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执著

变形虫战记 爱飘 4286 2004.11.07 21:11

    

  如果说僵尸骷髅还能被归于不死生物一系的话,鬼魂的定义则有些模糊。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它们都是一样的,无非是生物死后所形成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前者的时候,大家都不自觉的将其当成魔兽一般的东西;而在面对后者的时候,则会忍不住想到那些神秘的,无法控制的未知力量。或许,鬼魂这东西更接近我们的灵魂本质吧。

  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鬼魂,它已经完全变成了人形的样子,依稀可以看出中年男人的面容,身上套着还算得体的学士服。如果不是那浮在半空的诡异模样,还真的看不出他已经不是人类了。

  “请问……你就是伦格老师吗?”我突然明白过来,眼前的鬼魂应该就是伦格本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死后仍在此徘徊,但我毕竟从他那里学习了不少东西,尊称一声老师应该不过分。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老师?”似乎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似的,声音就象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有些飘渺的感觉。

  “是这样的,我看过您留下的笔记和研究心得,从上面学了不少东西。”我尽量使语气听起来恭敬一些,毕竟人家曾有恩惠于自己,何况现在等于是落在他手里,小心讨好总不会有错的。

  “笔记……研究……好熟悉的词,那是什么东西啊?”鬼魂看上去在犹豫。

  不会吧,我顿时愣了,急忙问道:“你的确是伦格.贝里亚斯.洛洛奇吗?”

  “这个名字……好象的确常有人这么叫我。”

  眼前的鬼魂明明记得自己是伦格,却不记得自己曾经留下的研究笔记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伦格已经死了快六十年了,也就是说这个鬼魂沉睡也应该快六十年了,难道说是睡太久脑袋睡糊涂了?想到自己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也是迷迷糊糊的,我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好,趁现在他还在迷糊中,赶快把支配者权杖的消息套出来!

  “那你想想自己有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或者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呢?”据说这家伙为了自己作为的理想甚至终生未娶,到死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支配者权杖对他的意义应该非常重大,几乎等同于人生的整个了。

  “东西……好象是有,可到底是什么呢?”

  “家……家是什么?”

  “那个一直跑的女人是谁?”

  鬼魂,当然,应该说他是伦格。现在看来已经陷入了思维混乱的状态,不仅精神上陷入了混乱,连雾状的身体也开始扭曲,变形,似乎异常痛苦。

  现在我已经没工夫害怕这诡异的景象了,在他陷入混乱的时候我也处于两难之地。

  怎么办?是帮助他恢复正常还是干脆不管,说不定他一消失这个莫名其妙的空间也跟着消失了,那样我就能开开心心的回玛丽耶尔的小屋里睡大觉。万一他恢复正常,说不定我就得不正常了,毕竟鬼魂这玩意,好象向来都是和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说古代城堡的杀人事件,坟场的闹鬼传说之类的,好象和鬼魂都脱不了关系。

  正在我艰难选择的时候,那边已经起了变化。

  “我是伦格.贝里亚斯.洛洛奇,是将要手持亡灵之力为大陆带来福音的人,当死亡之神降临整个大地之时,人类将迎来全新的时代——再也没有死亡的时代!生命不再因为短暂而美丽,执爱的人永远不会因死亡而分离……”

  象是在背书似的,伦格大声的念着,仿佛已经念过百遍千遍的语句从口里流畅的飞了出来。它的神情也在随之而改变,原本淡漠的脸庞似乎正在经历许多沧桑,或喜,或悲,所有的表情都只一闪而过,象是在短短的时间里看尽了自己的一生。

  这些话听起来好耳熟,我想起伦格的笔记第一页上就写着这么一段话。当时没怎么细看,无非是说自己要用死灵魔法造福人间之类的。不过估计也没几个能看懂的,如果说伦格是研究神圣魔法的神器——生命的祝福也就算了,那玩意至少还能拿来救人。可他研究的是死灵魔法的神器,如果真的将成果推广出去,那不就是骷髅死尸满地乱跑了,人间与地狱变得一模一样,何来造福人间之说。所以说这些人的脑子……果然有问题!

  “哈哈哈……我想起来了!” 伦格(鬼魂版)大笑起来,“我终于想起我是谁了!哈哈哈……”

  “是吗!”我闻言大喜,“快,快把支配者权杖放哪告诉我!”

  “支配者权杖,那是什么东西?”他一脸茫然。

  “你……不是说已经想起自己是谁了吗?”

  “对啊!”他一脸高傲的说:“我就是传说中毁灭了亚德里斯王国,夺走了美丽公主,后来爱上公主最终却被王国的勇士杀死的大魔王伦格.辛巴达一世!”

  “扑通——”

  听了他的话我摔倒在地,这分明是那部三流小说的情节嘛!原还以为他已经恢复正常了,没想到变得更疯癫,竟然以为自己是大魔王。

  “那个,大魔王阁下是吧,麻烦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怎么回去啊!”不管了,我管你什么大魔王还是大法师,还是回去算了。

  “切~这么快就不玩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伦格满脸遗憾的说道。

  “玩……你的意思是?”

