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吞噬者之迷

变形虫战记 爱飘 6740 2004.09.18 20:53

    第十四章吞噬者之迷

  比波曾经问过我,如果生命还剩下最后一天,我会做什么?那时候我没回答出来。仔细想想,在这短暂的一生里,我并没有太多值得眷恋的事物,即便是生死与共的兄弟,迟早也会有分离的一天。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些事情,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对于这些,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即便是比波逝去的那一刻,虽然悲痛,却明白这是永远无法避免的事情。

  可是我自己呢?难道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中,真的没有可以让我铭刻于心的东西吗?能够让我不舍得离开的东西真的存在吗?也许,去寻找它就是我还活着的目的吧。

  大头说过一句特有哲理的话,也应该是它这辈子唯一的一句:你是一只忧郁的史莱姆!

  虽然觉得这种话从它口里说出来犹如老鼠嘴里长出了虎牙,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它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当忧郁的我在房间里醒来时,发现天还没有亮。如果不是房间里被风刃横扫一通留下了满屋的狼籍,我肯定会以为那激烈的战斗只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即使这场噩梦是如此的真实。

  抬头望去,原来应该是空间裂缝的地方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让我怀疑它是否存在过。不过我更愿意思考另一个问题——怎么这个鬼裂缝哪里都不去,偏偏出现在我房里呢?难道是因为我品德败坏所以惩罚我?没道理啊,论骗人,钢夏比我厉害多了,它还经常推销不良产品,蒙了我不知多少次;比偷东西,黑点大头更是远远超过我,它们两个的作案次数早就可以排到盗贼工会的前几位了!虽然每次偷的都是些吃的喝的便宜货。

  算起来我唯一做过的“大事”,应该就是那晚抢劫了拉斐城的城主和那一些贵族,不过游侠小说上不是都写着“不义之财”人人都可取之吗?难道就因为我不是这个“人人”所以不许取,谁规定史莱姆不能做侠盗的?

  想起昨晚昏迷前的情景,我急忙检查自己的身体,奇怪的是吞噬怪留下的那一截身体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再仔细一检查,不仅是那截身体,连被我的风刃所伤时流下的体液也全消失了。地上散落着书桌的碎屑,却找不到一点生物留下的痕迹。难不成是我梦游的时候把桌子给劈了?

  “奇怪???”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最后似乎被吞噬者的躯体给融合了。按道理说这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可事实是我又象向往常一样从床上醒来,活蹦乱跳的出现了。

  “哈哈……”没由得突然一笑,管他的,反正这样子又不是坏事,想那么多干什么?想得头都痛了,又没有什么好处。既然没事,那就尽情的享受每一个早晨呗!昨晚的事情似幻似真,实在搞不清真假,就当它是一个梦好了!

  “只是……这个梦也太真了,真的和亲身经历过没什么两样!”口里感慨着,我向餐厅走去。

  由于钢夏坚持保留主人在世时的习惯,以致我们这群野惯了的史莱姆和老鼠每个都分配了一个房间,每天早上准时赶往餐厅吃早饭。

  “早啊!”我一边打哈久一边向正在揉眼睛的大头打招呼,大头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听见没有。

  “你……你……你!”旁边的伊卡一脸惊鄂的指着我,手还抖啊抖的。

  “怎么了?”看着它那副见鬼的样子,我莫名其妙。“难道是脸上有东西?那也不用这么奇怪吧!”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没发现什么东西啊。

  “你……是谁?”发呆过后,伊卡突然问道。

  “噗——”我差点把嘴里的水都吐了出来,“你说什么啊?睡糊涂了,我是你的老师啊!”

  “象是有点象,连身上挂的包都一样,可老师哪有你这么胖啊!”

  胖?什么意思?我急忙跑到餐厅里的镜子前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一瞬间我以为是以前的迪重现了。不,比迪还夸张,一只圆滚滚的史莱姆出现在镜中。原本细小的身躯竟然撑到了几近整圆的地步,难怪今天早上走起路来怪怪的,我还以为是没睡好呢!

  “这是怎么回事?”我吓呆了。

  “难道上昨天晚上的融合……”昨晚的一幕再次出现在脑海中,原来融合是真的。不过不是吞噬者的躯体融合了我,而是我吃掉了吞噬者留下的那部分身体。想想那几倍于自己的体积,难怪自己变得这么胖!

