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暗战(下)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774 2004.07.25 11:22

    我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已经二天了,这样无止境的等待真是件痛苦的事情,将最后一口晚餐咽下之后,周围的一切又平静了下来。房间另一角用干草铺的床上正躺着一个人型的物体,从门口看去,依稀可看见是个女孩的模样,金色的头发稀疏的披在肩膀上,挡住了面部。

  那个当然不是公主,除了那些金色的头发不知是比波从哪弄来的,其他部分都是我们做出来的,用布缝好后再填充进柔软的细草,最后再给它套上公主的衣服,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去还真有八分象。

  “不知道公主有没有想我?”这一阵子她都看不到我,心里一定为我担心。因为比波给她的理由是“为了维护部落的安定,王子有讨伐附近作恶的怪兽的义务。”

  长夜漫漫,独自一个是非常寂寞的事情。但比波说过,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寂寞是精神修行的最好帮手,只有在不断的精神痛苦更替中才能使自己的魔法修为有更进一步的提高。所以历史上那些大法师们全都淡泊名利,孤家寡人的在偏僻地方进行修行。拥有太多世俗的东西,只会让自己在追求魔法真谛的道路上徘徊不前。

  我静下心来,将自己的精神感知散发到周围,据比波说,这样修行和魔法师的冥想有很大不同。冥想是将精神集中,以达到神念合一的地步,而这种念力的修行却是将精神散发,使原本在自己身体里的精神力量达到体外。其实二种方法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即对自身精神的完全控制,但又有几人能走过这漫漫的修行路呢?

  静下心后,周围的事物变得清晰起来,我清楚感觉到门口看守的两个家伙中已经有一个睡着了,墙角下正有一只耗子在觅食,这种感觉很奇妙,好象自己和外面的环境溶为一体,难分彼此。

  正当我沉浸于修行的美妙感觉中时,二个黑影从屋后悄悄贴了上来,瞬息间消失在墙角。虽然他们骗过了周围的守卫,但我却很清楚,虽然感知的距离很短,但敏锐的感觉使我清楚的知道了他们的位置,他们正慢慢的象门口逼近。

  潜行,作为盗贼或刺客的看家本领,能够借助身边的物体隐藏身体,据说大师级的潜行可以超越魔法中的高等隐身术的效果,毕竟和法师们比起来,盗贼对于藏匿有更深的体会。

  这时,二个盗贼,或许是刺客已经来到门口的墙角下,我并不但心门口的守卫是否会有生命危险,毕竟能够不惊动任何人将目标干掉才是刺客最大的目的。对于这方面,他们有太多的方法。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一会儿,门口的另一个守卫就头一歪,睡着了。我想他们应该是用了迷烟之类的东西,但时间已经不容我想其他的事情,门已经悄悄的开了。

  没有人进来,我死死盯住门口,沉默象蛇一样紧紧缠住我的神经。难道他们发现我的存在了?不可能,他们应该没发现我,否则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进来了。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二道人影带着二道寒光向屋脚扑去,时候到了,我冲过去将门关上,急忙念动咒语,启动脚下的魔法阵,一阵蓝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冲进屋的二个人这才发现上当,他们急忙后退想逃,但唯一的出路——门已经被我紧紧的堵住了。在他们惊慌四顾的想另寻出路的时候,魔法阵已经完成了。

  “狂雷霸邪阵!”

  狂风从地上席卷而起,小屋轰的一声竟然被风吹散了,屋子里的东西象四周飞去,没多久原本小屋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块空地,散发出猛烈的蓝光的线条纵横交错的分布在地面上,使得周围的光线大增,我也借机看清了二个刺客的真面目。

  他们穿着一样的黑色紧身衣,头部也用黑布包起来,只留下二只眼睛露在外面。眼见被困,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想马上突围。

  “如果我是你们,就一定不会动!”比波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四面陆续出现骑着速龙的史莱姆,将他们团团围住。

  “除了发动魔法阵的法师之外,任何人在狂雷霸邪阵中移动都只有一个后果,想知道的话你们可以试一试!”比波冷冷的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没有人相信它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果然,本打算突围的两人放弃了逃跑的想法,在他们看来,脚下这个漂亮的发蓝光的图案无异于催命符,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二个人就这样近似泥塑似的呆在原地。

  “说吧,你们来这的目的是不是追杀那位公主?”为了打破沉沉默,我直接点明了他们的目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小个的人类很惊讶,还想说什么时却被高个的一瞪眼吓住了。

  “没什么好说的,既然被你们抓住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怪我太轻敌,还以为几只会说话的魔兽不过智商高点而已,没想到……早知道应该听老三的,就不会到这一步了!不过你们也别得意,好戏还在后头呢!”说完,他忽然掏出一个盒子打开,一道银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消失在远方。接着他猛地将小个子推dao,只见电光火花跳跃不断,伴随着一声声惨叫,肉烤焦的臭味慢慢飘散开来。

