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城古迹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014 2004.08.07 16:41

    

  虽然我晕了过去,但结果却是我赢了,因为……哈哈!我是站着晕过去的!

  这次的约定是把对方打倒,我没有倒当然就不算平手。这一手还是以前开会的时候练成的因为比波的话太多,慢慢就养成了坐着睡的习惯,后来因为当大祭司要做祈祷又成功实现了站着睡,没想到现在终于突破极限实现了零时间睡眠状态。将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哪怕是突然晕倒也可以保持姿势不动了,果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至于醒来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先谈判,而是给那个被我打得鼻血满天飞的小子改名字。

  “你看你小子那傻样,伊利亚这么好的名字是你用的吗?”一看这家伙的尊容我就觉得这个名字在哭泣,这可是火焰精灵的名字啊。

  “那我要用什么名字啊?”鼻子肿得奇大的伊利亚委屈的说。

  “你的头这么大……恩,以后就叫大头好了,既简单又容易记!”我想了想说道。

  “不要啊,老大,这个名字好难听啊!” 伊利亚,不,现在是大头哭丧着脸。

  “……抗议无效!”

  虽然对大头的魔法戒指很好奇,但我却突然想到它带领草原鼠来这里的目的,它们似乎是有什么苦衷,于是强压下好奇心,问起它们进城的目的。

  “这个……这个嘛……”大头不好意思的挠起头来,凑到我的耳边悄悄说起来。

  “什么!”听到它说的理由,我惊讶的跳起来。它们大张旗鼓的跑来抢地盘,原因竟然是因为——草原鼠雌雄比例严重失调!说白了它们是想来找老婆的!

  “嘿嘿!”大头黑黑的脸上似乎有点红,“老大你也知道,在外面过活是多么不容易,不要说老虎狐狸之类的,基本上是逮谁谁就能欺负我们鼠族的。所以只有身体强壮的草原鼠才能生存下去,没想到时间一长就发现母鼠的比例越来越小,现在基本上大半的成年公鼠都在打光棍,所以只好把主意放到城里来了。”

  “你们……”看着它的红脸,我简直苦笑不得,“难道你们就不会光明正大的来找吗?硬要喊打喊杀搞得乌烟瘴气吗?”

  “可是……俺们那要成亲都是这么弄的啊?”大头一急连乡音都出来了。

  ……无语

  我强行忍住吐血的冲动,对自己说:“这是文化差异,这是文化差异!”然后笑眯眯的对大头说:“放心吧,你们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保证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鼠MM。”

  “真的,那太好了,果然还是老大好啊,难怪那么多老鼠都要跟老大混!”一听我要给它介绍老婆,大头乐得眉开眼笑,连我改了它的名字都不放在心上了。

  “恩,不对啊,以你的地位,应该不缺母鼠啊?”看它的样子象是八辈子没见过母老鼠,我不禁奇怪。

  “你不知道,俺们那的母鼠个个五大三粗,比俺还强壮,谁敢要啊?俺二叔跟我说了,要找就找个城里的,那个温柔啊……”大头已经彻底陷入二叔给它描绘的美好未来中,身边的事情再也引不起它的兴趣。

  我说不过是找个老婆怎么就来了这么多呢?害得我还以为是全面战争呢。

  既然知道事情不过如此,我便懒得操心了,嘱咐黑点好好招呼它们便回冥想室了。为了修行我专门弄了个冥想室,严禁任何打扰,为的就是有个好环境。今天发生了不少事情,我必须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维。至于草原鼠此行的目的嘛,那就看它们各自的本事了。

  在我闭关以后听说发生了不少争风吃醋的事情,草原鼠和战鼠之间进行了数次友情PK,双方各有损伤,还好没伤和气,不过那些都不关我的事了。

  在冥想室里,我仔细想着这次和大头战斗的经过。从双方的实力来看,我无疑比它强得多。无论是对魔法的知识与掌握,还是魔力的高低与精神力的强弱。但这场战斗我可以说赢得很艰难,甚至是有些取巧。

  这让我对魔法之间的战斗有了一个新的看法,即战斗的状况并不一定完全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有时候借助良好的战术(虽然今天大头的战术实在说不上良好),或是出其不意,也有可能扭转局面。

  如果是比波和它打会怎么样?我脑海里冒出这样的想法。不用说,肯定不用一回合战斗就结束了。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再好的战术都不可能挽回这个差距。因此得出的结论是好的战术必须在双方实力差得不太远时才有用,不在同一级别的战斗是不存在悬念的。

