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义助(上)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320 2005.04.11 10:26

    (还有点空,更新一章.看了首页上的新消息,觉得有些好笑.不想多说什么,本来就已经够便宜,再便宜就成包身工了.毕竟写亵du的只有一个而已.)

  那只手当然不会指着别人,事实上这地方除了我也没其他人。本来以为把支配者权杖献上去就没事了,谁知又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虽然举行了仪式,但那支什么神器根本就不听我的指挥,搞不好它就是看我拿它没办法才认我为主,别人哪会象我这么好说话,说不定一怒之下就把它扔熔炉里去了。

  “嘿嘿......”我干笑几声,“这么艰巨的任务我怎么行呢?不如这样好了,我把支配者权杖给您,您亲自出马保证轻易解决。”

  “哼,你心里那点主意我还不清楚吗?”巫毒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我告诉你吧,这事情还真的非你不可。”

  “咦!为什么?我的实力可是远远不如你啊!”

  “笨蛋,象支配者权杖这种神器一旦认主后,就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再换主人了。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不能得到神器的认同,所以才说非你不可。”

  “唉~”无奈之下我只好接受现实。

  “说吧,要我怎么做?我先声明,那个鬼神器到底怎么用我都没搞清楚。”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就是。”老头一脸阴谋得逞的奸笑。

  可惜没得意多久,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溅得房间里四处都是。

  “啊!老师你怎么了!”我大惊失色,连忙上去扶着它。

  “没什么,不要紧。”它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得吓人,勉强坐直身体,苦笑着说:“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行了吧!”

  “六十年的时间对精灵来说或许很短暂,但对于我这个种族来说已经过于漫长了。身体最强健的族人寿命也不过三十年而已,我已经活了两辈子了。可身上的责任没放下去之前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死,特别是这种危急的时刻。”

  “可那天你和哈享打的时候不是还很威风吗?怎么一下子就不行了?”那天晚上巫毒的表现可以说是精彩之极,哪里会想到现在这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你忘了巫术中最擅长的就是使用各种药物激发生命潜力,暂时将力量提升几倍吗?”

  “难道说......”听它这么一提,我突然联想到一些东西。

  “没错,你也不想想,我这么大的年纪怎么可能还那么猛。那天为了对抗那只魔界妖兽(哈享?),我不得不使用秘法,将身体的机能恢复到年轻时最强壮的状态。不过这样一来也大大加快了自己身体的衰老速度,如果不再动用力量,顶多还能活一年左右。可是在没有找到能托付重任的人之前,我绝对......”

  巫术秘法中最擅长的就是利用药物改变身体的状态,因此在战斗中常出现对手行动不能,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等状况,情况较轻的也会头晕目眩,心情慌乱,所以传到世人眼里往往认为巫术是诅咒的力量。殊不知真正的诅咒力量同时对施术者和受术者一样有效果,伤人的后果就是自伤,不要说普通魔法师,哪怕是死灵法师也是不愿意接触的。

  但也因为巫术的特点,施展的时候很麻烦,巫术师的衣服上常常要缝上十几个小口袋,以盛放作为施法材料的各种药粉。这也是我觉得难看的原因,怎么看都象是站在街头的职业乞讨者,哪有法师袍那么威风!

  “好了好了,我最不喜欢这种生离死别似的情景了!你不是还没死吗?想要我做什么直接说,用不着拐弯抹角,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虽说听老头子煽情很感人,我却偏偏不喜欢这样伤感的气氛,言不由衷的打断了它的话。

  “好,够爽快!”巫毒一翻身,又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像是考虑什么问题。看到它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我疑心刚才又是吐血又是交待遗言的场景是不是骗我的,吃什么药也不可能好这么快吧!

  “这样说吧,我不止要你解决圣地的事情,还要你继任大祭祀的位子!”老头想了半天,竟然丢出这么一堆话。

  “我反对!要我解决那些不死生物没意见,当什么大祭祀就免了!”几乎是想都没想,我毅然拒绝了它的提议。开玩笑,以前混史莱姆大祭祀还没当够,用得着又跑来当什么狗头人大祭祀吗?想想整天被一堆狗头人围着,供神一样供着,简直就让我有发疯的冲动。

  “而且大祭祀这么重要的职务,怎么可能让我这个外‘人’来当,你们本族数量不是庞大得很吗?”这个反对理由总算充分了吧!

  “那可没这个规定。”巫毒胸有成竹的说:“虽然没有先例,但你毕竟是我的弟子,凭我在族中的威望,就算它们想反对也不敢轻易说出来。只要我在一旁协助你,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自己掌控局面了。”

  “你就这么相信我?”突然交个这么重的担子,权力又这么大,难道是发现我人品好?