  这回可伤脑筋了,我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失声痛哭起来,“我完美的身材啊!呜……”

  知道事情原委之后钢夏向我祝贺,“只听说过有人类女人为了瘦身一夜憔悴的,没想到你竟然一晚吃成个大胖子,真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啊!佩服!佩服!”

  “你去死啦!”我一脚把它踹飞,变胖后力量好象更大了,“人家正在伤心!你竟然还敢嘲笑我”

  “伤心?”不愧是钢夏,马上爬了回来,“你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又不是人类女人,难道还怕嫁不出去吗?”

  “话是这么说,可这样子感觉好奇怪啊!”

  “有什么不好,吃饭还能多吃几碗呢!不过……”钢夏一改嬉皮笑脸的样子,“这对你是好事,之所以变得这胖,是因为你一时间消化不了庞大的外来能量,好好吸收这些能量,对你的修行会大有帮助的。”

  “可是我的身体,”我担心的说:“还是原来的身体吗?”到底上吞噬者吸收我的记忆后变成了我,还上我吸收了吞噬者的身体呢?

  “这个问题嘛……”钢夏沉吟良久,说出四个字,“我不知道!”

  “碰!”我的脑袋再次与地面亲密接触,“切~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呢!”

  “我又没亲身经历。怎么可能知道嘛!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钢夏无奈的耸耸肩。“不过从你描述的情况来看,你这次可能走大运了!”

  “走大运,差点被干掉还走大运?”我疑惑不解。

  “你想想,吞噬者的特别能力是什么?”

  “特别能力……”我思考许久后答到:“吞噬与融合!”

  “没错!”钢夏眉飞色舞的说到:“知不知道吞噬者既不是最高阶的魔兽,又没有什么强力的技能,为什么却被称为梦幻魔兽呢?”

  “梦幻魔兽?”脑海里浮现出那一滩烂泥的样子,打死我都不承认它是什么梦幻魔兽。如果梦幻魔兽就长这个样子,那些神兽什么岂不都要自杀了?

  看到我的表情,钢夏知道我想歪了,说到:“你不要乱想,我看过的资料里曾经记载过一只吞噬者的真实资料,你想不想知道?”

  我忙点头。

  “那是古魔法帝国全盛时期,当时帝国的国力强盛无比,甚至已经准备对海外大陆进军,开始征服整个世界的计划。谁知道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帝国所属的一个偏远的大型魔物研究所发生了一次事故,大量的珍贵魔兽外逃,不过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发动预备的困魔结界,将所有魔兽困在了所在的山谷里。不过由于传送阵被破坏,加上困魔结界的阻碍,帝国的支援人员在一个月后才赶到,不过他们才发现所有的魔兽都已经不见了,现场只找到一只魔兽。”

  “一只魔兽?不是说所有的魔兽都跑了吗?”

  “那是一只龙首狮身鹰爪凤尾,背后生着三对光翼的魔兽!”

  光翼!听到这个名词我吃了一惊,这可是力量的绝对象征,传说中的那些神的使者就是长着一对光翼的。

  “它就是原先研究所里那只吞噬者,将所有能吸收的魔兽全部吞噬融合后,竟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可惜当时支援部队的指挥官并没有意识到面前的魔兽已经成为了恐怖的存在。他一心想抓下这只魔兽作为实验材料,因此命令手下不得伤害它,结果让吞噬者在负伤后仍然成功逃走了。”

  “后来呢?”

  “后来,帝国不断的派人抓捕这只吞噬者,而吞噬者也在不断的战斗中成长,最后甚至拥有了超过人类的智慧,在帝国的许多地方制造混乱,直到有一天受了重伤后消失在一个港口中。”

  “难道它从此死了吗?”我越来越好奇。

  “没有,其实他那时已经可以化为人型,于是装扮成人类混进人群之中。三年后,当帝国军队再次发现他的时候,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只身躯比山还高,六对巨大的光翼呼风唤雨的怪物。那一天,被称为血色苍穹之日。帝国引以自豪的几十万海上舰队全军覆没,最大的港口从版图上消失了。据说那晚的黄昏被鲜血染红,鲜艳得象血色天空一样。这件事情使得帝国的海外征服计划泡汤,再也无力向外扩张,同时也为魔兽的历史上增添了一个无法超越的名字——噬神者!”

