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黎明

变形虫战记 爱飘 6549 2005.05.31 23:13

    

  第五十章黎明

  王都加鲁加斯特一些极具惊爆性的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让享受了近百年太平盛世的普通民众吃惊不已。那些无聊的贵族们老觉得生活平淡,诸无节制的狂饮聚会之类的活动早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但突如其来的新鲜消息还是吓了他们一跳,一些半夜三更游荡在大街小巷酒馆顿时如同见光的老鼠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先是不知来源不知姓名不知目标的死灵法师在墓园区发动大批不死生物袭击都城,还好被英名神武的圣骑士林武带领神殿骑士团阻拦住,继而在大批神职人员和法师工会成员的帮助下将所有邪恶生物消灭。

  不过据小道消息声称,为首的邪恶生物――一只巨大的僵尸在单挑圣骑士林武大人失败后成功逃逸,法师工会的五大长老联手都未能将其拦住。

  事后在魔法师中还流传着另一个消息,这回的事件似乎和圣骑士林武的私人恩怨有关系。谣言经过几次传递后衍生出无数版本,从为爱情反目亲如手足共争一个人到家族仇恨杀父不共戴天等等。最离谱的是传说林武小时候杀了那个死灵法师家养的一条狗,如今人家前来报复云云。

  这个话题在魔法师中流传的时候还算中规中距,但经过一些无聊人士的传唱后越来越精彩,凡是大家能想象出的故事都用尽各种方法加诸上去,就差由爱生恨牵扯出一段禁忌之恋了。

  唯一的解释,加鲁加斯特的人们已经平静太久了,急需一些秘闻趣事来填充大家空虚的心灵。法师工会一次或许包含着些许私心的小动作,却引来了意想不到的状况。

  怪事出了第一次,接下来再发生就顺理成章了。

  由于亡灵的肆虐,被称为“死亡之夜”的那晚基本上没什么幸存者,有幸目睹的军人也被下令禁言,因此大家可能还觉得墓园区的事件有些遥远。而今天在皇家广场上发生的事情则是许多人亲眼目睹了。

  成千上万只老鼠凭空出现在广场喷泉的上空,如同雨点一般落下,随后惊惶四窜,大批市民严重惊吓,少数人被老鼠咬伤。事件发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随即莫名出现的鼠群散入城市的各个角落,消失不见。

  据一位妇人事后声称,事件发生之前她看见有一只巨肥的老鼠和一只奇怪的史莱姆从水池中游出,还有一只满脸胡须的狗头人从空中落下,她坚称那三只怪物就是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然而该名妇女不久因惊吓过度大病卧床不起,其说法遂不了了之。

  而她口中所称的三只怪物中唯一的软体动物,此刻正和她一样卧床不起。全身缠满绷带的我,并不是因骨折或惊吓过度之类的原因入院,但上下十余处创伤,也足以让我好好在床上躺一阵子。

  造成这个状况的主要原因,便是我见到的那团黑影。其实那时本来是有足够的时间闪避的,可我万万不该往上面看了一眼,就因为那一眼我落得如此下场。

  情景回放:

  一只史莱姆仓惶逃窜中,头上突然出现一团巨大的黑影。(相对史莱姆体积而言)

  “嗯……好眼熟的屁股,在哪看见过呢?”

  正在努力思考中……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

  事实证明那个屁股的主人我的确认识,就是那条不管吐多少血也死不了的老狗头人。它当时还说了句话。

  “这么高摔下来一点事都没有,我的品格的确是不容怀疑啊!哇哈哈……”

  ……沉默(已经晕了!)

  就因为它对自己品格的一次验证,我被迫浑身动弹不得卧床不起。据说当时场面混乱之极,无数鼠族光天化日之下到处乱跑。好在哈享那厮良心发现,自称关心的向后面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惨不忍睹的我,否则铁定被粗心大意的巫毒大祭祀坐到死为止。

  对于这个说法,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后来清查东西的时候,我发现身上包包里一枚限定版的开国金币不见了,这是我从玛丽耶儿那弄来的,珍贵无比,据说哈享早就瞄上这块东西了。其他东西都好好的就金币不见了,不能不让我起疑心。

