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陷阱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231 2004.10.17 19:21

    “啊达……”先大喊一声壮壮胆量,我顿时觉得气势倍增,迎着它们冲了上去。

  躲开迎面刺来的铁针,我一个铁拳将面前的家伙打飞。开玩笑,自从在研究所复原后,我的力量增长岂止几倍,连钢夏都被我一拳打飞了,这些小小的老鼠怎么会放在我眼里!

  “形体变化!”一下子伸出十几只触手,拳头的数量立即暴增,由于触手众多,对于打群架可从来不吃亏,光比它们多了十几只手就占了大便宜。呼地一下冲进鼠群中,看我左钩拳,右钩拳,史莱姆流星拳……打得众鼠哭爹喊娘,抱头乱窜。

  一不留神,背上被狠狠刺了一下,痛得我差点哭出来!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包围了。它们排成整齐的半圆型,一共三层,沿着整个通道排好,齐刷刷的将手中的铁针对准我,一步步逼过来。

  情形一下子变得对我不利起来,看它们这熟练的样子应该是惯用的战术了,刚才的溃退不过是假象而已,为了引我上当表演得还真象那么回事。原来以为它们顶多就是比普通的老鼠强一些,没想到竟然还会使用战术,并不是单纯的硬来而已。

  “越来越有趣呢!”它们的表现反而激起了我的斗志,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以前对敌的时候基本上不是敌人太强,就是我太弱,战斗不是靠运气就是靠兄弟,一点乐趣都没有。今天这场终于让我有种“战斗似乎也很有趣”的感觉,如果太快结束反而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它们在前面排成紧密的阵型,铁针挡的密不透风,冒然冲过去肯定身上会多几个洞。后面虽然还有路,而且这时后退固然是最好的选择,但一味退却只会让它们更瞧不起而已。想到这里,我一个纵跃,跳向它们头顶。

  果然,所有的铁针齐刷刷的举了起来,它们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只要我一落下去,铁定成刺猬。

  “真是麻烦啊!”如果这时候用酸液的话,它们肯定全军覆没了。可是我并不想指挥一群瞎眼的手下,不得不放弃了这个颇具诱惑的战术。看到下面的为难情况,我灵机一动,几条触手向旁边一伸长,攀住了两边的墙壁,接着“刷!刷”几下便向上爬高不少。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的针林,还好破墙上有的是裂缝,一时半会还掉不下去。

  “嘿嘿!你们有种上来啊!”我攀着墙壁象蜘蛛似的爬来爬去,还不停的出言挑衅。

  “可恶!有种你就下来打!”

  “你那么喜欢逃的话干脆认输好了!”

  它们当然没有办法上来,只得在下面叫骂。

  “嘻嘻!我可不会认输哦!看我的——口水箭!”我“扑——”地一口酸液喷了出去,落在面前的地上,溅到它们的脚上,身上。

  “哇——烫死我了!”

  “好痛!”

  “救命啊,我的脚!”

  虽然只是一点点酸液,显然以它们的防御力是完全不能抵挡,它们可不是吞噬者那种级别的。于是一不留神纷纷中招,顿时惨叫遍地。

  眼看一击得手,我迅速做出准备发射第二发的样子。看到酸液的威力如此之强,而我又身在半空无法攻击,它们本来就有点动摇的阵势立马溃散,四处寻找地方躲避可能从上方射来的酸液。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有时候威力强的武器并不一定非得杀伤敌人不可,只要能起到打击效果也是一样的。如果真的用酸液直接攻击的话,结果肯定是我不愿意看到的那种,说不定得照顾一堆残疾鼠。所以我只是向它们稍微展示了一下酸液的威力,使它们心里产生恐惧,最后不自觉的放弃防御,只想着躲避我的酸液,所谓的阵势也就不攻自破了。

  趁这个机会我迅速跳下去,发挥单独作战的优势,追着它们四处乱打。由于失去了阵型作战的优势,它们几个联起手来也不是我的对手,被铁拳一顿乱舞打得东倒西歪,没多久便倒了一地。但混乱中我身上也被狠狠扎了几针,疼得我龇牙咧嘴,手下更加不留情,直到它们全趴下为止。

  “怎么样?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看着脚下倒了一地的老鼠,我得意的问道。

  “我抗议!你使诈!”领头的有气无力的说。

  “不公平!”其他老鼠也跟着喊起来!不知是谁还喊了句“你用口水喷我们,脏死了!”

  “混蛋!住嘴!”我大吼一声,场上立即安静下来。

  “你们懂不懂什么叫战斗!难道只许你们摆阵势围攻不许我用策略,只许你们用铁针不许我用酸液,所谓战斗,本来就是不惜一切打倒敌人!我说的难道有错吗?”