  想想今天大头的战斗方法,说穿了其实就是胡搅蛮缠,乱打一通,但对敌经验严重不足的我竟然还被它弄了个手忙脚乱,甚至差点输了,实在是太丢脸。现在我的魔法修为停滞不前,至于武技,且不说自己和人类的体质完全不同,就是能练也没地方学,只得望而兴叹。

  必须要找到其他的途径来增强自己,我突然想到大头的那枚魔法戒指,比波说过那种方法更多的是取巧,对修行不但没好处,甚至还有阻碍。但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说不定可能会找到其他灵感。

  想到这里我起身离开了冥想室,准备找大头谈谈。门口等着的小老鼠是黑点的儿子黑皮,它一直想学魔法所以便侍奉在我身边,可惜鼠族不是学魔法的料,否则我还真想再收个学生。

  “老师,您出来了!冥想了这么久肚子一定饿了,要不要先吃饭?”和其他鼠团成员不同,它一直坚持叫我老师,就为了它这份坚持,我常教它一些关于魔法和外面世界的知识。虽然我的知识算不上丰富,但对一只连地面上都很少去的小老鼠来说已经和大海差不多广阔了。

  看着它乖巧的样子,我不禁摸摸它的头,也有点遗憾。为什么连史莱姆都能学习魔法,鼠族却不可以呢?真是浪费了它这份虔诚。虽然明知道告诉它那些知识只会让它更遗憾,不过还是忍不住成全了它那份热爱魔法的好奇心。

  再次见到大头的时候它正和黑点喝得大醉,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说胡话,这个实际上很淳朴的鼠族青年,进城不到三天就开始堕落了,真是让我惋惜不止。不过我手里也没闲着,水系魔法虽然是练得不熟,但天热时做个冷饮还是没问题的。

  “哗——”一桶冰水混合物浇下去,喝多少酒都醒了。

  “哈求——哈求——”裹着一堆破布,大头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无论是谁宿醉以后又感冒精神都不会太好。“老大,你搞什么,把我弄醒也不用这样啊,好难受啊!”接着又是几个喷嚏。

  “没办法,我懒得等了,鬼知道你还要醉多久。我有事想问你。”

  在半强迫的同意下,我开始检查大头头上的那枚戒指。戒指还很新,铭刻的花纹清晰可见,没受过什么磨损,看样子应该和比波说的什么传说中的神器无缘。戒指上除了那颗镶上去的红玛瑙比较显眼外,其他的地方并不奇特。戒指的背面隐隐刻着一行字母,不是古文字,似乎是通用语,可惜大头的脑袋卡住了,看不清楚上面写着什么。

  “真是的,没事长个这么大的脑袋干什么?”我一拍它的脑袋,试图将戒指拿出来,没想到用尽所有的力气竟然是纹丝不动,反而将打头拉得嗷嗷叫。

  “哎哟!痛死了,老大不要拉了,再拉就出鼠命了。没用的,这个戒指好象会认主的,一戴上去就拿不下来了!”

  认主,我愣了一下,这可是高等级魔导器才有的功能啊,难道我看走眼了,这个戒指并不象它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普通?想到这里,我松开大头,仔细打量起它来。

  “难道会有高等级魔导器认它为主?”我摇摇头,排除了这个想法,如果这样都行的话,那只能说制造这个戒指的人真是太强了。想想,一只高等级魔导器,竟然对一只老鼠启动了认主程序,估计这种事情传出去制作者非得羞愧而亡不可。

  “这个戒指你是从哪里弄来的?”看来只有在戒指的出处上找了。

  好不容易把头弄清醒,大头开始给我讲戒指的来历。和城市里的鼠族相比,草原鼠们对挖洞钻土显得更情有独钟,每一个草原鼠的洞穴都是它们亲手挖出来的,也因此凝聚了更多的感情。大头的老父很显然是这样一个打洞爱好者,这位鼠爸穷其一生的成绩就是在住处的附近挖了无数条地道,有几条甚至挖进了什么兔子蚂蚁的窝,但最令它骄傲的是向下打通了通往地下河的道路,天晓得花了它多少时间来做这项工作。

  “地下河,这和你的戒指有什么关系吗?”我打断了它的话问道。

  “对,可以说要是没有这条地洞,我也不会得到这个戒指了。”大头似乎正在回想往事,两眼出神的望着前方。

  幼年的大头在家族中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家伙,由于它的长相实在有些抱歉,再加上又不合群,经常被其他兄弟姐妹欺负,每次被欺负的时候它就躲到老爸挖的地洞里,独自对着水面发呆。

