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意外收获(上)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511 2005.04.01 11:10

    (所谓的网络写手之路,其实是一条难以让自己愉快的道路.有志于此的朋友记住这句话吧.)

  第一次骗人,水平当然不会高到哪去,幸好这个法尔也是不太正常的样子,否则这么拙劣的谎言肯定会被马上拆穿的.以前听说那些高阶法师们由于专心修行,都变的不太懂人情世故,简而言之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现在看来,的确有这种倾向.

  至少连我这个非人类生物都知道不能随便相信别人,可这位法师工会的会长却轻易相信了我的话,真是单纯得可以.难道说我现在这副僵尸样看上去很诚实可靠吗?

  思考良久之后,法尔终于开口了.

  “我相信你!”这句话还真是有点意外,我还以为得再费一些口舌.没想到他竟然马上相信了.

  “因为你的灵魂没有出现动摇,所以我知道你没有说谎.”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解释道.

  说谎?其实想想,我的确没有说谎,林武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并非我凭空捏造出来陷害他.由他这句话里,我大约明白法尔为什么这么容易相信我了.

  大凡关系达到互相信任的程度,必须有一定的互相了解,也就是交往后才有可能相信对方.当然只是有可能而已,象支配者权杖的前任主人伦格就是被自己相信的人出卖,不得不装死逃避,结果一不小心假戏真做变成鬼魂在地底禁锢了六十年.所以想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取他人的信任是很难的,毕竟世界上还有欺骗这一词.

  但对于法尔这类精神修行极其深厚的人来说却不是问题.刚才他老是提到灵魂,精神之类的名词,我猜得没错的话,他可以直接感知生命的精神状态,也就是所说的灵魂反应.

  “灵魂是不会说谎的!”

  这是精神魔法的介绍书籍首页第一句话,意思是灵魂只会表现真实的一面,无论是喜悦,是愤怒,是悲哀,或是失望,嫉妒等等,都会真实的表达出来.灵魂魔法就是依据这些反应判断对方的心理活动,至于窥视心灵那又涉及到更高深复杂的知识了.

  智力越低的生物能表现的灵魂状态种类越少,但并不是智力越高能表现的灵魂状态就越多.因为据说所有生命里拥有最丰富多彩灵魂的是人类,相反那些智商更高的如龙族,高等恶魔反而只拥有很少的灵魂状态,可能和他们过于理性有关.

  就算是行骗多年的老手,也不可能使自己的灵魂说谎.除非有谁能真的自欺欺人,自己骗自己.不过话说回来,还没听到有人有这样的本事.毕竟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骗,唯独骗不了自己.

  刚才我虽然是骗他,但讲的关于林武的那段话却是真真切切的肺腑之言,毫无一点做作虚假,无意中形成了一段真实的”谎言”,就算表现在灵魂状态下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法尔的精神修为非常深厚,和我一比更是天壤之别.刚才随便发动便轻易击破我的精神防护.这种实力差距下要窥视我的灵魂状态实在是没有什么难度,还好他不会精神魔法,否则只要进行心灵窥视我的想法就全暴露出来了.

  想通了这些,我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幸好没多说什么,否则言多必失,随便一两句口不对心的话就足以让自己万劫不复了.

  “这样吧,你和我回去,我先帮你从这个身躯里解放出来怎么样?”法尔突然口风一转,亲切的问道.

  咦,这家伙眼神又变了!

  我心里一紧,察觉到一个无奈的现实----这位法师工会的会长仍然想拿我做试验,只是刚才是强抓,现在是诱捕.

  尽管法尔的眼中满是笑意,但我却觉得那是见猎心喜的笑容.尸王这种试验材料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我是他也决不会轻易放弃.

  怎么办呢?

  跑!先不说周围还有大批搜索我的队伍,能不能从眼前这家伙手里脱身都是问题.大贤者的实力可是摆在那里,先前的”流星火雨”不过是玩玩而已.他随便用个精神锁定我都跑不了.

  跟他走!听起来似乎可行,不过也问题多多.抛开丢在墓园区角落里的身体不说,支配者权杖还随随便便的插在地上,现在不一定会被发现,天一亮就难说了.丢了东西事小,万一因为丢了支配者权杖再也回不到原来的身体里就麻烦了.

  再说即便法尔没什么恶意,也指不定会用这具躯体做什么试验.死我倒是不怕,反正身体不是自己的,我只怕疼.可从比波那得到的经验告诉我,死是不一定会死,疼倒是绝对不会少.

  两相比较之下,我觉得还是最好不要去的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里斗争也越来越激烈.答应?不答应?这个法尔看起来满和气的.不过听说绿狐狼吃史莱姆之前都喜欢装出和蔼可亲的样子,等到小史莱姆靠近以后才发动攻击.

