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传说中的恐怖(一)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251 2005.02.26 20:54

    

  谨慎的采取记忆中的第二种方法,我先按照脑海中的图案画下一个魔法阵。虽然以前见过不少这东西,但自己亲自动手却还是首次。扭曲的线条,歪歪斜斜的符号,我这个半调子的法师更是完全不懂,只能努力的一个个仔细辨认,毕竟干这种事情可马虎不得,一不小心就得把命赔进去。

  其实比波不是没想过教我这些知识,可惜魔法阵的知识远远比魔法复杂多了,它不但要求学习者精通所有系的魔法(至少在理论知识上),更和古老的风水学,地质学,甚至是更深一些的远古文字学有密切关系。如此博大精深的一门学问,岂是我的小小脑袋能装得下的。

  当然,知识那么复杂并不意味着使用起来也很复杂,我现在的行为就是很好的证明。

  只要能记住准确的图案和使用方法,稍具魔力的人都可以使用魔法阵,有些简单的魔法阵甚至都不需要使用者具备魔力,只要用特定的储魔水晶就行。如果不是这玩意太危险,很容易一不小心招出异界恶龙之类的,或是最常见的不明原因大爆炸,各个国家早就大规模普及开了。

  依照记忆将魔法阵画好,我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和脑海中看到的一摸一样后便开始做最后的准备。

  将支配者权杖插入魔法阵的中心,我全身都兴奋得颤抖起来。轻轻的吟唱脑海中那陌生的咒语,一个又一个奇异的音节从我口中飞出,似乎是感染到这一刻的不寻常气氛,我的声音便得低沉而沙哑,就像一个五六十岁的人类老头似的。

  随着咒语的吟唱,支配者权杖像是从冬眠中苏醒过来一样。杖身的颤动,已经不是由我来控制了,似乎是神器自己正在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要大显身手。

  “好了好了,不要心急,马上就好!”我像是安慰似的想着,口里却是一刻不停的念咒语。经过两次的接触之后,对这已流传千万年的神器的个性,我已经有了大致了解。现在我的精神和它完全联系在一起,任何想法都会传递过去,当然能不能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说真的,这神器的脾气跟小孩子似的,想要干什么就一定要干什么,完全不接受持有者的想法,在这种时候只得由着它的性子来。

  “真是的,神器了不起啊,我怎么说也是主角,一点面子都不给。”

  即便是神器,也有理解不了的东西。对于我的抱怨,支配者权杖很明显没有反应,但随着那古怪而漫长的咒语接近尾声,六条银白色的触须从杖身黑色的宝玉中伸了出来,弯弯斜斜的延伸开来,像大蜘蛛的六条腿似的分别插入魔法阵的六个角里。

  我就站在旁边,那六条奇怪的触须当然瞒不过我的眼睛。虽然看上去满像回事,但我清楚那些都是由光组成的。黑色宝玉里出来银白色的光线,而且还是会转弯的……

  光会转弯???

  果然世界大了什么东西都有,在今天这么多的惊奇之后我觉得自己又开眼了。

  最后一个音节脱口而出之后,我便像生了麻风病似的拼命抖起来!“啊啊啊啊……快停下来!啊啊……”

  不是我太兴奋,而是手中这该死的神器竟然在……放电!

  好不容易停下来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该死的,不是说这是亡灵系的神器吗?怎么我看像是电系的,啊啊啊……”话没说完,又是一阵急促的电击,电得我差点晕了过去。还好这电击威力不大,不然铁定已经烧成了史莱姆糊。

  一个无形的力场慢慢扩张开来,而在我的眼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支配者权杖上面的黑色宝玉似乎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把我给吸了进去。我没有挣扎,任由身体被吸入那黑得如同无底深渊般的地方。

  根据从支配者权杖中获得的记忆显示,这是精神和神器融合的特有幻象,必须经过这一过程方能对其进行驾驭。

  “希望不是骗我!”抱着这种想法,我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后,我看到了非常奇怪的东西——一张史莱姆的脸!

  恩???怎么和神器结合后会看到这种奇怪的东西,难道说支配者权杖的秘密竟然和史莱姆一族有关系?看来我们平凡的表面之后必然隐藏着不平凡的一面,要不咋能和远古流传下来的神器扯上关系呢?

