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无耻的作战

变形虫战记 爱飘 8697 2005.06.21 19:48

    (听着小虎队的《放心去飞》,气氛突然觉得伤感起来。回忆四年的大学生涯,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遇到了很好的室友,也遇到了很好的同学,还有很多虽然没见过面却相处愉快的朋友,更有许多热心支持的读者,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我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比这四年更开心的时间了。写着写着,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我要谢谢阿宾,万平,和尚,小胖,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在一起度过的那些岁月,还有那间标记着我们梦想开始的528寝室!)

  凭心而论,巫毒想出来的这个方法,果然是极其恶毒,丝毫没有辜负它名字中的那个毒字.

  便秘大作战!

  想到它取的这个名字我就觉得世界末日似乎不远了,竟然连这种招数也堂而皇之的纳入计划议程,幸好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如果传出去的话,估计会活活气死一堆人吧!

  不过,我们是人吗?

  当然不是,所以对于这个计划是否符合道德性和正义性,我半点兴趣都没有.最重要的是,能否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

  即便老头让我觉得这个计划异常恐怖,但对于其实际应用起来的效果,我却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这样……到底行不行啊,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恶搞似的?”对于巫毒的居心,我很是怀疑.

  “现在不是流行恶搞吗!既然广大读者都喜欢,我们怎么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呢!”它倒是义正词严,仿佛这是什么神圣伟大的事业.

  “嗯……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横竖现在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法,就先按你的想法做好了.退一步说,即便不能称成功,也可以威慑一下对方,别让她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思考良久后,我最终还是同意了它的意见.

  这绝对是史上最无耻的计划!

  但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却是没有选择中的选择.巫毒那老小子重伤未愈,我则被封住了魔力,整个一老弱病残组合,除了出奇招也没有其他路可以选了.

  知道对魔法师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这个问题一般在学徒们刚入门的时候导师都会问,但却不会给出正确的答案,而是让学生自己亲自去寻找.

  曾几何时,我以为对魔法师来说强大的魔力,高超的精神控制,威力惊人的高阶法术便是最重要的,满以为只要具备以上三样,就足以成为真正的大法师了.谁知道这种想法被巫毒知道后,它嗤之一笑.

  “放屁!那些虽然很重要,但绝对不是成为一个大魔法师最重要的素质.”

  听了它的话,我不禁迷惑了,因为我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其他更重要的因素了.只得反过来问它,”那么对魔法师而言,到底什么最重要呢?”

  “告诉你吧,对一个魔法师而言,最重要的是睡觉!”巫毒一语道破天机.

  “睡觉?”

  乍听这个词,我还以为它是在开玩笑.但抬头一看,发现它眼里满是认真,显然没有骗我.

  眼见我不明白,巫毒解释道:“想不通吧!这也没什么,以前我的想法也和你一样,都以为只要有强大的魔力就够了.于是我日夜刻苦修行,希望早日变得强大.最开始的那段时间的确很有效,随着对魔法的熟练程度越来越高,实力提高得很快.但后来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修行效果慢慢减了下来,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得不到任何提高.我怎么努力都没用!”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种族体质的原因?”我想起史莱姆族的体质也是不适合学习魔法的.

  “当然不是,要不我怎么能达到现在的程度呢?之所以得不到提高,完全是我用错了方法.”巫毒似乎有些遗憾的说道:”就因为这个原因,我错过了修行的最好时机,否则早在二十年前就进入贤者的阶段,说不定现在都混成大魔导士了.”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你的修为停滞不前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是睡眠,也就是休息.魔法修行和武技的修行是完全不一样的.武技的要诀在于苦练,即便是天分很好的天才,不经过一番苦练也是很难成为真正的强者.而魔法则不同,虽然勤奋练习能够增加自己施展法术的熟练度,但想要获得真正的提高,却在一个’悟’字.”

  “悟?你的意思是指领悟力吗?”

  “只能说不全是,更多的是指法师的精神状态,并非聪明者一定会比愚笨者领悟得快.任何一个魔法师,在精神状态不济的情况下,都无法发挥自己真正的实力.无论是学习魔法还是施展魔法,真正的法师都会保持平和冷静的心态,以使自己始终停留在精神的平和状态下.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专心于魔法的人都不寻找配偶的原因,家庭生活是最容易影响精神状态的.”

  “那这和睡觉有什么关系?”我还是不明白.

