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战熊怪

变形虫战记 爱飘 6969 2004.07.19 09:22

    

  其后的日子不但没有放晴,反而有进一步降温的趋势,不过对于这个反常的冬天,我们已经不太在意这了。就连前一阵子冷得发抖的速龙们,也都悠闲的在树林里散步,那些对我们低温的史莱姆起不了太大保温作用的衣服,(防风作用较好!)对它们来说却是救命的稻草。多亏这些衣服,它们才能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冬天过的这么悠闲。(后来我才知道,格兰姆大陆上的速龙之所以死亡率高,就是因为怕冷的缘故。)

  为了解决速龙晚上睡觉的问题,我和比波商量了一下后,决定为速龙盖一些房子,不过要盖的大又牢固,要不依速龙的性子,我们住的那种土制的房子,没两下就得报销。

  最终的方案是在相邻的几棵大树上开工,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盖木结构的房子,(因为泥土根本糊不上去嘛!)不过有天然的树木做柱子,再加上速龙们的身形也不太高,在倒塌了四次之后,速龙终于在我的千推万劝之下住了进去。还好史莱姆之神保佑,至今仍没有要倒塌的迹象。

  在一场奇大无比的雪之后,最冷的时候终于过去了。

  看着渐渐喧闹起来的大地,我知道离熊怪们回归的日子不会太远了。这段时间以来,熊怪几乎成为了我心头的一个结,虽然我总对自己说:“还早呢!还早呢!”但我很清楚,该面对的东西,迟早要面对的。

  这天,我又在为熊怪的事情担忧,虽然我们现在的实力比以前强了很多,而且估计真的打起来时速龙也不会袖手旁观,可我心里仍然没底。且不说那三个萨满祭司,在熊怪的泥浆盔甲面前,我们擅长的魔法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如果进行肉搏战,我们史莱姆个个手无缚鸡之力,速龙估计也不会是那些一只只两三百斤重且被施了嗜血术的熊怪的对手。

  虽然我已有对付熊怪的决心,不过说实话,具体怎么做,我还没想好。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与其坐在家里等人家打过来,不如主动出击,这样才能够比敌人先掌握主动。上次我们就是吃了轻敌的亏,这次绝对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一定要侦察清楚敌人的情况。

  于是我找来迪,让它派手下的侦察队员务必摸清楚熊怪目前的动静。

  “你是不是疯了,熊怪都还在洞里睡觉,哪来的动静让我去打听?”

  “你怎么这么笨啊!人家睡觉是人家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嘛,你只要给我调查它们冬眠的山洞有多大,有没有其他出入口,还有就是它们洞口那个鬼石头是用什么东西做的,有没有办法打破!”

  迪答应了一声便向外走去。

  “等等,你看能不能找那边的耗子打听一下,那个山洞最薄的地方在哪里!记住啊!”

  “碰!”是迪摔倒的声音。

  * * *

  一天后,迪便将最新的调查结果告诉了我。

  “首先,是关于那个山洞的事情,我们已知的是山洞很大,但具体有多大我没进去过,反正是足够熊怪们住的。而且那些熊怪冬眠前曾把大量的坚果运了进去。”

  “坚果?”(注:坚果是一种硬壳果实,最大的特点是能够长期的储存且不会变质。)

  “没错,是坚果。同时洞里面好象还有泉水。”

  “坚果?泉水?”我默默的念着,熊怪冬眠的时间内是不需要进食与饮水的,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它们是在为今年做准备!”

  “没错,”迪显然也想到了,“它们应该很清楚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为防止我们采取什么方法围困住它们,比如说把洞口堵死之类的,就想了这个办法以防万一。”

  “那洞口有没有可能被堵死?”

  “可以做到!”

  “什么!”我一听顿时乐了,“那还不去堵!”

  “我说的是刚回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做到!根据我发现的熊怪的洞口一共有四个,如果是我们刚从岛上回来的时候,花上三个月的时间,应该可以把洞口完全封死。当然,前提是这四个出口就是所有的出口,可现在熊怪随时会出来,就算马上去做也来不及了。”

  “除了这四个洞口之外你还有没有发现其他入口?”

  “没有,在半山腰那个地方我们发现了很多蜂窝一样的小洞,密密麻麻的,可能是通气孔,我试过变形后进去,不过失败了,里面太窄!”

  “那有没有可能挖个洞进去?”

