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义助(中)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132 2005.04.13 11:18

    身为狗头人大祭祀,巫毒静坐思考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任何打扰的。据说曾有只蟑螂从冥思而坐的大祭祀面前极其嚣张的爬过,仅仅三秒之后,那只蟑螂就化为一团糊状物飞出了门口。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巫毒大人连眼皮都没有睁开过。

  可现在的大祭祀早就失去了往日睿智镇静的样子,在面对着传说中的神器整整六天六夜之后,它觉得自己很有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冲动。原因无他,正是摆在眼前的研究对象,号称亡灵魔导器中级别最高,威力最大的支配者权杖。

  来加鲁加斯特之前,巫毒只想着找到神器后即可立即返回部落,解决困扰自己的难题。然而现在它才发现,即便当时击败了哈享,得到了支配者权杖,它离自己的目标似乎还远得很。因为在这六天的时间里,无论它使用何种方法,支配者权杖全都当它不存在,理都不理一下。如果这神器是真的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巫毒可能还不觉得受挫折,但修为到了它这种地步的巫师又岂会被表面的现象所蒙蔽。

  大祭祀的精神力绝对不逊于任何一个高阶法师,从被研究物细微的能量活动和对外界情况的各种反应来看,巫毒已然明白这传说中的神物智力远远超过了狗头人,并不比普通人类差多少。因此它虽然恼怒于支配者权杖对自己的不理不睬,但也为这意外的发现惊喜不已。这种神奇的事物,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上的。

  巫毒年轻的时候也曾游历大陆,见识过不少神兵利器,甚至还亲眼见过其他两件传说中的神器。那两件神器同样拥有巨大的力量,也拥有一定的自我意识,但那只不过是一种近似低阶召唤兽般的自我意识罢了。只会根据持有者的意识作出反应,对于外界的环境变化则相当于野兽的直觉,像是预先感知危险靠近等等。但就是这种级别的物品,放眼整个大陆,又有几个人能拥有。

  可是把它们往支配者权杖前一放,力量且不论,光自我意识上面,就不知差了多少个等级。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支配者权杖似乎并不想听从持有者的命令。

  由于我事先便将自己如何被神器冷遇及耍着玩的事情告诉了巫毒,因此它对于支配者权杖种种极具个性化的表现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大祭祀想得更多的,是如何解开神器能自我思考之谜,一旦掌握这个秘密,后果连它自己都不敢想到。

  “哼哼哼,虽然你是流传千古的神物,但在我这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面前(狗头人族的),也只有甘拜下风的选择,哇哈哈哈......”极其嚣张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中,震得桌子抖个不停,连摆在上面得支配者权杖也随着桌身颤动不已,仿佛在害怕一般。

  还好巫毒习惯在冥思前布下静音结界,倒也不怕被外面的人听见。

  “只要掌握了制造神器的方法,我就要打造许多许多的神器,到时候一把卖五千金币,不,至少要卖一万,十把就可以卖十万,一百把就可以......”不知道现在有狗头人进来的话,会不会因为大祭祀的计划而吓到。

  据后来一本记载奇闻异事的书籍中记载,狗头人历史上最伟大的祭祀巫毒从小的志愿是当有史以来第一名成功的狗头人商人。之所以用成功的这个形容词,是因为这个种族实在太缺乏商业天赋,即便是将经营范围只限定在本族内也从没有成功的先例。因此对狗头人来说,商人无疑是一种梦幻般的职业,当然指的是“成功的”商人。

  巫毒大人为了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在它小的时候,每当有流浪商人来狗头人部落贩卖时它都义务前去帮忙,为的就是学习经营技巧。然后在长大之后,儿时的经验并没有给它带来多少成功的机率,在最后一次血本无归后,巫毒无颜面对父母,踏上了离家的行程。从旅行商人处听来的各地趣闻知识,反而成为这个狗头人少年旅途中最宝贵的财富。

  不过这些现在并不重要,当这位大祭祀正沉浸在自己憧憬了一辈子的商人梦中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砰砰砰......砰砰砰......”

