西?”

  “简而言之,就是借助冥想,将物体上附着的元素排除的过程。一般这种方法都是用来解除魔法陷阱,没想到竟然用在这上面。很奇怪,一旦排除了里面的元素,这些东西就不那么难以下咽了。”

  汗……又是魔法,看来我不学习真的是不行了。

  接下来为了生计问题,大家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冥想。由于我们不具备比波那样的实力,通常一天努力的结果还不够自己吃一顿的。而且比波那小子死活不肯帮我,说什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种风凉话,真是气死我了。它仍然帮那些不适合学魔法的成员准备食物,但是就是不帮我们这些学会了冥想的。

  不过我没有注意到,比波看到我们死命的练习时脸上露出来的笑容。

  这段时间有能力的基本上一天大半的时间都在冥想,饿到不行时就把自己辛苦转化的东西吞下去,然后继续冥想,以此保证自己还有下一顿。

  而比波则好象闲了下来,没事竟然研究怎样用卡特拉草制作药水,每天又是捣又是榨的,然后拿出五颜六色的液体到处晃。在饥饿的驱使下,大家一个个前赴后继的成为它的实验品,结果自然是倒了一堆又晕了一堆,看得我胆战心惊。

  “扑哟哎哟!”这天比波又晃到我面前。

  看着它背在后面的触手,我突然感觉有些寒意,连忙说道:“啊,我突然肚子痛,实在不行了!”说完我就准备走。

  “是吗?”比波一点都不意外,说道:“那就算了。”它转身向后走去,边走边自言自语道:“本来我已经找到了让你用魔法的方法,既然你肚子痛,那就算了。”

  听到这句话,我立刻象饿了十几天的血虎一样向比波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它,“你说的是真的,是真的吗?”

  “那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想了想,认可了比波的话。“到底是什么方法,你快告诉我!”

  “就是它!”说完比波将一罐黏糊糊的绿色液体递到我面前,不知为什么,我眼前立刻浮现出前几天兄弟们的惨状。

  “这个……”我动了动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看到我犹豫不绝,比波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在比波劝说了几个小时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真的没问题吗?”拿起罐子,我最后一次问它。

  “放心吧,绝对没问题的。”比波迫不及待的将罐子推到我嘴边,可我越看越觉得它的眼睛和绿狐狼似的。

  一狠心,干了!

  恩,我舔舔嘴巴,味道还不错,满甜的。

  “还有没有?我还要!”

  “还有没有!”比波象是吓了一跳,“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多少材料才弄出这么一点,居然还问我有没有!”

  “那算了,你不是说我能使用魔法了吗?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别急,药效要过些时间才会发作,等等吧!”

  等啊等啊,等了半天都没反应。我偷偷看看比波,那家伙竟然躺在边上晒太阳,一点都不理解人家兴奋又期待的心情。

  ……

  ……

  ……

  我一定是被骗了。

  “好你个比波,竟然敢骗我。”我心头火起,准备找它算帐。

  正想到火字,身边的火元素突然象吃了兴奋剂似的,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向我身边拢聚。感受着空气中元素的灼热,我高兴得有些颤抖,“这……这就魔法的感觉吗!”心念动处,一团若隐若现的红色光芒浮现在眼前,我将它举起来,轻声的念颂咒语,不觉间,最后一个词脱口而出,“法尔!”

  一个不大不小的火球射了出去,随着一声巨响,我面前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一米的大坑。

  看着面前近似于奇迹的事情,我高兴得跳了起来。“我……我我会魔法了,我可以用魔法了!我会魔法罗!我会魔法罗!”

  为了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好痛!的确是真的。我冲过去抱起比波转了起来,(史莱姆转圈?)“比波,我能使用魔法了,好棒啊!”

  比波被我弄得苦笑不得,“好了,好了,你先放我下来好不好!不要转了,我都要晕了。”

  放下比波后,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可一想到自己从此不再是只会吐口水的可耻史莱姆,而是一只能使用魔法的强大史莱姆,你叫我怎么平静得下来。

  为了纪念今天这个具有重大意义日子,我决定狂丢魔法来发泄自己的快乐。

  “爱斯!”一堆花被冻住了。

  “莱丁!”闪电将三米远的一块石头劈得粉碎。

  “风刃!”

  “火球!”

  ……

  不久后,四周变得坑坑洼洼起来。

  “恩……还有什么魔法没有……对了,来个落石术吧!”

  我举起两只触手,正准备念出咒语,忽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浮上眼前,面前的景物也开始晃晃悠悠起来。

  恩……我这是怎么了,还有魔法没用呢。可身体象不听使唤似的,一头栽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大家的身影慢慢的浮现出来。

  “你们怎么都来了?我这是怎么了?头好晕啊!”

  “你先休息吧!”比波看我神志还有点不太清醒,便让我再睡一下。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的头没那么晕了,便把比波叫了过来。

  “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

  “你已经睡了二天了,我看你应该是精神力消耗过度,所以才晕倒了!”

  “精神力消耗过度,不可能啊,我根本没用多少魔法啊!”

  “不是这样的,你现在先感觉一下身边的元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

  ……奇怪,这是什么意思,……

  “糟了,我怎么什么元素波动都感觉不到!”想到自己刚领会魔法的魅力就要失去它,我差点哭出来。

  “那就对了!”

  “对什么啊,你还不帮我想办法。”

  “没关系,那只是暂时的现象而已,过两天就好了。”听到比波的话,我总算松了口气,但一个新的疑问浮上心头:怎么会怎样?

  “我给你吃的东西是浓缩了二十倍的经过完全元素排斥法处理的卡特拉草的液体,它让你暂时出现了元素饥渴的现象,魔力和精神力都大增,能使用平常不能使用的魔法。但这样大量的透支会使你的身体无法承受,进入魔法不能状态,最后就变成这样了。”

  我沉思良久,“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使用魔法并不是凭自己的能力?”

  “没错,就好象是将自己几天的力气一次使出来,其结果就是后面的几天都没力气使!”

  虽然感觉受了点打击,但我仍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初次品尝了力量的味道后,我心中对魔法的渴望更强烈了。

  魔法不能状态:指由于过度使用精神力而陷入无法感知元素存在的状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