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恶战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207 2004.10.24 10:24

    

  很显然,它们早就发现了我的存在,甚至可能早就知道哈享迟早会有所动作,因此早就摆下圈套等我过来。不过还好,它们不知道我的真正实力,虽然堵住了门口,但并没有做出对敌的正常姿态。由此看来,应该不是哈享出卖了我。

  如果是哈享通风报信的话,它一定会把我的真正实力告诉狗头人,防备不至于这么松懈。

  既然跑是跑不了,我干脆大大方方的打量起自己的对手来。虽然这个房间不小,但却只有两个狗头人。堵住门口的那个身材魁梧,狰狞的面孔,一口的獠牙,手持一柄巨大的铁锤,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战士。只可惜那铁锤上满是锈迹,不知多久没有维护过了。好在它用的是锤子,万一是刀剑什么的,能砍死人才怪。

  看来这家伙就是所谓的什么酋长了,虽然看上去很恐怖,但我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狗头人并不是魔法防御很高的种族,也没有半兽人狂战士化后魔法免疫的特点,这种角色就算来十个八个我也完全可以应付下来,当然前提是不让它有机会近身战。我顾虑的是另外那个。

  坐在椅子上一直没起来的老狗头人看上去和普通的狗头人并无两样,除了头上的兽皮头饰和手中的木杖之外。,只会让人觉得特别老而已。但仔细一看我便发现木杖上精细的雕刻着几个骷髅头,看上去倒是栩栩如生。狗头人是不可能有这种技术的,我心里顿生警觉,能让它一天到晚拿在手里的肯定是好东西,有可能是一根有特殊效果的魔杖。

  想到魔杖,心里顿时就痒起来,从学魔法以来我就一直想拥有一根。可拉斐那种小地方即便能找到也是一个金币的地摊货,我想要的是那种真正拥有神奇效果的。上次在研究所的收藏室里翻了半天,结果我发现那位炼金术士啥玩意都有,就是没有收集魔杖,着实让我失望了一次。

  可是……现在好象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面前的狗头人巫医显然很惊讶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走神,正瞪着眼睛瞧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连忙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没办法,初次见面还是要给些面子,满足一下它的虚荣心吧,否则人家一生气我想脱身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就是那个什么哈享派来的吗?”似乎很满意我的态度,它开口说话了。出乎我意料之外,这老头讲的竟然是大陆通用语,而且说得很流畅,一点生涩的感觉都没有。

  眼睛骨碌碌的乱转,我嘴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是不好说不是也不好。对手的聪明显然超过了我的想象,心下一横,既然人家早就知道自己的来意了,干脆承认好了。

  “没错,哈享请我来,就是为了弄清你们在这干什么!”可不能说是来铲除你们的,否则想走都不可能了。

  对于我能说大陆通用语,它一点也没表现出惊讶的神色,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时事似的。这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它们一定早就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我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方法呢?我想起以前比波用过的水镜术,通过安放在四处的媒介可以探知周围的事物,当初我也是通过这个才发现了那位林武大人的恶行。但从水镜里面看到的只是表象而已,我的行为并没有超出普通史莱姆的本分啊!

  “别疑惑了!”看见我脸色阴晴不定,年老的狗头人巫医出言解除了我的困惑。“当精神的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时,每位法师都会在身边形成一个域,当别的法师进入这个域的时候就会产生感应。你的修行还远远不够,所以才无法感知到,我却早就知道你来了。”

  听它这番话,俨然正以一个长者的身份给予指导,我顿时对它好感大增,不知不觉中敌意也减去不少。至少在我看来面前的狗头人并不象传说中那样可恶,也许是经历的沧桑太多早已使它变得不象同胞那样了。

  “多谢您的指点为我解除了心头的疑惑,我确实是受哈享所托来侦察你们的。因此冒昧的问一句,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想在这里定居,或是其他?因为你们的到来,使得你们的邻居很不安,它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来平定目前的不安!”

