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神秘女人

变形虫战记 爱飘 9855 2005.06.17 21:26

    

  我和哈享万万没想到此时竟然会有人进来,但各自的警觉性迅速发生了作用.哈享马上往盒子里面一趴,恢复成要死不活的样子.而我则往天花板上一贴,努力把自己压扁,紧紧的靠在天花板上.

  由于害怕暴露,我不敢看着下面,只能面对着天花板,气都不敢喘一口.只听见房门吱呀一响,一个脚步声慢慢走了进来.

  “咚!咚!咚!”似乎是没有注意到我,脚步声很快就从底下传过去了,向着床铺的位置前进.

  我刚松了一口气,又听见”咦”的一声,分明是一个人类女人的声音,顿时吓得我一哆嗦,差点掉下来.

  “难道被发现了!”想到这一点,我顿时紧张得不得了.

  哈享比我沉得住气,从刚才起就半点声音都没有,不是装死吧!

  “我的钱包哪去了?”那个女人声音又响了起来,接着便是一阵翻找的声音.原来是回来找钱包的.

  趁着那女人翻找的时候,我偷偷回头看去,只看到一个穿着紫色衣服,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头发长长的人类女人在床头找着什么.

  这么好得机会,不探探底怎么行呢!我散发出本身的精神力,若有若无的向她探去.如果是以前我可能还会怕被发现,可现在我的精神力低得可怜,反而不用去掩饰什么了,实力差也是一种非常好的伪装啊.

  悄悄的,近一点,再近一点,”滋!”仅仅只一瞬间,我便感觉到那女人身上猛地产生一股力量推开了我释放出去的力量,仿佛碰在一股强大的闪电上似的.对于目前的虚弱状态的我而言,简直比在正面狠狠打一拳还难受.

  顿时我就觉得天昏地暗,两眼直冒金星,全身上下一下子变得煞白.我哆嗦着转过头,触手死死的贴住天花板,用尽吃奶的力气狠狠稳住.

  “这回踢到铁板了!”心里苦笑着,嘴巴却连笑得力气都没有了.刚才那一下无异于被铁锤正面攻击一样,还是防御无效的那种.唯一庆幸的是还没有被对方发现.

  想起来既觉得窝囊又好笑,没被发现的理由竟然是我太弱小了.就好像人类绝对不会发现被自己踩死的蚂蚁一样,对于下面这个女人来说,我就是那差点被踩死的蚂蚁,她却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这是力量的绝对差别啊!

  下面的这个女人,比起那个法师工会的会长强多了.虽然和会长对阵的那晚我是借助了支配者权杖的力量,但至少还能抵挡一下,哪象今天仅仅是一个小到对方感觉不到的碰撞都身受重伤.

  在我苦苦支撑的时候,那个女人总算是从大包小包中翻出了钱包,接着便兴冲冲的出去了.临走的时候似乎还往我这里看了一眼,因为她说了一句话.

  “奇怪,天花板上怎么有个地方这么白啊?”

  哈享由始至终倒地装死,一言不发.直到脚步声已经远去后它才翻身爬起来,喊道:”喂!没事了,快想办法来就我啊!”

  谁知竟然喊了几遍都没反应,哈享顿时急了.”喂!你怎么了,怎么不回答.你……你怎么变成白色的了!”

  我何尝不想回答哈享,但精神反噬的痛楚早已侵入我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下我只得凭感觉死死的抓住天花板.直到筋疲力尽才”啪”的一下掉下来,摔得呲牙咧嘴.

  “你……你搞什么,突然下来干嘛!”哈享吓了一跳,连连抱怨.

  “别抱怨了!”我躺在地上,浑身跟散架似的,没有一个地方不疼.”我还救你?等下我能不能出去都难说!”初次品尝精神反噬的滋味让我痛不欲生.以前虽然听说过这种情况,但真正亲身体验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实这种情况我早就知道.精神力对决的禁忌是非常严重的,特别是在两个人实力相差非常大的时候,弱的一方很容易导致反噬.精神反噬比魔法的反噬更加可怕,魔法的反噬不过是由自身承担失败魔法的威力,而精神反噬承受的却是自己发出去的精神力量.

