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苦与难

变形虫战记 爱飘 7482 2004.07.17 09:28

    

  为了寻找速龙的聚居地,我们派出了大量的警备队员进行搜索,搜索的范围也从森林的南部扩大到了森林边缘的草原地带。越找下去我心里越着急,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听比波说过那种热病可是能在几天内就带来死亡的。偏偏速龙们的活动范围又不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史莱牟的活动范围又小,找起来难度相当大。

  第四天,有队员从一只独居在森林边上的史莱姆那里打听到速龙的巢穴可能在森林西部的草原上,但是不知道具体的地点。

  在森林里独居的史莱姆?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史莱姆一族是一种群居性很强的生物,象离开族群单独生活这种事情是很少发生的,除非有着特别的原因。

  但不管怎么样,速龙的消息已经得到了,现在关键的事情便是怎样才能找到它们的确切位置。

  精灵森林边上的草原地带相当宽阔,除了一条通往人类城市的大路外,其他地方可以说是荒芜人烟,以我们的脚程,恐怕找到明年都没戏,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它们呢?

  为了证实获得的消息,我决定亲自去拜访一下那只独居的史莱姆,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来到森林边上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远远的草原在夕阳的映照下还是那么美。不知为什么,每次我一看到这种景象,我就觉得远方有些东西在呼唤我。“可能是闷在森林里太久了吧!”每次我都这样对自己说。

  虽然已经知道自己将见到的是一只奇怪的史莱姆,但我还是吃了一惊,因为在我面前的是一只苍老得不能再苍老的史莱姆,干瘪瘪的身体就象一只失去了水分的苹果,它脸上甚至有着和我们史莱姆绝对无缘的皱纹,要知道,长着象人类老人一样皱纹的史莱姆我不但是没见过,而且连听都没听过。(注:史莱姆的寿命一般为5-6年,个别例外的可以活8—10年,但年龄达10岁以上的史莱姆则是闻所未闻。所以史莱姆是个和皱纹无缘的种族。)

  “你……你今年有多少岁了?”

  看着我吃惊得合不拢的嘴,那只老史(史莱姆)笑了一下。“你说呢?”

  “我说你绝对不止十岁!”

  一般情况下别的史莱姆是绝不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的,可我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我面前的这只史莱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沧桑感,竟然比我从人类那弄来的史书还要强。“这家伙,绝对不是简单角色!”我对自己这样说道。(废话,活了这么久的史莱姆还是简单角色吗?)

  很明显,它有点吃惊于我的答案,但那点吃惊很快就从它脸上消失了,又恢复了平静。

  它凝视了我我一阵,说道:“你很聪明,有着本不该属于我们这个种族的聪明。”

  “哦!”听到这个评语,我很讶异,从没有谁这样的评价过我,说实在的我也没这样想过。

  看见我沉默不语,它说到:“今天是我第87个生日,过了中午,我就进入第88个年头了!”

  “87岁!88年!”听到这两个本该和史莱姆的年龄毫无干系的数字,我的嘴巴差点碰到了地上。这还叫史莱姆吗?应该改名叫妖怪史莱姆才对。

  “87年的岁月对精灵来说只不过是一段短短的岁月,可对我们史莱姆来说,却早已过了十几个世代。我想,现在恐怕不会在有哪只史莱姆还记得我卡尔塔了。”这老史竟然看着远处怀念起自己的过去起来,仿佛我根本不存在。

  的确,卡尔塔这个名字我从来没听过,而且这个名字怎么听都不象一只史莱姆的名字,而象是一个……一个人类的名字。

  “对啦,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跟它聊太多,倒把正事给忘了。“是这样的,我在打听一群速龙的下落,您知道它们的聚居地吗?”

  “速龙?那些冲动的家伙吗?它们虽然脾气躁了一些,但一旦认定你是朋友,那绝对肯为做任何事情。你找它们有什么事?”

  “非常重要,如果我去晚了,它们恐怕就要死光了!”

  “那关你什么事情,它们死了就死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和它们曾经一起战斗过,大家是战友,这就够了!”

  “战友!”老史回过头去,象是又想起了什么,“好熟悉的词,又好遥远的词啊!”忽然它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我这里笔直的走出森林后,向正对着落日的方向走,应该可以找得到。”

  “可这具体的地点……”

  它把手一挥,阻止我继续说下去,“该找到的东西一定找得到,多问也没用!”

  看着它严肃的样子我很不解,书里面说人类老了说话就和出谜语一样,永远不会把真正的意思一口气说出来,看来不只是人类,连史莱姆也一样。

  具体的方位没有问到,我只好回去找比波商量对策。

  “它虽然说了方向,但草原这么大,我们要怎么找?”

