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哈享的故事(中)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308 2005.05.23 05:50

    

  听了哈享的深情叙述之后,我不但对它的故事完全……没搞清楚,反而如同掉到了迷雾之中,越来越糊涂了。

  综合它说的话我可以得到下面一些信息。

  首先,哈享从魔界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很弱,有一次差点死掉,被它的第一个主人所救。

  其次,房间里床铺上那个女孩和哈享是什么关系完全没搞清楚,唯一能肯定的是她应该不是哈享口中所说的那个主人,所以这场看似轰轰烈烈的爱情的双方和哈享讲的故事真的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个……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刚才讲的故事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啊?”思考良久之后,我觉得哈享讲自己以前的经历必定有其深意所在,只是目前以我的智力还不能参破。

  不是我的智力不够,而是象我这样的高智能生命很难理解哈享这样的单细胞生物的思维,为了避免浪费大家的时间,直接问是最好的方法。

  “你难道还没发现吗?”哈享一脸“你是白痴”的神情。

  “发现什么?”我更吃惊了,难道还有隐藏情节不成。仔细想想它刚才讲的话,我一句一句的回忆,的确没发现什么包含深意的话啊!特别是它刚讲到最关键的时候就不说了,哪里还有隐情?

  “床上的女孩和我的主人长得一模一样啊!”哈享跳起来宣布正确结果,“所以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发誓一辈子保护她!”

  ……

  “那个……真是不好意思啦……我还真的是没发现!真发现得到才有鬼!”我顿时觉得有些头晕。刚才你的主人还没出场就被你强行退幕了,我怎么知道她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更不用说是不是和那边沉睡不醒的女孩一模一样了!

  单细胞就是单细胞,居然指望我凭它讲的那点东西就能明白事情的全部过程,真不知道它是高估我的判断力还是高估它自己的表达能力。

  “你的意思就是这个女孩和你的主人一模一样,所以你就要发誓保护她,对吗?”

  “对!”

  搞了半天总算弄明白哈享所谓的爱情故事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想象中荡气回肠的缠mian悱恻情节和现实也差得太远了。原以为它和她是超越了传说的禁忌之恋什么的,结果怎么看都象是哈享一厢情愿的想法。

  “你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吗?”弄清楚来龙去脉后我问道。

  哈享傻乎乎的摇头!

  “连名字都不知道?”

  再次摇头!

  “那你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就说自己爱上她了?”我的声音不由自主提高几度。

  这次终于点头了!

  “算了,你丫再说自己的爱情故事有多伟大就是骗稿费了!”我终于得出这个沉重的总结。

  “哼~象你这样的虫子懂什么叫爱情。”听到我的结论,哈享终于忍不住了,反驳道:“你连性别都没有,有什么资格来谈爱情!告诉你吧,真正的爱情是不分年龄,不分种族,甚至可以相隔大陆,跨越时空的,只要我们互相想着对方,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爱情的延续!”它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耀一般,就差没有大叫爱情万岁了。

  汗,狂汗……

  以前只在小说中见过所谓的爱情崇拜极度重症患者,一般得这种病的都是那种小商人家庭长大不懂世事的小姑娘,没想到今天终于在现实中见到了真货,居然还是一只魔界来的猫,果然……有够疯狂!

  看哈享的样子,只怕是已经病入膏肓。那个女孩只不过老老实实的躺在这里睡大觉,它就一厢情愿的要保护人家一辈子,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只要互相思念”,也不想想有没有可能跟她互相思念。至少得看女孩能不能醒来吧!

  对于这些,我也懒得说什么,横竖防碍不了其他人,就让它在自己的幻想里永远幸福下去好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哈享,我问你。你那个主人是不是一天到晚从不出门,整天捧着一本爱情小说看个不停。”

  “咦!你怎么知道的?”哈享一脸惊讶。“主人不但喜欢看小说,还整天念给我听,很多故事我都还记得!”回忆起往事的时候,它还一脸幸福的表情。

  果然是这样的,哈享是被它主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故事给洗脑了。我顿时觉得一阵恶寒,幸好玛丽耶儿没这种嗜好,否则我铁定是第一个受害者。

