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森林霸者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676 2004.07.20 19:06

    

  接下来,便是迪VS不知名的熊怪。虽然按常理来说普通熊怪的实力是不太可能超过熊怪萨满祭司的,但看着那只熊怪的独眼,我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但迪一上场,熊怪那边的口哨声就此起彼落,(熊怪还吹口哨?)因为迪骑着它那条速龙旋风一样的刮进了战斗场地。

  “抗议!”对方的长老顿时坐不住了。“战斗对手多了一个!不公平!”

  伤脑筋,比波告诉我迪参加的条件就是要带速龙一起上场,现在对方认为不公平,这可麻烦了。

  没办法,我只好去和迪商量。

  “什么?!要我不带宝贝!没得商量!”(最近它连那只速龙的名字都不叫了,直接叫宝贝。虽然在我看来那只速龙并不是很愿意有宝贝这样一个听起来有点恶心的名字。)

  “别这样,你想想,你骑个这么大的家伙上场,等于对方得一个打俩,换了你能答应吗?”

  “你啊,真是太不了解我。”迪看看四周,把我拉近了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料,平常吓唬吓唬那些野猪什么的也就算了,我又不是比波,今天如果不骑着宝贝上场,我肯定三分钟不到就被那只熊怪坐扁了。”说完它还注目了一下那只独眼熊怪。

  我只得回去和对方的长老商量商量。

  这个熊怪长老真是满“长老”,还留了几束长长的胡子,不时用手,不,是爪子摸啊摸的。

  “尊敬的长老,我们的选手坚持要骑乘速龙参加战斗。”

  “那怎么行!”长老立刻断然拒绝,“要知道,三人决胜负是我们熊怪一族千年传承下来的光荣传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它的公平原则,如果失去公平的原则,那这场战斗就没什么意义了!”

  看着面前的老顽固,我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那前问尊敬的长老,如果参加三人决胜负的是骑兵怎么办?难道骑兵得下马作战吗?”

  “这个嘛……”长老当然想说不,可我们都很清楚,骑士单挑的时候是不可能下马的,但熊怪是不可能骑乘的。原因嘛,大家都很清楚。(那个体重……^_^)

  “不用说这个那个的,我们都很清楚这种战斗是允许骑乘参加的,我们的选手是一名骑兵,对于它来说,骑着速龙战斗便是它的生命,你们怎么可能要求它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可只有你们那边骑乘,太不公平了吧!”

  “我们又没说不准你们的选手骑乘,只要它能做到,我们决不阻拦。”

  我估计就算熊怪想骑乘恐怕有些困难,除了传说中的巨龙外,应该没什么坐骑能承受它们几百斤的重量了,简直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嘛!

  对方长老无语之下,只得和上场的选手商量,没想到那只独眼熊怪就说了一句:“随便!”

  于是迪骑速龙战斗变为正常且合理的行为。

  第二场战斗开始了。

  迪看着对方嘿嘿笑着,从身后拿出一根四尺多长的细铁棍,不过铁棍的一端被磨得尖尖的,使得这根铁棍看起来……看起来就象一根针!无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史莱姆专用龙枪吗??

  铁棍粗的另一端还有个把手,不过这也让我认出了迪武器的真面目,是一个冒险者以前掉在森林里的手杖,因为要当武器用,所以是铁制的。但迪竟然花时间将它磨成了一根这么细的铁棍,而且还把一头磨得和针一样细。(……无语……大汗……佩服……)

  对方显然没想到迪竟然还带了武器,虽然有些吃惊,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愧是个老练的战士。

  迪用触手卷起铁棍,不,是铁枪,默默的坐在速龙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它和座下的速龙快达到心灵相通的地步,即便不说话,两个的行动也和一个没什么区别。

  反观对方,那只熊怪不紧不慢的挪动着,一步一步向迪靠近,它全身上下一个破绽都没有,看来是想用步步为营的方法。虽然它有点不齿迪的行为,但并没有轻视的意思。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迪到底再搞什么,虽然它手上有武器,可我们都很清楚,受先天条件的影响,即便迪拿着真正的龙枪,也不可能对熊怪造成太大的伤害,因为它根本没力气把枪刺出去。(一只史莱姆的力气再大能大到哪!)对于迪手上那根细细的“龙枪”,我是不抱有太大希望的。除非……除非它攻击的是对方最薄弱的地方,比如说……那只独眼!

