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史莱姆龙骑士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397 2004.07.18 08:58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比波正在旁边担心的看着我。

  我刚想起来,一种刺骨的疼痛感立即传遍了全身,头也是一阵巨痛,让我只得放弃了起来的打算。

  “它们怎么样了?”

  比波见我醒了,连忙挥出一片白光罩住我,疼痛感立即减轻了不少。“你忙什么,先顾着自己吧!要不是我用治疗魔法保住你的命,恐怕你早就力竭而死了!”

  “它们到底怎么样了?”

  比波脸上暗淡下来,“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死了六十二只了,幸亏你先救醒了一部分,使其他的速龙得到了照顾,否则死的就远远不止这么多了。我带了很多族人来,它们正在照顾那些速龙,你不用担心。”

  “是吗?六十二只。如果我能再努力一些的话……”

  “你不用太自责了,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

  “真的吗?”

  “绝对是真的!”

  说完比波将手按在我的头上,一阵困意袭上心头,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次昏睡的时间异常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达姆斯神庙的祭祀之间里,(也就是我的房间啦!)而那些幸存的速龙都已经痊愈了,正在神庙外面悠闲的散步。

  看着它们一个个比我还舒服的样子,我觉得头有点晕,于是便问比波:“……我到底睡了多久?”

  “不多,十二天而已!”

  “什么,十二天!我怎么可能睡这么久!?”

  “那是因为我怕你透支太多精神力恢复不过来,所以用昏睡术控制了你的睡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点了?”

  “哪有,还是和以前一样!”

  “谁叫你一口把我的药水都喝光了!”

  ……无话可说。

  这次速龙的损失可以说是相当大,整个部落一百八十只速龙被热病夺去了六十二只,损失超过三分之一。不幸中的万幸是,死去的速龙大部分都是衰老的或是体质较弱的,对整个族群影响不大。

  还有一个问题是,它们已经不想再回原来的巢穴去了,一是因为那里留下了太多恐怖的回忆,六十二只同胞丧生在那里;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们觉得达姆斯神庙附近不是很好,而是非常好,不仅有山(后面是个山丘)有水(前面就是泉水),而且有吃(森林里的食物当然比草原上多)有住(我估计它们是看上我的神庙了),所以它们决定举族迁徙到这里来。

  不管怎么样,它们来了也好,有了它们的保护,至少我不用再担心神庙会不会被别的生物打扰了。而且在它们大病的时候,族里的史莱姆们和它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速龙就是这样一种生物,对敌人毫不留情,对朋友却是毫不犹豫的托付生死。而且一想到熊怪的事还没完,我就深觉得速龙的存在是非常有必要的。

  相处的时间久了,我发现速龙的思想满单纯的,(通俗点说就是头脑简单啦!)它们的世界远比我们简单,(想找比史莱姆的生活还简单的真是少见。)整天除了吃就是睡。(那不和史莱姆以前一样吗?)

  自从速龙搬来后,我们开始流行一种新的节目,就是骑速龙赛跑,不知道是谁先发明的,反正现在是火的很。这种比赛讲究的是速龙和史莱姆之间的配合,和单纯的速龙之间的赛跑又不同一些,所以也符合了那些整天没事做的速龙们的胃口,它们正闲得发慌。

  这天傍晚,我正四处溜达。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比波说是要研究上次的药水,不但从神庙的藏书室借走了很多关于药剂的书,还嘱咐我不准去打扰它。而迪则是一天到晚不见影子,不知道干什么。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广场上,现在有一部分史莱姆也喜欢上了房子,于是在广场四周建起了许多的圆顶型的房子(泥巴糊的!),虽然式样都差不多,但我们史莱姆的习惯已经在慢慢改变了,或许有朝一日,史莱姆再也不是以前的史莱姆了吧!

  忽然一阵急速的踏地声从我身后传来,还没等我转身,一道黑色的影子从我头上“呼”的一下跳了过去。我仔细一看,是迪,它正坐在一只速龙的背上,手持一把木刀,(那是它看见书上的图画后自制的。)喝叫着向前冲去。

  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场景,在宽广的草原上,迪骑在一只高大而威猛的速龙身上,它将手中的宝剑一挥,身后出现的是无数骑在速龙背上的史莱姆,顿时整个大地都为之振动。

  当然,上面的都是我的想象而已,不过迪现在的样子,倒真是和那些骑士游侠小说里的主角的样子满象的。(最近没事做翻了一下那些所谓的史诗。)只不过那些骑士是骑马,而迪骑的是速龙,应该叫龙骑士吧。

