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逆袭(上)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247 2005.04.19 09:42

    

  奇异的语调仿佛从天外飞来,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的在耳边回荡,昏暗的地底顿时如同有某位神灵降临似的,强烈的能量突然出现,迅速沿着地面扩展到整个地底大厅。

  我心里顿时一惊,还好马上听出吟唱的声音极其熟悉--是巫毒老头的魔法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压迫感突然增大好几倍,以前它施展魔法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精神力的半点波动,现在的感觉却如此强烈,看来这个魔法绝对不简单。

  “注意!”我小声说道。

  狗头人酋长没有回答,它也回答不了,不过肯定听到了。

  越到这种时候越是危险。很多前人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达到成功的最后一刹那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这时大部分的人都会放松警惕,从而容易被趁虚而入。

  话说回来,在面临成功的巨大喜悦之前,又有几个能保持平常心的呢?毕竟越难做到的事情,完成以后就越有成就感。历史上最悲惨最死不瞑目的,估计就是那些辛辛苦苦打下江山,却在登基称帝的那一刻被身后的刺来的刀子暗杀的枭雄吧。

  巫毒的这个法术具体是什么名字我并不知道,但从能量的反应看,应该是一种复合效果的法术。刚刚力量暴涨的时候似乎是驱逐效果,现在则逐渐平复为近似于回复魔法的作用。和元素魔法的单一效果不同,同样的巫术针对不同的情况施展会有不同的效果。

  从那本笔记上的记载来看,巫术中不使用药物直接用法术进行回复的例子是非常少的。因为根据巫术的认识,回复魔法的原理是激发生物的生命潜力,刺激快速生长来达到回复的目的。这种方法虽然对于治疗伤口具有非常好的效果,但也等同于慢性自杀。

  因为无论什么生物,即便是寿命极其漫长肉体超级强悍的龙族,其生命力也是有限的。强行激发生命力虽然能解一时之急,其后果必然是生命活力受损,寿命下降。这也是为什么回复魔法对生命力已经衰弱的老人没有多大作用的原因。

  巫术中的治疗法术则更近似医术,以药物治疗为主,辅以魔法帮助。同样是止血术,回复魔法是加快伤口愈合来达到止血的目的;而巫术则是以特殊药粉将伤口堵住,再辅以魔法缓慢促进愈合。后者虽然效果差一些,且需要时间较长一些,却能无损生命力,纯粹是靠受伤者自身的力量治愈。

  现在巫毒竟然以纯法力激发它们的生命力进行回复,大大违背了巫术的原则,说明事情的严重性超出了我的预料。

  “似乎不是我的瘴气术的问题呢!”

  心情竟然有些高兴,不过很快又黯淡下来。不是因为自己的过失导致了那些狗头人的伤害固然值得高兴,但现在的情况却实在高兴不起来。

  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正在黑暗中虎视耽耽,这时候考虑自己的问题实在不是时候。

  突然间光幕一散,巫毒的法术结束了,背后顿时传来老头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这个法术相当漫长,想必耗费的精力肯定不少,居然让一向沉着冷静永不失态的老头累成这样。

  “巫毒大人,您没事吧?”

  虽然明知道不是时候,但一个狗头人战士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背后的声音传来,仍然是那么清晰有力,丝毫不见疲惫的样子。大家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但并不包括我。

  老头这句话说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听上去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哈享隐藏在附近的话,说不定真的能骗过去。

  可怎么能骗过我!虽然只是几天时间的相处,我已经太了解巫毒的个性了!

  如果真的没事的话,以老头的性格,肯定会讲些莫名其妙的话,例如生命感悟等等,以维护自己身为大祭祀崇高伟大的形象。这一点没什么奇怪,我以前当史莱姆神殿的大祭祀的时候也常用这招,估计就算是人类的神职人员应该也差不多。

  无论什么生物,对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总是抱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对于能讲自己无法理解的话的对象也是如此。这一点是我当初计划成立拉姆神教时从人类宗教典籍中领悟的。那些典籍里的字我都认识,偏偏凑到一起后反而不太明白,如果不是写这些东西的人有问题就是我自己有问题。在征求了比波的意见后我确定是写书的人故意为之。

  遇到看不懂的东西时,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按照自己的知识去解释,按照自己的想象力去理解,得到的东西自然比较符合自己的想法。宗教所追求的,不就是普通人的认同吗?