  “就是,这样子去的话,成功的希望几乎是零嘛!”

  看着我苦恼的样子,比波象是有什么话终于憋不住了。“我说你干嘛为了那些速龙的事急成这样子,就算万一真出事了,那也不是你的责任啊!”

  “你不明白,自从我第一次见到速龙开始,我对它们就有一种很强烈的亲切感。到底是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但我总觉得它们对于我们史莱姆的意义,并不只是森林里的另一种食肉生物而已。”

  听了我的话,比波愣了半天,显然它不懂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其实何止它不懂,我自己都不清楚。

  “虽然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你的决心我已经听出来了。本来不想和你说的,但看这个情况是不说也不行了。”

  “什么!还有办法你怎么不早说,害我还担心了半天!快说啊!”

  “你知道对一个魔法师来说,什么是最快的行动方法吗?”

  “行动方法?是骑马吗?”

  “不,是飞!”

  “飞?!”

  “对,风系中级魔法中的漂浮术加上风翼,就可以实现在天空中飞翔。你用飞的方法找到它们,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准备好治疗的药剂。”

  “可我怎么从没见你用过?”

  “那个嘛……”比波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但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还是交代了。“因为我怕高!”

  “怕高,你不是常和我们一起爬树吗?”

  “不是那种高,我怕的是在半空中什么都没得依靠的那种感觉!一想起飞在空中晃晃悠悠的,我就胆战心惊,怕得要死。”

  原来如此,不过没想到魔法里面还有这样有意思的东西,一想到能和鸟儿一样在天空中飞翔,我就激动不已。可是现在不是玩的时候,那些速龙还在等着我救命呢!

  “你说吧,要怎样才能使用这两种魔法?”

  “这两种魔法和其他的魔法不同,其他魔法讲究的是元素的聚集和一瞬间的释放,但这两个魔法讲究的是对元素,特别是对风元素的控制力及契合度,因此要求飞行时长时间处于平稳的冥想状态,以达到精准操纵元素的目的。”

  “那有什么特别的?”

  “意思就是你的魔力或控制力不够的话,就……”比波做出一个从空中掉下来的手势,“完了!”

  “那以我目前的水平?”

  “办不到!”比波毫不犹豫的说到。

  顿时泄了气,“那你怎么还说有办法?”

  “你别急嘛,还记得我的药水吗吗?”

  比波一提到久未登场的药水,我顿时腿一哆嗦,差点软了。

  “可是它那个效果……”我小心翼翼的说到,对于上次的惨状我可还心有余悸。

  “你放心,经过我这一段时间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比波毫不犹豫的拍着胸脯,说完它从包里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着半瓶红色的液体。(忘说了,自从我从人类魔法师那里偷来了那个异次元空间袋,我就天天挂在身上到处跑,看到喜欢的东西就装进去。结果其他史莱姆看见后羡慕得不得了,大家都做纷纷仿制起来,没想到连比波也没能免俗。)

  “哦!你也做了一个包包呀!看上去满漂亮的嘛!”

  “你说这个包吗?是我用以前打的狼皮做的,很漂亮吧?我正准备把它改成后背式的!”(注:由于想象力缺乏,目前史莱姆专用包还只有后背式与侧挂式两种。)

  “什么,狼皮!还有没有,给我一些怎么样?我觉得我那个包样子难看了点,我想在外面再加一层。”

  十分钟后……

  “等等,说正事呐!怎么又离题了!”

  “对,对,说正事,刚才说到哪啦?”

  “说到我这个药水,等等,我的药水呢?”比波发现手上的瓶子没有了,便找起来。

  “你说这个吗?”我举起手中的瓶子。

  “对,就是这个!”比波接过瓶子,“咦,怎么空了?”

  “呵呵~~刚才我有点口渴,就喝掉了!味道还不错,就是少了点。怎么了,有问题吗?喂,你晕什么?”

  好不容易才把比波从昏迷中唤醒,它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小子狠!”

  “什么意思?”

  “我花一个月的时间研究,你倒好,一口就喝掉了!”

  “一个月?那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是我从卡特拉草里提取出来的浓缩液,一口就抵得上以前三瓶的效力!”

  “那我喝了半瓶……”我不敢往下面想了。

  “大概就相当于二十几瓶吧!”

  晕!上次我只吃了一瓶就躺了两三天,这次吃二十几瓶的话……

  没等我细想,比波已经把我推到了空旷的地方,“我算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就会发作,而且不会有以前那种头晕的现象。等一下你自己保重吧!”