  “很难,因为基本上是石头,又不知道到底有多厚,很难挖进去!”

  听完迪的话,我陷入了沉思。没想到熊怪的防守这么严密,难道说我先发制人的计划只能泡汤了吗?绝对不可能,它们既然做了这么多事情,一定会有疏忽的地方。

  最后我决定去和比波商量一下,毕竟它见识较广,说不定有什么好办法。

  “什么?熊怪的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办法了,到时候一定让它们好看!哼哼哼!”比波的脸上满是奸诈的表情。

  莫名其妙,这小子最近一直躲着不出来,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不过看它自信满满的样子我的心也放了下来,因为对于它的本事我是有绝对的信心的。

  * * *

  两天后。

  “好一个大晴天!”我伸伸懒腰,对着朝阳发出今天的第一句感叹。

  “是个好天气,不过熊怪来说可未必。”

  不知什么时候,比波已经出现在我后面,头上还绑着一根五彩斑斓的羽毛。(注:那是比波不知从哪弄来的,后来便作为族长的特别标志,不过只有在比较慎重的场合戴。)

  我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窜出来的?”

  “别管这么多,我带你去看好戏!”比波拉着我便走。

  虽然不知道它要干什么,不过我还是乖乖跟在它后面。

  来到广场上,我才发现上面已经是密密麻麻,迪正带着它的警备队骑着速龙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那里。

  今天好象所有的速龙差不多都来了,难道比波准备和熊怪开战,带着疑问,我来到了广场中央。

  中央还有两只没乖坐史莱姆的速龙,比波爬上左边那只,示意我爬上另一只。

  乖乖!这还是我第一次骑在速龙的背上,感觉怪怪的,不过和史莱姆几乎是世界最底层的视野相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比波一声令下,速龙们狂奔而出,虽然速度很快,我却不觉得有颠簸感,当春风吹拂过身边时,旁边的树林象快速流动的黑影一样掠过。

  这就是在速龙背上的感觉吗?这一瞬间,我突然有点明白迪和其他史莱姆为什么这么迷恋这种速度了,这是我们穷其一生也永远无法达到的。

  正想着,忽然大家都停了下来,我仔细一看,已经到了山上,正是上次我来侦察时调查的熊怪那个山洞。洞口的大石头依然如旧,上次我用尽办法都没打开。

  “昨天我们的侦察员发现里面传出了声音,”比波回过头来告诉我,“这说明熊怪们已经渐渐醒来了。”

  “可我们要怎么打进去,难道在这里等它们吗?可这个洞不是有四个出口吗?你怎么知道它们一定会从这里出来?”

  比波的回答让我吃惊,“没错,就是在这里等它们,而且,”它停了一下,“它们还会送上门来。”

  比波的口气是如此的自信,由不得我不相信。

  只见它将手一举,二名警备队员立即骑着速龙飞快的跑了,速龙的背上依稀还驮着什么东西。

  此后便是漫长的等待。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也过去了。

  连一个小时也过去了。

  “比波,你到底在搞什么?你再不说的话我可走了!”我终于忍不住了,连威胁这种手段都拿了出来。

  “你急什么!老是这样浮躁,怎么干得了大事!”

  “那我们在这里到底在等什么!?”

  “熊怪啊!”

  “笑话,难道熊怪还自己……”话还没说完,我便闻到了一股轻微的恶臭味,顿时一种想吐的冲动涌上心头。

  正当我准备和比波说的时候,我才发现比波和那些警备队员们似乎早就知道了,全都站到了上风处,就我一个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动。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等等……”我突然恍然大悟,“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这种味道的!”

  它们看了我一眼,都笑起来。

  “你们这些混蛋,看我的怒之攻击……”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别闹了,我们的老朋友来了!”比波大声的说到。

  听到比波的话,我们都停了下来。但是一种更巨大的声音代替了我们的喧闹声,那是一种狠狠的撞击声,正一下又一下的从山洞里传出来。

  “咚!”“咚!”这一下又一下的声音象是敲在我的心上,让我既紧张又期待。

  “轰——”随这一声巨响,堵在洞口的巨岩被推开了,一群熊怪狼狈的从洞里面冲了出来,它们身上正是那一股恶臭的味道。

  比波早有准备,一个风刃从空中飞过,卷起一股狂风将那股气味吹得无影无踪。熊怪们则在原地大吐特吐起来,看着它们一个个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样子,连我都可怜起它们来。