  “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那么认真干嘛?”这时候的伦格根本不是那个严肃的学者,反而象个恶作剧的小孩似的。

  玩笑?死了半个世纪以后醒来就开玩笑?汗……果然不是普通人。

  “好了,小虫子,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还有为什么你看过我的笔记。”看上去伦格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虽然有些怪怪的,不过我怀疑他活着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的。

  “不要叫我小虫子,我可是有名字的。”我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吧,好吧,那请问你的名字是?”伦格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我叫……叫我普拉艾儿好了!”本来想说原名的,可一想原来的名字真是有些土,便用了玛丽耶尔取的名字。

  “那好,普拉艾儿是吧,你能告诉我瓦卡西那家伙还好吗?既然看过我的笔记,你应该到过那吧。很久没见,我都有点想他了。”

  瓦卡西?他说的是研究所以前的主人,也就是钢夏的主人波鲁塔瓦卡西吧。我心里忖道:“要不要告诉他波鲁塔瓦卡西早就死了呢?”想到他迟早会知道,干脆说实话好了。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不知道啊,我死了以后马上就陷入了沉睡,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

  “其实!”打量着他的神色,我小心的说道:“你已经死了六十年了,波鲁塔瓦卡西大师也早在五十年前就过世了。”

  “是吗!” 伦格的神色有些落寞,“原来那家伙早就不在了……没想到他竟然比我还先走……”

  喂!喂!弄错了,好象是你先死的吧!只是死了以后还冤魂不散而已。我心想着,当然嘴上不敢说出来。

  “好了,那给我说说遗忘之所怎么样了,现在那还有人吗?”

  人?其实从正常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一个都没有了。钢夏是个人偶,最多算半个人。想了想,我还是回答了他。“恩,大家仍在为了自己的研究努力奋斗,就象你和瓦卡西大师以前那样!”只是这些奋斗的全变成了一些非人类生物而已,你知道以后可别伤心啊。

  “那就好,只要还有人将我们的精神继承下去,我就算死了也安心。” 伦格一脸安慰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您会变成鬼魂留在这里呢?”对于这件事情我可是非常好奇,不打听一下怎么行呢?

  “啊,其实,这个,纯粹是意外啦!” 他有些不好意思,说话竟语无伦次起来。“本来我是想借装死来逃脱,可是出了个意外,就变成了假戏真做了。”

  “意外,能不能说详细些?”

  “其实那时我已经找齐了修复支配者权杖的材料,本来准备返回遗忘之所,后来经过加鲁加斯特时想起很久没回来过了,便回家看看。”

  “不用说,肯定是回家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猜道。

  “没错,刚开始那阵子还好,一些老朋友聚聚,也满开心的。可后来法师公会的一位长老不知从哪知道了我研究支配者权杖的事情,便来威胁我将研究成果和支配者权杖交出来。我没办法,只得推说支配者权杖马上就可以修复了,要他等一阵子。”

  “难道你就这样任他威胁?”我惊讶不已,按道理说他应该是那种不愿意受人摆布的性格才对,怎么会乖乖的被人威胁呢?

  “这个,虽然我本人是非常气愤,可我毕竟也是有家人的。万一我研究禁忌的事情被传了出去,我倒无所谓,大不了一走了之,可他们就会非常麻烦,说不定就无法在加鲁加王国生活下去了。所以我暂时答应了他的要求。”

  “但你又不甘心,于是便想办法假死来逃脱吗?”

  “对!只是……” 伦格不好意思的摸着头说道了“后来出现了一些意外,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本来我的计划是相当完美的。之前我去过的地方正在流行一种未知的疾病,而且正蔓延到首都附近来。这种疾病发病前很难看出来,一般都是突然爆发,然后便在几天的时间里很快死去。我先将自己伪装成染病的模样,然后很快‘病发’死去,被送进陵墓里。”

  “咦!难道威胁你的那个人不会怀疑吗?时间正好这么巧,你刚答应把东西交出来转身就马上病死了,如果是我不怀疑你使诈才怪。”

  “的确是这样,所以我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首先就是尸体的问题,幸好我从瓦卡西那里弄来了可以使人呈现假死状态的药水。这种药水很罕见,瓦卡西也是首次调配出来,我便成为了第一个实验者。”

  “难不成是那个药水出问题了?”有鉴于钢夏的前科,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那倒没有,药水很成功,我服下以后就进入了假死状态,直到三天以后才从石棺里醒来。想来这三天的时间里都没有人发现我的秘密。”

  “可你不怕那个人去找你家人的麻烦吗?”奇怪,之前他还怕家人被骚扰,现在怎么一下子就不怕了?

  “呵呵~我们加鲁加人有个传统,如果人死了,那么他的一切缺点和行为都随之消失,即便连仇恨都不例外。先不说我已经毁掉了所有研究的材料,他根本无法指证我研究禁忌。就算他能证明,在一个人死后去揭发这些也只会让别人鄙视而已,只有白痴才会这样做。再加上我的家族虽然不是很兴旺,但毕竟也是加鲁加最古老的几个家族之一,大家族之间向来就互通声气,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人摆弄的。”

  “听起来是很完美,那到底哪出错了呢?”既然什么都没问题,他怎么还会躺在这呢?

  他懊恼的叹了一声气,说道:“我什么都算好了,连时间,地点,乃至逃生可能用的工具都准备好了,偏偏忽视了一点。”

  “哪一点?”

  “就是这个石棺!这个石棺其实我本来用来放支配者权杖的地方,上面的封印是特制的,不但可以隔绝能量气息,还拥有防御力量,最重要的是,它只能从外面打开!”

  “所以……”

  “所以我就活活的闷死在里面了!”

  一代伟人(自称)就这样被自己算计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