  “不相信!”老头想都没想回答到。

  “扑通......”(再次摔倒的声音)

  “那你还这么做?”

  “因为我相信支配者权杖的眼光!”巫毒坚定的说:“神器的选择是绝对不会错的!”

  “呜......这回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声音越来越小)望着它信任的眼光,我心里有点发虚。

  “更何况,我根本没有什么选择!”语气一转,它又说:“你以为我不想从弟子里选一个聪明懂事的接班吗?当然想!可我活了六十多年,教了上百弟子,能看入眼的只有那么两三个而已!”

  “那你就找那两三个中意的呗!”我插嘴道。不过很快就受到惩罚,被一只不知哪来的烟斗狠狠敲了几下。

  “不要插嘴,好好听着。”敲了我一记后,巫毒拿起烟斗,默默吸起来。

  “之所以不找那几个接班,原因很简单,它们都没我老头子长命,先去冥府了。可能是由于近亲婚配太多的原因,部落里的成员大多数来自同样的祖先,因此几百年来虽然狗头人的总数量增加了很多,体质却越来越差。象我这种天纵其才又健康强壮的越来越少。”

  “还自己夸自己,真是狗不知脸丑......”我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它眼睛一瞪。

  “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您接着说!”我忙装出认真听的样子。

  “那个......刚刚说到哪啦?”

  “说到您天纵其才又健康强壮!”

  “对,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也迷倒了许多村里的姑娘,就算是现在也还是魅力不减啊!”老头竟然一本正经的回忆起它的青春年华来了。

  “正事,正事,老师!”

  “哦!虽然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始终没什么效果。这一代族人里争勇斗狠,敢打敢拼的有不少,智力高的却没几个。大部分活了半辈子连写字都不会,更不用说学习如何当好一个祭祀了。你虽然是一只低等的史莱姆,却有着不逊于人类的头脑。当然,现在还有些笨笨的,毕竟缺少经验阅历。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比那些人类小孩聪明的!”

  我听后顿时无语,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啊?

  从此以后事情便多了起来,巫毒老头说我的力量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只会慢慢减弱,因此暂时不方便进行魔法的修行,便要我跟着它学习巫术魔法。而它在这一段时间里则研究我身体里的两股力量,看看有什么方法能解决能量吞噬的问题。

  “可是老师,难道我们不去解决那个什么圣地的事情吗?”看它不紧不慢的样子,我好心的提醒。

  “没关系,走之前为了防止意外,我用一个强力的封印将圣地入口给封了起来。那个封印我自己都解不开,只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失效,算起来还有二个多月的时间才失效。在这之前,你先好好学习吧!”

  于是每天玛丽耶儿每天去上课之后,我也得出去上课了。由于体内能量吞噬的进一步加剧,我已经根本聚集不了魔法元素,更不用说使用魔法了。只得跟着巫毒学习各种巫术,还好巫术最重要的基本是对各种药物的熟悉,不但要记原生物种,提取方法,还得学习如何保存,混合,加工,甚至还有专门的储藏方法。

  施展巫术的大部分时候是凭借对药物的熟悉和手法的熟练程度,魔力的影响反倒不重要。其次有许多巫术可以只用纯精神力推动,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那些泛滥的精神力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因此我很快喜欢上巫术魔法。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天生为我准备的一样。不要求高强的魔力,也不需要记那些又臭又长的咒语。然而略为深入之后,我便发觉其实学习巫术魔法比学习自然魔法难度要高得多。因为对施法者的素质要求降低了,就必须在其他方面补上。

  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牢记各种动植物的知识。在巫术中,任何动物,植物,甚至是山川,流水都蕴涵着灵气。怎样将它们的灵气释放出来便是巫术存在的目的,往往同一种植物,根据对其根,茎,叶,果,花的提炼,可以获得不同的物质,而对这些物质进行不同的加工又可以得到不同的提炼品,这些提炼品在进行不同的合成之后,又可以得到新的成品。总之一环套一环,原理比起魔法知识不知复杂多少倍,我光学习基础知识就已经是晕头转向了。

  渐渐的我发现,巫术的知识里大部分都对施展魔法没什么用处,却包含着更多的内容。其中关于动物和植物的部分对于治愈各种疾病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如那些植物能止咳,那些动物的肝脏能治病,光这些知识便已经能组成一个完整的医学体系。这也是为什么狗头人族里的法师都被称为巫医的缘故,它们的确还担任着治病救生的责任。

