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新敌人

变形虫战记 爱飘 6270 2004.07.15 09:28

    

  为了让我们充分了解粪土怪这种魔兽,比波专门为我们做了一次讲解。

  “粪土怪,原本是生活在地底沼泽地区的一种怪兽,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毒液,爪齿的毒性特别剧烈,由于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和粘着性,普通的武器很难对它造成伤害,一般的结果不是被腐蚀就是被粘住,拿不下来。它最大的弱点就是惧怕阳光,由于长时间生活在地底,它的眼睛很容易被强光灼伤,因此一般都在晚上活动。它的第二个弱点就是魔防低,很容易被魔法,特别是火系的魔法伤到。”

  “那我们就直接用魔法把它灭了不就行了。”是迪的声音。

  “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好了,可我说的那只是一般的粪土怪,这次出现的家伙应该是和我一起从主人的研究室逃出来的那只。它可是经过无数次改造的。”

  “那到底有什么不同?”

  “首先,我们针对它怕光的弱点,研究解决的方法。最后我们发现它实际上怕光的地方只有眼睛而已,也就是说只要将它的眼睛保护好,这个问题就算解决了。于是主人将一种可以过滤光线的透明魔晶石制成两片镜片,镶嵌在它的眼睛上。虽然降低了视力,不过由于它具有敏锐的感觉器官,倒也不成问题。”

  “那我们把那个什么魔晶石做的镜片打碎,再用光照它不就行了。”

  “可这点我们早就想到了,所以那个镜片是用这个大陆上排名第二的坚固魔晶石材料做成的,可以说是它身上防御力最强的地方,要破坏哪这么容易。”

  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说魔法方面吧,我想经过改造后,魔法对它的作用恐怕不大吧。”

  “你说对了,主人发现粪土怪的外壳是从生下来起就不会更换的,会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增大,这使得它非常的臭,(因为从来不洗澡!)但却为我们改善它的魔法防御力找到一个好方法。”

  “是什么方法?”

  “这个方法和熊怪的那个泥浆盔甲有点象,不同的是熊怪的泥浆盔甲是涂在身上的,很容易就会掉落,而且也不能使用太久。而粪土怪的盔甲则是和它的身体一样,除非它死了,否则永远也不会掉下来。主人进行了很多次的实验,最后成功的找到一种方法将一种对魔法免疫的物质植入粪土怪的体内,从而将它的魔法防御力提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经过测试,至少要高级魔法才有可能对它造成轻微的伤害,可这个大陆上有多少高级魔法师呢?”

  “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它在这里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那倒不是,植入它体内的物质虽然提高了它的魔防,但那些毒性却破坏了它的思维能力,使得它只能依靠本能行动,而这使我们的胜算大大增加。”

  只能依靠本能行动?我一想那不和刚出生三天的史莱姆差不多吗!这样的家伙还不好对付。可后来的结果是我再也不敢轻视本能这玩意了。

  在充分了解粪土怪的习性和特点之后,我们立即着手准备对付它。当务之急是先找出它的藏身之点,然后才能做进一步的打算。于是我们集合一些腿脚特麻利,(就是跑的特快。)善于搜索的史莱姆,组成一个特别巡逻队搜索粪土怪。毕竟让这么个危险的家伙在自己家门口四处晃悠可不是好玩的,我一想起那天满地的尸体就心惊肉跳。

  出发前,比波千叮咛万嘱咐,“你们要记住三点,一是粪土怪喜欢躲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这种地方可以多找找;二是找到后千万不要靠近,也不要独自行动,它全身上下都是毒液,记得要躲得远远的,并马上回来报告;第三是天一黑要马上回来,粪土怪喜欢在晚上觅食,在黑暗中你们绝对不是它的对手。”

  看着大家绝尘而去,比波不禁叹了口气。我走过去拍拍它,说道:“不要怎么担心了,它们这么多一起去应该不会有事。”

