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逆袭(下)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219 2005.05.23 05:46

    

  我原以为狗头人酋长是个只懂得横冲直撞的大老粗,没想到竟然还能识字。据巫毒说是为了方便交流硬逼它学会的。狗头人的手并不适合使用手语,而且老头自己也懒得去学。

  刚刚它示意有话要说的时候真的吓了我一跳,只见它从背后抽出一块巨大的木板,拿起一支比平常的鹅毛笔粗十倍的木棍削成的黑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行字,经过我和巫毒两个辨认了半个小时后终于翻译成刚才那段话。

  “恩......是个好主意,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老头一本正经的问道。

  酋长比出一个拳头,狠狠挥出去,然后提起脚猛踩猛踩,典型的动作派演示。

  “哦......硬闯是吧?然后将那小子踩扁?好啦,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明白酋长的意思后,巫毒顿时瘫倒在椅子上,无奈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哈享的脑子的确不好使,可遗憾的是我们这边似乎也有一个!”

  “没办法,谁叫你把它的营养都训练到肌肉上去了,脑袋肯定兼顾不到嘛!”我毫不留情的讥笑到。

  上次的事情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之外,定身术对哈享的作用极小,不一会儿它就跳起来溜之大吉,没能在它动弹不得的时候狠狠踩几下让我遗憾了很久。(当然主要原因是怕它记仇)

  “你说哈享那小子现在是不是也在算计咱们?”巫毒笑着问道。

  “那还用说,上次它失手被我用定身术定住,回去后肯定气得半死。”想起哈享四肢僵硬动弹不得的样子我就想笑。

  “以它有仇必报的个性,下次再袭击的话肯定不会这么轻易了结,想想该怎么应付吧。”

  “说实话,它找我麻烦倒不要紧。我一个老头子,活了这么大岁数,就算马上死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只是我带来的那些孩子......”巫毒一脸担心的样子,“当初我把它们从村子里带出来,也要把它们平安带回去才行。”

  没想到这老头平常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居然对自己的族人这么关心,那冷淡的外表下隐藏的心似乎并不冷漠。

  看见我异样的眼神,老头连忙转过身去,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这老家伙,竟然还不好意思!

  我暗笑不已,却也不去揭穿。老头子装酷装惯了,逼它太紧的话,可能会老羞成怒,到时候我就有麻烦了。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干脆照刚才的提议,主动出击好了!”这个想法我早就有了,只是时机一直不成熟,所以没有说出来。既然今天没脑子的酋长都提出来了,我不附议一下也说不过去。

  “虽然现在哈享的事情不是重点,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准备。但老是被骚扰也麻烦得紧,能一次解决这个问题最好。”

  对于我的看法,巫毒并没表现出太多意外,想来它自己也抱着这种念头很久了。

  “主动出击当然好,只是这一仗到底怎么打却值得商量。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能把哈享怎么样。它逃跑的话,我们连背影都看不到!拿它手下的那些老鼠开刀,估计它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不愧是老狐狸,一语就道出重点所在。

  “没错,既然这样,一开始就不必把哈享当成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如何使哈享感到害怕!”对于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答案自然也准备好了。

  “让哈享感到害怕?”

  “恩,象它那样的思维直接的家伙,一旦认定我们能威胁到它的生命安全,肯定就会离得远远的,哪里还敢来打支配者权杖的主意。”

  “话是这么说,可真正比起来,那家伙的实力犹在我之上,现在我重伤不能动手,拿什么去拼?你跟它单挑吗?”巫毒不以为然的说。

  “当然不可能,你想我去送死啊!我们只要如此这般......”

