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落幕(上)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352 2005.03.22 11:46

    听到可以围攻,刚才还吓得发抖的士兵们顿时来了兴致.即便我现在的形象足以吓走黑夜荒芜中的鬼魂,但他们也不会有太多的恐惧了.

  原因无他,谁会害怕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鬼魂!更何况我现在是被他们的老大打的我妈都认不出了,当然,就算没打其实也一样认不出来.

  “任何危险和高贵的事物一旦和人们接触得太多就失去了其神秘性,让人产生畏惧和崇拜的条件便不复存在.”忘了是哪位先人的格言,不过目前的我的确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特别是在脸部和林武的拳头进行了狠狠的多次亲密接触之后.

  “开玩笑!我可是尸王!”我大吼道.如果不是后面那一群追赶的士兵的喧嚣声和脸上如同栀子花开一般的灿烂伤口,我相信一定威严十足.

  糟糕,似乎四面八方都是人!刚才没注意,我这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数不清的士兵沿着周围大大小小的街道房屋将这边团团围住,红通通的火把照亮了半个王都,火光中依稀有各色长袍的人向这边赶来.

  “诶呀!那些人的衣服好眼熟啊……”我一边挥手挡掉几只飞向脸上的投枪,一边继续奔跑兼沉思,不一会儿便恍然大悟.

  “那不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法师袍吗!”作为千百年来魔法师的证明,法师袍一直是我的梦想.由法师工会专门制作的法师袍不但冬暖夏凉,能自动调节温度,且应用范围十分宽广.睡觉能当被子,吃饭当桌布,吃完当抹布,脏了就丢火里烧一下,立刻干干净净.

  最重要的是,上面别有象征魔法师身份和等级的徽章,穿着法师袍出去,不管到哪里都能让人一眼认出身份,不拉风才怪!

  看着那么多梦想中的衣服迎面而来,我不立即……转身逃走才怪!一件长袍就象征着一个魔法师,这么多法师来找麻烦不跑才是傻瓜.特别是象征着高阶法师的长袍金边不断在人群中闪现,我更是直接转个弯,向墓园区里面跑去.

  加鲁加王国相当重视魔法师的地位,高级法师地位等同于贵族,也有在长袍上镶金边的习惯.这种时候来的当然不会是那些懦弱无能的贵族们,他们就是来也不可能穿着轻便飘逸的长袍,至少得背个移动堡垒.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些尊贵的高阶法师们被惊动了.

  和同样掌握神秘力量的神官不同,魔力强大的法师宁肯在实验室里专心自己的研究,过于重视世俗利益的法师很难在修为上取得更大的成就.对于他们来说,世俗的享受和崇高的社会地位只是一种需要,并不是一种必要.不管怎么说,出去风风光光受万人敬仰总比象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好.

  更何况有特权总是没坏处的,比如说需要稀少的法术材料时……于是他们便安心的接受各国权贵的供奉,在闲暇的时候帮贵族们处理一些事情.小到结婚求爱,大到放火杀人,甚至直接参与战争.毕竟在一个魔法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不可能要求那么多的法师都遵守一个道德准则.

  迎着呼呼的寒风,我拼命向前跑,尽管知道前面铁定是死路,但在跑到尽头之前我可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反正这地方大的很,藏下这高大的身躯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特别是当一个国家的贵族喜欢将陵墓修建得又大又宽敞的时候.

  风刮在脸上,原本麻木得伤口突然痛起来,一阵又一阵象刀割似的,疼得我嘴巴都裂开了,大口大口的吸气借以减轻痛苦.

  “这个身体到底是怎么了!”心中的惊诧却是越来越大.

  这个身体的性质不是和僵尸一样吗?不死生物都是没有痛感的啊.想起自己和林武交手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他的力量突破我身上的护甲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疼痛,不过那时候情况紧急也没多想.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能感觉到疼痛是在力量变得更强,这个身体发生变化以后的事情.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感觉变得更敏锐,产生变化之前还觉得像个**纵的木偶似的,根本掌控不了身上的强大力量.可在吸收了空气中游离的黑暗能量,人皮魔甲出现以后,一切都改变了.我就是尸王,尸王就是我,甚至借助这躯体的威力还一度压制了圣骑士,逼得他现出了真正实力.只可惜没人看见.

  “这身体……越来越象我自己的了!”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出现就把我自己吓了一跳.虽说史莱姆的身份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种族,但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转投其他种族.当然平常那点痴心妄想不算.

  最重要的是,虽然经历了很多伤心与痛苦,我也因此获得了许多珍贵的回忆,这些东西已经足以让我不觉得白活了一趟.

  一股恶寒从心底升起!

  ”难道说,再这样下去我的意识就回不去了!?”