  这两样表面看起来是一样,其实不是.因为和魔法不同,自己发出去的精神力量返还时本身是无法抵抗的,这样一加一减,几乎可以达到原来几倍的威力.

  我一直没有将那些书上的警告当回事,自从学会使用精神力后一直肆无忌惮的到处使用,今天终于尝到苦头了.

  于是我躺在地上动不了,哈享在铁盒里出不来,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都是一副丧气样.

  “我说你怎么一下子搞成这样子了!那个女人虽然厉害,你也不至于看一眼就吓成这样了吧!”哈享竟然说起风凉话来.

  “你懂什么!”我没好气的说道:”魔法的世界,又怎么是你这种只会肉搏的家伙能懂的!”

  “对,我不懂!可我至少还跟人家过了几招才输的,哪里象你这么狼狈.”

  “……”我顿时无语,威胁道:”你是不是不想出来了.

  “别!别!千万别这么说.”哈享这才想起自己的命运还捏在我手里,连连道歉.”刚才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只要我能出去,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哪怕就是要我当你的仆人都行.这几天可把我给饿惨了,我说什么也要离开.”

  “咦!饿惨了?难道你这体形竟是饿出来的?”我不禁诧异于它掉膘的速度.

  “对啊!自从被抓来以后,我一点东西都没吃过,所以现在才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完哈享还故意挺起胸膛,排骨立刻现出痕迹来.

  “真是……可怜啊!”以前的哈享几乎可以把身体当球滚,现在竟然连自己的骨头都能摸到了,这变化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它饿了这么多天,虽然瘦得骨头包皮,竟然还这么精神奕奕,难不成真是传说中的不死鼠吗?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本来是想救你出去,不过看这架势是没什么戏了.那个女人实力这么强,想必关你的盒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你还是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惹上这个人类女人的吧!”

  “嗨……一言难尽啊!”提起这件事,哈享脸上顿时显现出无尽的沧桑,颇有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神情也是犹豫再三,不知想起了什么感伤的往事.

  “你他妈的有屁就放!别在那里支支吾吾的行不行.”对于这种从吟游诗人身上传出来的吊胃口恶习,我向来深恶痛绝.”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又不是和那个女人有一腿,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只是想营造点气氛嘛!怎么说也是我哈享大人的初次回忆篇章.”

  “切!你一不是美女,二不是主角,这样搞会让作者被读者骂的!懂不懂?”

  “作者?是谁啊?”哈享一头雾水.

  “……反正就是本书很重要的一个人物.好啦,快点讲你的故事了,再等下去那个女人就要回来了.”其实我敢肯定刚刚那个女人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回来,因为据我观察,人类中的女性在特意拿着钱包上街的情况下,一般都要三个小时以上才有可能回来.但为摆脱骗稿费嫌疑,这里就不一一具体说明了.

  “其实,那个女人也可以算是我的第二个主人!”哈享不说则已,开口就极具震撼力.神秘女人竟然是它的旧主人,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外?我原来还以为那女人是哈享以前追求过的对象呢.有哈享这种非人类的追求者,不结下仇才奇怪.

  “不对啊,你上次不是说你的第一个主人是唯一的主人吗?”我记起在地下宫殿里哈享曾经讲过的话.

  “所以我才说’也可以算是’这种话,说实在的,我宁愿自己从来就没有遇见她过.”说起这件事情哈享似乎很无奈.

  “当初主人丢下我跟男人私奔了!”没由哈享突然讲了这么一句,我猜到这句话里的”主人”应该就是哈享的第一个主人.原还指望有什么哀怨缠mian的故事,没想到哈享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抛弃的.

  “结果我只好又回到大街上当流浪猫.那时的我已经不是最开始的弱小状态了,很快就成为了那条街道上流浪猫的老大,虽然没什么意思,但也算过得逍遥快活.不过力量也给我带来了麻烦,我很快被那个巫婆盯上了.”

  “巫婆?”我疑惑的问道:”是指那个女人吗?”

  “对!”哈享咬牙切齿的说道:”当初我怎么没有看清楚她的真面目,结果两条咸鱼就把自己给卖了!”