  “如果现在可以回去就好了!什么贤者,什么圣骑士,都见鬼去吧!”我不禁愤愤的想到.

  或许是感应到我的想法,一股力量从远处跨空而来,将我的身体牢牢束缚住.法尔一惊,立即想动手阻拦,可他发出的能量轻易的穿过我的身体,消失在远方.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慢慢变得透明起来,眼中看到的景物变的很模糊,隐约晃动不已.

  我没有挣扎,从刚接触开始,我就知道这股力量的来源是什么.是支配者权杖上的能量,纯净的黑暗能量流入体内,刚才被林武打伤的地方慢慢开始自动恢复.当法尔发出的能量透体而过的时候,我明白是召唤术进入返还阶段了.

  召唤不属于这个的生物,当然就得送回去.召唤生物存在于现世的时间和法术等级及施法者的魔力成正比.尸王是我借助神器的力量召唤出来的,闹了大半夜自然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时候也正好帮我解围,不用跟那个法尔回去做试验了.

  眼见就要消失了,我觉得还应该说几句话,那些小说里都这么写的.

  “法尔大人(这些人就是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他(它)在呼唤我了.记住,从圣骑士身上可以解开所有谜团!”

  留给贤者一个大大的问号后,我整个化成一团银光,消散在空气中!

  法尔只得眼睁睁看着难得的试验对象在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要强行阻止召唤生物返还必须具备操纵空间的能力才有可能,那可是大魔导士的专利.无奈之下他不禁怒吼一声:

  “林武,你这个混蛋,赔我材料来!”(林武: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过了今晚,法师工会的人会不会去调查林武的事情我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他们心里总会有些疑问存在,即便现在不表示出来,等到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时就会有人想起的.

  躺在草地上,我无力的看着天空.折腾了大半夜之后,周围似乎安静了下来.众多的士兵和骑士追啊追的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估计他们还在往里面更深处搜索吧.殊不知追的目标早就消失了.

  睁开眼睛之后,我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先前的灌木丛中,支配者权杖毫无生气的倒在一边,一切仿佛如同梦境一般.

  光明之星正缓缓从天边升起,作为黎明前的最后一颗星星预示着新的一天又将来开始了.

  奇怪了,我心里嘀咕着.平常天黑就睡觉,一下子天就亮了,今天这个夜晚怎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过的好漫长.从最开始去盗神器,到和林武单挑,接着被法师工会的魔法师追杀.经历了这么多危险的事情,怎么脱身的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狗头人巫医和哈享拼了个两败俱伤,两边都没讨到好处;林武虽然赢了我,可后来法师工会的人一出现他就莫名其妙的不知道窜哪去了,半天也没看见他来找我麻烦;最搞笑的就是法师工会那五个家伙,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们就全掉地上去了.不过想起会长法尔贤者的强大实力我也是一阵后怕,幸亏没和他动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好,都过来了.”我欣慰的想着,松了一口气,享受起这难得的舒适片刻.

  说实话,不怕死是不可能的,豪言壮语不过是些唬弄人的东西,我可不信那一套.活着是排在任何事情之上的,只要活着,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到,而死亡却什么都不能改变.

  “清晨的阳光便是最大的幸福!”和大部分种族的一样,史莱姆遵循着丛林的法则,能够活着迎接新一天到来便已然是一种幸福的感受.

  只是以后这旺盛的好奇心是不是该改改了,我忖道.

  说实话,这次的事情说穿了都是怪我自己好奇心太强,非要去看看支配者权杖才会发生.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要我整天在皇宫里发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忽然有点明白母亲的心情了,游历整个大陆,或许是种不错的经历吧.要是象玛丽耶儿这样整天困在皇宫,连想找几个朋友说话都不行.尽管身份高贵,生活舒适,却和坐牢差不多,大不了就是个”皇室待遇”级牢房吧!

  不知道母亲现在怎么样.虽然史莱姆中不存在所谓的血缘亲情,但接触人类知识久了,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影响.

  “迟早有一天,我也要去流浪!”面对星空,我慎重的说道.

  即便没有人能听见,这却是一只向往自由生活的史莱姆的决定.

  今天晚上,改变了很多东西.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许多人来说.最显著的改变,就是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从醒来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是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全身都是麻木的,没有一点反应.只有两只眼睛咕噜乱转,可惜藏得太好了,除了身边的支配者权杖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伤脑筋啊,我该怎么办呢!”可能是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我对这样紧急的状况都没什么感觉了.不但不着急,反而悠闲的欣赏起夜空来.

  无论什么时候,冷静点总不会犯错.

  身体的异状,可能和刚才灵魂转移的魔法有关,也有可能和之前神器的认主仪式有关.反正现在的我浑身动弹不得,就象一块被吸干了的海绵,轻轻动下使用精神力的念头就头痛欲裂.