  这样想着,我不自觉的停了下来.一团巨大的火球从身边擦身而过,轰地一声撞在对面不远处的墙上,青麻石的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洞.黑色的硝烟四散,也唤醒了震惊中的我.

  我往后面一看,数个漂浮在空中的身影不紧不慢的向我这边飞来,各种魔法元素正飞快地朝他们聚集,霎时间空中闪耀着各种元素能量摩擦时候发出的光芒.红的火,蓝的风,黄的土,五颜六色刹是好看.

  如果换成平时看到这样高技术含量的魔法烟花,我肯定会兴奋得大叫起来可现在那些美丽的色彩对我来说无异于死神的微笑.我敢肯定空中那强大的能量波动足以把我炸得连渣都不剩.即便身穿号称魔防奇高的人皮魔甲我也不敢轻易尝试,弄不好就试没了.

  虽然身材太高大不易躲藏,但好处是脚长步子大,跑起来不说快过闪电,要跑赢马还是轻轻松松的,更不用说是两条腿的人了.因此明知道前面没路,我也只得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至少能争取到一点时间,跑慢了就会被围欧了.

  当然,我不是不喜欢围欧,不过那是在自己带手下欧打别人的时候,成为被围对象则是想都没想过.

  显然这样的策略还是有效的,除了空中那几个飞舞的魔法师,其他人被我越甩越远,在陵墓群中东拐西转后影子都看不到了.但我可不会以为他们不知道我的位置,空中那几只眼睛可是牢牢盯着呢!

  “气死我了,就没办法摆脱他们吗?”沿着地势我四处乱跑,却始终摆脱不了空中的法师.而且刚才我那个自以为聪明的策略很快显出了弱点.刚才空中的法师顾忌我身后的追兵,不敢轻易使用强力魔法.现在嘛,下面除了我,就只有一片不知道死了多久的死人了.

  “流星火雨!”一声大喝传来,犹如就在耳边响起似的,震得我脑袋发昏.抬头一看,火系魔法中最著名在战场上使用频率也最多的魔法正呼啸着从天空中落下来.面对这天降火雨,我震惊了.不是因为这魔法.而是因为那名法师的大嗓门.

  “我靠,隔了一千多米还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嗓门啊!”嘴里骂着脏话,我灵活的挪动跳跃,潇洒躲过阵阵火雨.

  流星火雨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它在战场上实在好用.想想,双方士兵人山人海,随便丢个魔法就能打到人,根本不用瞄准.所以这种无差别乱射的强力大范围魔法毫无争议的成为了战场的宠儿.

  至于单人战或是小队作战或单人战嘛……由于流星火雨根本不具备瞄准性,施法之后唯一要做的就是祈祷.祈祷哪个敌人霉星高照,或是出门踩狗屎,刚好被砸中.除此之外,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现在的情况就刚好是这样,地面不断被一颗颗炙热的火球打出一个个小坑,我却不慌不忙的穿行在这些烧得焦黑的小坑之中.,任凭飞溅的碎石溅到身上,随后又弹了出去.

  “由于不知如何解释的原因, 施展流星火雨的时候很少有两颗火球掉入同一个坑的情况,因此看似危险的地方反而比较安全!”根据又一位先哲的言论,我成功的在满天火球中生存了下来.当然,得意的同时也没放松警惕.因为据说那位先哲就是在一次向大家证实自己的理论时被火球打死的.所以先哲的话也不能全信!万一还真有那么一个具备叛逆性格的火球呢!

  可能是由于飞行状态中施法消耗较大,火球落了一阵后就停了下来.看着自己身后走过的地方坑坑洼洼我不禁有些心痛.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毕竟是条路,也要为修建它的人想想啊.

  感慨还没发完,第二批红色的火球已经从头顶上倾泻过来.似乎比前一批来得更快,威力也更强.

  “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念着据说是曾经名震天下的诗句,我抱头鼠窜而去,好在相处久了,对老鼠没什么偏见,也不觉的有失面子.

  带着有点好玩又有些紧张的心情,我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三波流星火雨的攻击.虽然这个魔法看上去威力十足,但实在不是什么高实用性的东西.满天飞舞的火球除了使本史(史莱姆)的威武风范更加突出之外似乎没什么其他效果.

  等待第四波攻击时我才想起,刚才后面聚集的魔法元素似乎不只一种,好像是什么属性都有,刚刚乱七八糟象放烟花似的.

  地面被对方刚才的几次攻击轰得足足下降了一层,原本看上去高贵华丽的墓室也被波及到,不是破破烂烂就是东一个洞西一个坑.如果被那些贵族看见,估计要心疼死了.

  “恩!周围怎么越来越空旷?”