  它回头看了我一眼,满是忧虑之色,“你想得太简单了。当初从研究所逃出来,我是从密道出来的,那条密道就我和主人知道。而那家伙是从众多的冒险者的围攻中杀出来的,你想想我的主人那么厉害都被冒险者杀死了,而它却可以安然无恙的冲出来,可见要对付它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

  虽然我很怀疑那些冒险者是因为粪土怪太臭了所以才没有杀它,(从上次遗留在现场的气味猜出来的。)但看到比波似乎又想起了以前的伤心往事,便没和它说。

  搜索进行了三天的时间一点线索都没找到,大家都有点沉不住气了。气氛开始变得烦躁起来,进进出出的史莱姆们的身影也越来越匆忙,这代表它们搜索的范围越来越大。

  我感到很奇怪,因为没有找到粪土怪也就算了,但竟然连它觅食时留下的痕迹都没找到一点,那就有些奇怪了。“难道它已经离开了?”我不禁自言自语,“不可能,它没理由离开这里,森林边上不是草原就是大海,都不是适合它的地方,只有森林,才是它唯一可以生存的世界!”

  仔细研究过搜索队这几天搜索的地方后,我的心里竟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它是有意在避开我们?

  虽然比波说它已经失去思维的能力了,但除了这个解释之外,我找不到其他可以解释现在的状况的答案了。

  不幸的是,我的预感真的应验了。

  第二天,传来三名搜索队的成员遇害的消息。

  它们的尸体是失踪的第二天才被发现的。在遇害的前一天,那三名队员去搜索一个离部落比较远的地方,当晚竟然没有回来。由于这几天一直风平浪静,没出什么状况,所以其他队员也没在意,因为那三个去的地方比较远,以为它们只不过是在路上被什么耽误了,第二天就会回来的。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大家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于是全体队员顺着它们三个的巡逻路线找了过去,在离部落一个不远的山丘下发现了它们的尸体。

  当我闻讯匆匆赶到时,它们三个的尸体已经被大树叶给盖了起来,比波它们站在尸体旁,一副沉痛的样子,而迪显得特别激动。后来我才知道,那三个是它最亲信的手下,也是从小和它一起玩大的。

  虽然想看看尸体上的伤痕到底是怎样的,但我又怕现在揭开树叶检查尸体会使大家的情绪更激动,于是只好问来得较早的比波。

  “尸体上的伤痕和我们上次看到的是一样吗的?”

  “不是,上面根本没伤痕。”

  “没伤痕!?”我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粪土怪连碰都没碰它们就把它们都杀死了?”

  “可以这么说!”

  “!”我连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点。”

  “热毒喷射,可以远距离杀伤敌人,而且附带特殊效果,是它的保命绝招,不到重要关头它是绝对不会出的。”

  “没道理啊!就算我们四处搜捕给它造成了麻烦,以它的实力,干掉那么多速龙也只是小菜,没道理对我们的搜索队员用这种保命的招数啊!”

  比波顿时被我问住了,开始苦苦思考起来。“对呀,没道理啊,这是为什么?”

  思考良久之后,它突然跳了起来,“我明白了,它是想将我们一网打尽!”见我不明白,它便解释道:“这种热毒不但毒性剧烈,被喷中者即死,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它是可以使生物生病。一旦种的毒比较轻微,而且又没有死,就会生一种热病,热病不会马上致死,却会传染给接触其它的生物。其中最容易受到传染的,就是染上这种病的生物的族群。”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粪土怪将热毒喷射到这三个队员的身上,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在检查尸体时都染上热病,就可以乘机将我们一网打尽了。”说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检查过尸体的史莱姆都可能已经染上了比波说的那种热病,说不定连比波都不例外,那我们岂不是全完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向后一跳,把触手一举,“等等,你先别过来,防止传染热病。”

  看到我的样子,它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难道我没告诉你那种热病只会传染给有血液的生物吗?”

  可我依然紧张兮兮的,“那又怎么样?”