  就像狗头人的先祖们推出“圣地崇拜”一样,巫毒早已习惯向族人灌输各种类似于“祭祀是伟大的”,“你们要听从祭祀的话,否则会受到惩罚”等观念,甚至它自己也乐在其中,形成一种不由自主的习惯性行为。

  现在它忽然正经起来,我便知道不妙。

  如此简短有力的回答,无异于告诉我它根本没有多少气力说话。可刚才那个法术消耗虽大,以巫毒的实力应该也不至于累成这样啊,大巫师的名号岂是白得来的。除非......

  “它的伤!”

  险些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了。上次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老头子就因为妄动力量吐血不止。这件事情只有我和它知道,就连身边最亲近的狗头人酋长都蒙在鼓里。

  根据它上次的说法,只要不随意动用力量,身体就不会出现大碍,可以再坚持一年多。

  “难道现在就......可是,如果巫毒不行了,那我岂不就......”

  种种不好的预感从脑袋中钻出来,让我的思绪混乱不已,原本紧密的防守也在无意中松懈起来。

  一道凌厉的杀气突然从头顶出现,我几乎是想都没想,纯粹靠本能反应就将一个准备好的缓速术丢了出去。象征法术的绿光立即笼罩了前方近五六米的范围,隐约可见的粉末从空中缓缓落下,迅速弥漫着周围不大不小的一片空间。

  对付哈享这种速度极快的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想办法去掉它的优势。缓速术就是针对这种高速度类型的敌人特别创造出来的,不但施法速度非常快,更重要的是能在短时间内弥漫近距离的空间,起到防御的作用。

  经过这一吓,我险些失守,连忙集中精神,仔细探察周围的动静。

  刚才那丝杀气无疑暴露了哈享的存在,虽然不能得知它的位置,但比起刚才不知敌人到底是否存在的惶恐却已经强太多了。现在至少知道敌人并不能于悄无声息中行动,在动手的时候它的杀气仍难以隐藏,不可避免的暴露踪迹。传说中那些顶级的刺客能够于无声无息中刺杀目标,哈享比起他们还差得太远。

  “噗~~”地一声,一股像是水一样的液体溅到我背上,顿时冷飕飕的。

  后面是巫毒那老头子,难道是......

  我顿时再也管不了其他事情,忙向后看去。

  果然,老头胸前的胡子已经染得鲜红,那一口血要死不死的刚好吐在我身上,还好是背后,如果是正面就会是满脸满身了。

  “哇靠!你就不能换个方向吗,怎么专门往我身上吐!”我大叫起来。

  话音未落,曾经惊鸿一现的杀气再次向我脑后袭来。威力比上次攻击更加猛烈,三道森寒的锐利气息呼啸着,大有将我一举杀掉的气势。

  “哈享啊哈享,你什么时候才会学聪明些呢?”

  我心里想着,却是头也不回,暗扣已久的法术如预想般直接命中目标。

  “定身术!”

  半空中袭来的猫形怪物除了哈享还能是谁,这下子它促不及防被我的定身术直接命中,僵硬着掉了下来。

  其实以我的速度想捕捉到它根本是不可能的,可这家伙脑袋太笨,用过一次的战术老是用个不停。与其让它抓住我的破绽打个措手不及,不如干脆主动露出破绽,让它来进攻好了。至少知道从哪个方向来的敌人,比不知道会怎么行动的敌人容易应付得多。

  于是我借发现巫毒吐血之际,故意转过身去。以哈享的简单思维,自是以为发现破绽,如此一来它的攻击方向,攻击目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那记定身术自然完全命中了。

  因为定身术虽然好用,但成功率并不高。它攻击范围太狭窄,准备时间太长,最要命的是离施法对象要越近越好,那样的话还不如干脆肉搏省事!等敌人近身再准备施法的话,估计得是超级肉盾,或者是物理攻击无效才行。可这回敌人的行动都在预料中,再不中就真的是没天理了!

  眼见抓住了敌人,众狗头人顿时欢呼起来,迫不及待跑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