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召还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479 2004.09.23 11:22

    “老师,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公主,一切都交给我好了!”老头再次把胸拍得啪啪响。

  “上次您好象也上这样说的……”

  “……哈哈哈,如果这次还不行的话我就拿出珍藏多年的传说祭品——黄金鹰之血,据说这玩意连地狱最深处的魔王都能召唤出来。我就不信找不出一只小小的召唤兽。”

  “可为什么越召唤我感受到的力量就越弱小呢?”

  “……那是因为它正等着我们去救它啊!说不定它正在异空间里迷路了!”老头一边哄小孩似的哄着公主,心里却上另一番想法:恩……不会是举行仪式失败太多次,把那只魔兽给弄死了吧。每次召唤失败都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希望那只魔兽可别先死了,否则这么多的心血就白费了。明年能不能继续担任宫廷首席魔法师就看这一次了,绝对不能失败。

  “好吧!我们开始吧!”

  * * *

  好热!好象有一团火正在我身体里燃烧起来,起先只是一个地方,然后慢慢的扩散到全身,最后我仿佛置身火炉,热得汗如雨下。

  “这么快就不行了吗?”心中浮现出一丝绝望,我张开嘴想喊,却发现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嗓子象着火似的冒烟,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一道若有若无的力量慢慢的锁住了我的精神,使得所有力量都消失了。

  面前的空气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慢慢的出现了象上次一样的裂缝,里面黑洞洞的,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从里面传来一股吸力,由弱变强,正在拉扯我的身体。

  “天!又来了!”我直觉便想到上次遇见的吞噬者,难道每一只史莱姆死的时候都是被吞噬者吃掉了?不行,死都不能进去,否则以现在的状况跑都跑不了!

  还好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已经有了防备,每天睡觉前先拿根绳子将自己的身体绑在了床上,这时很明显起了作用,虽然裂缝中传来的吸力很强,身体却纹丝不动。

  “哼哼……想抓本史,有那么容易吗?”一时间不顾身处的危险环境,我竟有些洋洋得意起来。脑子里却在飞速思考,面前的裂缝到底是什么东西。

  以上次的经验来看,这个黑洞应该是时空裂缝之类的东西。穿过它应该可以达到另一个未知的空间。我现在想不明白的是另一个问题,到底是只有我是这样的,还是所有的史莱姆走到生命尽头都是这样的呢?

  由于每一只自然死亡的史莱姆都遵循古老的传统,所以它们死去的时候谁都没有看见,再加上似乎又没有看见尸体之类的证明,我怀疑它们最后是不是都被这种裂缝带走了。如果是的话,那史莱姆一族身上一定还有什么秘密!

  想到自己的重大发现,我不禁高兴不已。没想到史莱姆族身上竟然还有隐藏数千年的秘密,最后竟然被我发现了,不能不说一点都不激动。这时候我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有没有时间做这么多事情都很难说。

  “唔……上面的吸力好象越来越大了!”感受着房间里呼呼的大风,旁边的椅子突然离地而去,硬生生被吸到裂缝前,由于体积过大,被扯成碎片后消失在无尽的黑色中。在椅子光荣就义后,床也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这下子我再也平静不下来了,东张望西看看能不能找到藏身的地方。有了,后面的墙壁上有几个挂衣服用的铁钩,很显然我是不需要那些东西的,它们正安安静静的依附在墙上。在我眼里看来,简直就象救命稻草一样向我微笑呢!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明明刚才还奄奄一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现在我却解开身上的绳子,硬是往后面一扑,几十只触手缠绕而上,将身体牢牢的缠在了几只铁钩上。

  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自大,竟然躺在原地一动不动,现在终于尝到酿的苦果了。其实裂缝再强,影响力也不会超出这个房间,我老在这里干嘛?房门还在房间的另一端,目前这样子是想跑都跑不了。我可不希望再来一次空间旅行了,上一次的经历至今想起来还害怕,我宁肯和十只熊怪单挑也不愿再面对可怕的吞噬者了。那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点点吸食却什么也不能做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这几天做梦的时候我都会被惊醒,就怕那可怕的梦魇会再次降临。

  面对着这黑黑的裂缝,我似乎感觉到吞噬者就在另一边等我。那风吹过裂缝的呜呜声,听起来竟仿佛怪物的吼叫似的。

  正在我打定主意死不放手的时候,一股精神力量从黑黑的裂缝里渗透出来,悄悄的缠上我的身体。

  “呜……又来了!”当那种力量一靠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虽然已经做了好抵御的准备,却惊讶的发现那股力量根本不受阻挡就进入了,仿佛是回家一样自由。虽然这股力量非常弱小,甚至可以说比我的力量还弱,但它却偏偏能在这个时候使我的力量逐渐消失,一点一点的归于虚无。

