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融合

变形虫战记 爱飘 4340 2004.09.15 09:32

    虽然很想知道怪兽那庞大的身躯是如何飞上去的,但现在似乎不是探求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用“天塌”来形容了。

  望着上空飞速落下的怪兽“地毯”,我脑子高速运转,思考着往哪个方向躲才能不被压个正着。前面!如果能在它落下前进入那个裂缝,说不定可以逃出生天。计算了一下距离,我无奈的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且不说能不能在怪兽落下前达到目的地,就算能到,估计也会被它马上抓住。

  现在看来,只有后面是唯一的选择了。眼看出口就在面前却不得不放弃,真是不甘心啊!但和逃生比起来,还是安全比较重要!于是我一边向后逃一边祈祷怪兽不要把裂缝给压没了,否则真是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没有预想中的轰窿落地声,只有一阵烂泥互相挤压的声音,代表空中的大家伙已经安然落地,随即原本收缩在一起的身体又再次延伸,象潮水一般的扑了过来。

  没办法,只好继续跑了。无奈的我正准备继续逃跑,却发现身体一下撞到了一堵软软的墙上,抬头一看,竟然还是那只怪兽!不过体积要小得多。

  “不会吧!连分身都行!”我绝望的大叫起来。作为同是黏液型的魔兽我当然知道这种技巧,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识到。

  分身是黏液型态的魔兽特有的技能,与其他高级魔兽以高速度制造的幻影分身或幻术制造的分身不同,黏液怪的分身是真正的将身体一分为二或更多。看上去这种技能很象是分裂生殖后代,其实不然。制造后来时分裂出来的是幼生个体,可以成长为另一个具有意识的同类。分身却是在短时间内可以在重新融合在一起的,即便是在分成几个时,也只有一个本体意识在控制。

  既有黏液喷射,又会形体转换,还能短距离飞行和分身,今天遇到的魔兽到底是什么品种啊?这次的对手实力远远超过了以往遇见的那些,使得刚开始抱着轻视态度的我一再遭受打击。不过这是想逃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后面黏液形态的怪兽和面前墙壁一样的怪兽已经围了上来,相互的接触处正慢慢的溶为一体,我周围的空间正在不断缩小。

  “可恶啊,要是能够飞就好了!”面对眼前的危机,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让我懊恼不已。可惜着这里连一点元素能量都感觉不到,自然无法使用任何魔法。

  眼角突然看到还有一个方位没有被怪兽完全合拢,我便不管三七二一拼死向那边赶去。十米!五米!一米!终于赶到了,在眼前的肉墙合起来之前,我一个纵身大跳,从上面翻了出去,安安稳稳的落了下来。

  “终于出来了!”还好在分身或是液化的时候怪兽的脑子似乎不太灵光,只会凭着简单的本能行动,看到我这么上窜下跳的都没什么反应,只是被它挡着空间裂口,怎么回去倒是大问题。

  “恩!下面怎么软绵绵的?”安全落地之后我才发现地上不是刚才踩的硬硬的感觉,而是软的。“难道……”一滴汗珠顺着脑门流了下来,脚下传来一阵奇大的吸力,伴随着这吸力我觉得身子被什么东西牢牢的抓住了,而且在一点一点的向下沉去。

  “这是……”我惊骇不已,虽然将自己对这怪物的评价一再提高,但现在我终于明白自己还是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这哪是什么巨型黏液怪啊!虽然身体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我明白自己正一点一点的被身下的怪兽吞噬掉,看上去就象与它同化似的。身下与怪兽接触的部分已经渐渐融合在一起了,奇怪的是不但没有感到疼痛,反而有了一种奇异的快感。

  种种奇怪的现象告诉我,面前的怪兽分明是传说中的吞噬者,一种只能在故事书中找到的怪兽。这种怪兽可以将其他生物吸收掉,并能获得被吸收生物的形态与部分能力。据说被它吞噬掉的生物,不仅身体成为它的一部分,连灵魂都无法逃脱,将被吞噬者束缚在体内,承受无尽的痛苦。

  “这真是太荒唐了!”没想到随便做个梦就能见到这种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魔兽,不知该说是好运呢还是霉运。可我现在的感觉非常奇妙,完全没有那种想象中的恐惧和害怕,一些东西源源不断的从脑海里消失,而另一些东西却从外面涌了进来。脑袋里不断出现自己以前从没见过的画面,那些并不是自己经历过的东西,为什么会在脑海里出现呢?

  “难道说这只怪兽正在吸取我的记忆!”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很快被推翻了,因为我自己的记忆并没有消失,反而还多了一些东西。正确的说法是这只怪兽正和我互相交换记忆。但我可不认为这是友好的象征,因为它吞噬我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慢下来,反而有加快的趋势。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夺取灵魂的过程吧!原来它不仅想要我的身躯,更想要我的记忆。

  “混蛋,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挥舞着触手,努力想把身子拔出来,可是结合的部位已经完全看不出间隔了,就是说我和吞噬者已经是一体了。正在懊恼时脑海里又传来了不属于自己身体的感觉,我能感觉到巨大触手的舞动,召回分身的念动。这些,都是它的感受!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我和它融合的程度越来越高了。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保持自己的想法?”无奈中我想到了这个问题,但很快答案就出来了。当我们吃东西的时候,只是需要吸收其中的营养而已,而不可能希望食物保持自己的意识吧。同样的道理,吞噬者吸收我只是想获得我的记忆与知识,并不是真的要我和融合。

  现在的情况,我该怎么办?——

  不经意间,我摸到了身上的包包,记起里面还有一件保命的东西——吸魂珠!