  “莫不是被这小子阴了?”我忖道。

  仔细想来当时抢着背我的哈享确实很可疑,平常这家伙有事都是能推就推,决不亲自动手,我自认魅力还没大到能轻易改变它个性的地步。当然排除了种种恶意的想法之后,它也是个雁过拔毛的主,有便宜不占是傻瓜。

  然而即便有这样想法,我也不敢说些什么。开玩笑,造成这次事件的元凶就是我耶!现在哈享不找我麻烦我就上天保佑了,还敢亲自去找它。唯今之计,最好趁着受伤在床装糊涂,能混过眼下这一阵就好。

  后来几次看见哈享,我都觉得自己真是英明无比。

  防御系统发动后,地下宫殿果然进入封闭状态。不但大门紧闭,哈享暗中准备逃命用的秘道也被不知名的力量堵死,整个宫殿如同铁桶一般严密,气得它跳脚不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猜测中的防御用魔法炮并未出现,还能够想办法从其他途径进去,否则连靠近宫殿都不可能了。

  数千鼠族被迫离开原址,另觅他所。还好哈享只允许自己的亲信居住在身边,数量也不过几千而已,要真让鼠族敞开往里面住,皇家广场上就不是下老鼠雨,而是下“鼠潮”了。

  无奈之下哈享搬回自己最初的大本营,就是现在那群号称“地虎”的老鼠们居住的地方。简陋的环境让那群养尊处优,享受习惯的鼠族叫苦不已。哈享也很是不满,后来一想自己要做出榜样,只得一脸淡然的样子擦去头上的灰尘。

  原本我还担心这次受伤会被玛丽耶尔发现,没想到玛丽耶尔被神殿的女祭祀带去祈福。由于静修时不准带宠物,我便被无情的留下了。不过也因此松了一口气,否则这全身绷带的样子被她看见还不闹翻了。

  于是我搬到巫毒的医疗室,横竖不可能找人类治疗,干脆交给这不入流的巫医,治好治坏也认了。

  不知是巫毒的医术真的高明,还是被钢夏强化过的身体恢复力强,被“高空坠物”击伤的地方很快痊愈起来。感觉好一点后,我连忙找来巫毒,要它联系哈享商量合作的事宜。

  “什么?和那只臭猫合作,你打得什么主意?”不知是由于种族抵触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巫毒对哈享有种难以言喻的反感。

  “没什么!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吧,何况你们又没什么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干嘛要拼个你死我活?”我一边诅咒第一只和猫开战的狗,一边苦口婆心的劝道。

  巫毒并不是个按自身喜好来做事的个性,身为责任重大的大祭祀,更多的还是要站在种族利益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经过我一番言语后,很快明白过来,同意和哈享见见面。

  其实我这么急着办这件事也有自己的私心存在。这次由于我的过失导致哈享与“心爱”的人类女孩被迫分离,它现在虽然没有表现出不满,但心里却一定记着,而且肯定会越想越生气。

  现在我是生病中,它不好来找麻烦,一旦病好了就没这个顾忌了。与其担心受怕,不如想办法转移它的注意力,至少给它些许希望,也就不会那么郁闷了。

  哈享也早有此意,只是最近因为突然搬家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忙不开,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快就回信告诉我它也同意和巫毒见面。于是在我的大力斡旋下,隐藏在王都加鲁加斯特地下的两大黑暗势力终于决定坐下来谈判。

  “谁是黑暗势力!我什么时候变成了黑暗势力了?”巫毒对于我将它归属为黑暗势力的老大很不满意。“我堂堂狗头人族的大祭祀,什么时候变成号称社会渣子的人类黑势力了?”

  “不对吗?我看那些书里描写谈判都是用这种语气啊?”

  “你……就不能少看点幻想小说吗?”

  等待哈享的百无聊赖中,我和巫毒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着天,从讨论它是不是黑恶势力开始,一直聊到雄狗头人和雌狗头人有什么不同,哈享始终没有出现。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我实在是昏昏欲睡,又被巫毒的一声大喝吵醒了。

  “不会是出事了吧?”这家伙就是不能让我放心,不过按道理应该没谁找它麻烦啊。

  “有可能啊!”巫毒似乎想到什么,说道:“最近发生这么多事情,说不定引起了人类的注意。我们的事情被人类发觉可就糟了!”