  无暇去想为什么这力量中有些让我觉得熟悉的波动,要保住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屏除杂念,全力对抗!想到这里,我收拢心神,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专心将所有精神放在于侵入的力量对抗上。

  身旁呼啸的刺耳声似乎消失了,身体的颤抖也感觉不到了。“心外无物的时候便是精神力量最强的时候,因为此时你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一点,真正达到了心念合一!”熟悉的声音在心中响起,犹如天籁一般抚平了我的心情。

  “心念合一的时候的确是精神力最强的时候,却也是你最脆弱的时候。”

  “咦?为什么?不是说最强吗?”

  “因为心念合一后你和外面的联系就完全中断了,这时候敌人如果要杀你简直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切~那学了干什么,这不是自杀吗?不学!”

  “也不是,这招在防御精神攻击的时候很有用……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不要睡啦!”

  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夜晚早就过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孤零零趴在墙壁上的身影,所有的家具摆设都不翼而飞。还好随身的包包这两天一直放在研究室里,因此没什么大的损失。不管怎么说,这一晚总算撑过来了。只是,我的心里还有点担心,如果再来那么几次,我还能受得了吗?

  逃是没什么用的,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不管逃到什么地方,那个该死的裂缝都会追踪而来,当夜深入睡时就会悄悄的出现在头顶,将我吞噬而去。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两件事情。一是拜托钢夏即便我消失了也不要停止手上的研究。二是晚上的事情我总觉得怪怪的,难不成那所谓的裂缝不是什么命中注定的死亡,而是我没听说过的诅咒。

  想到诅咒,我不禁觉得身上有些发冷。诅咒力量借助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能量。即便是在人类的典籍中记载的关于诅咒的书也很少,显然这是一种不太为人所知的力量。只是……谁会用诅咒来对付我呢?

  这个问题便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关键,如果说我是什么大人物也就算了,可我只是一只小小的史莱姆。即便在人类的世界曾经掀点风闹点雨之类的,也不可能惊动拥有这种力量的人吧。

  “算了,还是不想了!先跟钢夏交代一下‘后事’吧!”我嘲讽的笑了笑,走出空无一物的房间。经过昨晚的折腾,身体的情况似乎恶化了,没走几步就感觉到体力急速消失,情况变得比想象的更糟糕。

  钢夏这几天一直泡在试验室里,听伊卡说好象是某些原料的提炼到了关键的时候。果然一进去就发现到处是热腾腾的白气,高温充斥着整个房间。远远的看到钢夏正站在一口大铁锅旁,凝视着锅里翻腾不已的液体。

  才往前走了几步,我便觉得热浪袭人,难怪没有看到伊卡这家伙的身影,敢情早去避难了。看看钢夏那边,我才发现它身边的大铁锅早已烧得通红,它却象没感觉到似的,仍然死死盯着锅中的液体。

  看着它专心致志的样子,我倒是有点迟疑了。现在打搅它似乎不太好,当然,前面烧得滚烫的那锅东西也是一个原因。钢夏是铁做的,烫几下也没多少问题,我可是黏液的,被那个什么水一浇可就没了。万一不小心吓到钢夏,它手一抖,我还不完蛋了。

  正在犹豫不绝的时候,钢夏突然兴奋的大喊起来,“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它按下什么东西后,几块水灵原石出现在房间的四周,空气中的温度迅速下降,惟有火炉周围仍然是红得吓人,看来一时半会是冷却不了。

  “咦!你来了。”似乎才注意到我的存在,钢夏惊奇的望着我,不过很快就兴奋起来,急急忙忙对我说:“试了这么多次,终于成功了!以后做那个也不会有问题了!”

  看着它欣喜欲狂的脸,我强装笑容,“那就真是太好了!”心里却在想怎么和它说自己的事情。

  “那个,什么那个?”一时间不知怎么出口,我只好找些话说。

  “就是牛肉汤啊!没想到事隔五十年,我终于将主人的特制牛肉汤中和剂给制作了出来,哇哈哈,以后又能做那梦幻般的牛肉汤了!”

  牛肉汤!……我还以为它这几天不眠不休的在研究室里工作是为了早日完成我托付的事情,没想到它竟然是在做什么牛肉汤中和剂!