  敲得又急又快,仿佛跟门有仇似的。那扇小小的木门也因这巨大的敲击剧烈的颤抖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巫毒在上面施展了魔法,估计早就光荣“阵亡”了。

  “谁啊?”老头很不爽的吼到,心里很是不痛快。“这些家伙,规矩全忘了吗?”它心里愤愤的想到。

  按照它定下的规矩,自己静坐冥思的时候决不允许被打扰,可现在居然有人来敲门,最可恨的是还敲这么大声,耳朵都快震聋了。

  出乎它意料的是,没有传来回答声,反倒是敲门声越来越急了,似乎摆出一副不开门决不罢休的姿态。

  “诶呀!反了还是怎么的?!看来不好好教训你们这些家伙真是不行了!”老头一把拉开门,一个异常高大的身影顿时印入眼帘。眼见巫毒打开了门,连忙停下手,嘴里啊啊咦咦的下比划着什么。

  “咦,是你啊!我说怎么没回答呢。”

  门口站的不是哪个无聊狗头人,而是族中地位仅次于祭祀的酋长。它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急得一头大汗,巨大的手掌比划着,奈何就是说不出来。

  “好了,好了,慢点来,不要急。”巫毒摆摆手,示意它停下来。

  其实以巫毒大巫师的修为,要知道门外敲门的是谁可以说轻而易举。只是刚才它刚才沉浸在自己未能完成的梦想中,对身外的警戒降低了不少,连自己这么熟悉的同伴也没有察觉。

  “恩......你说什么?......出大事了?情况很严重!......我马上却看看!”巫毒和酋长相处多年自然不难明白对方的意思,一听说是大事之后立即决定暂停冥思,去看看情况。

  刚走了几步它突然站住了,回头看看身后,又返回去拿着支配者权杖才跟着狗头人酋长走了。

  黑暗中,一双眼睛隐隐闪动几下,消失了。

  此时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许多狗头人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一些身上明显带伤的狗头人四处走动着照顾它们,却对眼下的状况毫无办法,只能怒视着一旁手足无措的小小史莱姆。

  没错,那只史莱姆就是我。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看着眼前的情况,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倒不是说事情很严重,而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我。

  为什么会这样,得从早上说起。

  最近一段时间,我天天都会到狗头人的暂居点修行巫术。虽然在皇宫里也可以自己练习,但顾忌到各种原因,毕竟不太方便。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缺少练习对象,狗头人的规矩是“实践出强人”嘛。皇宫里宫女很多,却是只能看不能动(不要胡思乱想),最好的练习对象,莫过于巫毒带来的这批手下。

  于是几天下来,我便和它们打成一片。它们虽然不知道我与大祭祀的关系有多好,但看到巫毒亲自教我魔法,自是明白我相当受器重,是绝对开罪不起的。

  因此对于我拿它们试验自己新学的知识虽然有些感到不爽,但也不会表现出来,顶多是不满的咕哝几句而已。

  时间一长我也和它们的酋长攀上了交情,诚如巫毒以前跟我说的,这个酋长虽然看起来凶恶其实满纯朴的。只是由于面相实在过于震撼,属于一看就让人觉得不是好人的那种,往往因此被误解。和它熟识以后,它常自愿担当我的练习对象。但这家伙的肉体比其他狗头人强悍太多,加上又受过巫毒的特殊训练,寻常巫术很难产生效果。无奈之下我只得找其他狗头人试招,以致它们常远远看见我就跑。

  今天我本来是想试验新学会的瘴气术,这种巫术利用空气散播致人头晕的药粉,使得敌人无法集中精神作战,虽然效果并不强烈,却是个相当实用的魔法。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法,因此早就准备了消除效果的药水。以前使用这个魔法都是针对单个对象,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看看对大批对象施法效果会怎么样。因此神使鬼差的掏出数倍量的施法材料,站到通风管道的前面,兴致勃勃的准备起来。

  施法前,似乎有一个影子从眼角窜过去,但当我回头去找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看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