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逆袭(中)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198 2005.04.22 11:35

    “等一下!不要过去!”我急忙阻止它们。

  这些天来我在这些狗头人中还是混出了一定的威望(人家是怕你吧),听到我的话后,它们果然迟疑了一下,不禁回头望着后面,询问巫毒的意思。

  “它说得没错,你们不要靠近那只怪猫!”

  喷出一口血后,巫毒像是恢复了很多,讲话的力气也足了。刚才那种情况下,它强忍着那口血只会使自己的伤势更加严重而已。反而在尽情发泄过后,气息逐渐趋于平稳,又变回我熟悉的狡猾老头。

  大祭祀开口,谁敢不听。刚才急着跑过去的狗头人全缩了回来,远远看着倒地的哈享,手里面仍然紧紧握着武器,如果哈享这时候动一下,肯定是被围欧的下场。但即便这样,我们也不敢轻易过去。近距离战斗的话,没有谁能比哈享更快,定身术对它有多久的效力我也说不清,别白白过去送死就行。

  狗头人酋长将手一挥,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狗头人战士围个半圆将哈享堵起来,留下了通向外面下水道的口子。哈享不是傻瓜,能动后自然会离去。我们也不敢把它逼绝了,它发起疯来没人能挡住,但求相安无事就好。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巫毒扶回小房间里,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围的狗头人已经被老头下令回避了,就算没走多远也不可能在隔音结界外听到我们的说话声。刚才在外面根本没搞清楚情况,几乎是稀里糊涂打了一架,现在我当然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狗头人中的是什么魔法?哈享怎么会突然出现?还有......”

  “你先等等,这么多问题,要我先回答哪个!一个一个来!”

  发生第二次喷血事件后,巫毒的情绪镇定了很多,压根不像一个有重伤在身的人。可越是这样,我越不放心,别等一下来个回光返照,那我的希望就全泡汤了。

  “那些小家伙根本就不是中了你的瘴气术,瘴气术的威力没那么大,刚开始我还以为你对它们用了群诅咒,后来你一说我才发觉不对,幸好时间赶上了。”

  “如果不是瘴气术的原因,又是怎么回事呢?”

  “是一种蘑菇的孢子,这种孢子只能在空气中生存很短一段时间,但却可以在侵入生命体导致死亡。”

  “蘑菇?”我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经常吃的一种食物,“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么厉害的蘑菇?”

  精灵森林是大陆上著名的蘑菇产地,精灵们也以此为主要食物之一。我自己吃过的也不在少数,由于史莱姆一族的抗毒性相当强,几乎对大部分的毒素免疫,因此遇见普通的毒性不太强的蘑菇也照吃不误。但这么厉害,孢子侵入体内就可以致命,毒性这么强烈的蘑菇却是闻所未闻。

  “没什么奇怪的,这种蘑菇根本不是这个大陆上的。准确的说甚至不是这个世界里的,那是魔界的植物,召唤魔物时偶然带到这个世界的东西。”

  “魔界的植物?难道是哈享带过来的?”想来想去我认识的里面只有哈享是从魔界来的,只是没想到它大老远来一趟还带那么多蘑菇,果然想法匪夷所思!

  “除了它别人也做不到,这种蘑菇必须以魔性生物的血肉作为养分,还不能过多接触空气才能活下去。暴露在空气中太久的话会很快死去,哈享应该也没养多少,否则它不被吸干才怪。”

  听着老头的话,我想象着哈享身上种满一身蘑菇的样子,的确异常搞笑。

  “这种孢子在进入体内后会疯狂吸取养分,而宿主则会因为养分的迅速流失而死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激发宿主的生命力,将孢子活活撑死。”话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我们都知道那几个被大大激发生命活力的狗头人肯定会因此减少寿命,却不得不这么做。

  “所以你那个魔法才会两种效果吗?”我故意岔开话题。

  “你很聪明,那种情况下还能仔细观察。”老头有些惊讶,接着说道:“没错,首先是驱逐。那些孢子的成长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因此要将存在于它们体内但尚未成长的孢子先驱逐掉;然后是清理,使已经成长的孢子因为吸取过多的能量而死亡。两种方法是不可逆转的,否则未成长的孢子也会成长起来,就算把它们救回来宿主的生命力也差不多了。”

  “可恶啊!哈享那只死猫肯定是趁着我施法的时候将那些孢子放到了药粉里,否则哪那么容易成功。咦!这么说的话,我应该是第一个接触这些孢子的啊!”

