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重逢

变形虫战记 爱飘 5450 2004.09.24 22:36

    几个小时以前……

  看着老师小心翼翼的将一只小瓶子从封印盒里拿出来,轻轻的摆在桌子上,那谨慎的样子就是对待世界上最容易碎的珍宝也不过如此吧。公主心里想着,眼睛却忍不住盯着瓶子看起来。

  虽然看上去很普通,但小公主却一眼就看出眼前的瓶子是水晶制成的,而且还是最上等的纯水晶。光这么一个瓶子就足以让一户普通的人家过一辈子了,那里面装的东西该有多珍贵啊!

  拭去上面的灰尘,旁边的人顿时觉得眼前一亮,细碎的光线从瓶子的棱角处反射出来,映射着水晶那晶莹剔透的本质,更显得光彩夺目起来。

  然而最让人吃惊的,则是瓶中所盛的物体。那是一团象黄金太阳般的光芒,最神奇的是那光芒竟然在瓶中缓缓流动着,仿佛有什么不知名的力量在驱动它。

  “老师!这感觉好奇怪啊!”虽然见惯了许多珍稀的宝物,但公主仍然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厉害,竟然生出一股将眼前之物占为己有的想法,好不容易将头别过去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不要盯着它看,公主殿下!”老魔法师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凡是盯着它看的人都会不知不觉产生zhan有它的想法,除非是在精神力上有相当修为的人。黄金鹰的象征是征服和权力,能抵御它威力的人本来就不多。”

  “那它一定很珍贵吧!”望着眼前的宝物,公主不禁喃喃自语。

  “的确没错,这是我年轻时冒险的战利品,对我来说,用金钱的话根本无法计算其价值。曾经有人想用一块水灵原石和我交换,最后我也没答应。黄金鹰之血对召唤士来说是梦寐以求的极品,又被称为诱惑之血,有了它基本上召唤仪式就不会失败了。”

  “可这东西太珍贵,用在这里太可惜了,还是老师您自己留着吧,大不了我不当召唤士好了!”公主惋惜的说。

  听了这番话老法师的确有些心动,但转念一想,坚定的说:“不,今天一定要把它用掉。”

  “咦?为什么?”

  “殿下,或许你不明白。有时候拥有过于珍贵的东西并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那件东西能给人以巨大的利益的时候。”

  “巨大的利益?”公主怎么也想不通这小小的瓶子和利益有何关系。

  “其实黄金鹰之血的真正用处并不是这种普通的仪式上,它还有特别的用处。这个特别的用处便是恶魔召唤,用它能召唤地狱空间深层的恶魔王级的魔兽,任何一个拥有恶魔王级的魔兽都足以造成一场人间浩劫,它们的力量是我们远远不能想象的。”

  “那到底有多厉害呢?难道会比巨龙还厉害吗?”公主好奇的问。

  “巨龙的厉害,我们是知道的,但那种强悍却……远远超过了我们能理解的范围。”老法师仿佛又回忆起往事,望着窗外自言自语起来。“那一次,大概是四十年前吧。因为逞强,我们和一只次级恶魔王级的黑暗龙对上了。到底是年轻啊,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即便是被封印处于半休眠状态的黑暗龙也远远不是我们能对抗的。它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轻松解决了所有的人,大家都死了,只有我因为带着这瓶血活了下来。即便现在已经当上了宫廷首席魔法师,但只要想起那强大的力量我就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许多我们不能想象的事物。我们不过是一群坐在井底的青蛙而已,看着那一小块天空却以为那就是全部。”

  “更何况!”法师补充到:“这几年一直有人在打这个东西的主意。还好我有防备,否则被盗的话就麻烦了。如果不是对我有些特殊意义的话,我早就把它用掉了。今天趁这个机会干脆用掉算了,我以后晚上也可以好好睡觉,不用担心有人来偷了。”

  “恩!”虽然有很多话不理解,但公主听出来这东西只会带来很多麻烦,于是举双手赞成。

  “好,开始了!”

  ……

  “多久了?”

  “已经三个小时了,老师!怎么会这么久啊!”声音中充满了疲倦。

  “恩……可能是放太久所以变硬了吧!加油,一定会成功的!”

  “……会不会已经变质了?毕竟都放了四十年了……”

  “胡说,如此神物怎会变质!专心做你的事!”

  又过了一个小时。

  “老师,有反应了,终于有反应了!”公主兴奋的大喊起来。

  “什么!真的吗?快,你感觉到什么了?”