  看着它们平静了下来,我又说到:“铁针也好,酸液也好,不过是战斗的武器,只不过我的武器比你们的好用而已。至于你们用阵型,我用策略,都是战斗的方法,可我的方法比你们的高明,所以才能战胜。你们难道以为你一拳我一脚互相打才是战斗吗?那还不如干脆去自杀好了!”

  听了这些话,许多老鼠露出赞同的表情,本来它们就比一般的同类聪明,否则也不会想到学习人类用武器和阵型的方法来战斗了。现在我只不过将它们一直以来的想法说出来而已。

  见到它们认同了自己的想法,我又施展了几个治疗魔法,本来我就注意下手的分寸,没有下重手,所以只用了一会儿它们就完全恢复了。见到我使用魔法后,它们本来就变得尊敬起来的眼神里更增添了崇拜的色彩。因为完全没有魔法天赋,但它们对魔法的崇拜也不是普通的严重。

  “你叫什么名字?”拉过领头的那只老鼠,我问道。

  “我,我叫小虫,大人有事尽管吩咐好了,只要我做得到的一定万死不辞!”

  听到这个名字,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里的老鼠都是叫什么德.莱恩哈特.博格斯统之类的名字,那样的话就真的记得比较郁闷了。思考一番后,我问小虫可知道那群狗头人的详细情况。

  “知道!”没想到小虫竟然清楚的很,这倒是意外收获。“上次大王派了一批侍卫去侦察狗头人的情况,其中就有我。”

  “那些狗头人是不是真的很厉害呢?”

  小虫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说到:“我也搞不清楚,我们只是把看到的情况回报了一下,哈享大王就严禁我们再去那里,连原来准备去攻打狗头人的部队也解散了。”

  “是吗?”看来哈享也没有亲眼确定啊!“那你在那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其他侍卫的我搞不清楚,不过我看到的是一个比其他狗头人大了好几倍的狗头人,看样子就十分恐怖!”

  大了好几倍,应该就是狗头人的酋长了。不过光有这些资料远远不够,我还需要更详细的情况才行。

  又问了几个去过的家伙,除了有看到一群狗头人在朝一个戴着奇怪头饰,手持木杖的狗头人跪拜以外,就没有看见其他东西了。

  .不用说,手持木杖的应该就是那狗头人巫医了。可只知道它们的样子是完全没用的,顶多不会认错而已。我可不认为有在路上碰见它们打招呼的机会。无论如何,必须清楚知道它们的能力,否则这仗没法打。

  让小虫派出几个精明点的家伙盯住狗头人的动静,我则和它约好第二天亲自去看看。

  回到住处时,玛丽耶尔仍然在熟睡,脸上还依稀有哭过的痕迹,估计又在想远在它方的父亲了。这个女孩看上去很开朗,总是一副讨人喜爱的模样,实际上心里却很脆弱。毕竟一个人独自在外,而所谓的亲戚也不冷不热,没有多少亲情的感觉,难免会有些委屈。

  不过回头一想,我的情况好象比她差多了。不但母亲抛下了我,曾经要好的兄弟也生离死别,最后还被莫名其妙的召唤到这异国他乡的皇宫。按道理我应该比她更伤心,可我怎么就一点都没感觉到呢?

  “也许,我早就习惯自己一个了……”每一只史莱姆都在一个月大的时候就得独自生活,我们从来就没有谁可以依靠,惟有自己爱护自己。“人类,还真是一种喜欢依赖他人的生物啊……”

  第二天,玛丽耶尔照例去上课,不过由于另一位公主就要出嫁,因此改学新娘礼仪课程。对此她颇有意见,对着我诉了不少苦,不过听说被国王强制参加了。不管怎么样她这一天都不会回来了,我正好去侦察一下狗头人的动向。

  昨晚又仔细考虑了一下这件事,最后还是觉得利大于弊。当然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把哈享干掉直接坐它的位子,但考虑到和它多少还有些交情,而且管理一个那么大的鼠国肯定很麻烦这才做罢。再说我毕竟是外来的,那些手下就算明着服我暗中肯定会搞小动作,这些我都有过经验,早已没有当初的认清了,这些个头痛的事情还是交个那个可恶的哈享好了。

  与小虫碰头后,我们直奔目的地——位于墓园附近下水道的狗头人部落。

  昨天起小虫已经派几个手下在附近远远的看着,一有情况就回来报告。不过据它们说最近狗头人一直很安静,酋长和巫医都没露过面,只有一些普通的狗头人出来收集食物什么的。

  到了它们的住处附近,我发现四周十分安静,即便是上方的墓园也很少有人来,甚至可以不动声息的去地面活动。恐怕这正是它们选择这里居住的原因吧!