  不过……这张脸怎么有点熟?我努力回想起自己认识的所有史莱姆,希望能找出和眼前这个面孔似曾相识的,可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虽然在人类眼中史莱姆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但我们自有分辨方法,更何况在我们眼中,人类除了个别差异较大的以外,也没有多大差别呢!

  如此傻乎乎又透着几分狡猾的史莱姆,只要见过一次肯定不会忘记,可我怎么不记得在哪看见过。最重要的是,越看我就觉得这脸越可爱!

  对了,我想起在哪见过这张脸了,是在……在河边喝水的时候!

  “靠,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的脸!”刚想到答案我却又吓了一跳,眼前是我的脸,那我到哪去了?

  我慌了,想伸出手去摸摸面前的形象是真是假,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触手!我,我竟然变成了一根棍子!

  正确的说法,是我变成了支配者权杖,而真正的我,或者说我的躯体,则像个木偶似的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脸的茫然。这时候我才真正理解何谓与神器合二为一,搞了半天就是把自己的灵魂放出来,装进神器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灵魂出窍还是精神力延伸,反正据传说已经能操纵无数不死生物了,赶紧试试要紧!

  至于站着不动的身体……不管了,只要没人来,应该没有危险的。

  于是我便专心研究自己现在的状态起来。现在的状态很有意思,所有的动作根本不必自己动手,只要在脑海里想就可以了。当我想着往前看的时候,视野就自动向前移动起来;想着后面,连转身都不用,后面的景象就直接呈现在眼前了。

  唯一遗憾的事,现在不管干什么都只能想了。虽然有无限延伸的视线,但由于没有躯体,只能看着干瞪眼。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以后不管谁有什么秘密,都瞒不过我的眼睛。

  操纵着心神,我笔直向混战的地方飞去。

  轻轻松松的穿过几处陵墓,从后而入,从前而出,仿佛我事根本没有实体存在似的。对于新的状态我顿时满意极了,现在的我就等于是一个没有什么能阻挡的飞史莱姆嘛,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到,不过估计应该是看不到的。

  抱着这种想法,我志得意满的飞过大片的僵尸群,向着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扑过去。

  也许是太匆忙了,我竟然没有注意到从僵尸群中飞过去之后,下面的数排僵尸猛地一顿,突然停了下来。随即被四周庞大的群体推搡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挤着向前走去。

  几乎没花多少时间,战况激烈的大门便出现在我眼前。骑士们占据着有利的地形,以绝对优势对抗源源不断的不死军团。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门口,堆积着无数破碎的尸骸,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此时此刻的场面,足以让任何军队退却,当然,不死军团除外。

  越堆越多的尸体不但没有阻止他们的脚步,反而由于尸体越堆越高,僵尸们得以爬上去和骑士们战斗,使得骑士们靠借助简单的防御工事获得居高临下的优势逐渐削弱。照这种速度,僵尸们很快会获得一座足以和骑士处在平地甚至更高地势的平台。

  看着僵尸们几乎白白浪费战斗力的打法,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连我这样不懂几近军事白痴的史莱姆都知道,当对抗限制在一两百人以内的时候,素质和装备便决定了胜负的归属。当然,我是不能指望僵尸们有近乎白痴的智商的。

  不过照他们这种打法,攻下这里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再花个几十倍的代价就行了,前提是对方没有援军。

  可能是对人类没有好感的原因,这时我竟然在替不死军团一方考虑起战术来。虽然他们也曾经是人,但毕竟只是曾经而已,现在和我一样,只是“非人者”吧,不可能再回到人类社会中去的。

  “战斗接触面太窄,数量优势根本体现不出来,除非有精锐力量进行定点的集中攻击,否则等对方援军一到必败无疑。”漂浮在喧杂的战场上,我冷静的判断到。

  整个战场突然静下来,刚刚还在涌动不停的僵尸大军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无希望的突进,仿佛有组织似的向后面整齐退去,中间还让出一条道来,刚好比“地狱之门”的宽度大那么一点。

  骑士们一脸惊讶的停了下来。

  远处看不到尽头的僵尸大军后面,突然传来几声马蹄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