  “我感觉到那只召唤兽正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不过这感觉很清晰,不象以前那么模糊!”

  “好,立刻举行降临仪式!”

  “跨越空间的王者,我以玛丽耶尔之名与遥远时空另一端的生命缔结至亲之关系,从此祸福与共,生死同在!”

  耀眼的白光从祭坛上空升起,“咚”的一声巨响后,一个物体重重的砸在祭坛上面,激得烟雾缭绕,灰尘四起。

  (汗……)

  “哈哈哈……不愧公主的魔兽啊,如此降临方式真是有气魄。”

  烟雾散去以后,老法师的笑容凝结了,他花费千辛万苦,浪费了一瓶黄金鹰之血召唤出来的,竟然是一只史莱姆!他顿时觉得血往上冲,一个站立不稳倒了下去。

  “啊!老师你怎么了?快来人啊!老师晕倒了!”

  旁边的祭坛上,一只史莱姆正躺得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没错,那就是我。

  * * *

  醒来时,我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和墙壁上那金纹镂空雕塑出来的壁画。雪白的蔓纱从墙上垂下来,将房间分隔成截然不同的两部分,一边是洁白的床铺,纯雪般的丝帐;另一边却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布娃娃,充满了可爱的气氛。我哪里看过这种场面,竟一时间看呆了。

  “这里难道就是天国吗?”我疑惑了。虽然这里的确很漂亮,也有点符合人类什么圣典上关于天国的描写。只是……这怎么看都象是小孩子的“天国”,难道天国里是根据年龄来判断待遇的。我今年不到三岁,按道理说这样子也没错,只不过……没必要将床也换成婴儿床吧!

  没错,我现在的确正躺在一张做工精致的婴儿床里,身上盖着绣满了可爱娃娃的薄被,看上去真是……可爱死了!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堂堂的史莱姆大祭司,就算不能享受成年人类的待遇,我也强烈要求有十岁以上人类的待遇,怎么能把我和婴儿混为一谈呢!简直是太过份了!

  “喂!有人吗?比波在吗?怎么没人啊!”可恶,都到天国来了,怎么比波都不来接我,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敲诈它一下。

  叫了几声没人应,我便艰难的爬出了婴儿床,身体仍然很虚弱,“难道到了天国还会生病?”

  趴在床边向外眺望,只看见窗外似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映寸着蓝天白云颇为漂亮。可惜我现在没什么心情去欣赏什么美景?弄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才是第一重点。恩,好象看到是什么人了!

  我努力撑高点,想看清楚些。没想到下面一滑,骨碌骨碌的竟然滚下去了,撞得床上的铃铛“叮当!叮当”的响个不停。

  “呜……”没想到我这个战胜熊怪,(不是自己干的)勇斗恶龙(唆使别人干)的史莱姆英雄竟然会落到这一步,连站都站不稳,真是可悲到极点了。

  “哐啷”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

  “咦!你醒了,害我好担心哦!”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我正想转过头去看看,一双手已经将我抱了起来,很快便靠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我挣扎着想动,却发现旁边的手将自己抱得紧紧的,移动不了分毫。

  “恩……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拉拉?皮克?都不好……”似乎沉吟良久,忽然把我举起来,大声宣布:“从今天起,你就叫普拉艾儿!”

  我身在半空,呆呆的看着身下的面孔,一时间有些发愣。这张面孔竟然如此熟悉,原本以为再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么一种情况下重逢。是的,她就是那位曾经流落到精灵森林的小女孩——玛丽耶尔,在她留下的项链里,我发现了这个满好听的名字。时隔近一年没见,小女孩长大了不少,原来披肩的长发更是及腰了。穿着一件华丽的长裙,看上去倒是比在我们那里时漂亮得多。

  “普拉艾儿!普拉艾儿!你是我的召唤兽普拉艾儿,要记住哦!” 玛丽耶尔小声叫唤着,仿佛在强调这是她给我的名字。但我此时已经懒得理会她在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听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似乎太突然了,我需要时间来理清思路。

  玛丽耶尔将我轻轻的放到小床里,轻轻的边摇动床铺边哼起歌来。没工夫计较她真的把我当婴儿的事情,我闭上眼睛,想着身上发生的一切。

  想起空间裂缝的事情,原本非常想不明白的事情加上她就变得合理了。以前我以为的什么神秘死亡根本是自己乱猜,为了解一只召唤兽的职责我还查过有关资料。如果没错的话,我所谓的空间缝隙不过是用来召唤的通道。虽然不知道那只吞噬者是怎么回事,但我和玛丽耶尔早就订下了契约,她能够强制召唤我,想来和我对抗的那股精神力就是她,难怪我一点抵抗都没有。害得我还七猜八猜,一会儿以为自己发现了史莱姆一族死亡的秘密,兴奋不已;又一会儿以为自己被别人诅咒了,查了半天关于诅咒的资料。