  想起通风口处的黑影,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按道理应该第一个中招的我,怎么到现在仍是生龙活虎,半点事也没有呢?

  “对啊,怎么会这样?”老头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高兴得跳起来。

  “快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肯定是我品德太高尚,所以才会没事!”

  “扑通--”

  (最近好像流行这种面团下锅的声音^_^~~)

  “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是哈享干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这不明摆着吗!和魔界植物有关,又想置我于死地,除了哈享还有谁。只是当时必须马上替它们进行治疗,再晚就有生命危险,所以不得不往圈套里钻。还好你这小子还不笨,不枉我的一番信任。”巫毒满是赞赏的眼色。

  听了它的夸奖我顿时老脸一红,心想若不是你突然吐血我还真想不到那一招,幸好平时脸皮厚惯了也看不出来。

  “哈享绝对是冲着支配者权杖来的,这一次我们应付过去了,下一次怎么办呢?而且你身上的伤......”我欲言又止,关切之意尽在不言中。

  “别担心,本来就受伤了,现在只是严重了一点点而已,还好这次没动手,否则我说不定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巫毒仍然是心有余悸,暗自庆幸不已。“不过你能一下子制服那只肥猫,我也没有想到,你是怎么办到的?”

  “嘿嘿!”我得意一笑,说道:“其实说出来很简单,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容易。”

  “好啦,别吊我胃口,快说啊!”老头催促着。

  “看了你们上次的战斗,我就知道哈享寻找空隙进攻的能力十分可怕,一旦被它抓住破绽肯定要吃大亏。但只要是战斗,哪有没破绽的。与其让它发现自己的破绽,不如主动暴露出来。”

  “主动暴露出来?”巫毒有些不太明白。

  “这样说好了,自己的弱点在哪只有自己最清楚。哈享这家伙的脑子并不好使,它虽然能找到弱点所在却不会想这是不是敌人故意让它知道的,这时它的行动已经全在掌握中,想不赢都难。”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连弱点都能成为克敌制胜的武器,活了大把年纪今天才真的是受教了!”老头顿时叹服。

  “这一招的危险也是满大的,毕竟任何被称之为弱点的东西可都是致命的。但是没办法,哈享它神出鬼没连影子都找不到,只有用这招引它出来。”

  “可是......”巫毒突然想到另一个可能性,“如果当时它不攻击你,随便从另一个方向进攻,不就可以得手了吗?”

  我愣住了。

  确实是这样,当时围着的那一圈里,就我的实力最强,比力量或许不是最大的,可论反应狗头人酋长比我差了一大截。可以说除了我之外,其他狗头人就算发现哈享的踪迹恐怕也难逃一死,这一仗能赢严格说来仍是幸运占多数。

  良久我才回答到:“......所以说它脑子不好使嘛!”

  巫毒和我对视一眼,顿时一起大笑起来。

  经过这次的事件,警戒不抓不行了。酋长每天拖着一班完全能动和勉强能动的(受伤未愈)狗头人战士在外面到处巡逻,其实也就是在各处下水道东逛逛西晃晃,除了欺负一些偶尔遇见的鼠群外并无多大战果,唯一的成就是下水道中安静了很多,估计附近的老鼠都搬走了。

  我和巫毒老头并不着急,哈享的目标是支配者权杖,不是来一场大战。而且换一个角度来说它未必占优势,虽然那边是鼠多咬死狗,但以绝对战力而言,我们这边有三个拿得出手的,它却是孤家寡人一个,真打的话胜负很难说!

  “我觉得,应该给那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举起手中巨大的指示牌,狗头人酋长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顺便还冲我挤眉弄眼,害得我差点把昨天的夜宵吐出来。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