  “说的也是,特别是支配者权杖惹了那么多麻烦!随便哪件事情都会在人类社会里引出轩然大波。”

  久等不候之际,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哈享被人抓走了!

  初闻此事,我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哈享虽然不是什么绝顶厉害的家伙,但自保却是绰绰有余。只要它不去招惹那些人类,我想不出加鲁加斯特还有谁能轻易将它抓走。更何况以它外表狂妄,实则奸猾的个性,足以察觉身边的危险,不至于失手被擒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我急忙问道。

  世道真是奇妙,如果换成几天前,说不定我会大声拍手叫好。可现在立场却完全发生了变化。我不但不能幸灾乐祸,恐怕还得想法子去救它。

  来报信的鼠兵是哈享的亲信,它气喘吁吁的说:“是人类,一个人类把大王抓走的!”

  “人类!”听到这个答案我心中不禁一颤,难道我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就要发生了吗?

  在此之前,我考虑过很多可能发生的状况,包括恶龙袭击,火灾水患等等严重的问题,然而最怕的还是人类发现我们的存在。无可否认,人类之中也会有象玛丽耶儿一样单纯善良的人,但那只是极少一部分而已。

  “难道说精灵森林发生的一幕要重演吗?”经历过如同噩梦般现实的我不由自主的将事情朝最坏的方向想,不禁有些失去理智,过去的事情一幕幕象潮水一样扑来。

  “喂!喂!你怎么了!”就在我想得出神的时候,巫毒发觉了不对劲,连忙扯了我几下。幸亏这几下使我回到现实,否则神智真是会陷入混乱了。

  向巫毒投去感激的目光后,我继续问道:“抓走哈享的有多少人?”

  “多少人?”对方明显一愣,答道:“没多少人啊!就一个,还是雌的!”

  一个人类,还是女性人类就轻易抓走了哈享,这个消息本身比哈享被抓更让我吃惊不已。单纯以肉搏能力计算的话,哈享可是我们之中实力最强的。

  锋利的爪子配合那鬼魅般的速度,即便是无法取胜也可以轻易脱身离去。更何况它身边还跟着那么多的护卫,那可都是些不要命的家伙,疯狂到令人咋舌的程度。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应该足以给哈享的敌人造成不少的困扰了。

  可即便是这样,哈享还是被抓走了。不是被打败,也不是被杀,而是毫无抵抗能力的被抓走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来袭击的人类女性太厉害,以至于它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那家伙我了解得很,根本不是那种顾及手下而不会逃走的个性,如果它没有独自逃跑,其原因肯定是跑不了。

  “强大的女人吗?”我心里掠过一丝阴影,“那个女人是什么打扮?”

  “什么打扮……”来报信的鼠族想了想,说道:“是一身黑色的衣服,就象那些魔法师穿的一样,头上还有一顶好大好大的帽子,把脸都遮住了,看不到长相。笑起来的声音很难听,当时大王看到她的时候似乎很吃惊,好像还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动手了。”

  “都说了什么话?”听它这么一说,难道是哈享认识的人?

  “不好意思,当时我隔得太远了,只看得见却听不清楚?反正大王没几下就被那个女人抓住了,前面的兄弟们一急就想冲上去救大王,结果全莫名其妙的中了暗算。我一看情形不对就赶快来找您,只有您能救大王了。”说完一脸期盼的望着我。

  示意让报信的鼠族离开房间后,我问一旁脸色不太好的巫毒:“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言下之意大有让它出个主意的想法。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巫毒两眼一翻,怪声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我不禁有些生气。

  “诶——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巫毒叹息一声,慢慢给我分析情况。“这件事很明显是哈享那小子惹的个人恩怨。先不管那女人是谁,光凭她能轻易抓走哈享的实力就不会是个简单的角色,很有可能代表着某股强大的人类势力。如果我们要插手这件事,必然无可避免的和他们发生冲突。暴露了自己还是小事,万一被他们发现支配者权杖,事情就不会轻易了解了!”