  “咸鱼跟你和她又有什么关系?”我越听越糊涂.

  “记得那天也是下着雨,她带着一篮子咸鱼跑到平民区那里,专门找我们这些流浪猫喂.我当时看了还挺感动,没想到人类里竟然还有这种好人,谁知道她的真真实目的竟然那么邪恶!”

  “她竟然是来挑试验品的!”

  试验品!

  我对这三个字的反应绝对不会比哈享现在咬牙切齿的样子差多少,因为我……也曾经有过一段当试验品的悲惨岁月.

  那时在精灵森林的时候,比波常用各种理由在我们身上试验它新配制的药剂,将我们整得死去活来,还美名其曰好东西先便宜自己人.

  别的史莱姆都被它搞怕了,一次两次就不上当了.可它唯独抓住我想要学习魔法的弱点,诱骗我将一瓶瓶颜色可爱,成分不明的药水咕噜咕噜喝下去,接着便一本正经的坐在边上看反应.基本上每次喝过它的药水后我都要在床上躺几天,可伤好了之后又禁不住魔法力量的引诱,继续勇敢试药.可惜直到比波离开,也没见它研究出喝了就马上能成为大魔法师的药水.

  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是笨!世界上哪有这么厉害的药水,真有的话全大陆的人类不都是大魔法师了吗?竟然傻乎乎的相信这种话,还因此承受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悲惨生活,真是天真得可笑.

  从那时候起,对于试验品这三个字,我便异常敏感起来.听闻哈享也有一段相似的经历,我不由得对它多了几分好感.

  “你说的试验品,难道那个女人要抓你做魔法试验吗?”我问道.大部分魔法师都有做活体试验的经验,这对于修行是必不可免的,但对被试验者来说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当然,大部分的被试验者连回忆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试验完成后就处理干净了.

  “比这还糟!”哈享的眼中透着恐惧:”她是个炼金术士,主要是做药物试验!”

  “可怜的家伙!”

  我忍不住呻吟出来.对于炼金术士的药物试验,我并不陌生.钢夏的主人,那位伟大的炼金术士留下来的大量笔记中,有大约三分之一都是药物的活体试验记录.看完那些东西我才深刻的了解到,比波这种业余爱好者的行为和那些专业人士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无论从残忍性还是研究精神都差得太远了.

  “即便是用于治疗某种疾病的药物,也必须清楚的知道它在各种使用情况下的副作用所在.”这是笔记第一页上的原话.

  在这种理念的指引下,即便为造福大众而开发出来的药物也同样能达到致人死命的地步吧.当然除了那些研究狂人外,一般不会把人类作为试验对象的,受害的自然是哈享这种不具备”人权”的猫狗.

  “当时吃完咸鱼,她就把我带到一个卖魔法用品的商店里.我还以为终于可以结束流浪的生活了,谁知道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哈享口中的魔法用品商店就是巫毒发现空间传送点的地方,想来哈享所谓的噩梦之地就是那里.由它那痛苦的表情,我几乎可以确定它的遭遇一定比我……惨得多.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阻止它说下去.毕竟那些事情都是我们不愿意去面对的过去.”够了,哈享,不用说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可是我才开始讲啊,后面还有很多故事!比如说我是怎么由猫变成鼠族的,又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有怎么样建立了地下王国的,这些都还没讲啊!”哈享急忙说道,看来这几天被关在这里真把它给憋死了.

  “不用了,再说下去我就要跟你关在一起了!那个盒子那么小,我可不要跟你挤在一起!”说完,我强撑起身体,慢慢悠悠出了房间,好不容易钻进厨房的下水道中.

  这里又不是聊天室,万一那个女人回来了怎么办!

  精神反噬带来的伤害非常巨大,虽然不会给身体留下什么创伤,但魔法领域的很多事情都没有绝对的,为今之计只有先找那条老狗看看.

  看到我的时候,巫毒明显愣了一下,开口竟然是”请问你找谁?”

  “……别开玩笑了,是我啊!”今天是怎么了,所有人都不大对劲似的.

  “恩……你是谁,我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象你这样的史莱姆,我唯一认识的史莱姆是绿色的,可你是白色的!”巫毒一本正经的说道.