  “你……你,你到底在干什么!”我气得身体都颤抖起来了。“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你竟然就是在研究做汤!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有多紧,你还把工夫放在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是不是想把我气死啊!”想到自己可能很快就不久于人世,而身边的这些家伙却在一味的恶搞,心里那份愤怒实在是压抑不下来。

  “可是……”被我一吼,钢夏委屈的低下头去,“我看你这阵子心情一直都不好,所以才想做些好吃的东西让你高兴一下啊。你怎么……”

  “你……”钢夏的话让我一下子安静下来,原本满腔的怒火也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阵子虽然极力掩饰自己已经面临死亡的事实,但在行为上仍然不免有些不安的表现。这些东西我自己没有注意却被细心的同伴看在眼里,它没有直接问我而是想做些让我高兴的事情。要知道什么牛肉汤对钢夏来说根本没什么意义,它又不需要食物。这都是为我做的啊,面对这种同伴,我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本意是不想让它们担心,但效果似乎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还是让它们操心了!

  “钢夏老师,你让我弄的牛肉终于找到了!”伊卡背着一个大包,匆匆冲了进来。“哇!老师您也在!完了,我忘了要保密的!”

  “你这调皮鬼!”我笑着拍了拍它的头。

  钢夏做的梦幻级的牛肉汤果然不错,不仅牛肉滑嫩可口,而且汤味浓郁,最神奇的是全无那层腻人的油脂味道,还散发出阵阵清香。

  “嘿嘿……”钢夏得意的说,“味道不错吧,自从主人死了之后,我已经很久没做过这道菜了。这肉汤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我刚才提炼的中和剂了,它能使牛肉更加的可口,而汤则会……”

  “钢夏,求你一件事情好吗?”我打断它的话,直接问道。

  它一愣,立刻回答道:“说这种话干嘛,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

  “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我不在了,也要替我把研究完成!”看着它的脸,我严肃的说道。

  “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不要问,你只要回答可以还是不可以!”我大声问道。

  钢夏使劲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从里面找出什么来,良久才回答,“我以伟大的主人波鲁塔瓦卡西之名起誓,除非我消失于这个世界上,否则一定会将你的嘱托完成!”

  “谢谢!”我低下头,一滴晶莹的泪水滑过,落入热气腾腾的汤碗中。

  和钢夏它们说过一阵话后,我借口要查资料去了藏书室。研究所的藏书十分丰富,比拉斐城的图书馆好的多。最重要的是这里收藏的各种资料十分齐全,不象城里的图书馆为了增加借阅量,提高收入,将大部分的经费用于购买时下流行的小说或诗歌集,吸引许多年轻人去看。

  虽然本史也非常喜欢看小说,而且向来是看免费的。不过这种时候,还是正规一些的藏书能起到作用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在藏书室泡了一下午,对诅咒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却没有找到解除心中疑惑的答案。可谓是收获良多,实用的却没有。

  据书上记载,诅咒这种东西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之前。也就是说在可能在太古时代之前就有诅咒的存在了。在漫长的历史中,人们摸索出许许多多施展诅咒的方法,但对于其本源,却仍然所知有限。即便是懂得施展诅咒的人对于其本身拥有的力量的性质也不甚了解,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诅咒是一种危险的力量,不仅是对敌人,对施展者本身更是如此。在许多已知的诅咒方法中,有许多诅咒需要施展者付出不亚于诅咒对象的代价,可以说根本是两败俱伤的方法。

  这些知识虽然使我大开眼界,却对我现在的困境无所帮助。找遍了所有能找的资料,我也没有发现和我身上所出现的情况一样的事情。那些被诅咒得发疯,精神失常,被虫咬,被火烧,或是厄运缠身的例子数不胜数,却没有一件是象我这样晚上被空间裂缝吸走,然后和恐怖的怪兽战斗的。

  “怎么办?”我有预感,裂缝的再一次袭击很快就会到来,而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差,再这样拖下去,死亡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再次迎来了夜幕的降临。虽然地底不知日月,但我们还是保留了在上面时的作息时间,以避免将来上去后不习惯。

  晚饭时它们都看出我有些心神不宁,于是大家轮流讲笑话来活跃气氛,为了安慰它们我也勉强笑了几声,自己却觉得比哭还难听。

  虽然换了个房间,可我躺在床上再也不敢睡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上面,仿佛会突然掉下条蛇似的。不过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宁愿掉下一条蛇,说不定还能弄个蛇羹尝尝。至于其他的东西嘛……最好还是不要了。

  “来了!”熟悉的感觉再次出现了,但这次来得是如此的迅速,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裂缝就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从对面传来的力量竟如此的不可抗拒,我连抵抗都来不及便被一下子吸了进去。

  “怎么会这样!”我大声惊叫起来。

  看着房间中的景物越来越远,一切终于融入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