  “傻瓜,你连觉都睡不好,精神怎么会好呢?所以说睡眠不足是魔法师的大敌,无论是学徒也好,大魔导士也好,充足的睡眠都是保证他们学习或研究顺利的前提.”

  “原来如此,难怪我晚上没睡好的话,施展魔法就会格外吃力一些,原来是这个原因!”我恍然大悟.不过转念一想,那老头说当年选错了路,难道是指……

  “老头,你当初修为停滞不前的原因,不会就是……”

  “哈哈……”巫毒不好意思的摸着头,笑着说道:”那时候我以为学魔法就和练武技一样,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天没亮就起来练习,结果反而越练越失败了!哈哈……”

  这老头,虽然嘴上笑着,心里头肯定还是多少有些遗憾吧.奈何一转眼就从青年魔法爱好者一下子变成了老年魔法爱好者,失去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挽回,只得以几声笑来安慰自己了.

  不知怎么的,心中竟突然有些伤感.也许是感受到巫毒心底的那份遗憾吧.只希望自己将来不会有这样的遗憾.

  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我连忙转移话题,继续刚才”史上最无耻的计划”的策划.

  “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为了干扰那个女人的正常休息.”

  “没错,在我的那个方法的影响下,我敢保证她连觉都睡不好!”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巫毒将原本想好的名字改为”那个什么方法大作战”,避免了对某些小朋友身心的玷污.

  “一天两天还没多大关系,时间一长就没几个人能受得了.到时候她心浮气燥,失眠上火,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恍惚和萎靡的状态,而那时就是我们的机会.”老头几句话就将对方被整的惨状轻而易举描绘出来,仿佛胜利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不过计划里还有一个疑问,就是巫毒自身.

  “你说过这种诅咒只是将自己本身的状态传送过去而已,那就是说对方得到的不过是你的感受,它都受不了’那个’那么久,那你怎么忍受呢?”

  “哈哈哈……你可不要小看我哦!本大祭祀最高记录是便秘长达一个月之久,厉害吧,这个记录至今无人能打破!”

  汗……恶寒……

  这种记录会有人去打破吗?

  不再理睬一边笑得如同世界之王的巫毒,我决定再收集一些情报,关于那个叫莎丽的女子,我们还是了解得太少.除了知道她是个炼金术士以及曾经经营一家魔法用品商店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更详细的东西.特别是她几年前失踪后的事情,虽然巫毒推断她去了大法师塔,但这种推断只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疑团而已.

  想到这里,我去了哈享的地下基地.虽然主人已经失踪,但留下来的鼠族却更加忙碌了.这几天由于我的命令,它们前往各个地方搜集情报,但收获并不多.

  其实以鼠族的体形及生活习性而言,它们是窥探秘密收集情报的最佳人选.无孔不入的打洞技术及黑暗里隐约闪亮的小眼睛,全是各种从事密探的职业叹为观止羡慕不已的配备.很多地下组织还干脆将自己的组织冠以”鼠”字,可见鼠族这种生物并不是全然不受欢迎的.

  导致它们无法获得我想要的情报的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它们不懂人类的言语,就算能达到最秘密的房间的屋角,也不能从完全陌生的语言中明白什么要事.

  “看样子得训练它们听懂人类的语言才行!”看着军师给我的报告,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但我这只史莱姆,不也是从什么都不会走过来的吗?即便鼠族因为声带的原因无法说人类的语言,可只要听得懂,世界上就没有多少能瞒住它们的秘密.

  这阵子收获也不能说全然没有,经过鼠族精英们的大搜查,加鲁加斯特大大小小贵族家里密室暗格的位置已经被弄得一清二楚,一些黑暗势力的集会场所也被查了出来.此外,老鼠们还在各个被遗忘的角落里发现了达量的珠宝,黄金,饰品,以及……一百二十三具新鲜尸体!

  “嗯?你说什么?尸体?人类的吗?”我精神一振,连忙问道.

  “没错,都是人类,全都刚死不久,似乎是一场大规模的搏杀!”

  “搏杀!”

  这个词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加鲁加斯特是加鲁加王国最重要的都城,又是众多大小贵族居住的地方,治安自然是没话说.这里竟然会发生数百人规模的斗殴事件,确实有点难以想象.

  “那些死人,能查到他们的来历吗?”不知怎么的,我心中一动,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弄清楚.