  噬神者,意思是连神也能吞噬吗?听到一只吞噬者的光辉历史,我竟有些激动。象雄鹰一样横空出世,在史书上留下光芒万丈的一笔后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样的一生,似乎很值得我向往啊!

  “快,快告诉我!”我一把揪住钢夏,两眼放光厉声问道:“要怎么样才能成为这样一个超强的生物!”

  “你白痴是吧!”没想到它竟然一个头锤将我砸倒,末了还补上一脚,“我只是告诉你有这么一个家伙而已,你以为谁都可以变成它那样吗?那不噬神者满天飞了!”

  “成为那样强大的生物,很大程度上是机缘凑巧的结果,并不是通过所谓的努力就能办到的。”

  “那你干嘛和我说这个?”听了它的训斥我脑袋清醒了一些,开始思索钢夏给我讲这番话的意义。

  “我不过是想让你知道吞噬者的潜力有多大而已!”见我认真起来了,它便继续说下去。“从这个故事里你可以了解到吞噬者并不是一开始就强大的生物,即便是出生后很久也不一定会强大,它的力量取决于本身的机会。”

  “机会?难道是说运气吗?”我问道。

  “和运气有一些关系,却又不完全是。运气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而机会却是可以把握的。最简单的来说吧,运气就是天上掉下馅饼砸在你的头上;而机会就是天上掉下馅饼看你能不能抓住。两者看上去一样其实有本质的不同,相信运气者会坐在原地等待,而相信机会的会随时观察身边的事物,配合自己本身的能力,在合适的时机一举获得好运。”

  这样说的话我便有点明白了。如果说当初遇险被比波所救是因为运气的话,那我后来果断的将它留下来当族长则是抓住了机会。如果那时侯不是用尽口水功将比波轰得头晕脑胀,事情就不可能进行得这么顺利了,这一点应该可以看成对自身能力的充分运用吧。

  “而吞噬者的机会,就是它能够不停的借吸收别的生物而进化。这种进化是一个艰辛的过程,但却是获得强大力量最完美捷径。以你学魔法的经历做比喻吧,从最开始学魔法到现在的程度,你用了多久的时间?”

  “二年!”我想也没想就答到。

  “那你猜一只吞噬者需要多久呢?”

  “多久?”

  “一天都不用!”看着我惊讶得合不拢的嘴巴,钢夏满意的说:“原因很简单,它只要把你吞噬掉,就可以获得你的记忆与知识了,就和亲自学了那么久一样!”

  “那岂不是变强太容易了!随便找个大魔导师或是圣骑士什么的吞了,很快就可以获得他们的力量了呢!”

  “你倒是想得美,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它这种方法只能用在力量比自己差的对手身上,一旦比自己强的话就很难吞噬成功了,说不定还会被反噬。力量是时间的积累慢慢形成的,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么想马上成功,一夜间天下无敌,你不如去看奇幻小说好了!”

  果然,世界上还是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不过,”我歪着头想了想,“你和我说这么多干什么?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嘿嘿……”钢夏神秘的说:“你可能已经具有吞噬者的体质了!”

  “什么!你是说和吞噬者的部分融合的话就能象它一样吞噬其他生物吗?”想到这种可能性我惊喜不已,那我岂不只要拼命的吃,迟早会变成象噬神者那样强大的存在!

  “我可没那么说!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说有可能而已!”

  “不管了,先去试试!”丢下钢夏我匆匆跑到花园里去找实验对象。

  拿根小棍在泥土里挖了半天,才发现一条蚯蚓,“好,你就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对象!”我指着蚯蚓大声说道。

  恩……怎么吞噬呢?我记得吞噬者当时好象是把我吸进去的,看上去就象和它成为了一体似的。于是我把蚯蚓拿起来,放在触手上移来移去。

  “……没反应呢!”看来方法不太对啊,不管了,我把蚯蚓往口里一丢,吞了下去。

  钢夏在一旁怪怪的看着我,“你干什么啊?不要紧吧!”

  “没什么……就是味道有些差。”感觉蚯蚓似乎动了几下就没动静了,我直觉上觉得融合就要开始了!“来吧!我要获得蚯蚓钻土的能力!”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也过去了,我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怎么了?要开始了吗?”钢夏紧张的问道。

  到三十分钟的时候我终于挺不住了,“哎哟!肚子痛死了!痛得受不了!”