  “白色?”我闻言往身上一看,果然,不知什么时候,全身上下都变成白色的了.在这种地下显得格外明显.

  “晕,我怎么变色了!”我知道很难解释清外表的变化,只好拿出临走前从巫毒那里摸来的两个魔法卷轴丢过去.”只用了一个,剩下的还给你,反正这回的对手也不是卷轴能够解决的.”

  拿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卷轴,巫毒很快确认了我的身份,顿时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我记得你用的那个卷轴应该是大火球术,难道还附带变色效果?”

  “别提了,什么变色,我是被吓成这样的!”想起来我就觉得窝囊,竟然输得这么惨,连丝毫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什么!吓成这样的,你不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吗?是什么东西,说来听听!”巫毒反而觉得很有意思,非要我讲出来.

  虽然有点丢脸,但史莱姆向来脸皮厚得很,我也没想过要隐瞒,便将去找哈享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完我的话,巫毒竟然笑起来,说道:”你上当了!那个女人不可能那么厉害的!”

  “怎么不可能,我可是亲身经历过的!”我反驳道.

  “傻徒弟,难道你没听说过魔导器这种东西吗?炼金术士一般不具备太强的魔力,但他们对制造魔导器却非常擅长,几乎厉害的魔导器都是出自强大的炼金术士之手.”

  “制造高级魔导器需要大量的资金与珍贵的原材料,除了炼金术士外也没多少人能消耗得起.高阶法师固然很有钱,但和高阶的炼金术士相比就差远了.一个实力强大的炼金术士能从矿物中轻易提取各种各样的贵重物品,象是金银或宝石什么的.因此他们才有庞大的财力支持魔导器的制作.”

  “难怪……”我想起钢夏的主人,那位逝世多年的炼金术士.遗忘研究所里那多得难以想象的水灵原石无疑是对这种说法的最好诠释.以外面的眼光来看,那些库藏中随便拿出一颗都是无价之宝,难怪说炼金术士都是巨富了.

  “从你说的情况看来,那个女人身上肯定有防止精神力窥视的高级魔导器.因为如果是她本身的实力的话,你肯定会被发现的.精神识海虽然广阔无垠,但却容不下丁点外来意识的存在,即便你的力量再微弱也一样.”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心情也好受多了.如果是借助外来器具的帮助,那么就是说我也一样能有这种力量.顿时心里开始打起小算盘,怎么才能把那女人身上的魔导器弄到手呢?

  “你啊!也不小心一点,懂一点精神力就到处去用.幸好你的力量这一阵子因为力量吞噬的原因被严重削弱了,如果还是十几天前的状态的话,你不死也会疯掉.”巫毒郑重的警告我.

  “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的!”我嘴里答应着,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精神反噬这玩意是自己的实力越强则反噬的威力越大,而我变强的路还遥遥无期呢,天知道是什么时候.

  “对了,你给我检查一下这身体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成白色的了,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变回来吗?”虽然白色也满好看,但我总觉得怪怪的.

  巫毒替我一检查,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看着它的脸色,我不禁也跟着紧张起来.

  “奇怪啊,真是奇怪啊!”它也不回答,只一个劲的说奇怪.良久才说道:“你体内原本互相吞噬的两种力量,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什么变化?”我紧张不已,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性命问题.

  “原本我以为这两种力量会互相纠缠,直到其中的一方被另一方消灭为止,谁知道现在它们竟然合二为一,结合在一起了.不但对抗停止了,连带对你体内其他自然元素的削弱停了下来.也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力量竟然能够融合呢!”

  它这番话听得我糊里糊涂,但一些关键的意思还是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不会再变虚弱了吗?”

  “不是以后,是现在!”巫毒纠正道:”虽然不知道情况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因为这次的精神反噬激发出你本身的潜力,融合了这两种足以毁掉你的力量.反正现在你体内的各种能量已经处于平稳状态,暂时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

  “就是说我可以再正常修行魔法了吗?”我欣喜的问道.

  “何止正常修行,以后你在学习黑暗魔法和亡灵魔法的时候会比正常修行者快得多,因为你本身就具有这两种力量的性质.”

  “那会快多少呢?”我尤不知足.