  不过没等我可怜它们多久,在一个萨满祭祀的带领下,熊怪们已经冲了过来。很显然,它们可不认为这次的臭气事件是自己不小心的结果。(连我都不信,肯定是比波搞的鬼。)

  “大家准备——”比波喊到:“跑啊!”说完它第一个带头就跑,我则是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能死死的抓住骑着的速龙。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比波要骑着速龙来了,如果不是坐在这些速度超快的速龙身上,我估计后面那一大群狂怒的熊怪肯定得把我们撕碎了。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块空地,比波把手一挥,速龙们前面的加快速度,后面的则慢了一些,将队伍拉成一个长串,陆续的通过那块空地。

  由于平常缺乏练习,我被抛在了队伍最后面,也是离熊怪的队伍最近的。刚通过空地不久,我便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

  而前面的比波它们在听到这声巨响后便又折了回来,当我回到空地边上的时候,我才发现那里已经便成了一个大坑,追我们的熊怪们正在坑里滚成一团,奈何洞挖得太深,怎么爬都爬不上来。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挖个洞熊怪不就掉下去了!”

  “可我们为什么没事?”

  “你是什么体重?熊怪是什么体重?下面放了好几根木头,如果不是这么多熊怪踩在上面,没那么容易断的。”

  哦,难怪。这小子都计划好了,专门引熊怪上钩的。

  “那怎么处置它们?”

  “我自有主张!”

  比波走到洞边上,问道:“你们,谁是管事的,就是首领,站出来!”

  一阵推脱之后,一只看上去年纪很大的熊怪站了起来,它的身上绘满了五颜六色的图案,说明它是一名在熊怪族群中有着崇高地位的萨满祭祀。而充满骄傲的神色,则代表了它对目前的处境并不是那么放在心上。

  比波上下打量了它一下,“你,会说通用语吗?”其实比波早就知道萨满祭祀是精通格兰姆大陆通用语的,不过还是故意问了一句。

  那个萨满祭祀似乎不太愿意回答比波的问题,比波只好自言自语起来,“不知道熊怪的肉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迪你说呢?”

  听到比波的话,萨满祭祀连忙说:“会,我会说通用语!”

  “会说你早讲一声嘛,我还以为遇到个瞎子。你叫什么名字?”

  “巴鲁。”

  “很好,巴鲁,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我们占了绝对优势,你说这场仗还有没有必要打下去!”

  “哼——”巴鲁轻蔑的看了我们一眼,“我不服,你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获胜,根本不配战士的称号。”熊怪是以武勇著称而骄傲的,再它们看来这种挖陷阱的招数是特别卑鄙无耻的。

  “我们卑鄙无耻?”比波口里喃喃念到,“恩,真正卑鄙无耻的人你还没有见到过呢?我和他们比起来还差远了。”

  忽然他象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好,你说我们卑鄙,我们不愿意接受,你们也不服。那就来一场真正的战斗好了,三天后,我们来一场决斗,每边各出三名战士,胜者将决定对方的下场。怎么样?”

  这回不只熊怪惊呆了,连我们也惊呆了。没想到比波竟然放弃现在的胜利局面,要和它们搞什么比武,要知道单挑的话我们是很难和熊怪相提并论的。

  犹豫了一下,巴鲁答应了,虽然它很怀疑我们决斗的诚意,但对于挑战,熊怪是从来不会退缩的。

  我悄悄拉了拉比波,它比了个手势,示意我等一下再说。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气氛变得很古怪。

  我追上比波,问道:“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就算你有必胜的把握,我们又哪来两个和你一样强的?”

  比波笑咪咪的说:“对啊,所以到时候就看你的啦!”

  “什么!?看我的?为什么?”

  “因为你也要去啊!”

  晕……

  这时,在刚才的那块空地上的大坑中。

  “喂,你们搞什么!比武就比武,你们先把我们弄出啊!这样子怎么比啊!救命啊!”

  比波向熊怪们提出挑战后,我一直寝食难安。虽然在其他的史莱姆看来我这个大祭司好象很威风很厉害,但自己有几斤重我比谁都清楚。先不说那学得半调子的魔法,如果我和熊怪肉搏的话,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被对方一屁股坐死。想到自己有可能成为史莱姆果酱,我就不寒而颤。而且对方派出来的一定是那三个萨满祭司,它们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都极其强悍,我那点魔法修为恐怕还不放在它们眼里。

  总结了以上多种理由,得出的结论是--我生还的机率不到百分之一,等于是一场必死的决斗嘛!在看到自己的未来之后,我一边在想逃跑计划,另一边则在回忆最近不是得罪比波了,要不它怎么尽把我往死路上推呢?