  联想到以前玩的什么王子和公主的游戏,我才发觉玛丽耶儿不是没这种倾向,而是症状没哈享的主人那么严重而已,多亏这样我才逃过一劫。

  “好啦!这么说你抢支配者权杖的目的就是为了她吗?”我发觉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于是站起来掀开帘幕,走到那张大床边。

  沉睡的女孩的确美丽非常,特别是嘴角那一丝微微上翘的弧度,使人老是觉得她在微笑一般,顿时亲切了不少。我很怀疑哈享的主人是否真的长成这样子,不过它硬说是的我也没证据否定。

  幸好事实摆在眼前,否则打死我都不相信这样一个人类女孩会喜欢哈享,就算要养宠物,怎么也得养一只可爱善良又有正义感的史莱姆吧!(^_^当然就是本史啦!)所以说,哈享的痴心妄想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错,只要为了她,要我做什么都行!”哈享一脸坚决,其心志之坚定连我看了都不得不佩服,但是有一个问题却不得不问。

  “支配者权杖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尽管我觉得哈享为这个人类女孩去拼命也不是不值得,但总得有个理由吧!

  “难不成只要有了支配者权杖就能唤醒这个女孩?”只有这个理由还差不多。

  “废话,不相干的东西我去抢干什么,你当我是傻瓜吗?”哈享猛翻白眼,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你的确不是傻瓜,不过也差不多了!”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讲讲而已。

  “虽然我的关于魔法的知识懂得不多,但她这种症状应该是种了某种精神魔法,才会一直沉睡。所以我才会想到去抢支配者权杖。”

  “可支配者权杖不是亡灵神器吗?和精神魔法又有什么关系?”我弄不懂了。

  “所以说你笨啊!支配者权杖是亡灵法师梦寐以求的装备,而每一个高阶亡灵法师都是精神魔法的大师,只要拿到支配者权杖,我还怕没有高阶亡灵法师来找我吗?”

  弄了半天原来哈享打的是这个主意,先拿到支配者权杖,再将高阶亡灵法师引来,用神器交换将这个女孩解放出来的方法。

  “你的想法倒是不错,可是有没有想过另一个问题呢?”我问道。

  “什么问题?”它一脸茫然。

  “现在亡灵法师在格拉姆大陆上的数量少的可怜,就算有几个高阶的也躲在深山老林里,要不就是暗无天日的地底,请问你要怎么将他们引过来呢?”

  哈享理所当然的说:“那还不简单,将神器的力量完全释放放出来,这么强大的气息就算是在几百公里外都能感觉到,何况是和支配者权杖气息相近的亡灵法师呢!”

  “我受不了啦!”我连连拍着额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自己都说了,这么强大的气息几百公里外的亡灵法师都能感觉到,那就在几百米外的神殿祭祀们难道感觉不到吗?这些神职人员对隶属黑暗的力量敏感得不得了,恐怕你还没等到高阶亡灵法师来找你谈条件,神殿骑士们就会找上门来了!”

  “唔……说得也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照你这么说的话,就算我抢到了支配者权杖,也不能顺利达到目标了!糟糕,那么多神殿骑士我可对付不了。”经我一提醒,哈享才发现自己的计划真是漏洞百出,真实行的话说不定被灭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所以说你这样只考虑到一个方面显然是不全面的,今天如果不是跟我说你自己都没想到这些问题。要办这种大事我们必需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才行!”我诚恳的说道。

  哈享岂能没意识到刚才那句话中“我们”的意思,只是看它现在的样子只要我肯帮忙搞定这件事,叫它做什么都行。

  “我知道你的脑子比我好使!”哈享难得诚实了一回,说道:“这样好了,只要你把这件事办好了,我就算欠你的情。以后要我帮什么忙,一句话就行了。我哈享别的没有,城里的几万鼠族多少还是能派上点用场的。”

  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心中暗喜,嘴上却说道:“说什么情不情的,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就算是大家交个朋友好了!朋友有事,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我最喜欢给朋友帮忙了!”

  “真的吗?”哈享不禁喜出望外。它本来还做好了被我敲诈勒索一番的准备,却没想到我如此爽快,什么要求都不提就肯帮忙。

  那是当然,我这只史莱姆向来不贪小便宜,要贪就要大的!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