  示意小虫留下,万一出现什么状况被发现什么的,我独自逃跑倒是没问题,带着它的话就麻烦了。

  小虫也有自知之明,没有坚持什么,只是告诉我会在集合的地方等我。

  做好准备后,我深吸一口气,潜藏身形,伏在地上慢慢向狗头人的住处移去。这时候的我乍一看去,和普通的史莱姆没什么两样。这座城市的下水道里生活着相当数量的史莱姆,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已经从小虫口里证实了,这也是我敢这么明目张胆过去的原因。万一被发现,只要继续装傻就行了,恩……它们应该对史莱姆没什么食欲吧!

  慢慢的靠近了,我发现狗头人比我们史莱姆懒得多了,虽然已经是上午,仍有不少在那里倒头大睡。不过那些不是我要寻找的目标,看它们那干瘦的体形,我一拳就能打倒。经过昨天那一战,我信心大增,都想给自己改名叫“神勇无敌史莱姆”了!

  不知是我的伪装太成功还是潜行太隐蔽,要不就是狗头人的眼力太差,在整个部落里转了两圈它们似乎都没有发现我。

  虽然转了两圈,但我什么也没发现。只看见它们如传闻中那样邋遢,到处堆满了垃圾,不知道从来收集回来的。狗头人喜欢捡垃圾,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我没想到竟然能捡这么多,将整个下水道堆成了垃圾的海洋。

  “奇怪,我应该走遍了,怎么连酋长或是巫医的影子都没看见?”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哈享弄错了?没道理,一个看错了还情有可原,所有来侦察的老鼠都看错那是不可能的。只有一种解释——它们都躲起来了。

  躲哪呢?打量着整个地方,由于垃圾太多,竟一时看不出哪里有什么可以躲的地方?

  想了想,我便找了个视角不错的地方躲了起来,好在边上到处是垃圾,拖过一些盖在身上就行了。我的计划是等到它们吃东西的时候,小虫的手下说它们每天都要出去觅食,说明食物一定不足。虽然酋长和巫医地位崇高,不用出去,但它们总要吃东西吧,只要看它们先把食物送到哪去就简单了。因为在这种群体里,首领都是先享用最好的食物,这也是它们唯一的特权。

  等了近三个小时,出去觅食的狗头人才陆陆续续的回来,有些提着收获大呼小叫,还有些两手空空垂头丧气。不要怀疑它们为什么肯和同类分享食物,因为这是轮流来的,不遵守规定或藏私的狗头人会被围欧致死,贪小便宜与性命哪个更重要,只有疯子和自杀者才会选择前者。

  看着一个狗头人端着一大盆食物向里面走去,我知道机会来了。于是不动声色悄然无息的跟在后面,其他的狗头人则忙着抢夺食物,没工夫看着四周。

  端着食物的狗头人走到一堆垃圾前面,那堆垃圾看上去和其他的并无区别,却被它几拨几拨之下便露出墙上的一个洞口,钻了进去。原来这里墙上有个洞,只是被垃圾挡住了看不出来而已。

  找到了!按耐不住心中的欣喜,我耐心的等待着。果然不久之后那个狗头人便出来了,顺手将洞口又掩上了。

  等它走远后,我便悄悄拨开洞口,钻了进去。当然也记得顺手堵上了。

  洞里面黑黑的,只有一点依稀的微光,看不出到底是天然形成的还是挖出来的,顺着这缕光线,我高高低低的向前走去。

  走了一会,似乎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还没来得及细想,一道强光突然亮起,晃得我睁不开眼!

  “怎么?等了这么久,那只肥老鼠就派了只虫子来吗?”一个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心里狂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慢慢向外面挪去。但眼角却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挡在了后面。不敢抬头去看,我换个方向想绕过去,身边的突然吹来一阵风,一只大脚从上面直直的踩了下来。

  “还想再装下去吗?我看你能装多久!”耳边传来巨大的咆哮声。

  我暗中叹了一口气,情知装不下去了,往旁边一滚,脱离那只大脚的攻击范围。

  站起身来,我先拍拍身上的灰尘,眼睛却向一旁瞟去,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可以看出这里是某个弃置的地下室,和外面的杂乱不同,这里布置得相当整齐,当然不能拿玛丽耶尔的房间来比,但以狗头人素来的恶名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

  我脑子里飞快地想着。“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难道被哈享出卖了?没道理,出卖我它又没好处,再说我对它又没什么威胁。总不会因为我知道它是猫变的它就要杀我灭口吧,从利益的角度来看我对它应该还很有用!”

  不过从刚才那句话判断,这里分明是个陷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