  “一日千里!”

  得知自己由于意外而解决了身体的难题后,我心情大好,顿时觉得大法师塔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自己肯苦练,说不定有朝一日也能进去逛逛,原本遥远的理想似乎有点可以触摸了.

  但巫毒却严令禁止我进行魔法修行,理由是我的情况太诡异,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免得出什么差错.它很清楚我阳奉阴违的个性,于是一个封魔咒,彻底堵住我蠢蠢欲动的心思.

  “你怎么能这样!”我大为不满,严重要求维护”虫权”!

  “我是为你好!现在你的情况还不是很稳定,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这时候出点差错,别说学魔法,就是想活下去都别想.所以这阵子你还是老实些比较好!”巫毒在这件事情上一点都不放松.

  听它这么一说,我再不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只得将原来的打算作罢.

  “那哈享的事情怎么办?听说它已经饿了好几天!再迟点说不定我们就得去给它收尸了!”想起哈享居然瘦回正常体形,想必其中的痛苦磨难必然非常巨大.

  “没关系,它没那么容易死.现在我们要救它并不难,但得考虑到随之而来的麻烦,一个实力高强的炼金术士要追踪特定对象简直是轻而易举.她只要在哈享身上做些手脚,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

  “那女人的来历弄清楚了吗?”虽然知道抓走哈享的女人是来自大法师塔,但这点情报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更多详细的东西.

  “基本情况都知道了,不过没什么用.”

  “说来听听!”对于这个神秘的女人,我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虽然无法收集到细致的消息,但那些老鼠还是非常厉害的.记得我们发现的那个空间传送点吗?”

  “记得,就是那个在魔法用品商店地下的吗?”我在那里吃了几天的灰尘,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昨晚我去市政厅查过,虽然那间商店关门很久了,但并没有卖出去,所有人仍然是一个叫莎丽的人类女子,也就是商店原来的老板.”巫毒果然强悍无比,我可不会以为它是从市政厅门口大摇大摆进去的,铁定是昨天晚上偷偷溜进去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这些情报相当不容易.

  “这个莎丽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系?要不你干嘛提到她?”我很快找到关键所在.

  “没错!这个女人早在几年前就失踪了,后来一直没有消息,但并没有列入失踪人口的记录里.根据已经掌握的情况,我怀疑她是去了大法师塔!”

  “你的意思是,抓走哈享的神秘女人,就是这个莎丽?”

  “很有可能!”老头肯定的说道.

  “可是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呢?就算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老家在哪,我们又能怎么样?难道还用魔法诅咒她不成?”这些对于我们的救”鼠”大计纯粹没什么用嘛!

  “呵呵……不是不可能哦……”巫毒笑得坏坏的,一看就知道有诡计酝酿中.

  “不是吧!难道你真的要用诅咒的力量!”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它.

  并不是我置疑巫毒是否有这种能力.恰恰相反,几乎所有的巫医都或多或少精通几种巫术诅咒,象它这种大祭祀级别的更是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诅咒力量.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对于诅咒力量它也有着更深刻的了解.

  诅咒力量毫无疑问是可怕的,但那不仅仅是针对敌人,对于使用诅咒的人来说可能更可怕.相传诅咒力量是借助邪神的力量诞生于世间的,任何使用它的人无论用它做了什么事情,都必会遭到反噬.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两个仇人互相对骂时候,甲诅咒对方断子绝孙,乙则骂对方不得好死.在没有涉及诅咒力量的情况下,讲的话自然没什么意义,纯粹图一时之快而已.但是,如果双方都使用了诅咒,结果肯定是两个人都在不得好死的情况下断子绝孙.

  这就是可怕的诅咒,没有人能从中获得好处,任何妄图利用它的人都将自食恶果.

  这些情况,巫毒无疑比我清楚得多.也正因为如此,它的话才会让我异常惊讶,这简直跟知法犯法没什么区别.

  “喂!你不是开玩笑吧,真的要用诅咒吗?”虽然这次的敌人很强,但如果要用自己老师的性命去换,我宁愿放弃算了.

  “那是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老头坚定的说.

