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重返大陆

变形虫战记 爱飘 4446 2004.07.12 14:49

    

  这天我坐在山顶看着海那边的陆地,远远的看见原本青翠的树林已经开始凋谢了,不知道留在那边的家伙怎么样了,(当初走的时候,考虑到安全问题,没有带所有成员过来,而是一部分老幼安置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就是我们储藏食物的地方。这样就可以不用担心它们会因觅食被熊怪抓住了。)

  忽然一阵北风吹过来,冻得我打了个寒战。虽然地处大陆的东南角,气候也勉强称得上四季如春,但北方冰冷高原的寒流还是来到了这个地方。

  “看来回去的时候到了!”我自言自语道。当第一阵北风从遥远的冰冷高原吹到精灵森林来时,就意味着--冬天来了。而我们的敌人,应该早就哈欠连天了。

  第二天的上午,海边。

  比波背对着大海,任凭海风吹拂着它的身体。(因为没头发嘛!)

  “大家想想,一个月前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那时我们吃了败仗,被人打得落荒而逃,不得不渡过海峡来到这里。为了来到这,我们还有三个同胞,”说到这里它顿了一下,“三个同胞葬身大海。现在,我们将要重返那里,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还有--尊严!”

  我把手一挥,“渡海!”

  大家欢呼起来,向海边涌去。

  什么,你说这是冬天,海水冷得很,我们怎么过去的?

  从远古的时候开始,世上的生物就在用种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进入海洋,有的最简单--学游泳,有的改变自己的身体,以适应大海的环境,而最聪明的人类,则想出制造工具--船来渡过汪洋。

  而今天,我,扑哟哎哟,将用一种史无前例的方式重回格兰姆大陆。

  别忘了,我们已经不是当初那些弱不经风(?)的史莱姆了,这里可是有三十七位魔法师哦,(虽然只是见习学徒级的)要渡过这样一条小小的水域,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于是在我的指挥下,史莱姆法师们开始分批集中向沙滩上的一个水坑里施展冰冻术,不一会儿的工夫,一块直径达四米的巨大冰块就出现了。大家齐心协力将冰块推出沙坑,让它浮在海面上。那根用蔓藤编的粗绳索早就放在了水坑里,现在犹如一根缆绳,将冰块牢牢的拴在海边,动弹不得。

  “大家加把劲!”比波在旁边催促起来。

  虽然已经是冬天,温度很低,但谁也说不准冰会不会融化。于是大家施法的速度更快了。渐渐的冰块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冰坟,还是浮在水面上的那种。

  “上……”我一时间想不出上什么好,总不能大喊一声“上山”吧!

  “这是一座冰山!”比波最后下了判断。

  “胡说,这条船哪里象冰山了?”我闻言很不服气。

  “不信你回头看看。”它指了指我身后。

  我把头一转,刚好看见我们生活了一段日子的菜菜山,(为了纪念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我们已经决定将这座岛以史莱姆之神的名字命名。)奇怪,怎么这么眼熟,我再看看自己做的船,……一模一样!没错,我做出的冰块竟然和我们将要离开的这座岛一模一样!难怪比波说它象一座冰山了。

  听了比波的话,大家也越看越觉得象,于是都转过来看着我。

  一丝汗水流了下来……

  ……

  (长久的沉默。)

  “哈哈哈……”为了打破沉默,我先大笑了一阵。“天意,天意啊。”

  看见它们脸上都露出迷茫的神色,我解释道:“大家看,我们做出来的冰船竟然和我们身后的这个岛一模一样,别忘了,这个岛可是我们的史莱姆之神曾经降临的地方,这艘船一定是我们的神在显示它的神力,它预示着我们将要克服任何的困难,达到我们的目的。”

  说完为了显示其真实性,我还趴在地上,恭恭敬敬向山顶的方向朝拜了几次。

  由于我现在身份的特殊性,(大祭司)又加上那艘所谓的船和后面的这座山长得太像了,(怎么弄出来的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大家都相信了我的话,一些虔诚些的信徒马上跟在我背后膜拜起来,拉都拉不起来。

  不会吧,竟然这样就让我糊里糊涂的混过去了,我开始深深的佩服起自己的口才来。

  虽然山型的冰块并不好坐,不过大家还是一个挤着一个的坐了上去,为了防寒(要知道下面可是冰块啊!史莱姆的体温本来就不高,怎么受得了。)大家每人都背了一捆卡特拉草,垫在冰块上。

  最后,趁着朦胧的日色,我们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一个小时后,精灵森林东南海岸。

  这次脚下有冰山护体,几乎都没什么颠簸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看着眼前的土地,大家欣喜若狂,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没错,在岛上的一个月,我们几乎天天都是吃着那些的卡特拉草,虽然它的名字不错,可味道却绝对可以排进史莱姆食谱的后十位,列入非生死断粮关头不可食用的东西之一。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比波竟然没有阻止我们,因为……它自己也在干我们一样的事情!

  虽然冬天没什么好下口的食物,不过大家还是尽可能的将方圆五百米内能吃的东西扫了个干干净净,就象一群蝗虫过境一样。

  “好饱!”我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突然想起自己怎么说都是个大祭司,这样子是不是太没有一个代表神的使者的风度了。于是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招呼大家集合。

  由于饮食过量,族长,也就是比波不得不宣布原地休息半个小时再上路。

  三个小时后,某处秘密据点里,我们找到了那些留守的史莱姆,带头的是一个年岁满大的家伙,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个老史了。不过它们的日子明显过的比我们滋润,一个个吃得油光满面,一看就知道是专吃东西不远动的结果。看来我们走之前储藏的食物都便宜它们了。

  一阵寒暄后,正式开始开会。

  “现在那些熊怪怎么样?”比波开门见山。

  “都走了,一只都没留下。”老史答到。

  虽然这些都是在我预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要确定一些事。“大概是什么时候走的?”