  “那就是说和我们史莱姆没关系啦!”它几乎是用吼的。

  对啊!我才想起来我们史莱姆都是没有血液的生物,我们的身体里只有体液,那和血液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事物。既然这个热病只会传染给有血液的生物,那不就关我们屁事了。

  “切~~你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一场。”

  “你又没问。”

  “不过按道理说粪土怪应该比我们更了解这个热毒的效果,它既然干出这种傻事,那就证明你说的事是真的。”

  比波没听明白,便问道:“我说过的什么事?”

  “就是它脑袋有点秀逗的事情啊!你想想,它知道热毒的效果并设下这么一个毒计,妄图把我们一网打尽。可它脑子想都没想过我们史莱姆是冷血生物,根本不怕热病的传染,那它不是脑袋秀逗是什么?”

  “你说得没错,看来这家伙的对危险的感觉虽然敏锐,所以才能顺利的避开我们的搜捕,但它的思维能力却被破坏,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只失去了理性,只会凭本能生存的野兽而已。”(不过这个本能也太可怕了。)

  虽然这次的事件使我们失去了三名优秀的巡逻队员,但我们却对敌人的现状有了更一步的了解,胜算也大了很多。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少来几次好。

  既然已经知道粪土怪会有意避开我们的搜索队,我便把所有的巡逻队撤了回来,只是在白天增加一些巡视,让族里的成员放心。然后要做的,便是静静的等待敌人的出现,我相信它一定会沉不住气的。

  可没等到粪土怪的踪影,速龙倒是在我们的地盘上频频露面,还和负责巡视的族人遇见过几次,不过看它们的样子象是在找什么东西,没有和我们发生冲突。

  我疑心那些在我们领地里出现的速龙是冲那只粪土怪来的,上次它们的成员被攻击时有一只逃走了,这些可能就是它叫来报仇的。而且速龙本来就是一种有仇必报的生物,不达目的决不会罢休。

  于是这一阵子既要寻找粪土怪的下落,又要监视速龙的动静,防止和它们产生冲突,还得注意神庙的建筑进度。(本来我想暂时停止神庙的建设,可遭到了整个部落的一致反对。)整个部落都忙的要死,找不到几个有空闲的。

  经过一些缓慢又细致的查找,我们发现粪土怪很有可能躲在离我们部落没多远的几个沼泽之中。因为原本生活在那几个沼泽中的泥蝇最近突然不发出叫声了,以前这些小家伙可是天天晚上吵得很,弄得我好几次都想去给它们几个火球尝尝。可这几天所有的泥蝇都不再叫了,说明沼泽中一定发生了变故。

  泥蝇是一种生活在沼泽地带的小型生物,外表酷似苍蝇,但不能飞翔。特点是晚上不停的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当千百只聚集在一起时,杀伤力不低于唐僧的唠叨功,且攻击范围可达数里。

  沼泽地区并不小,必须先将粪土怪的行踪找到才行。为防止打草惊蛇,我只叫上了迪和比波便出发了。

  沼泽区位于我们部落的西北方,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这是森林里最阴暗的地方之一,高大的树木耸入天空,将阳光遮得严严实实,即便白天的光线也很暗。树木之间是一滩滩的水洼地,虽然有些地方看上去很结实,可以行走。但如果有人类一不小心踩了上去,那么他就会在一分钟内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连写遗书的时间都没有。

  可我们史莱姆是不打紧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史莱姆嘛!体重又轻,和地面的接触面积又大,而且只要我们愿意还可以变的更大。所以完全不存在陷入泥沼中这种让人类烦恼的问题。现在我们唯一的麻烦是躲在某个不知名角落里的粪土怪,在这个鬼地方它可是绝对的杀手级麻烦,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它给结果了。

  行径在幽暗的森林里,头顶上繁茂的枝叶中洒下几缕阳光,在水面上一晃而逝,真是有几分阴森恐怖的气氛。我正跟在比波的后面,紧张的四处张望。

  “你确定它是在这一带吗?”后面的迪比我还紧张,因为这个问题它都问三次了。

  “当然,根据我与生俱来的直觉和身为史莱姆之神的代言人的信念,我确定它一定躲在附近。”看着它紧张兮兮的样子,我倒轻松了不少,还忍不住吓唬起它来。“说不定它正在这里的某个角落里窥视着我们哦!”