  “恩……很多次耶!”我毫不犹豫的数起来,”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隐瞒了你们的真实目的,还有……”

  最后得出结论一一它很多时候都骗我.

  “哈哈……”老头尴尬的笑着,”那不都是以前的事情吗?现在你是我徒弟,我当然会帮你的.对了,你不想知道诅咒的具体应用方法吗?”果然是老狐狸,情况不对就马上转话题.

  好在我也想知道它心里有什么鬼主意,于是便不再理会刚才的话题,听它讲起诅咒的应用来.

  “其实我以前就和你讲过一些关于诅咒的知识,但并没有告诉你具体的应用方法.以你的个性,如果学会了这些东西,肯定不是弄得天下大乱就是把自己的小命玩完,所以我才没有教你.”

  “咦!难道你现在就不怕我乱用吗?”

  “当然不怕,诅咒这门学问,不怕懂行的,也不怕外行的,就怕一知半解又胆大妄为的.懂行的不会轻易使用诅咒力量,外行的不懂怎么使用,而你刚好就是最后面那种有点明白又喜欢乱搞的.幸好给你下了魔封咒,短时间内也兴不起什么风浪来,这段时间我会好好教导你的!”说到教导两个字的时候,它的声音还故意提高了几度.

  “是是是!我一定会专心学习的!请老师不用客气!”这种情况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应付,更何况有神秘的诅咒力量诱惑,怎能不认真呢?

  “嗯!这才象话!”巫毒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我们都知道,现在人类中流行的诅咒魔法并不是真正的诅咒力量,它充其量不过是元素魔法的另一种使用技巧,真正的诅咒只有在一些古老而神秘的宗教中才有少量的传承.我们狗头人一族流传下来的就是其中一种.”

  “今天我要告诉你的,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个!之所以选这个,最重要的就是这个诅咒技巧没有什么杀伤力,严格说来只是诅咒中少有的近似辅助魔法的技能.”

  “没杀伤力,那多没意思,学来干什么!”一听是没什么用的诅咒技巧,我顿时就兴趣缺缺!

  “肤浅!”听了我的话,老头顿时就训斥起来.”谁告诉你没杀伤力的东西就没有用!要记住,无论魔法或是巫术,都要针对具体的对象来使用.不管威力如何,级别高低,华丽与否,能达到想要的效果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不能改掉这种肤浅的想法,那么你一辈子都别想成为真正强大的魔法师.”

  巫毒虽然平时在我面前笑嘻嘻的没个正经,但认真起来却也威势十足,让我不得不恭恭敬敬的听它教训.不过话说回来,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它才像个老师,我才像个学生.

  训斥完后,它接着说道:”今天我教你的东西有个名字,就叫自伤术!”

  “自伤术!自伤术”我在口里反复念叨了几遍,怎么听怎么象自杀术似的.果然有够诡异啊!顾名思义,难道这个法术就是伤害自己用的吗?

  “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你可不要小看这个诅咒术.它不但应用范围很广泛,最重要的是可以无视诅咒的等级法则!”

  “诅咒等级法则,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最近老是一堆的新名词.

  “很简单的, 诅咒的等级法则就是在使用威力强大的诅咒时,如果施咒的人拥有的力量远比施咒对象差,诅咒不但不会成功,还有可能马上反噬.”它耐心解释.

  “哦!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就算你想用诅咒暗算别人,你也得先把自身的力量提高到一定的程度才行,否则不但不能复仇,还平白无故的要搭上一条命,对吗?”

  “没错,就是这样.但今天我教你的方法则没有这么多顾虑,只要使用就一定会有效果,无论对方是不是很强.当然,相对应的结果就是这个诅咒只能造成很小的影响,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那到底要怎样做呢?”我急忙问道.

  “既然叫自伤术,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你自己砍自己一刀,然后……”

  “然后对方也会被砍一刀吗?”我打断它的话.

  “当然不是,对方只会有些手痛而已!要达到这种伤自伤人的程度,必须涉及诅咒的高等技巧才行.这个自伤术只能将自身一些不太强烈的反应传递过去.”

  “不太强烈的感觉,比如说……”

  “唉!”巫毒突然叹气,说道:”最近不知怎么搞得,火气特别大,我都便秘八天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