  见识到眼前巫医的力量远远超过我后,我马上放弃了将它们驱逐或消灭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实力讲话,它的力量比我和哈享加在一起厉害多了,正面冲突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如今之计最好是先弄清楚它们的真实意图,我可不认为它们真的是来抢地盘的,以这种实力,哈享早就完了,不可能等到现在。这样多少也算做了些事,回去好交代。

  “当然没问题,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得证明你有值得我们信任的本事才行!”巫医不紧不慢的说到。

  还没想清楚这句话的意思,呼呼的风声便从脑后传了过来,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狗头人酋长一言不发就攻了过来。我忙向旁边一滚,再次躲过。好在我不是什么战士,不存在所谓的荣誉问题,只要能保命,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

  “等等!”我大叫,“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谁知那酋长仅仅停了一下,便依旧攻击不停,躲得我手忙脚乱。一旁的老巫医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你得证明自己有值得信任的本事才行,我们从不相信弱者!”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触手一推,积蓄已久的火球脱手而出,刚才和它们说话,就是为了吸引那酋长的注意力。虽然和计划有些偏差,总算是成功了!

  狗头人酋长没有注意,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当场被火球打个正着。其实就算它发现了,那巨大的身躯恐怕也不容易躲过去。火球是基础魔法里唯一颇具威力的魔法,这一下又是正面打中,顿时烫得它嚎叫不已,上半身的毛发一下子全烧起来。

  “成功了!”这一下虽然不至于要它的命,但躺半天却是免不了的。

  没想到还没高兴多久,只见青色的雾气笼罩到酋长身上,哀嚎声立即消失了,连原本被烧毁的毛发都飞一般地成长出来,倒显得比原来还茂盛些!

  伤痛一去,狗头人酋长立刻再次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原本就凶狠的双眼里更是布满了血丝,恨不得将我活活打死。

  我再次攻击,一连几个魔法丢了过去,谁知还没碰到它身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开什么玩笑!”

  不用说,肯定是旁边的老家伙搞得鬼,我可不会蠢到以为酋长有这么强的实力。我一边闪躲酋长凶猛的攻击,一边偷偷往巫医老头那边看,它竟然一副悠闲的样子坐在那里,仿佛刚才的事情与它没有半点关系似的。

  从刚才的情况看,它肯定用了恢复魔法和防御魔法。可既没有施法动作又没有元素能量聚集的现象,它到底是怎么使用魔法的呢?在深感震惊的同时我也深感疑惑。

  分心二用的结果必然是险象环生,有好几次都差点被那巨大的铁锤打中,甚至有几片铁锈飘洒到身上来。同时我的鼻子里也闻道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股味道我确定刚才没有,是突然出现的,好象是从酋长身上散发出来的,但刚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它身上闻道。

  “难道说……”心里隐隐猜测,却还需要一些证明。这次我突然袭击,口水功再次登场,“刷”地一下飞向酋长的眼睛。果然不出我所料,它立即收回锤子去挡,恰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而此时我的一只触手却飞快的伸长,在它身上一触即回。

  触手上沾回不少绿色的细粉末,上面浓浓的药味使我顿时明白不少。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巫系法术,和单纯的元素法术不同,巫系法术是借助各种药物进行施法。虽然看似不同,但用于施法的药物里所蕴涵的能量其实也是元素能量的转换,只不过复杂得多而已。

  巫系法术的施法速度是看法师的熟练度和法术的复杂程度的,而且和环境中的元素浓度无关。

  这个老巫医竟然可以不动声色的施法而不让我发现,修为只能用高深莫测四个字来形容。我知道了它的实力,它也明白了我的分量,这场战斗再打下去也没意思。

  早已经接近半狂状态的酋长可不管这么多,一味的向我疯狂进攻,可惜攻击力虽然强劲,速度太慢也只能是徒劳。闪躲几下后,我突然往地下一按,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大洞,猛冲过来的酋长收势不及,一下子摔了下去,只传出一声哀号。

  “有时候魔法不一定要用来攻击敌人,制造对自己有利的环境也一样,不是吗?”我笑着说。

  现在的我,应该有资格和它们心平气和的谈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