  “保重?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喂,先别走啊……”

  话还没说完,我就觉得头痛欲裂起来,一股火烧一样的感觉传遍全身上下,让我不禁叫出声来。

  “集中精神,进入冥想状态,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耳边传来比波的声音,我只得依言行事。

  这次的冥想和我以前的每一次冥想的感觉都不同,我第一次感觉到身边的元素们是如此的活跃,它们几乎是发狂似的响应我的思维,顿时就有无数的元素聚拢了过来。

  “记住,只要聚集风元素,其他的一概排斥。”

  风,只要风,其他的都不要。

  “想象它们将你围绕的样子,让它们来驾御你的身体,不要反抗!”

  充斥于身边的风元素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我都快分不清周围的世界了,直到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在离地面一米高的空中悬浮着。

  我顿时欣喜若狂,“比波,你看,我能够……”

  话还没完我的身体就往下掉,吓得我不得不住嘴。

  “你不要说话,一说话会分神,那就麻烦了。”

  我只得用目光询问比波该怎么办。

  “记住我的话,用心控制风的力量,让风来控制你的身体。现在,顺着太阳落下的方向,飞翔吧!”

  不知是不是想为我助兴,比波竟然还丢了个狂风魔法,用一阵暴风将我卷上了半空。当我从头晕中恢复过来时,我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向下落,比这更麻烦的是,我发现自己距离一棵大树只有几米远了。

  我吓的闭上了眼睛,心里却想起比波说的话,“用心控制风的力量,让风来控制你的身体。”这混蛋到底说什么啊,这谁听得懂啊,真是太混帐……

  奇怪,怎么这么久还没撞到树?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正在离树尖一米远的地方漂浮着,身体还在向前慢慢游动。恩……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应该和比波说的那个什么什么的东西差不多吧。想到这里,我便放下心来,专心于飞行的控制。

  可能是因为这次那个液体的效果太好,在疼痛过后,我觉得自己的精神是无比的充沛,比早上刚睡醒时不知强多少倍。(不过等这个效力一过那就不知道要难过多少倍了?)心念一动,身体就向着自己想要的方向飞去,这种感觉真是痛快极了。

  远远望去,森林的边缘就在眼前了。平常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穿越的森林,居然被我只用了十几分钟就飞过来了。哼哼,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不知不觉中,精灵森林已经落在了身后,我静下心来,开始专心的搜索速龙的踪迹。

  此时已临近黄昏,夕阳成了我最好的向导。“你出森林后,从正对着落日的方向走,就能找到。”那只老妖怪的话在我脑海里回想着,虽然对它我是半信半疑,但现在只有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上面了。

  夕阳,草原,天空,飞翔,这就是史莱姆的青春吗?

  大片大片的草地从我眼前掠过,速龙却始终没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眼看太阳就要消失在天际了,我的心也越来越急,不知不觉将速度提高到最快。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黑色的影子忽然出现在远处,到了!?我心里一喜,飞得更快了。

  恩……不对啊,怎么那个黑影越来越大,而且怎么看都不象速龙住的地方,我估计速龙是住不了那么大的地方的。一分钟后,一座庞大的城镇出现在我眼前,还没等我惊叹够,我发现自己已经飞过了一堵很高的墙壁,(后来才知道那叫城墙。)来到了一个尽是房屋排列的地方,这时下面传来了一阵人类女性特有的惊叫声,(这是上次去偷书时听人类说话才知道的)。我往下面一看,发现正有一堆人类在下面惊恐的看着我,还不时指指点点,我心知要糟,比波曾告诉过我,不管发生什么样的状况,都要和人类保持距离,否则就会有很大的麻烦。

  一想到这里,我连忙转过头向城外飞去,最后看了这美丽的城市一眼,虽然它是如此的美丽,但我知道,这里并没有属于史莱姆的地方。

  这一年,拉斐城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天空飞舞之史莱姆”出现,从此揭开了拉斐城日后被人称为不可思议之城的序幕。(因为格拉姆大陆的人都知道,普通的史莱姆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在天空中飞翔的!这是常识。)

  这时我正顺着来时的路返回,一边想速龙到底会藏身何处。一般来说那个老头子(就是那只妖怪史莱姆!)应该不会骗我,骗我又没什么好处。那么难道是我走,不,飞错路吗?不太可能,我一直都是按它说的路径飞的,可一路上连速龙的影子都没看见。

  等等,连速龙的影子都没看见?我是不是犯了一个错误,我根本就不该找速龙的踪迹,速龙既然待在巢穴里,从外面看当然找不到它们的。我猛然想起来时曾看见一个非常大的土丘,上面长满了茅草,最奇怪的是土丘四周还有许多洞,当时我只顾着找速龙,根本没想到那里可能是速龙的巢穴。

