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前程难料

变形虫战记 爱飘 2657 2006.02.08 15:38

    

  (正值春天到来之际,虫子终于浮出了水面,顺便证实尚未TJ的事实。只是现在毕业了,生活压力很大,工作也不顺心,说不定明天睡醒就发现自己失业了;收入上倒是取得了重大突破,从毕业到现在银行存款竟然上升了120个百分点,从100块变成了220块,换成中国股市的话恐怕股民要笑死了。“笑——”挂着不上不下很难受的说。说实话,《变形虫》本来就是一本差不多仆街的作品,凭着一些读者的支持硬是走到了现在,象这章的名字一样,爱飘的命运和这本书相同——前程难料,不过还会支撑着往前爬就是。最近可能会尝试一些别的题材,就当是练练笔也好,人总不能挂死在一棵树上,虫虫还是会更新的,速度嘛,和生活的稳定程度成正比吧!还是那句话:别急,别急,慢慢来!)

  ————————————据说是很流行的分割线——————————

  宿醉是什么感觉?很多人都有体会,头痛脑涨脚步踉跄那是小意思,不过这是指人!对于一只小小的虫子来说,很多事情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比如这次狂欢!

  当我醒来的时候,时间似乎有点对不上。

  “什么!?你说我睡了一个月!”望着哈享的脸,我顿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象时下流行的小说里写的,某人一觉睡醒就到了古代,然后得奇遇收美女创世界一统天下等等……说太远了!

  不过我显然没这种好运,除了莫名其妙的睡去一个月,其他的东西还真是没太多变化!也不可能有某位劣根性女王样的感叹——“一觉醒来胸部大多了”!(猜猜这句话的出处!HOHO~~)

  “确实是一个月!”巫毒盯着我左看右看,跟研究珍稀生物似的,说道:“以前还没看出,你这家伙的构造一定和其他史莱姆不同,要不干脆……哼哼哼……”

  “危险!”本能的直觉又发生了作用!(奇怪为什么是“又”),面对阴笑连连的巫毒,我立刻转移话题,天知道他是不是想“好好”研究研究我的身体!

  “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事情?何止是发生!简直是天昏地暗,一塌糊涂啊!”哈享与巫毒对视一眼,笑得异常诡异。

  看样子是有大事发生,我连忙追问。

  “由于最近因种种原因导致的重大治安事件,神圣骑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必须……”以上遮遮掩掩,用词含混不清,意思不明的语句是出自王都的某些贵族大臣指责神殿时所用,其意义在于直接跳过发生事件,目标直指看似应为事件后果负责的神殿。

  天晓得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就我这只小小史莱姆的良心而言,林武及其手下的神圣骑士们和那些小小的意外……(巫毒重重的咳嗽起来)好吧,我承认事情是稍微超出了我的控制,一不小心放出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巫毒:哪里是一些,满山遍野都是)导致了加鲁加斯特的群众百姓的小小损失,(巫毒冷笑,的确是小,人家连小命都没有了,能不小吗)对此,本虫表示深刻的歉意和悔恨,并发誓这些事件和圣骑士林武及其所属之神圣骑士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一切都在无人观看没人证实的前提下进行。

  “切,谁说没人证实,我不行吗?”巫毒一脸得意,“哼哼,只要我去告密,说……”

  “去啊!怎么不去啊!”不等它说完我就顶了回去,“只要有人信你就去啊!”

  巫毒怔了半天,当场说不出话来。就算它顶着抛头露面的风险勇敢去为林武大人作证,谁理一狗头人啊!哪次城里的冒险小队下来不是把狗头人扫荡一番,在人类看来,亚人种和非人种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当然,上次我化身尸王的时候在那群法师面前的胡扯也发挥了作用,至少衍生出很多谣言,各个版本相差甚远,但无一例外的和林武扯上了关系。从正邪两方誓不两立的正统传奇版到林武小时候打了隔壁亡灵法师家的牛,因此人家事隔多年报复这种极度荒诞的故事,为人们茶余饭后增添了大量谈资。

  而当事人本人却装聋作哑,整天缩在家里,既不去上工也不和其他人接触,对外宣称修炼,其实嘛……根据哈享手下的鼠兵报告他每天都在长吁短叹,要不就拿着一条女人手帕做深情凝视状,据说场面极其诡异,至今已经有好几名鼠兵患上了不知名的呕吐症,疑似妊娠反应……

  “切~又一个无聊的男子!”巫毒满脸不屑,一副看透人生沧桑世间沉浮的表情,眼睛却莫名其妙的盯着墙壁发起呆来。

  “也……也不能这么说啊!”哈享不知从哪窜了出来,犹犹豫豫的开口说道:“唯有极于情者,才能称得上真正的男人。想当年,当年的当年,我也曾经历那花样的年华……”说着说着哈享眼泛桃花,沉浸到不知是想象还是回忆又或者两者混而有之的状态中去了。

  “莫名其妙!”面对两座泥塑似的同伴,我满头雾水。

  急急忙忙赶回皇宫,不管怎么样,我名义上怎么说都是别人养的宠物,老不在也不像话。

  “啊!小艾你回来了!”公主似乎已经习惯我三天两头往外跑的事实,看见我竟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奇的意思。

  “小艾?谁啊?”我忖道,先左边看看,又右边看看,然后摸摸脑袋?

  “小艾是谁啊!”话一不留神便脱口而出,面前的公主却象是看见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吓得捂住了嘴。

  糟糕!

  我猛拍自己脑袋,睡糊涂了!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小艾竟然说话了!小艾竟然说话了!……”公主两眼发直,仿佛石化一样,陷入极度震惊状态中!

  怎么办?怎么办!我一时也呆了,不知如何是好,一人一虫就这样面对面站着,大眼瞪小眼。

  关键时刻我急中生智,恶狠狠的向公主扑去!

  百十只触手象一张大网般落下,正应证了一句名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哈享:呕……)

  杀人灭口!

  当然不可能,虽说每次被别人拆穿谎言时我都动过这个念头,但离实际操纵似乎还有一定的距离,况且我这么善良!(两眼做闪光状!巫毒:呕……)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呢!

  公主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看不见了。一个声音仿佛从地狱最深处传来一般,“这是做梦!这是做梦……”单调的语句不断回荡,她顿时便觉得眼皮便慢慢沉重起来。

  “奇怪,这是怎么了!”公主揉揉眼睛,努力想睁开,却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压着似的,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快睡吧!快睡吧!……”这声音又轻又柔,仿佛孩提时母亲的催眠曲一般,在耳边来回飘荡,身体都不知不觉的放松下来,慢慢的合上眼睛。

  “呼!好险!”将公主拖上chuang,我终于松了口气!幸亏及时使出新学的基础催眠术,如果不是公主心神大乱,恐怕不会这么容易成功!

  不过我没看到,公主的嘴边有一丝狡诈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