  不过我很快发现自己根本无路可逃,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我不熟悉,要丢下这么多的兄弟我也办不到。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这场必死的战斗。

  “这么烦恼干嘛?”

  听这声音我就知道是事件的始作俑者--比波。

  “笑?你还笑得出来。都怪你,搞什么三人战。当然,你是肯定会赢的,我怎么办?”

  听了我的话,比波的神色严肃起来。

  “看来,你还是没弄清楚我的用意。如果我只是要打败熊怪的话,上次它们掉进陷阱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将它们一网打尽,何必弄的这么麻烦。”

  我听后觉得很奇怪,“那你干嘛还弄这么多事情出来?”

  “你要搞清楚一点,熊怪并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我们和熊怪之间的纠纷有不是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的。所以我没有对熊怪下手。”

  “我不明白!”

  “这样说好了,我调查了一下,上次熊怪之所以进攻我们,是因为它们田鼠吃掉了它们原先储藏的食物,所以不得不想其他的办法。其实我们这的食物相当充足,就算是和熊怪一起分享也是用不完的。不过在熊怪的观念里,食物和地盘都是必须用武力的方法得来的,所以它们想都没想便发动了攻击。”

  “那么你向它们提出三人战的目的是?”

  “我既不想和它们真正动手,又不想自己的族人伤亡,所以只好用这个熊怪最喜欢的方法了。”

  想想比波的话,我的心里顿时明朗起来,不过还是有个问题解决不了。

  “等等,你难道根本没想过我们赢不了吗?万一熊怪赢了后要我们离开精灵森林怎么办?”

  “放心好了,一定能赢的。”

  “你是说自己吧!我怎么可能赢?”

  “哼哼哼,别担心,我这几天可不是白混的,只要你照我的的话去做,我保证到时候熊怪一定……哇哈哈哈!”然后比波便在我耳朵边如此这般的说了起来。

  * * *

  三天后,三人决胜负正式开始。据说熊怪的这一习俗是来自远古的部族间解决争端的方法。每当两个部落之间出现了一些不得不用武力解决的争端时,就由双方各派出三名代表进行战斗,胜利的一方拥有主宰败者命运的权利。

  出乎我预料之外,熊怪那边迎战的只有两名萨满祭司,还有一只异常高大强壮的熊怪,独眼里散发出闪闪的寒光,一看就是那种孔武有力经验丰富的战士。

  按照古老的习俗,用抽签的方法来决定比赛的顺序和对手,最后的顺序是比波VS巴鲁,迪VS不知名的独眼熊怪,我VS另一个萨满祭司。

  第一场开始!

  一上场,巴鲁的底气就明显不足,毕竟它面对的是我方实力最强的比波。且不说实力上的差距,光它们俩的魔兽阶层就差了一大截。

  为了防止魔法攻击,熊怪们还特意穿上了专有的泥浆盔甲,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上去既滑稽又可笑。

  在巴鲁绕着比波转了十个圈之后,比波终于忍不住了,“你到上不上?你再不上我可要上了!”

  趁比波说话的时候,巴鲁立即冲了上来,今天它好象不准备用萨满祭司拿手的辅助魔法,可能是怕被比波趁机攻击吧!

  比波早就料到它会来这一手,往旁边一闪。巴鲁一击不成后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不给比波施法的机会。这时史莱姆独有的拟态能力被比波发挥得淋漓尽致,每每总能用在别的生物看来不可思议的方式躲过攻击。

  终于比波被逼到了一个角落里,“看你这回往哪里跑?!”巴鲁咆哮着冲了上去。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比波忽然大声念道:“辛比拉德!”

  巴鲁一愣,还没等它想清楚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脚下的土地突然张开一张大嘴,将它一口吞了下去。直到它只剩一颗头露在外面。

  “地之契约!”原来比波刚才不开口是一直在用心语念咒语,在这种移动的状态下凝聚魔法是相当困难又耗时间的事情,不过比波最终还是做到了。

  巴鲁战斗不能,比波获胜。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