  “这个……可能比较困难!”哈享的军师露出为难的神色,”我们顶多查到他们身前住哪,常在哪里活动,其他的就……”

  我仔细一想,觉得不能要求它们太多了.鼠族虽然嗅觉非常灵敏,能辨别出各种各样细致的气味,也能够轻易的找到那些死人生前活动的地方,但要求它们追查自己无法知道的事情,似乎也太不实际了.

  “没关系,找到地方后告诉我就可以了,记得要是他们中许多人一起活动过的地方!”既然如此,只要到时候我亲自去一趟应该就不难查到了.

  “哈享那边有什么变化吗?”

  自从上次回来后,我派了一些老鼠严密监视那个叫莎丽的人类女子.一方面可以了解对方的行动规律,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给哈享送食物.本来这件事情不在计划中,但看见它那皮包骨头的样子我又于心不忍.只得吩咐负责送食物的鼠族按哈享平时食量的十分之一送过去,免得露出什么马脚.

  “没有,不过那个人类女人每天都上街买许多东西,奇怪的是那些东西一搬回她房间里就通通不见了.除此之外倒是没什么事情发生.”

  “哦!储物空间吗……”这种收藏东西的方法虽然稀奇,对于专门研究魔法物品的炼金术士来说却只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而已.只是不知道那女人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难不成是换季大拍卖?

  特意从大法师塔回来,用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应该也不是哈享,从她对哈享的态度来看,哈享顶多只能算意外收获而已.

  说实话,碰上这种敌人是最头痛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自然也无法因此采取相应的措施.

  现在看来,只有勉强试试那条老狗想出来的方法,希望别弄巧成拙才好.

  经过简单至极的准备,巫毒开始施法.只见它手持一柄黄得发黑的木剑,身上披了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这件衣服不但式样古怪,年代也是久远得没话说.桌子上点起两根蜡烛,墙上面特意挂了张模糊得看不清楚的画,依稀可以看出是个身穿盔甲的人,只是那样子和我所知道的战士都不一样.

  “你这是什么打扮?”

  老狗头人穿的这样子,很像一名非常专业的……乞丐!特别是那件式样古怪的衣服,非常显眼,能使它在众多乞丐里迅速脱颖而出,成为人们的第一可能施舍对象;衣服上的洞也是烂得恰到好处,在不至于春guang乍泄的情况下使自己的可怜程度立即提高百分之五十,乞讨成功率更是直线上升.如果不是考虑到种族原因,巫毒光凭这身衣服就很有可能在乞讨一行大有前途.

  看着我怪怪的眼神,精明至极的老头哪能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但是也没有马上发作,只是把身上的衣服一整,顿时大大小小的破洞抖个不停,就像要四分五裂闹独立似的.

  “你懂什么!告诉你,这可是古代的神官服,只有地位崇高,最受尊敬的神官才有资格穿的.嗯,当然,时间过了这么久,这衣服难免看上去有点旧,不过今天我们要借助非常古老的神的力量,为了表示正式,只好穿这身衣服了.”

  “你说的什么邪神,就是画上面的这家伙吗?”我指指画中那模糊不清的人,光看外表,估计这画和老头身上的衣服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已经传承了多少年了.

  “闭嘴啊!”巫毒连忙捂住我的嘴巴,怒斥道:”小孩子不要乱说话,会有麻烦的!”说完后又觉得语气过于严厉了,便小声说道:”有些东西,我们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干嘛说出来.虽然这些邪神不是光明神那样的至高神,但也是必须要尊敬的,否则你可就…..别忘了他们的力量是什么!”

  听了它这番话,我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语气很有问题,竟然是把这些邪神当阿猫阿狗来称呼.想到他们那令人恐惧至极的诅咒力量,顿时一阵寒意从头冷到底.精神为之一振,再也不敢说些什么.

  巫毒挥起木剑,口里念念有词,接着东砍一下西刺一下,那架势象极了一个早就消失在传说中的职业一一卖艺人.据说这种职业专门修炼华而不实的武技以给人带来娱乐效果,曾经在武技不发达的年代流行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很快被崛起的吟游诗人和舞女的组合取代,.现在只有在古籍中才能找到了.

  “难道学习诅咒的人都要会这种奇怪的舞蹈吗?”看着巫毒前纵后跃,上窜下跳的样子,我越来越郁闷.真亏它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能跳得动.