  既然确定了地点,我便飞快的向那边赶去。

  当我到达土丘的时候,四周竟然是静悄悄的,一只生物也没有的样子。我选了个洞,便钻了进去。

  洞里相当干燥,而且很宽敞,足够几只史莱姆同时进出,进去走了没多久,突然从空气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心里一沉,知道要糟。于是便加快速度冲了进去。

  进到最里端时,我吃了一惊,这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间,应该是类似广场似的地方,几缕阳光从上面的洞中斜射而下,使得整个空间明朗。可让我吃惊的并不是这个地方,而是满地躺着速龙们,它们一个个在地上呻吟,仿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它们的体温都异常的高,象火在烧似的。没错,是热病发作的症状。比波曾告诉我,治疗热病最重要的就是降温,只要控制了体温,那就还有可能有救。

  降温,降温,那就一定得有水,这里是速龙聚居的地方,一定会有水,在哪里呢?我开始到处寻找可能有水的地方,最后终于在一个低洼的地方找到了,可是让我苦笑的是,一条细细的小溪正从我眼前流过。(后来我才知道速龙是一种很耐渴的生物,虽然生活在水源充足的南方,但对水的需求并不大。)

  这么点水,怎么可能够外面那一百多只速龙降温用呢?但情况已经容不得我细想,我解下身上的异次元空间袋,将里面乱七八槽的东西倒了出来,便将袋子放在地上接水,可那股小溪实在是细得可怜,这样不知得多久才能装满。

  等了一阵后,我想起还得告诉比波它们,否则光凭我一个的力量,是不可能救这么多速龙的。于是我来到土丘外面,拿出一根木棒,那是比波给我的通讯用魔法道具。据说是用一种同心树做的,每两个为一组,只要将其中一根折断,另一根就可以在不太远的距离内得到折断的那根的具体方位。虽然不太相信这玩意,我还是很快的折断了它。

  回到水源那里,袋子里的水仍然少得可怜,我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拿起异次元空间袋又冲了出去,在飞起来之前,我把那根木棒放在了地上,防止比波它们找不到地方。

  刚才飞了这么久,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河流之类的,如果要回到森林那边去的话,又肯定来不及了。但我依稀记得离人类城市边上有护城河,虽然不大,但比起速龙巢穴里的那条,可就大了不知多少倍了。

  想到这里,我立即向人类城市那边飞去,只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回来。

  取到水后,我便立即赶了回来。这时我才发现有几条速龙已经死了,看来是它们的身体弱些,熬不住了。仔细的想了一下,我决定把速龙都集中到这个大厅里,以方便照料。好在大部分的速龙都在大厅里,只有一小部分需要我去搬过来。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所有的病患终于都集中起来。我拿起袋子,向一条速龙的身上倒,没想到水很快就从它身上流落了下来,虽然暂时的减轻了痛苦,但很快就便成了老样子。

  “水会流走,冰不会啊!而且冰的降热效果还要更好一些。”想到这里,我马上有了注意。

  我先将口袋扎住,只留下一个小口子,让水从里面缓慢又连绵不绝的流出来,在流到速龙身上的时候,我便发出冻气球将水冻成冰块。这样反复几次后,效果虽然好,但我怕后面的速龙还没等到便死了,于是我只好将袋子挂在土壁上,任凭白花花的水流出来,流到地上的那些速龙身上,而我则全力施展寒冰术,能让多少水冻住便冻住多少水。(注:寒冰术,比冻气球更高一级的水系魔法,攻击范围大,但消耗的精神力也更多。)

  还不到三分钟,袋子里的水便流光了,我将地上的冰块分配了一下,(因为有些速龙并不一定分得到冰块。)便又冲了出去。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知道自己从河边往返于速龙巢穴已经不下十次了,即便是喝了比波那个什么的特制药水的我也开始渐渐感到吃不消了。而且药水的效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消退,万一效力消失,那我别说救那些速龙,自己能不能保住自己都很难说。

  当我第十一次回到速龙的巢穴里时,一股沉重的疲劳感涌上心头,看来是药水的效力开始消退了。可比波它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现在那些速龙的命等于是掌握在我的手里,“一定要坚持!”我对自己说。

  冰块的降热效果相当明显,在经过我来回这么多次的努力后,一小部分速龙的体温已经明显下降了,而且已经恢复了神智,脱离了混乱状态。有了它们的帮助,事情轻松了不少,可最麻烦的还是水太少,只能靠我从远处运过来,这样下去是支持不了多久的。不过看到那些已经清醒的速龙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时,我的心又热了起来。

  一次又一次,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了,眼睛也越来越模糊,但我仍在继续着,直到再也坚持不下去为止。

  朦胧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