  比波想上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变成了烧糊的肉饼。

  面对一片狼籍的场面,我沉默了。或许人类的思想太复杂,在我们史莱姆看来,活着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原则,无论要做什么,只有活着才有可能去做,死了是什么事情也做不了的。难道世界上真有比生命还重要的事吗?也许是我还没找到那个目标吧。

  想起高个子的人类求死时那毫不犹豫的决心,我不知道是敬佩,还是羡慕,能够将别人的生命看得很淡的没什么了不起,能够将自己的生命也看得很淡的才是真正的勇者。

  等等,他刚才说还有个老三,就是说他们不是两个人,应该是三个人,还说好戏在后头,难道……

  我心里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顾不上招呼比波便拼命向神殿那边赶去。

  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我心里狂喊着,一路飞快的赶到了神殿外面。

  远远的我就看见公主在神殿的大厅里走来走去,外面十几只速龙在巡逻。幸好没事,我松了一口气。

  公主看见我回来了,高兴的向我招手,我笑着向她挥手。她跑出神殿,向我这边跑来。正在我向前走的那一刹那,一道身影从神殿外的水池中暴起。

  “不!”我惊呼,全身的力量象排山倒海似的涌出身体,向着突然出现的人影袭去。

  两道力量同时命中了目标,我击中了刺客,而刺客的刀却插进了公主的身体里。

  公主看着插在自己胸口上的刀,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就这样倒了下去。

  “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了?”比波和一大群牧师正在对公主进行抢救,鲜血正不断的从伤口流出来,将地面染得鲜红,看得我触目惊心。

  “你别吵,没看见我很忙吗?”虽然治疗魔法能使伤口很快的复原,但失去的鲜血却是补不回来的,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庞,我感到一阵头昏。

  “没用了,失血太多了,伤口愈合了也没用。”比波嚷道。

  “难道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吗?”

  “除非有其他人类给她输血,那就有可能有救,否则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撑不了多久。”

  “那用我的行吗?”

  “你白痴啊,你有血吗?”对哦,史莱姆是没有血液的。

  “最近的人类村庄来回也得一天的时间,不可能来得及。”我突然想起比波以前传授的魔法知识,“你不是说过有一种魔法可以用自己的一半生命做为代价施展终极治愈魔法,只要是灵魂还没离开身体都能治好。”

  “那是神殿的大祭祀才能施展的神术。我又不是牧师,怎么可能会用!”

  “那……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感到绝望起来,我也是个大祭祀,却是天底下最没有的大祭祀。

  “你真的想救活她吗?”

  “难道还有救!”我猛地抬起头。

  “还有一种方法,虽然这种方法并不理想。”

  “你快说啊,再浪费时间就来不及了。”

  “就是用远古召唤术!再以前召唤士和魔兽签定协议的时候,会使得自己的生命和魔兽的生命共享,弱的一方拥有了更强的生命力和更长的寿命,但当一方受到伤害甚至死亡的时候,另一方也会得到同样的下场。这也是为什么以前召唤士虽然很强,但这个职业死亡率却很高的原因,现在人们已经改进了协议,召唤兽也不再和召唤者共享生命了。”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和她签定协议,她就不会死了?”

  “对,没错。但是你要知道,我们这个种族的生命本来就不是很长,即使你把自己一半的生命分给她,恐怕你和她都不会活很久。”

  “没什么好犹豫的,我现在不救她就算我活下去也不会安心的,来吧!”

  “好吧!既然你决心已定,我就不劝你了!”比波用触手沾了一些公主的血,在我的额头上画起来,“以伟大的空间之神的名义,我与眼前的生命签定协议,从此我们生死与共,承受一切痛苦。”(由于血是公主的,因此与我签定协议的仍然是她。)然后它问我,“召唤的关键字是什么?远古协议都是用关键字来召唤的,不象现在念咒语这么麻烦。”

  关键字?我不及多想,脱口而出,“王子!”

  “当我呼唤王子之名时,无论你身在何方,都会响应我的召唤!”说完,涂在我额头上的血开始发热,我觉得身体里有某些东西在向外流去,是向着她躺着的那个地方。

  “协议开始有效了!”比波见状松了口气。果然,公主的脸色开始好转,呼吸也开始平静下来,简直不敢相信地面上那一大滩血是从她身体里流出来的。

  混乱的夜晚,终于在平静中结束了。

  几天后混乱存在过的迹象都消失了,只是公主又一次陷入了睡眠,不过比波向我保证她只是失血太多身体虚弱,不用多久一定会恢复过来。

  比波告诉我已经找到了恢复公主记忆的方法,只是一直没和我说。因为这种方法虽然可以唤醒她以前的记忆,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就可能会全部忘记,问我怎么选择。

  听了比波的话,我没有说什么,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吧!