  现在一大早就有一堆的史莱姆骑着速龙跳来跳去吵死了,有一些速龙甚至和族里的史莱姆一起住,特别是比波和它手下那些警备队的成员,每天都是骑着速龙四处晃。(因为有了速龙后它们的移动力大增,原来要一天时间才能巡逻完的领地现在只要两个小时就足以转遍了。我怀疑它是不是根本就在玩。)而且大家要去远一些的地方的时候,都是想办法坐着速龙去,既省力又省时,有几只速龙已经开始进行类似出租马车的服务,只是要收些食物当报酬而已。照这种情况下去,我看速龙迟早会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只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不太了解速龙一族的语言,只知道它们简单在表达喜怒哀乐之类的情绪。或许,速龙根本就没有什么语言来表达复杂的东西吧。

  ********************************

  随着来自北方冰冷高原的风越来越强烈,总是喧闹不停的精灵森林也开始慢慢进入了一年中最平静的时光。草丛里窜来窜去的兔子,天空中唧唧喳喳的小鸟,都消失在森林的深处。

  可今年的冬天有点不寻常,因为精灵森林的位置几乎是在格兰姆大陆的最南边,往常的冬天虽然冷,但很少下雪,即便是下雪也不过一两天,因此温度都不会低到哪去。可现在,我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冷!

  坐在神庙里,我呆呆的看着飘扬的雪花。奇怪!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这么冷的冬天。(其实就过了一个冬天而已,不才一岁多嘛。)不过雪景还是满漂亮的,第一次看见这种天上下来的白花。

  在第三次被冻得打哆嗦之后,我终于坐不住了。现在我是在房子里还这么冷,那外面应该更糟才对,得出去看看才行。

  一打开门,一股寒风就卷了进来,顿时我感觉到身体的某些部分似乎有僵硬的倾向,吓得我连忙将门关了起来。

  经过一小段时间的思考和一大段时间的思想挣扎,我拿个大布口袋,(上次去偷书的时候不知是谁拿来装书的。)在下面挖了两个洞,然后套在自己的身上就出去了。

  从袋子里的小洞往外面望,我心里得意极了,这样既不影响看东西又不怕冷,我真是太聪明了。

  来到广场上,到处冷清清的,不但没看见那些速龙,就连一只史莱姆都没看到。而且四周多了很多那种泥巴糊的圆顶房子,只是怎么看都是急急忙忙赶出来的,不止外面的泥巴渣子都没刮干净,有些房子看上去还是歪的。

  我推开一间房子的门,走了进去。

  “啊!有雪怪!”

  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堆史莱姆就扑了上来,三下五除二将我击倒,并压在地下。

  “你们搞什么!?”

  “奇怪,这只雪怪的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不要相信,这本书上说,有一些魔兽能够模仿别的生物的声音,以使人上当,把他们吃掉。说不定这只雪怪就有这种能力。”

  “可我怎么觉得它和书上画的那个雪怪有点不象啊!而是跟246页画的烂布怪满象的。”

  “恩……这些都是人类画的,有些不准也很正常嘛!我认为它肯定是雪怪。”

  “不,不能这么说……”

  ……

  随着我不断的挣扎,布袋上厚厚的积雪被抖了下来,压着我的那两只史莱姆已经发现抓到的不是什么雪怪,而是它们的大祭司。可旁边那两只好象没看到,正在争吵我到底是不是雪怪这个问题。

  我挥挥手,示意旁边的那两只史莱姆不要出声。然后站起来,脱下了布袋,走到那两个争吵的家伙身边。

  “你们两个白痴啊!雪怪是生活在北方冰冷高原的,怎么可能出现在精灵森林!”怒吼声在屋子里回荡。

  这时它们才发现刚抓的雪怪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大祭司,急忙低头认错。

  这时我注意到它们后面正摆着一本厚厚的大书,刚才似乎就是在争吵这本书上的内容。

  《格兰姆百科全书魔兽版》?奇怪,怎么这么眼熟?很象我的那本啊!不过这两天好象都没看到,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你们,这本书哪来的?”

  “这个,这个……”

  “说实话!”

  “从藏书室里拿的。”

  “还拿了其他的没有?”

  “有,不过都被隔壁的借走了。”

  我说怎么最近藏书室里的书好象越来越少,搞得我还以为自己神经过敏,要不就是天气太冷冻糊涂了。

  “下次要看书跟我说一声,别偷偷摸摸的。”

  “是。”四个家伙连忙答应。

  “你们怎么突然看起书来?”这些混蛋平常叫它们多认些字都不听,现在怎么一个个认真起来了。

  “因为太冷,出不去,只好躲在房子里看书。”

  出去后我连忙找比波,跟它商量这个问题。

  “天冷不想出去?”比波听了我的问题,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很正常啊!”