  据说以前的各种部落祭祀自己的守护神时都要跳各种奇怪的请神舞,熊怪那奇怪的舞蹈我更是亲眼目睹过,现在我只得祈求这舞蹈不会太难学.好在诅咒别人一般都在暗地里偷偷进行,也不怕被人看到丢面子.

  在我惊讶的眼光中,巫毒又接连表演了喷火,后空翻,吞剑等高难度动作,看得我差点鼓起掌来.如果不是怕冲撞了神灵,估计我一定会大声叫好.

  就这样胡乱弄了一阵后,老头忽然停下来,恭敬的向墙上的画像行礼,接着便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喘气.

  “呼,呼~累死我老人家了,好久没搞这玩意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累!”

  “咦!老头,不会就这样完了吧?”我正看得津津有味,没想到它忽然停下来了,于是大为不满的问道.

  “当然完了,不然还有什么?”

  我努力回忆脑海里有关诅咒的知识,说道:“一般不是还要拿个铁锤,对着一个编有敌人头发的稻草人用力打吗?”

  “你……从哪听过这种事?”

  “好像是<<怪奇!住在坟地里的女人>>这本书里!”

  “我说过很多次,不要老看恐怖小说了!很容易精神失常的!”

  “对了,要多久诅咒才会有效果?”眼见它又要训斥,我连忙转话题.

  “不用急,这个诅咒的效果是慢慢积累的!”巫毒笑得坏坏的,说道:”现在我已经和那个莎丽建立了精神上的联系,当然,是效果非常微小的那种.但只要通过一定时间的积累,就会慢慢影响到她的.只要我持续不解除便秘的问题,那女人的日子就绝对不会好过!”

  “可是你自己呢?”

  “哈哈哈……我年轻的时候可是有便秘之王的称号,难道那女人会强过我不成!”巫毒狂笑不已,不知情的肯定还以为它挖到宝藏了.幸亏只有我们俩,否则我非得挖个洞躲起来和它撇清关系不可.

  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我离开了巫毒的住处.因为它说接下来是一场持久的战斗,必须要集中所有的精神应付(汗……),于是便不由分说的将我赶了出去.

  那个莎丽那里我是绝对不敢去的,要去也是等到没人的时候去,可是这样怎么能知道巫毒的诅咒有没有效果呢?

  我眼珠一转,很快就落到身边那一群尖头尖脑的家伙身上.反正这些老鼠就算被莎丽抓住,顶多也就是被当成误闯者扔出来而已.如果是我去的话,就不是扔出来那么简单了.

  第一天晚上过去了,监视的老鼠来报告,那女人晚上似乎睡得不是很好,起来很多次.看来巫毒的”可怕”诅咒开始发挥效果了.

  知道这些后,我顿时放下心来,既然有效果,肯定也会慢慢扩大效果的.只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是什么感觉,想想也好笑,估计现在这个问题她很难向别人求助.虽然我不是人类,不过他们在这些方面的忌讳还是非常清楚的.人类男人还好一点,女人根本不敢和别人谈及这方面的话题.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机会了.

  根据巫毒的计算,普通人在这方面的忍耐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一旦超过七天整个人就会陷入崩溃边缘.那种难受的感觉比任何刑讯都有效果,不但异常不舒服,而且夜里根本无法入睡,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唯一可以暂时解除这种痛苦的方法只有使用药物昏睡,或者更简单一点,用木棒对准自己脑袋来一下.不过这些只是暂时缓解的方法,等到醒来后,面临的还是一样的问题.

  计划相当顺利,顺利得让我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仅仅只花了五天的时间,那个叫莎丽的人类女人就投降了.这让我非常好奇便秘是种怎样的感觉,可惜我们史莱姆是永远没有这个烦恼的.

  当然在实施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意外的事情,巫毒由于某某原因深度中毒,正猛喝排毒药水,在我看来那个诅咒给它自身的伤害比诅咒对象大多了.也使得我对诅咒力量有了更深的认识一一纯粹就是先重伤自,再轻伤人,根本就是赔本买卖.

  在经过一番复杂的交涉过程之后,哈享终于成功得救.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营救活动没有发生任何武力冲突.除了在庆祝哈享获救归来的欢迎大会上有只老鼠心脏病发,意外死亡外,没有谁因为这次事件遭到不幸.不过据说那只老鼠已经五岁了,在平均年龄不超过2岁的鼠族看来真是活到赚番了.