  听完我的计划,巫毒考虑良久,终于同意了。

  三天后,哈享的地下宫殿中。

  “喂,你还在磨蹭什么?要被发现了!”我背着一个包,脸上还欲盖弥彰的蒙着一块黑布(汗......还不是一样看得出来吗),与一身同样打扮的巫毒轻手轻脚走在地下宫殿的走廊里。

  本来计划里就我一个来,可巫毒觉得这么好玩的事情把它排除在外实在太不应该,便以“不能让我孤身犯险”为由强行加入。当时我还以为多了个强力保镖,暗自窃喜不已。后来快出发的时候我才想起这老家伙重伤在身,根本不能动手,万一暴露行迹的话指不定还得我来保护它,可是已经悔之晚矣。

  “等一下,我觉得这块石碑很有来头,说不定是很重要的古迹!”没想到一进地下宫殿,巫毒就像进了藏宝库似的。看到什么都惊讶不已,不但东摸西瞧,还不停的顺手牵羊,美名其曰“保护古物”。弄得我们身上的包袱不但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了。

  搞了半天它根本不知道哈享住哪里,今天还是第一次来。

  “恩恩恩.....”我觉得自己的怒气正在不断提升,特别是看到巫毒试图将那块石碑挖出来的时候。

  “看招!史莱姆绝技之温柔的勒索!”十几只触手从背后缠上老狗头人的脖子,恰好收紧它呼吸的空间,既不太紧,也不太松,只是让它异常难受而已。

  要害被制,巫毒不得不放下眼前的宝物,乖乖被我拖走,边走边望着那块石碑流下不舍的泪水。

  “呜......我的石碑!”

  “等下事情办完,你要搬多少东西都行,只要搬得动。事先声明,我可不会帮忙!”我没好气的丢下这句话,继续向深处潜行。

  被我一吼,巫毒果然收敛了很多,虽然看到各种年代久远的物品仍然会口水直流,但也只是看而已,没有动手往包里装。

  从它的自言自语中,我才得知这座被哈享占据的地下宫殿是很有来头的。不但建造价值高得惊人,据说还隐藏着一些老得发霉的秘密。

  我对古老的宫廷秘史当然没什么兴趣,只是听到设计整座建筑的竟然是一个法师,而且还是历史上能排到前十位的法师时,心里竟没由得一动。

  “不会要发生什么事吧?”对于某些和魔法沾边的东西,我向来很敏感。

  “算了,还是不要想了,省得自己吓自己。”于是继续向里面突进。

  虽然处在地下,但宫殿仍然不失雄伟。以前我来的时候顶多到前殿转转就走,对于后殿却是从来没来过。今天这么一逛才知道,原来后殿比前面复杂得多,光是一排排相似的房间就足以让我头晕目眩。好在这里守卫并不多,甚至可以沿着它们的守卫路线前进,反而不会迷路。

  哈享那家伙,果然够笨。这么大的地方,就是不用守卫,敌人恐怕也找不到目标。现在这样子,不是明摆着告诉我们你在哪吗?

  带着老头子进来还是有些用处的,那些普通的鼠族战士被它用些小法术轻轻松松就摆平了,一个个迷迷糊糊的眼神涣散着看着我们大摇大摆从眼前走过,就像做了一场梦似的。

  “智力越低的生物意志力越不坚定,在精神力对抗中没有任何难度可言。”巫毒打着哈欠,忍不住说道:“我最讨厌这种活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按照原定计划,我们应该是悄无声息的潜入哈享的卧室,在里面动些足以让它郁闷不已的手脚。可现在的情况演变成光明正大的入侵,一路势如破竹的闯进来,让我担心被发现后计划还能不能成功。

  不过也因此确定一些事情,那就是在实力相差太悬殊的情况下,数量并不能改变什么。面对巫毒这样的角色,来多少只老鼠都没用,法师可是能用大范围攻击魔法的。

  所以哈享绝对不会犯傻到正面冲突,何况它的那些手下也未必会听。大难临头各自飞,百分之百送命的事情没有谁会做。那些神奇小说里描写的愿无条件为主角抛头颅撒热血的手下就像一群傻冒,除非都是象钢夏或是不死生物那样根本不畏惧死亡的存在才有可能。要不各国军队里设立那么森严的军法干什么!

  哈享不会干蠢事我们当然也不会,反正大家的目标只是支配者权杖而已,干嘛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

  在我看来,解决狗头人圣地的事情后把支配者权杖给哈享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它应该不是那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的“猫”!

  “等等,好像到了!”一直趾高气扬的巫毒突然把身子伏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