  “不是说这个啦!可如果老是躲在房子里的话,整天都会懒洋洋的,谁去巡逻,谁去觅食,修行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一套制度,这样下去的话很快就会失去意义了。”

  “说得也是,老在房子里的话,它们的惰性又会出来的。”

  “而且还有那些速龙,总不可能把它们也关在房子里吧?”(因为速龙是什么时候都坐不住的。)

  “看来必须让它们恢复每天的活动才行。这样好了,采取强制的办法,一定要让它们出来。”

  “可天气这么冷!”

  “那简单,人类会做衣服御寒,我们就不会吗?”

  “做衣服御寒?”

  “对,那些人类一到冬天就穿上厚厚的衣服,就是为了御寒。”

  虽然比波说得头头是道,可我总觉得有些别扭,什么时候听说过穿衣服的史莱姆啊?

  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比波问道:“你身上套那么大一个布袋干什么?”

  “我这是挡风用的!”

  “把冷风都挡住了,不就是御寒吗?”

  对哦,挡住了风,不就没那么冷了吗。而且我们史莱姆对寒冷的抵抗力本来就比人类高,(什么?你说不可能!不信的话你随便到哪个寒冷的地方,绝对只有穿衣服的人类,没有穿衣服的史莱姆。)只要能挡住那些刀子一样的寒风,再冷一点也受得了。

  “那做衣服的材料怎么办?我们又不可能象人类那样织布,就算马上去学也来不及了。”

  比波沉思了一下,“只要有枯死的植物纤维就有办法。我以前看过人类的编织工艺,那个比较容易学会。织的时候再往里面塞一些干草什么的,应该就够用了。”

  在去找迪帮忙的时候,我才发现为什么那些活蹦乱跳的速龙都不见了。因为它们都在附近的树洞里藏着呢?可惜树洞里实在是很难舒服起来,一个个冻得直打哆嗦。它们虽然有着厚厚的外皮,但是体温实在是太高,(反正比史莱姆高得多!)对冷的地方也更难适应。(因为体温高的生物远比体温低的生物怕冷!)

  找了半天我才发现迪,这家伙正抱着那条整天和它在一起的速龙躲在一个树洞里发抖。

  “奇怪,我听比波说你自己不是做了个房子吗?”

  迪看看我,指了指边上的那条速龙,“阿卡不喜欢待在房子里,我只好出来了。”

  “阿卡?”应该是那条速龙的名字吧。原来如此,看来迪和这条速龙的感情已经很好了,宁愿挨冻也要和它在一起。

  “不要缩里面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经过大家一天再加一夜的努力,第一件手工编制成的史莱姆服装终于诞生了。虽然样式不太好看,(就象是一个破了不少洞的袋子,因为史莱姆的身体是圆滚滚的嘛!)而且由于是编织产品,柔韧性自然没布做的好。

  看着做好的衣服,我突发其想,能不能象人类的盔甲那样,让我们的衣服不但具有防寒的效果,而且还可以增强自己的防御力呢?

  我马上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比波,它听了以后有些惊讶,象是自己要说的话被我先说了似的。

  “当然可以,其实最近这阵子我就在研究熊怪们的泥浆盔甲,而且它们的制作方法我也大致弄懂了。”没想到比波一直在想对付熊怪的方法,而我却整天东游西逛,真是惭愧啊。

  没有看出我的脸红,比波继续说道:“现在我就可以制作那种盔甲!”

  “什么!?不会要我们和它们一样脏兮兮又臭烘烘的吧!我才不要!”想到熊怪们穿上泥浆盔甲后的古怪模样,我就觉得恶心。

  “放心了,制作方法我已经改变了,绝对不会和那些熊怪一样的。”

  为了奖励我的创意,三天后,我如愿已偿的得到了比波答应我的战袍。和别的编织衣服不太一样的是,在里面混入了一些布料,材料就是我那天套在身上的大口袋,所以别的史莱姆身上都是灰色,,就我是白灰相间,格外与众不同。

  “这件衣服的魔法防御力绝对不在熊怪的泥浆盔甲之下,而且它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优点。我采用了制作小藤甲的方法,虽然使它厚了点,但和人类的软皮甲一样具备一定的物理防御力,和熊怪的纯魔法防御不一样。最重要的是,它的各部位都是单独连接,是可以收缩的,对于时常处于拟态的我们非常适合。”

  穿上特制的战袍,我突然想起人类史诗中的一首诗。

  备好我的马啊!

  擦亮我的盔甲!

  提起手中剑!

  我们奔向战场!

  熊怪,我们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