  由于害怕身份泄漏,因此交涉的过程异常麻烦,不得不使用最古老的信息传递方式一一口信.因为使用信件太容易被查到来历了,魔法更是明显.

  口信的最佳传递者,自然就是被营救对象本人.怎么说我们也是冒着危险去帮哈享的忙,它自己也要出点力吧.于是在屏蔽了其自身的意愿之后,我们采取某些不为人知的方式将情况告诉了哈享,要它尽可能的吹牛,最好将营救自己的人的实力吹得天花乱坠,漏洞百出.

  “什么?为什么要漏洞百出?”哈享一愣.

  “反正一看就知道是说谎,干脆说些让人越听越糊涂的谎话好了.”这方面还是老狗头人老谋深算,一下子指出问题的实质所在一一反正不管说什么敌人都不会相信,那只要让她知道我们想干什么好了.

  哈享自由后没有马上回来,根据巫毒的指示,还有一些没完成的事情.

  我和它轻轻松松的潜入了圣骑士林武的宅邸.虽然林武地位很高,住的房子倒是很简单,家里除了一个管家和几个侍女外连个守卫都没有.这一点倒是那些贪生怕死的贵族有很大不同.不过话说回来,以圣骑士的威名,估计也没几个人敢来找麻烦吧.

  “你确定要做这件事吗?”哈享一脸严肃的望着我.

  “当然,否则我们大老远跑这边来干什么?”我肯定的点点头,说道:”还有我要补充一点,不是我做,而是你做!”

  “可是,突然要我在这里大便也太那个了吧!”

  “没关系,这里有巫医特制的药水,三分钟见效!”我掏出一瓶药水,就欲往它嘴里灌.

  “等等,这太荒唐了,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怎么说我也是有面子有地位的,怎么能随地大小便呢?”哈享把爪子一举,严辞义正的说道.

  “当然是有理由的,你以为我们来圣骑士家里参观啊?那个女人肯定在你身上动了什么手脚,这瓶药水有着极强的消除作用,不管是魔法或是其他的追踪符号,都会从你身体里排出来的.难道你还想被抓回去吗?”

  听我这么一说,哈享似乎也明白了,不过它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那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个地方呢?其他隐蔽的地方不是有的是吗?”

  的确,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满特殊的,是”伟大”的圣骑士林武每天晚上睡觉的床的下面!

  “你管那么多,个人爱好不行吗!”我懒得和它解释,撬开它的嘴巴将药水咕噜咕噜灌了下去.

  十分钟后,两只完成任务的怪物神气活现的从地下水道嚣张离去.地底的另一个角落里,盛大的庆祝仪式正在准备中.

  庆祝仪式上相当热闹,哈享猛灌从富商酒窖里搬来的陈年葡萄酒.巫毒没怎么碰酒,因为对魔法师来说,稳定的精神状态非常重要,而酒是最容易影响精神状态的.

  “喂,我说这一次的事件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抱着酒坛,哈享醉醺醺的说道:”原来我以为至少还得大战三百会合,闹个天昏地暗呢!而且我的出场份额也太少了.”

  “我说你是不是喝糊涂了,我这个主角都没发牢骚,你一个配角罗罗嗦嗦算怎么回事.”我一巴掌将它从烤肉上面推开,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哈享说的也有道理,以往这种情况总是要花很多时间解决的.怎么这一次这么快,感觉那个莎丽好像还没上台就退场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演出费?”巫毒也凑了过来,虽然年纪大了,它的牙齿倒是一点没衰老,捧着大块的骨头咬得格格作响.

  “我也不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吧……”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些很不安静的感觉,似乎有些自己无法看到也无法改变的事情正在发生.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把一切都交给爱飘解决吧!我们管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也没有能力管.”

  “爱飘是谁?”

  “据说是一个能操纵这个世界里所有生灵的命运,却唯独无法操纵自己命运的人!”

  “是吗!听起来很厉害啊!”

  “厉害什么,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了的家伙,更多的是悲哀吧!不管了,今天难得高兴,干脆大家一起醉一场好了.”

  “咦!你不是说魔法师不能……”

  “抱着那些迂腐陈条,永远都不会有出息的.对吗,哈享!”

  “对!对!对!”哈享已经站不稳了,挣扎着摇摇晃晃.

  于是,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地底,彻夜的狂欢开始了.没有人会知道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除了那些无所不知的神.然而即便是那些神,也不会明白一只小小的虫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