  看到这些我是相当吃惊的,要知道医学这个词已经只能在那些古老的典籍中查到了。据说人类社会还曾有医生这种专门负责治病救人的职业,但这种职业早就绝迹很久了。现在人们有病都往神殿送,神职人员用各种治疗魔法治愈疾病。但也有许多无法治愈的疾病,这时那些神官,祭祀们就会说这个人得的病是不被诸神允许治愈的,家属们就只好抬回去准备后事。

  然而这些古老的知识竟然在狗头人巫医的口中一代代保留下来,而且由于物种的不断变化还加入了新的内容。

  但这些东西由于年代实在太久远,有许多都残破不全。好在巫医们行医时从来不缺乏试验对象,因此大部分传授的知识都得到事实的验证。

  “你听好了,其实干祭祀这个事情呢也没什么困难的。基本上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出来唱唱歌,或是领着大家跳跳舞,顶多就是在众目睽睽下装神弄鬼一阵,然后讲些你自己也听不懂的胡话就行了。平常就更简单了,只要坐在那里,谁有病就看一下,哪里闹纠纷去调解一下,最重要的就是把快死的族人送进圣地埋起来。”

  “恩......听起来怎么好像是吟游诗人,法庭调解员和掘墓人的混合体?”(法庭调解员是各国为了对偏远地方的案件进行管理而派驻的小官员,多为没落贵族后代担任。在许多地方还肩负着督促催缴税收的任务,是一种并不受欢迎的职业。)

  “胡说,哪里的吟游诗人有大祭祀这么高的地位!不但吃好喝好,位高权重,而且受人尊敬。更不用说那些王国的鹰犬了!(意思是指那些法庭调解员)”

  “想当年我刚当上大祭祀的时候,想要村里的哪个姑娘就要哪个,有时候一晚上还......”巫毒大祭祀浑然没觉得自己越讲越露骨,唾沫四溅喷得到处都是,而我在一片口水雨中早就悄悄消失了。

  “开玩笑,有时间在这里听你的风liu史我还不如到皇宫厨房去偷吃!”

  史莱姆是没有性别的,人类的女性我都不感兴趣,何况是你那的母狗。

  很显然玛丽耶儿对我的事情一无所知,每天忙着上课,只是笑容却越来越少,或许已经明白了自己身上的一些压力。偶然去女仆休息室偷听时才知道玛丽耶儿的父亲在国内的状况似乎很不好,具体情况怎么样却是不得而知,因为那些女仆每一个都根据自己的想象力编出了十几个版本的故事。从情杀毒杀到为女人兄弟相残,同室操戈,什么都有。

  不过从史书上现成的故事看,多半是权力相争,这种例子太多了。真不明白权力有什么好,现在一个现成的大祭祀请我去当我都嫌麻烦。要知道巫毒的部落是最大的狗头人部落,少说也有数千之众。大祭祀又是部落中权力最大的,比酋长还大,它这么抬举我倒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可现在我宁愿多关心一下自己力量的事情。权力什么的太虚幻了,魔法更能吸引我的兴趣所在。

  但是只过了几天巫毒那老家伙就将一本巫术魔法的心得丢给我,抱着支配者权杖一头钻进÷房间里,说是让我自己领会,不要打扰它,简直是当年比波的翻版。

  无奈之下我只得一面自己翻书学习,同时不断的寻找试验对象。当初老头也说过,巫术魔法最重要的就是实践,因为有很多狗头人巫医都不识字,大家只好“实践出强人”。至于试验对象嘛......哼哼哼,反正那些狗头人闲在外面也没事做,不如......

  从此所有狗头人陷入了漫长的恶梦之中,巫术魔法没什么攻击性的魔法,纯粹是靠扰乱对方的状态来获得胜利。最常用的就是所谓的“诅咒”,这种诅咒并非真正的诅咒,而是让对手陷入睡眠,恐惧,虚弱,迟缓,遗忘,中毒等状态,由于使用简单,往往比真正的攻击性魔法更为实用。不过这些一直被所谓的正统法术所排斥。

  但是我是没有什么顾忌的,反正在老头想出办法之前,我暂时都无法使用自然魔法,玩玩这些巫术也是满有意思的。于是狗头人的驻扎地里便经常发生各种奇异的状况,有时是集体食物中毒,全体到处乱拉屎,臭气熏天;有时站岗莫名其妙的麻木了,一整夜杵在原地;有时一群狗头人象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缓慢的挪动着,半天走不了几米。

  ^_^哈哈,趁着老头子不在,我要闹个天翻地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