  正在这时,迪突然发动攻击了,手中的枪以最快的速度向对方刺去,而目标,果然是眼睛!可熊怪怎么可能不注意这么重要的地方,它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可惜身子已来不及闪躲,只得将手一挡,就欲将迪的枪一把夺下。

  迪将手上的枪一晃,枪头便擦着熊怪的头皮滑了过去,将头皮划出好大一个口子,鲜血顿时喷了出来,和熊怪身上的泥浆混成一团。而迪却已经借着速龙的跳跃力跳到后面去了。

  恩!这也是个办法,只要不和身体接触过多,枪上就不会有太多的反作用力传来,否则以迪的身型,即便正面刺中了熊怪,自己恐怕也得被撞下来。

  熊怪看了看自己流下的血,毫不在意的把头上的泥浆一抹,血就止住了。晕……原来它们的泥浆还有这种作用。

  不过这回它可不准备让迪好过了,一声巨吼之后便扑了上去。

  迪一看势头不好,这哪里是战斗,分明是想要自己的命嘛!于是急忙催动速龙,满场逃跑起来。迪越是逃跑,熊怪也追得越紧,好在规定的场地不大,否则以速龙的速度,是万没有被熊怪追上的可能的。

  看着满场乱转的两个身影,我顿时觉得无聊起来。难道它们打算就这样追到天黑吗……还是迪打算把对方累死算了。

  这时熊怪竟然把迪逼到了一个角落里,奇怪,以速龙的脚力,这怎么可能,一定有鬼。

  正想着,熊怪已经扑了上去,迪突然将手上的枪一抬,正中胸脯,完了,这回迪的枪肯定被撞出去了。‘

  但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枪竟然没有脱手,反而深深的刺进了熊怪的身体里。无论是外面看的还是里面打的,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一幕。

  这时我才看清楚,迪哪里是自己刺进去的,它把枪的一端顶在了身后的树上,只是扶着而已,熊怪是被自己的力量刺进去的。就好象一个人对着树撞一样,熊怪更惨,它是对着枪头撞。

  可没想到熊怪被刺中后只是摇晃了一下,马上就站了起来,做势又要扑上去。见到这种情况,迪毫不犹豫的施展它唯一拿手的雷魔法,准确的打在自己的枪上面。

  枪上面?没错,是枪上面,因为这时候这把枪正很不幸的插在某位仁兄的身体里。虽然熊怪的泥浆盔甲有防御魔法的作用,但这时的雷击还是通过铁枪通通进入了熊怪的身体里,电得它浑身发抖,然后就不动了。

  好可怜,那把枪就插在它心脏附近,我看它一定没救了。

  我和比波顿时欢呼起来,正准备向迪祝贺,最重要的是我不必上场了,我们已经赢了。

  可熊怪那边好象一点战败的意思都没有,它们仍在静静的注视着迪它们,仿佛这场比赛还没结束。

  我本能的觉得不对劲,既然熊怪它们觉得没有结束,那么就是说战斗根本没结束。

  这时迪正爬下速龙,高兴的向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异变突起!

  那只我以为已经死去的熊怪身上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在光芒的照耀下,一个巨大的身影站了起来,正是那只独眼熊怪!

  这时候迪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按道理我和比波应该为它欢呼庆祝胜利才对,而不是象个白痴一样张大着嘴不说话。

  “喂,你们搞什么啊!?”它百思不得其解。

  可惜我们已经惊讶得连出声示警都忘了。

  直到那只独眼熊怪的巨大的爪子笼罩在迪的头顶时,我才猛然意识到迪现在的危险处境,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将迪撞到了一边,并用自己的身体代迪受了对方一击。顿时鲜血飞溅开来,洒了一地。

  “阿卡!”迪顾不得身上的伤痛,马上向倒下的速龙爬了过去。

  “阿卡!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我啊!”看着重伤倒地的速龙,迪都快哭出来了。

  但它忘了身后还有一个强敌在虎视眈眈,一个飞腿从它的身后踢来,没有防备的迪立马飞上了半空,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得它眼冒金星。然后,传说中可怕的熊怪绝技——必杀十八转莲花大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空中落下,当场将迪坐扁。等它站起来时,我看见迪的眼睛已经是成漩涡状不停的打转了。

  “停战,比赛结束,我们认输了!”比波连忙大喊起来,再打下去的话迪恐怕就完了。

  不过迪一定很莫名其妙,因为它连自己怎么输的都没搞清楚。

  看着重伤的迪和速龙从身边被抬走,我心里顿时凉了下来,因为等一下就轮到自己上场了。

  “喂,比波,我说刚才那独眼的熊怪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明明被迪刺中了,又挨了一记雷电,怎么马上又爬起来了。而且比倒下去的时候还要强。”刚才那死而复活的场面实在令我印象太深刻了。

  “重生……”比波口里反复念着这两个字,“没想到熊怪群里还有这种角色。刚才那种技能叫重生,一旦拥有这种技能,只要没有死透,就会马上复活,而且短时间内攻防能力都会上升。”

  “什么!?”我目瞪口呆,“那我可不可以学这种技能?”想想只要学会这种本事,就可以完全不怕敌人的攻击了,大不了复活就是,而且复活后还会变强,简直太完美了。

  “你别做梦了!”比波的话立刻浇熄了我的美梦。“这种技能是天生的,一个月只能用一次,用完后还会元气大伤,必须休养一段时间才会恢复。而且……”看着独眼熊怪远去的背影,比波说道:“如果是被光属性的攻击伤害的话,那就会死得更快!看来那家伙并不是纯种的熊怪,没想到熊怪里也有拥有黑暗的血统的。”

  比波的话让我一头雾水,“你说什么?什么黑暗血统?”