  送到医疗室一阵手忙脚乱的治疗后,钢夏得出的结论是“乱吃东西,弄坏了肚子!”

  第一次融合实验——失败!随后的几天中我不死心,口里念着“我要变强,我要变强”之类的咒语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最开始不过是毛毛虫蜈蚣之类的小昆虫,后来发展到松鼠乌鸦等比较大的动物,最后有一天甚至瞄上了一只觅食的绿狐狼,妄图将其打晕后就地正法,可惜因体积太大不得不放弃。

  这几天伊卡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我知道它是怕我哪天心血来潮把它也给吞了。其实它那点力量哪里放在我眼里,要找也找厉害一些的嘛!

  经过一个月的疯狂实验,我瘦了,因吸收吞噬者身体而胖起来的部分缩回去不少。照这种瘦身进度,顶多再过半个月,我就能恢复以前头小身圆的史莱姆完美身材了。

  不过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原以为这次捡了个超级大宝,谁知道一点用都没有!就象打牌的时候以为自己抓了一手超级好牌,等到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看错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怪我太急了一点,钢夏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想而已,我就屁颠屁颠的跑来做实验,丝毫没考虑合理性的问题。

  “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我向钢夏抱怨着。

  “就你那疯狂的样子,我说话你听得进去吗?”它不以为然的说,“你自己没看到,这一阵子你就跟疯了似的,我们一看你就害怕,哪里还敢来劝。”

  “有那么严重?”感觉只是自己投入了一点,难道看在它们眼里就这么可怕。

  “那还用说,你那眼睛就跟狼似的,看谁都恶狠狠的,仿佛跟你有深仇大恨。我们巴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无语……其实那时侯我只是想事情入神,还自以为很酷呢,没想到在它们眼里看来竟是一副狰狞的模样,真是白费心机了。

  “算了!”我叹口气,“这几天是我不对,有些走火入魔了,让你们担心了,真是对不起!”

  “别那么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对啊,只要老师你没事就好!”伊卡乖巧的说道。

  “还有老大你下次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可经不起吓的。”大头拍着胸脯,一副怕怕的样子。

  “你们……”有这样关心自己的朋友,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回想到自己这几天的失常,我不禁冷汗直流。难道追求力量真的那么重要?值得我这么疯狂的去追求吗?也许在我的心底仍然隐藏着未知的yu望。这些东西平时不会表现出来,当遇见什么不可预知的情况时,它就会象火山似的爆发出来,控制我的思想,搅乱我的言行,使我完全变了。

  不过话说回来,能得到强大的力量也不错,至少……至少能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东西吧!每每想到那燃烧的森林,我便痛恨自己的弱小,或许这就是我心中那强烈的yu望的来源。希望变强,而不是等身边的事物都逝去了的时候才想到要保护。

  “如果这是我心中的魔障的话,让它存在又何妨?”心里竟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但我很快摇摇头,将这个想法排出脑外,就象钢夏说的那样,力量的增加是时间积累的结果,片面的去追求强大最终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现在的我,仍然只是一只快乐的变形虫而已,如果真的要飞翔,也不会是在今天,不会是现在。不过我将会做好准备,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想通了这些事情,心里顿时轻松起来。原本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我站起来大声宣布:“为了庆祝,我们去大吃一顿吧!”

  “耶——老大万岁!”大头它们顿时欢呼起来。

  “什么!又要我下厨,做那么多我又不能吃,我才不干呢!要去你自己去!”钢夏一脸愤慨,谁让它不能吃东西呢!

  以后的日子里,生活恢复了平静,钢夏还是在努力研究制造魔法生命体的方法,伊卡勤奋的学习各种知识,大头和黑点仍然在打杂,不过听说最近在学认字,希望哪天能看懂藏书室里那些厚厚的书本。

  而我则一边修行一边跟着钢夏学习那些让我头晕脑胀的知识。没办法,要进行独立的研究,真是一点都不轻松。

  直到有一天,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似乎要走到了尽头。

  (加几句题外话,我保证绝对不是凑字数骗钱。进入VIP一个礼拜以来,受到三百多位VIP读者的支持,爱飘十分感激。作为一本没有美女又没有爱情,更没有床戏的小说,能走到这一步我也很惊讶。这期间大家提出了许多意见,怎么说呢?写书总是众口难调吧,但我希望能听到大家的意见,也请大家继续支持虫虫的故事。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