  我记得刚才还在一堆建筑物之间躲躲藏藏,怎么一下子象是跑到广场上来了似的?仔细一看才发现不是我走错了地方,而是刚才走过的地方都变成了一片焦土.一小片地方还不觉的,等到周围的房子,树啊什么的都消失得差不多了我才发现.

  还看不出自己现在的位置有危险我就不是号称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史莱姆了.但还没来得及跑,几股强大的魔法能量波动从前后左右上五个方向传过来,依稀有点熟悉,正是刚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几个魔法师.

  不用说,我肯定是中圈套了.

  那个大嗓门的魔法师的流星火雨根本就是一个诱饵,想想就连我这种不入流的法师都知道这个魔法的命中奇低无比,他这样的高阶法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他却利用流星火雨的大面积攻击特性将地面上阻挡视线的事情摧毁得干干净净,让我毫无躲藏的余地.

  至于那几个突然消失了气息的法师,应该是用特殊的魔法隔绝了能量的波动,从而在悄无声息中将我包围起来.

  现在,终于是收网的时候了!

  五股突然爆发出来的强大气息立即将我压得抬不起头来.和林武战斗之后,我无论在气势还是战斗力都直线下降.原本即便面对圣骑士那样的角色都有一战的勇气,现在却被几个远不如林武的魔法师给轻易压制住了,好比一个人攀爬到峰顶的人突然直接掉到了山脚,这让我如何甘心.

  出乎我意料之外,那几个法师并没有马上动手,聚集的各种魔法也是蓄而不发,只是牢牢的用精神力将我锁定,似乎是在警告我:只要你一动,我们马上灭了你!

  他们要干什么?

  邪恶的怪物不是马上要消灭掉吗?

  虽然他们看上去气势汹汹,但我却隐隐觉得那种慎重其事的样子不像是要消灭我.再说要动手的话他们现在完全可以让我消失,可却没有这样做,怎么回事呢?

  正纳闷时,一个身影向我这边飞了过来.借助尸王超凡的视力,我远远就看清了他的样子.大概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魔法师,穿着一身红色的法袍,胸前别着一枚火焰形状的徽章,从那张扬四散的头发就不难看出其火系法师的特质.

  其实并不是说是哪个系的魔法师就只能修行哪种魔法.所有魔法的资料都对任何一个有工会认定资格的魔法师开放,当然禁忌魔法和被法师工会禁止使用的魔法是除外的.

  (三大禁忌魔法:黑暗魔法,死灵魔法,精神魔法.曾经都在历史上盛极一时,开创出三个有名的时代,分别被称为黑暗年代,死亡年代和绝望年代.其实法师们都或多或少懂一些和禁忌魔法有关的知识,有些甚至还修行过禁忌魔法.不过只要不大张旗鼓的到处宣传,没有人会对这个感兴趣的.

  曾有某位法师提出三大禁忌魔法运用的能量十分相似,有可能出自同源,不过这位法师很快就被打倒了.不是因为他的理论被证实为错误的,而是因为法师工会的一位同仁问了一句话”你真聪明,可是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猜想呢?”那位法师想当然的回答到:”那是当然,我可是研究了几十年!”听说当时声音还挺大,坐在工会大厅里开会的成员无论是闲得无聊打磕睡的还是一门心思走神发呆的都听到了.没过多久,他就被工会以研究禁忌魔法意图危害大陆和平为由处以极刑!)

  那名红袍法师飞近以后我才看清楚他的容貌.印象最深的莫过于…… 眉毛!两条又浓又长的眉毛如同两只黑色的毛毛虫似的镶在他的脸,使得原本看起来满威严的脸顿时充满了搞笑意味.

  不过我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眼睛里正发出一种光芒,绝对充满了狂热气息的光芒.

  “难道是精神魔法!”我吓了一跳,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那种眼神很熟悉,肯定在哪见过,而且见过很多次.

  特别是在记忆深处!

  “咦!比波,你老是那样看着我干嘛?”

  “呵呵~~你想不想学习更厉害的魔法?”

  “当然想.”

  “那好,你先喝下这瓶药,很快你就会变成强大的魔法师了!”

  “你……不是骗我的吧!”

  “胡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无数次……”

  “诶……这个嘛……我以我父亲的名义发誓绝对不是骗你!”

  “……好,那我喝! ……不过你可不可以转过头去,不要老这样盯着我.”

  “好吧,真是麻烦!”

  (咕噜咕噜)

  十分钟后,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稳定系数看来还是太低了,还需要进一步稀释才行!”比波摇摇头,走开了.

  “比波,你这个混蛋又骗我!”

  “切~~我哪来的父亲,你自己笨呗!”

  坏了,这个穿红衣服的家伙想抓我回去做试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