  “好了好了,你还是想想自己吧!”

  “为什么?”

  “因为你马上就要上场了!”

  完了,要上场了。刚才迪被扁的镜头还在脑海里回响,一想到迪的角色将会由我代替,我就浑身发抖。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被比****到了场地中央。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位熊怪老伯,虽然它白色的毛发告诉我它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我丝毫没有怀疑它具有在一分钟内把我撕碎的能力。最好的证明是它身后一堆年轻力壮的都没上场,它这个老头子却站了上来。

  “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努力啊!”比波跟我打个招呼,准备下去。

  “等等,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一把拉住它,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比波将手一摔,“你少来这一套。记住,相信自己,你将无所不能。”

  相信自己!呜……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谁听得懂啊。

  “记住这几天学的东西啊!”比波站在远处大喊。

  鼓响之后,战斗开始了。

  对面的老伯好象很谨慎,丝毫没有要进攻的意思。而我正巴不得这样。

  在对我观察了三分钟之后,老伯开始念咒语,念得我心里直发毛,完了,它不会想用魔法一下把我解决了吧!

  最后它将手一挥,一道金色的光辉将自己罩了起来。

  防护罩。我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攻击性的法术,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防护罩:有效加强魔防。)

  没想到我这口气还没出完,对面的老伯便又念起来。结果害的我紧张半天后只是一个火焰盾而已。(火焰盾:火系防御魔法,对火焰魔法有较好防御作用,对水系则相反。PS:只是初级的防御魔法而已!^_^)

  但是后面的事情就让我直冒冷汗了,因为对面的老伯不断的对自己加辅助魔法,什么冻气罩,雷光圈,然后是加精神,加魔力,加速度,加力量,加防御,看得我是汗如雨下。

  最后老伯将手一挥,一道红光凭空闪过。这个我熟,嗜血术嘛!想到这里,我哪里还敢打,转身就跑。后面的熊怪老伯则是象得了红眼病似的,疯狂怪叫着冲了上来。

  “姜还是老的辣!”不知为什么,人类书里面的这句话出现在我脑海里,我不知道姜是不是真的老的辣一些,可现在我很清楚后面的熊怪老伯绝对比那一堆年轻的熊怪危险多了。

  还好场地够大,老伯也够老,再加上最近我拟态技术又有进一步的提高,在疯狂逃跑三圈之后,我竟然还保持着领先位置。(就是还没被追上啦!^_^)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为什么今天的战斗我们史莱姆都在跑个不停,而熊怪们就追个不停。

  “记住这几天学的东西啊!”比波的话在脑海里闪了出来。这家伙虽然平常有些靠不住,但说的话多少还有些道理,于是我赶快回忆这几天的事情。

  可想来想去,比波都是让我盯着墙上的一朵花猛看,还说什么要把所有的精神力在一瞬间释放出来,可每次看到后面我都睡着了,根本没体验到什么释放精神力之类的。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觉得背后猛地刮过一阵凉风,然后便是一股疼痛传来。

  555……肯定是受伤了,早知道不胡思乱想了,好疼啊。

  我回过头一看,妈呀,那只爪子离我只有不到十公分远了。看着那只爪子,我灵机一动,“呸!”一口酸液便吐了出去,刚好命中目标。疼得熊怪老伯停了下来。

  “哈哈……老伯,对不起了!”我心里暗笑着,没想到忽然咚的一声响,自己便倒了下去,一棵巨树赫然屹立眼前。

  呜……满天都是小星星,难怪人家不追了,原来一棵这么大的树挡在这里,我还傻呼呼的往上撞。

  熊怪老伯一看机不可失,立马扑了上来。

  刚才的碰撞,让我的身体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好象全身的力气被一下子释放出去一样。等等,一下子释放出去,我明白比波说的是什么了。

  比波是要我别把精神力用在魔法方面,是要我用精神力去驱动事物,就是所谓的念力,如果将精神力集中在一个点上释放出去,那威力一定是很可观的。

  想到这里,我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全部精神力释放了出去,目标——鼻子!

  熊怪老伯正在离我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只见它的头象是被无形的巨掌抡了一下似的,往后一仰,但身子却仍然在向前冲,最后便这样倒在了我的身体上。

  总算是干掉了,哇……我怎么流了一身的血,我完了。这回死定了,比波拜祭我的时候你要记得多带点好吃的,我一定要做个饱死鬼。555……

  恩!等等,我们不是没有血吗?那……

  我望上面一看,原来是身上的熊怪老伯的鼻血,我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