  “拥有强大力量的生物不一定拥有强大的灵魂!”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强大力量的生物很多,数不胜数。但除非是专修精神系魔法的法师,或是天生就拥有强大精神力的魔兽,其他的生物并不会有太强的灵魂力量。

  灵魂力量强大的象征就是高智慧,越强大越聪明。至于眼前的怪兽嘛……怎么看都不象脑袋好使的样子!

  于是我从次元袋里掏出吸魂球,小心翼翼的揭开外面包裹的布,轻轻对准了身下的怪兽。反正目标这么大,瞄准哪都行!

  “开启!吸魂!”和上次对着钢夏时的感觉明显不同,握住的球体竟然开始颤抖起来,一缕黑色的光象是要从里面冲出来似的。伴随着球体的颤动,那种和怪兽建立起精神联系的舒适感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的恐惧,虽然明知道这不是自己心中的感受,但那潮水般的意识仍然不受控制的冲了过来。

  我死死的捏住手中的吸魂球,绝不能放手,一旦放手的话就真的死定了。怪兽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着,象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想努力脱身一样,但老是挣脱不出来。

  “有效!”两个字滑过脑海,带来的是一阵莫名的狂喜。正有一些东西向我拿的吸魂球里流去,带着几许不甘,却无可奈何的被卷了进去。没想到外表强大的吞噬者,灵魂竟然这么的不堪一击,轻易就被这么一个小小的圆球给击败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对钢夏感激得五体投地,虽然钢夏只是随手将仓库里的一件垃圾存货丢给了我,但确实救了我的命。

  不到几十秒,黑球就停止了颤动,怪兽的躯体也安静了下来,原来那令人作呕的声音也消失了。我晃了晃手上的黑球,还是那么轻飘飘的,没多什么重量。“切~还以为那么大的身体灵魂会多一点呢!没想到……”

  正准备起身,我却发现一个恐怖的事实,怪兽的身躯虽然停止了活动,却没有停止和我的融合。我的脑袋顿时“轰”的一响,“对于它来说,吞噬就和吃饭一样是本能反应!”

  完了,这回还是跑不了。我还想回去呢,怎么动都动不了。想起回去,我禁不住望上一看,谁知竟发现了一个更残酷的现实。不知道是刚才被怪兽的庞大身躯一压还是怎么的,原本很稳定的裂缝竟然开始伸缩变形,而且眼看着还越来越小。

  “呜……等一等啊!”眼看回去的路即将关闭,我却只能站在原地发呆,简直是欲哭无泪。

  忽然间身体动了一下,虽然只有一下,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动了。我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动了,不过却不是我自己在动,而是身下的怪兽的躯体在动。

  “难道说……”看着眼前的情况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心念立刻行动起来。闭上眼睛我努力的集中精神命令自己的身体向裂缝那边移过去,慢慢的,慢慢的竟然真的动了起来。

  “太好了!”心里一高兴精神马上就分散了,原本的移动也停了下来。“果然没错!”怪兽的灵魂被夺去以后这具躯体就失去了控制,现在和它半融合在一起的我正好可以控制它,虽然还不太熟练,但却是真的控制。

  想到手中的次品吸魂球功效只有十分钟,我忙把它往边上一丢,眼睛一闭,全力操纵身下的庞大躯体。本来以我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控制这副躯体,但现在我的目的只是进入不远处的裂缝而已,只要能勉强调动部分就可以做到了。

  一米,二米,三米,这不远的距离这时看来竟有如一生那么长!我不敢分心,即便身体在继续的被吞噬,即便还有几分钟怪兽就会恢复过来,我要做的只有走完这一段路程而已。

  近了,越来越近了,在几乎能清楚的看见裂缝中的一切时,我发觉怪兽的躯体又开始缓缓活动起来了。糟了,一定是吸魂球的功能失效了,好象还没有十分种啊,这个混帐钢夏,它就不能给我些正常货吗!尽拿这些次品蒙我。

  心里一急我便不管三七二一变形向裂缝中冲去,哪怕只有头进去了也好啊,至少还有复活的希望,我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身体变得象蛇那样细的我一下子穿过了裂缝,重重的摔在了自己的床上面,回头一看和怪兽融合在一起的那部分也缩得细小挤了进来,那鲜明的颜色一看就知道一半是我的一半是它的。

  从连接部分传来的信息告诉我吞噬者已经快恢复意识了,再等下去很有可能被它重新拖回那边去。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聚集力量,“风刃!”一道淡蓝色的影子划过,将床前的桌子连带上面的躯体撕成两半。“吼!”似乎是突然触痛使得吞噬者一下子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原本还死气沉沉的身体立即象蛇一样的缩了回去,退回到裂缝中,留下一地绿色的黏液。

  望着满地的狼籍和犹在流淌体液的伤口,我的脸色有些发白,庆幸的吐出一口气,喃喃自语。“还好!刚才割的不是自己,否则就亏大了!”

  没错,本来我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想和吞噬者一刀两断,但好死不死的我又发现其实可以不砍自己身上的,吞噬者还有好大一截跟了进来。于是我便眼珠一转,将风刃的目标一改,把吞噬者的一小截给割了下来。这满地的“血”迹看上去虽然恐怖,却没有一点是我的,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说只是一小截,但却足有几个我那么大,拖在地上一大堆。一阵困意袭上心头,刚才这场战斗真是太累了,哪怕就是站一边看的恐怕都受不了,更不用说我这个亲身参加的了。

  等等!好象还有什么事情没解决!我望身下一看,天哪!融合还在继续,已经到了我的半身了!完了,我错了,不该占便宜的,现在要阻止融合除非将自己腰斩了,就算我有决心也没那个力量了,刚才的风刃已经是最后的极限了!

  “万念俱灰!”念着不知哪看来的台词,我一头栽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