  “靠!这就是强行获得力量的代价吗?我以后再也不玩了!”

  带着种种不甘,我只得无奈的躺在原地,祈祷千万不要有士兵搜索到这里.

  “普拉艾儿,你要乖乖的哦!下次绝对不准自己跑出去了,害得我好担心!”玛丽耶儿温柔的说道,手上却是毫不留情的捏住我的脸颊,向两边用力的扯.顿时我圆滚滚的身子被拉成了扁扁的条状,差点喊出来.

  “听明白了没有?绝对不要有下次哦!”指着我的大脸(当然大,基本上就是脸), 玛丽耶儿一字一顿的说道.

  无奈之下,我只好睁着泪光闪闪的大眼睛(痛的!),”普拉!普拉!”叫几声,接着用一种委屈的眼神盯着她看,直到玛丽耶儿的愤怒表情软化下来为止.

  慢慢的,她终于在我的眼神攻击中败下阵来,(详情请参考<<蜡笔小新>>)将我一把搂进怀里.

  “你啊,不要总让我担心……”

  作战成功,我用触手在玛丽耶儿背后比出胜利姿势.

  至于一向温柔的玛丽耶儿为什么这么生气,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也就是墓园区事件发生之后.加鲁加斯特谣言满天飞,民众传言邪恶军团袭击王都,圣骑士力挽狂澜单枪匹马击退所有敌人,最后一剑劈死一个几十米高的怪物,本人则毫发无伤凯旋而归;贵族中则传言死灵法师向林武复仇,其首领大败圣骑士,接着又击败了五位高阶法师,最后法师工会的火风贤者法尔.伍德亲自出马,将怪物首领消灭.

  两个版本的谣言各有拥护者,有的声称自己从窗户里看到了真相(据说他住城墙边),有的则说自己在床底下看到了真相(不知道他是什么眼睛),幸好贵族们不屑与平民来往,因此也没发生什么争吵的事件.

  至于真正的情况,即便是参加了那晚战斗的士兵和骑士也说不清楚.有一个巨大的怪物向圣骑士林武挑战这件事倒是有很多人可以证实,但具体到谁胜谁负却没人知道.当然他们在谈及这件事的时候会一脸虔诚的拍着胸脯说”圣骑士必胜!”私底下怎么说就搞不清楚了.

  其实我和林武那一战打到后面时,可以说是打得昏天黑地.当时尘土满天飞舞,加上晚上光线昏暗,其他人能不能找到我俩的身影还很难说.林武也是因此才有恃无恐使用了隐藏的黑暗力量.

  但我使用尸王的力量作战后果也挺严重,那天可以说是力量全失,躺到早上才恢复一点点体力,勉强抱着支配者权杖滚到了干涸的水道里.幸亏逃得快,刚离开不久就听到有大批士兵搜索的声音,不过他们得目标可能还是巨大得尸王,因此对狭小得水道没有半点兴趣,让我很是捏了一把冷汗.

  我在水道里躺了一天,饿得两眼发黑,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偷偷摸摸潜回皇宫.原本觉得支配者权杖碍事,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后来一想这东西是通灵之物,万一将来对我的遗弃行为进行报复怎么办?以后我还得借助这位神器老兄的帮助呢,现在绝对不能得罪它!

  想到这里,我又多费手脚,将支配者权杖携带回皇宫,藏在我自以为安全的地方.

  可我失踪的这一天多时间,却把玛丽耶儿急坏了.她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差点去请求国王出动禁卫队对皇宫进行地毯式搜索.最后在宫女的劝说下才不安的睡着了.

  谁知道她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发现我竟然已经趴在小床里呼呼大睡了.先是一阵惊喜,接着怒火上扬,将我从睡梦中”捏”了起来.玛丽耶儿的行动虽然有些粗暴,不过我知道她是真心担心我,心里也有些感动.自从离开森林后,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经过这件事后,虽然我们的感情比以前更好了,但玛丽耶儿性格中略显暴力的一面似乎被引发了出来.从那天起,她有事没事就对我又捏又拧,仗着我身体弹性好将我当软糖一样玩.对此我严重抗议几次均无效.

  完了,眼见原本温柔的公主竟然有刁蛮暴力化的倾向,我只得唉声叹气不已.不过奇怪的是玛丽耶儿在别人面前还是那副乖宝宝的样子,只有面对我的时候才露出令人”意外”的一面.

  晕啊,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

  “难道又是支配者权杖搞得鬼!”无处诉苦之下我心里竟然冒出这种念头,旋即又自我否定.神器虽”神”,毕竟不是万能.唯一的可能就是玛丽耶儿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本性,现在只不过是稍微显出她的”本色”而已,以后有我受的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