  巫毒的话象一记重锤,猛地打在我心坎上。是啊!现在我们的情况其实虽然看上去不错,其实也处于一种很不稳定的状态下。神器并不老老实实受我控制,巫毒又有重伤在身,连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如果真的要动手的话,只有我这个半调子的史莱姆魔法师能上。对付一些杂鱼小猫之类的还绰绰有余,连哈享都应付不了的高手就想都不用想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见死不救吗?”我颓然说道。毕竟前不久哈享还救了我一次,虽然那次救命之恩疑点颇多,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那倒也不是,如果你坚持要去救哈享的话,我是不会反对的。不过我们必须将风险降到最低才行!”

  “你的意思是?”我疑惑了,刚才它的话难道不是反对的意思吗?

  “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你总不可能就这样喊着冲过去吧!”巫毒转过头去,继续说道:“虽然我已经不是莽撞的少年了,但也一样懂义气。自己的学生这么关心朋友,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呢!想当年,我也年轻过!”

  “老师……”我想说些什么,却发觉没什么能说出口。直到此时,这句“老师”才是真心真意叫出口,因为它教给我的,已经不止是魔法,还有更多生命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或许黎明就要到了,对于人类来说它是希望和美的源泉,对于我们这些行走在黑暗边缘的生物来说,它是畏惧和不幸的开始……”嘴里念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巫毒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得到肯定之后,我立即大胆的行动起来。

  首先要坐的,当然是稳定局面。由于哈享突然被抓,地下鼠国乱成一锅粥,还是那种臭得不能再臭的粥。不些原本就不满哈享的鼠族趁机起来造反,而哈享的那些手下想来是太平日子过久了,一个个畏首畏尾,守着大本营不敢出去,任凭外面闹翻天。

  好在哈享培养的那些卫队多少起到一些作用,将许多地方把守住,例如最大的食物来源地(王都垃圾场),最大的武器产地(王都缝纫厂)等重要地点仍然掌握在手上,可以提供足够的后备物资,不至于产生更大的混乱。

  冲进哈享的新基地后,我一声不响的接过指挥权。那帮老鼠早吓破了胆,巴不得此时有人替自己顶,再加上我一直和哈享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至少没正式翻过脸,它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权力让了出来。说是什么大臣,却被这么一点小事吓成这样,难怪人类发明出“鼠胆”一词。

  至于那些卫队则更简单了,它们本来就有不少跟过我,深知我的实力如何,自然是高兴得举双“爪”赞成。

  事情顺利得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些所谓的长老大臣们一个个忙着收拾东西准备跑路的样子,我不禁觉得好笑。虽然鼠族也是崇拜强者的种族,这样的情形未免也太奇怪了。

  如果这事情放在任何一群人类中,估计就不会简单了。领导者的失去只会让野心家们蠢蠢欲动而已,而自私的人则会想着怎么保护自己,只有那些真正具有高尚品德的人才会为所有人着想。

  哈享培养的大臣们看来是完全失败了,但这些卫队却出奇合我的个性。一腔热血,决不后退,或许鼠族本来就和史莱姆一样是单细胞生物吧!至少在性格上是如此相象。

  得到留下的鼠族支持后,我迅速制订方针。当前的重点是稳定局势,鼠国的内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平定。经过商量,一次盛大的围追堵截就这样开始了。目标当然是那些闲得无事造反的鼠族。

  凭心而论,哈享统治下的鼠国虽然不是繁荣昌盛,多少也有些太平盛世的味道。在哈享来之前,加鲁加斯特的地下纯粹是一个乱世,规章,律法这些东西是和鼠族们无缘的,也没有哪个鼠团有能力统一整个地下,只能每天你打我,我杀你,弱小一点的家族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

  而哈享以其血腥激烈的手段一统地下王国,虽说有些残忍,却实现了真正的和平,这也是大部分鼠族真正期盼的。再加上哈享的强势统治,使得鼠国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律法,所有老鼠被强制守法的同时,也宣布了加鲁加斯特地底无序混乱时代的结束。

  光凭这一点,哈享就足以得到大部分鼠族的拥护。

  而那些不满意的,自然是以前可以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的家伙。由于哈享这个魔王不在,这些被迫归降的鼠族终于忍不住了。

  它们,就是我要打击和消灭的对象。

  (得到了几个朋友的帮助,虽然还是非常郁闷,心里却感觉好多了。日子,还得慢慢熬......)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