  “什么!”迪差点叫了起来,“在哪?在哪里?”

  “你们两个是不是怕那家伙不知道我们来啦!都给我闭嘴。”比波终于说话了。

  我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继续前进。

  走了不知多久后,我又闻道了那天在森林里闻过的那种臭味,“在附近了!”我心里想。身边的比波和迪也突然紧张起来,我知道它们两应该也闻道了。我紧紧纂着手里的棍子,(由于沼泽里有不少水洼,不得不带根棍子探路。)心“碰,碰”的跳得厉害,这回的敌人是我以前从没遇到过的强敌,这让我既紧张又兴奋。

  忽然比波把手一扬,我和迪立即紧张起来,举起手里的棍子就准备上,没想到那小子回头来一句,“等等,我的棍子忘拿了!”

  晕……原来它太紧张,刚才把棍子放下就给忘了。

  等比波捡回棍子之后,我们继续前进。越往前空气中那种奇怪的味道就越浓,顺着这个线索,我们来到了一个低湿的地洞前。黑黑的洞里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风吹过的“呜呜”声在不断回响,看上去就象一只怪兽张开血盆大嘴,正等着我们送上门去当它的午餐。

  “我们……真的要进去吗?”我开始犹豫了。

  “对啊,你看那里面的积水那么深,万一不小心淹到怎么办?”迪连忙附和。

  也许是听了我们两个的劝说,又或者是因为比波自己也有些迟疑,总之最后我们没有进洞去查看,而是在外面蹲起点来。

  三只史莱姆就这样傻傻的坐在洞口等。

  过了一阵子,我便感到浑身不舒服。“喂,你们说我们这样在洞口坐着,等一下那只粪土怪出来了怎么办?难道我们还跟它打声招呼,顺便邀它一起去吃饭?”

  “对呀,我们在这里干坐着不是办法,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这样既可以监视,又不会被发现。”

  “这里除了几棵树什么都没有,难道你们两个要躲到树里面去吗?”

  “树里面不能躲,树上面还不行吗?”

  于是大家便准备爬树。还没等我的触手碰到树干,问题来了。

  “等等,这里光线这么暗,上面又高,我们上去后还怎么监视下面这个洞口。”

  我想了一下,“苯,监视并不一定要用眼睛的!”

  我掏出自制的绳索,(原本准备用来捆粪土怪的)将它们连起来,在地洞口的几棵树之间绑成几道拌索,并将这些拌索连到一根最长的绳子上,牵到树上去,不够的部分就续接。由于地上有一层积水,拌索被水面所掩盖。我叫比波走过去试试,结果当它撞到拌索的时候,在树上的迪清楚的感到了绳索的震动。

  “看,这样不用眼睛,一样也可以知道那家伙出来没有。”

  待在树上是有些无聊,不过总比在潮湿又阴暗的水里好。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我们三个轮流盯着那根代表下面情况的绳子,大气都不敢喘。

  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感到眼皮在上下打架,另外两个也是一脸疲敝的样子。可那种预感却越来越强烈,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家伙就在我们身边。

  忽然,那根绳子重重的抖动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最后还有一下,象是什么东西被拌倒了似的。虽然数量不对,(1,2,3?)不过看到自己做的东西产生了作用,我还是忍不住高兴起来。于是我推醒比波与迪,指了指下面。

  我首先将触手尽量延伸,抱住整个树干,将身子贴了上去,慢慢的向下移动。

  下面仍然是黑黑的一片,随着我慢慢的下降,渐渐传来水声,还有一些听起来满耳熟的吼叫声。

  奇怪,难道说下面已经打起来了,会是谁呢?心里想着,便加快了下去的速度。

  虽然光线不足,但下面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间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它不但有一个大脑袋,而且正挥舞着两条又长又尖利的爪子,将自己的周围保护得严严实实。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粪土怪了。

  在它的周围,有些灵活的身影正在快速移动着,正是我们的老朋友——速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