  迪向我报告又有二名人类闯入了森林,但警备队没怎么紧张,因为这两个人它们都见过,是村里的铁匠和他的妻子。

  “阿良和他老婆进森林里来干什么?”我问道。为了防止陌生人进入森林,我们曾对森林边的小村子里的人类进行过一些登记,以确定哪些人类出现在森林里并不是大惊小怪的事情。而阿良就是村里的铁匠兼警备队长兼唯一队员,她老婆好象是叫玛丽之类的。

  “据我们观察,他们好象也是来找人的。”发现的警备队员说。

  “他们也是来找人的?”比波听了以后觉得莫名其妙,公主和神秘刺客联系在一起还说得过去,可连小村庄的铁匠也来凑热闹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先去看看吧,在这里乱想上不会有结果的。”

  躲在树上面,我们很清楚的看到铁匠和她老婆正在树下休息。由于地面上的危险太多,我们利用森林的特点建造了一个特别的空中道路,以避开地面的危险,但一般只在特殊情况下使用。

  阿良是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男人,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人,玛丽则和我们看过的中年女性没多大区别,只是对自己丈夫凶巴巴的样子让人侧目。

  在阿良拿水给妻子喝的时候,比波注意到他手上戴着一枚黑黝黝的戒指。

  “战铁!不会吧!”比波倒吸一口凉气,努力的瞪大眼睛,想确认自己是否眼花。

  “战铁,那是什么?”我问道。

  确认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之后,比波回答到:“你知道,铁匠是不属于战士系的职业的,但有些人却偏偏要同时修行这两种职业。”

  “那不是很难吗?”

  “对,所以只有很少的人能同时将这两种职业修好。其中将这两种职业都修行到极高境界,并由此衍生出一个更强力的职业,我们就称之为战铁。他们比起纯粹的战士强得多,因为对于武器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了普通的战士。他手上的那个黑铁戒指是只有获得英雄称号的战铁才能拥有的。这说明他的实力已经达到英雄阶段,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说什么!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下面突然传来巨吼声,其质量紧逼老虎狮子。

  “如果不是你要去参加什么铁匠心得研讨会,公主怎么会失踪?我可是看着她长大的,当年不是她的话,我也不会嫁给你。如果公主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皇后!本来我还以为公主已经被抓走了,现在听到消息说有人看见公主进了森林,不管怎样,哪怕豁出去这条命我也要找到她!然后我带她离开这里,去她外公家,到了那个国家我看还有谁敢逼迫她。”

  听到这里,我已然明白。公主在逃进森林之前应该就是住在玛丽家,在逃亡追杀的过程中被逼摔下山崖,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我突然想起去村庄偷书那晚的情景,那天晚上我误入的应该就是玛丽家,难怪当初第一次听到公主的声音时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更加确定了下面两人的身份。

  回到神殿,我想了整整一夜,当天际发白的时候,第一缕晨光射进了神殿的窗户里,也射进了我心灵的深处。

  “一切都该结束了!”我对自己说道,原本就不是应该属于自己的,我强求也没有用。于是我找到比波,对它说了一句话,“你说有办法治好她的病!”

  **************************************************

  经过几天的寻找,玛丽几乎都要放弃再找下去了,她很难想象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怎么可能在森林里待这么久,说不定早就被魔兽给吃了,而且听村子里的人说最近森林里多了很多奇怪的魔兽,还好不主动攻击人。

  当她正想去湖边喝点水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的事情让她惊呆了,公主正毫无损伤的躺在湖边的一棵大树下,她看起来不但没有受伤,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

  “老不死的,你快过来,你快过来看看!”她急忙招呼自己的丈夫。

  虽然不知道公主在森林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公主醒来后也只记得摔下山之前的事情,但平安的归来总是让人高兴的。据阿良推测很有可能是精灵们帮助了公主,可他们又不想和人类打交道,于是用法术洗去了公主的记忆。精灵们向来是神秘兮兮的,这样解释的确是再合理不过了。

  坐在马车上,公主习惯性的摸自己的胸口,却发现象征王室的项链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朵美丽的鲜花,看着手上异常娇艳的花朵,她直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凝视着手上的月灵之花,我感到有些失落。据说这花是精灵们用来送给即将离别的人,我想尽办法才弄到,不知道她会不会好好保存。

  月灵之花一株两朵,即使分开也不会马上枯萎,只要及时的将它再插进土里就会又活过来,精灵们将它赠送给即将分离的情人,象着爱情不会因分离而枯萎。不过当我知道这些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