  有一次它无意中将一片树叶丢到河水里,过了一段时间以后竟然发现树叶从河水的上头又漂了回来,让它惊讶不已。为了弄清楚真相,大头费力拖来一块旧木块,还在上面咬了几个牙印作为记号,然后将木块扔进水里。果然等了几个小时后,木块忽悠忽悠的漂了回来,一检查,正是它丢的那块。

  大头一时玩得兴起,又将木块扔到水里,然后等着流回来,如是再三后,木块回来时上面竟然奇怪的多了一枚戒指。大头一碰到戒指,那戒指就仿佛有吸力似的套到了它的头上,怎么弄都拉不下来。虽然头上套个戒指怪怪的,但反正不痛不痒,还多了可以施展魔法的强大力量,它便渐渐乐在其中了。

  凭借魔法的强大,大头顺利的成为新一任的家长并成功收服了四周的十几个家族,最后成为了新的族长。上任后大头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多数公鼠打光棍的问题。

  听完大头的故事,我沉思一阵,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戒指是自己突然出现的?”

  “对,没错,我都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它也是一脸茫然。

  想到关键处,我突然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这个戒指是有人故意放在上面的!”

  “故意放上面?”

  “没错,前几次木块上面都是什么都没有,惟独最后一次出现了东西,只有可能是木块漂到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人在上面放了这枚戒指!”

  “那那开始怎么不放?”大头不解的问。

  “因为开始他不知道木块是你故意放的,还以为是自然漂来的,后来才发现木块是你故意丢在水里的。”

  “那多冒险,万一他猜错了,这么贵重的戒指要是丢了怎么办?”

  “不会!”我微微一笑,“如果你没捡这枚戒指的话,我猜它很快又会漂回原来的地方了。”

  “有道理,老大不愧是老大,这么深奥的事情一想就通。”大头敬服。

  “好了,别拍马屁了,这个戒指的主人应该是想向你传递些什么信息,明天你带我回你们那看看!”

  第二天晚上,为什么是晚上呢,因为一大群老鼠和一只史莱姆是不可能在白天大摇大摆的晃出城的,再加上城市鼠又没有打地道出去的习惯,只得趁着天黑从墙角下溜了出去。

  过了一段时间,不习惯走夜路的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便提议找个地方休息,等到天亮再出发。黑点它们在我的眼神威胁下,只得同意。大头则提议到离城不远的一个废墟去休息,那里比在空荡荡的草原上安全得多,而且那个废墟刚好在我们要前进的路上。大家便同意了。

  出了拉斐城往西南,大约走那么四五里就到了被称为乱石堆的废墟。偌大的空地里散落着巨大的石块,石块上还有烧灼过的斑黑的痕迹,想来这里曾经发生过大火,但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四处溜达了一下,我发现这个所谓的废墟应该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要大得多,大部分的东西应该都已经随风逝去了,留下的那些巨石只不过是当时建筑的冰山一角而已。怎么有这样一个地方,我却从没有听说过。想起在拉斐城藏书馆看过的书(偷偷看的),似乎有一本《拉斐城志》讲过现在的拉斐城并不是原来的那座,原来的城市在经历了一次大火之后便放弃了,现在的拉斐城是后来所建的。为了取水方便把城址选择在离原来大约有5里远的地方,就是现在的拉斐城。

  “难道说这里就是拉斐城的原址?”我忖道。听说拉斐城的历史满悠久的,我还奇怪为什么没有一些古迹,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坐在升好的火堆旁,一阵暖意扑面而来。可能是和我在一起久了,黑点它们慢慢习惯了黑暗中的这一点温暖的火光,那种与生俱来的对火焰的恐惧也渐渐消失了,有些东西虽然仍然存在,却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沉睡中似乎有些什么正在呼唤我?懒懒的不想去理会,却一直在耳边萦绕。

  那是一种孤独的存在感,仿佛抛弃了一切,却影响着所有的存在。从睡梦中惊醒后,我进入了冥想状态,以自己敏锐的精神,去探究周围的一切。

  刚才在梦中那若有若无的感觉应该是来自地下,因为四周的空旷足以使任何东西暴露,惟有大地能掩藏一切。当我用精神力搜索过周围一切之后,发现那神秘的存在感已经消失了。

  这块废墟果然有古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