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混乱之夜(二)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210 2005.01.21 18:22

    

  林武最近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作为神殿地位最崇高的圣骑士,和公主的婚事在即,国王对自己又信任有加。虽说很快就不得不卸下圣殿骑士团首座的位置,但从目前的情况看,王城骑士团团长的位子肯定是跑不了。

  “还好那些该死的老头子没有规定卸任后一定得在神殿当教习,否则那鬼地方还不得把人闷死!”泡在温暖的大理石浴池中,林武慢慢品尝着上等的红酒。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和朝思暮想的心上人结婚,他嘴边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似乎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见那纤巧美丽的妙人儿。

  “第一次看见她,是什么时候呢?”他口里喃喃念着,似乎在回忆着,思绪也随着水面的起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那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骑士而已,披着洁白的十字勋袍,随侍在气宇轩昂的强大圣骑士边上。对于生活在一个贫困村庄的父母而已,儿子能成为一名侍奉神灵的神殿骑士已经是天大的幸运,虽然不过是一个地位最低微的十字骑士,但在村里其他人看来已经是不知消失到哪去的祖坟显灵了,那些以前拒绝过他求爱的姑娘们更是后悔得不得了,四处向人炫耀林武曾经向追求过她们的往事。

  如果没有出什么差错,林武肯定会象一个普通的十字骑士那样,专心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努力学习各种骑士技艺,也许过了几年之后能升为皇冠骑士,到老的时候或许能混上个荣誉神官骑士,这样他便可以获得一个低级贵族的称号及一份年薪,回家乡过着不怎么富裕却受人尊敬的生活。什么圣骑士,什么拯救王国的英雄,不过是流传在吟游诗人口中的美丽童话而已!

  可是,当命中注定那天之后,这些东西不再是如同神话般飘渺的事物,而成为了他奋斗甚至不惜一切想要实现的目标。

  林武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晴天的下午,各种昆虫在草丛里不安分的叫唤着,太阳如同一位精力旺盛的老人一般挂在半空中。他如往常一样在神殿后山的小树林中练剑,一年一度的考核很快就要来到了,因此他练得格外刻苦,不知不觉中时间慢慢流逝,金色的阳光慢慢倾斜起来,将他的影子拉在地上老长老长。

  “请问?”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往神殿怎么走?”

  林武闻言回过头去,刺眼的阳光竟一时晃得他睁不开眼,良久他才看清楚那金色光辉中的娇小身影。不知为何,即便是许多年后回想这一切,他仍觉得象当时那般身临其境,仿佛发生在昨天。

  他同样没想到的是,这不经意间的回头一瞥,对自己来说竟然是永恒!

  “辛洁亚……辛洁亚!”默念着改变自己命运的名字,林武竟然有些痴了。可惜世事往往与事愿违,外面匆匆响起的敲门声毫不客气的将他唤回无情的现实中。

  “林武大人!大祭祀请您去一趟,说是有急事!”

  听到大祭祀三个字,林武叹了口气,知道今天晚上无论如何是不能好好休息了,只得无奈又迅速的从浴池中爬起来,擦干身体,披上衣服匆匆向外走去。这么晚了,大祭祀不可能为一点小事将自己叫去的。

  ****************************************************

  这时候我正陷入了进退不得的局面中。从支配者权杖上传来的强大力量将我牢牢的拴在权杖上面,我就象是一头努力想挣脱出束缚的野马,却因要害被制枉费工夫。

  其实我并不是没有办法脱身,只要使用断裂的方法放弃自己的部分身体就行了,但那样必须要付出巨大的牺牲,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不到最后一步我是不会使用这种方法的。

  更何况现在虽然不能动,但还没有出现什么危险,支配者权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静观其变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可没过多旧这打算似乎就要被推翻了,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象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走过来。听着那稀稀拉拉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里是坟地,难道是……鬼!”

  想到这里我顿时慌起来,全然忘了自己刚和一个鬼魂告别,鬼魂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

  可惜手中的物体正把我的身体困的死死的,支配者权杖仿佛意犹未尽的吸收月光中的冰冷能量,根本不理会我的挣扎。

  出来了!出来了!