  它想了一阵,“从七天前开始它们逐渐减少,大约两天前我们出去查看的时候就一只都没有看见了。”

  “它们应该是回洞穴了,”比波说到,“虽然熊怪平常都生活在树林里,但冬眠的时候为了安全,一般都会找一个洞穴。”

  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我们何不趁它们冬眠的时候去偷袭,这样它们不就任我们宰割了。”

  “别做梦了,”比波一盆冷水马上倒了下来,“它们冬眠的时候都是把洞穴从里面封死的,从外面一般不可能进去的。”

  我并没有死心。第二天,便带了几个手下去寻找熊怪冬眠的洞穴。找倒是找到了,不过洞穴口里塞着巨大的石块,石块上面还绘着奇怪的图案和符号,我用魔法轰了好几记,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门口那石头有抵御魔法的作用。

  于是,我们的生活好象又回到了以前。突然间失去了目标,大家每天都有点无所事事,不知该干什么好。

  这样过了两三天后,比波突然找到了我。

  “什么事?”这时的我,正靠在一棵松树下打瞌睡,静静的享受美好的生活,对与它的突然出现,感到很不满。

  比波扫了我一眼,露出一种很气愤的眼神。它怒气冲冲的说道:“我问你,我们到底回来干什么?”

  “夺回我们的家园啊!”我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我们到底干了什么?”

  “我们的家园不是已经夺回来了吗?”

  它终于忍不住了,跳到我身边就是一下,“你晕了头了,那是人家自己让回来的,哪是你夺回来的!”

  “哎呀!”被它一打,我连忙抱住头,“让回来的?夺回来的?听起来,都差不多嘛!”

  “差不多?”比波冷笑了一下,它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落日的余辉在我眼前交织成一片绚烂的图画,但它似乎无心欣赏。

  它伸出一只触手,指着遥远的西方,“三个月后,熊怪们将会卷土重来,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能抵挡它们吗?”

  “那可难说,”我撇了撇嘴,“要知道,现在的我们,可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们了!它们想要这块地方,可没这么容易!”

  “说得轻巧,我问你,它们来的时候,你用什么挡?”

  我立马摆了个POSE,大气中的元素开始在手中聚集,身边的落叶无风自动,排出一圈又一圈的气浪。

  “就凭这个!”这一刻,我的心中有着无限的骄傲,(55……为了这个,我吃了多少苦啊!)

  “你白痴啊!别忘了,那些萨满祭司是怎么破了我的连环闪电的。”比波几乎是吼出来的。

  对呀!我怎么把那些萨满祭司给忘了。上次熊怪们穿在身上的泥浆盔甲浮现在我眼前,虽然比较难看,(看上去跟非洲土著似的。)而且还有点臭,(不知道从哪挖的泥巴,尽是一股烂掉的草莓味!)不过魔防效果还真的不错,(至少加了60%!)上次比波的中级雷系魔法都没怎么伤到它们,如果以我现在的实力遇到它们……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个冷战,“那绝对死定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一翻身便爬了起来,“你说得对,我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这件事不是这么容易就结束的!”

  “你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它们都振作起来!现在部落里面的那些家伙整天无所事事,不知道到底在搞什么!对于我的话,它们也不怎么正经的听。”我一肚子牢骚。

  “我看,可能是它们太闲了!”比波想了想,“以前我和人类在一起的时候,看到他们每天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就没时间无所事事了。本来我们是准备对付熊怪的,现在熊怪一走,大家一下子没事情做,所以才这么无聊。”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让那些家伙们每天都有事情做,他们就不会象现在这样了?”

  “对,没错!”

  “可你也知道,我们史莱姆一族是从来没有工作这种事情的,它们怎么可能马上改变。就算是我们俩的决定,恐怕它们也不会真心诚意的去做吧!”

  “如果不是我俩的意思,是神的意思呢?”比波的眼里露出了狡诈的光芒。

  当天晚上,部落里举行盛大的祭神仪式,几乎所有的成员都参加了。由于没有想过仪式上的礼仪和规定,比波只好借用人类的那些规定,再进行了一些删改,因为有很多东西并不适合我们史莱姆,比如说仪式开始时本来应该由衣着性感(就是穿得少)的女神官跳请神舞,可我们恐怕是做不到,只好改成具有史莱姆风格的扭扭舞。看着一堆史莱姆在下面扭来扭去,我真是忍不住想笑啊!可我现在是庄严的大祭司,所以只好板着个脸,硬挺在台上,可肚子里早笑暴了!

  好不容易等到仪式的前半部分完毕,我把手一举,(触手)所有的成员都停了下来,静静的站在下面看着我。

  不知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时刻,我竟然连一点胆怯都没有,仿佛我生来就是为了站在这个台上,生来就是为了站在这里看着它们。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的篝火熊熊的燃烧着,将整个森林映照得通红。

  “我的同胞们!今天,我,你们的大祭司,史莱姆之神的忠实仆人,得到了我们的神的指示,你们想知道是什么指示吗?”没事先卖个关子,挑起它们的好奇心再说。

  “想!”不知哪个家伙先喊了出来,台下全都喊了起来,“想……”“想知道!”顿时森林上空充满了史莱姆们的喊声。

  我再次把手一挥,台下又安静了下来。

  “我们的神说,我们,史莱姆,将要称霸精灵森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