  我努力转过头去,看到地面上那巨大的身影,尖锐的爪子,臃肿的体形,正一步一步靠了过来。

  “恩!?臃肿的体形?”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个身影便从脑子里窜了出来。

  “哈享!”我不禁脱口而出。

  果然没错,那个身影转过拐角,那因体重过而蹒跚的步伐,慢腾腾的从黑暗中显现出来。

  我正想向它求救,可话到嘴边却突然咽了回去。在我的映象中,以前和它会面的时候,哈享都是懒洋洋的趴在那张硕大的王座上,似乎脚生了根似的不愿意离开。当然,以它的体形想走动也有些困难。

  可今天它竟然来了,跑到离自己的老巢不知道多远的墓园区来了!我可没觉得自己的魅力有这么大!这样想着,老大一滴汗水顿时从脑门上滑了下来——似乎,事情有些不对劲啊!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无心睡眠,出来欣赏月色啊!”没等我开口,哈享先故做潇洒的笑起来,还问出这么有哲学意味的问题。

  听了它的话我差点没晕过去,谁会黑灯瞎火的没事做跑坟地里欣赏月色,难不成这家伙在宫殿里坐久了脑壳坏掉了!顺着哈享的视线望去,我发现那家伙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拿的神器,一脸贪婪的神色,恨不得眼睛里直接伸出一只手出来!

  “原来如此!”

  我恍然大悟,难怪它对我寻找神器的事情这么热心,不但将手下最精锐的部队借给我,现在连本尊都跑出了戒备森严的宫殿,到这鬼气森森的地方来了。看来这家伙一直都在骗我,它分明知道狗头人来此的目的,也分明知道支配者权杖是什么事物!我可不认为象它这样的生物会对什么财宝感兴趣。

  枉我自以为聪明,原来一直是被它当工具利用!

  想通了这些,我不禁有些生气,不过倒没觉得有什么危险。它想要这神器,我便给它好了。这玩意还没搞清楚有什么好处,不过坏处我却是已经知道了。拿着它铁定被人追着砍。

  看着它的样子我竟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于是冲它说道:“假惺惺的干什么吗?不就是想要我手上的这东西吗?你想办法把我弄开我就把它给你!”虽然很多书上都有杀人灭口的典故,不过我倒是不怎么怕,一来我们都不是人类,用不着玩那么多花样;二来就算不灭我的口,这件事我向谁说去?

  “你是说真的?”哈享听后果然心动,可还是不怎么相信,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着问道。

  “哎!老大,算我求你好不好!”听了它底话我苦笑不得,“这东西我拿着又没什么用,你势力大手下多,还长得这么有个性,我不给你给谁啊?”其他的是不是真的我不敢保证,不过手下多倒是百分之二百的肯定。在说话时,魔法师独有的感应已经发现哈享身后有不下数百股气息,不用说肯定是它的老鼠卫队。虽然这些家伙的气息都很弱,但一拥而上我却是绝对不可能获胜的。特别是现在自己根本就动不了。所以我干脆摆出对神器完全没兴趣的样子,以消除哈享对我的戒心。

  经过我这番表演,哈享就是有疑心也去得差不多了,正想上前来看看我的情况,却又象是感应到什么似的忽然停住了脚,细小又尖锐的爪子一挥动,顿时从它身后涌出密密麻麻的老鼠兵团,迅速站好位置,摆出战斗架势。

  这一时刻我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直接刺入我微弱的精神领域,还好我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御力量,自然也不存在被伤害的问题。

  “妈的,肯定是那条老狗!”我心里恨恨的骂到。现在就算我是白痴也明白了,双方都知道所谓的宝藏的真相,只有我一个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是探索宝藏的冒险者。看来是伦格留下的防御措施让它们不敢动手,因此才会让我去当替死鬼,可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神使鬼差的将支配者权杖拿到手了。

  一阵巨大的震动缓缓靠近,我不用看就已经知道是谁过来了,除了那个粗鲁的狗头人酋长,谁还会没事一边破坏地面一边走路呢?

  完了,这回想平安撤退不是那么容易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