  不过想到自己不但没有死,看样子目前情况还不错,心里便高兴起来。毕竟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精彩没见过,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听着玛丽耶尔在旁边絮絮叨叨的说些无聊话,虽然只是些片段,但我也大致弄清了自己目前所在地的情况。

  这里是加鲁加王国的皇宫,加鲁加王国是由尤达皇室统治的一个强国,玛丽耶尔的母亲便是现任国王的小女儿。来这里避难的玛丽耶尔本来就长得象母亲,一下子便得到了国王的宠爱。不仅让她居住在皇宫里,还将她封为公主。虽然玛丽耶尔本身就是公主,但尤达皇室的公主地位又岂是原来那个小国的公主地位能比得上的。

  在和宫廷首席魔法师凯特见面以后,老魔法师惊喜的发现玛丽耶尔身上竟然有尤达皇室天生的操纵魔兽的能力,于是决定帮她完成召唤士的仪式,没想到东搞西搞左失败右失败的结果竟然把我召唤出来了。凯特一气之下病得卧床不起,(在我看来他很有可能是不敢出来见人……)下任宫廷首席魔法师的位置也泡汤了。

  “你知不知道,普拉艾儿,看到你大家都很失望,连外公也是,说你一点用都没有。可我好高兴,如果出来的是只恶心扒拉的魔兽那多可怕,还好你是如此的可爱!”说完还抱起我亲了一下。

  看了她一眼,我明智的闭上嘴巴,这时作为一只正常的史莱姆,还是不说话为好。不过我也想通了那只吞噬者是哪来的了,那只吞噬者应该就是她本来要召唤的怪物,但因为远古召唤契约的作用使得我和它弄混了,最后一通乱搞后是我取得了被召唤权。

  还好出来的是我,如果是那只吞噬者的话……乖乖,那庞大的身躯还不把玛丽耶尔给吓晕了,就算没吓晕,光想象可爱的玛丽耶尔抱着一只山一样高的吞噬者那场景就够可怕了。

  可是……吞噬者到底去哪了呢?“一定还在某个异空间流浪吧!可怜啊!”我暗暗为其祈祷,心里却开始期待今天的午餐。所有的小说上都写着——皇宫里的食物是最美味的!没想到梦寐以求的一天就突然这么降临了。

  哇哈哈……美食们,我来了!

  镜湖特产的粉色鲈鱼,配以红色的面雕蔷薇清蒸,这不是传说中的花海游龙吗?这可只在宫廷食谱上看到过啊!还有那个爆烤全羊,据说得精修火系武技的高手以斗气炙烤方能达到外焦里嫩,皮滑肉香的最佳效果,而且这名武士的修为越高起效果越好。因此制作这道菜越好,证明其功力就越深厚。不过用斗气来烤羊,的确只有皇室才做得出来吧……哇,那边没看错的话竟然是云雾山特产的飞龙肉啊,要知道飞龙虽然肉味鲜美,可是却是那里的特级保护动物,连当地的贵族都不敢捕杀,没想到却堂而皇之的摆在这里的餐桌上,不愧是大陆最强大的国家之一。那边角落里还有我曾经的最爱——爆烤鸭!还有香酥鸡块,水晶布丁……

  “呜……”望着那桌丰盛的宴席,在我眼里那才是真正的天堂。口水在嘴里转个不停,差点就要流下来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只能对着面前的这盆牛奶呢?

  “咦?普拉艾儿,你怎么了,没胃口吗?” 玛丽耶尔看着无精打采趴在椅子下面的我,关心的问道。

  废话,谁会对这些牛奶感兴趣,我不满的转过头去。

  “怎么了?玛丽耶尔?”长桌的另一头,正坐着加鲁加王国的现任国王尤达十三世。已达垂暮之年的尤达十三世看起来并不老,至少在讲起话的时候中气十足,光凭这一点估计他至少还能活二十年。能和国王一起进餐,证明玛丽耶尔的确倍受宠爱,即便是王子也不一定有这种待遇的。

  不过有一点我很不明白,既然是一起吃饭……坐那么远干嘛?从我这里看过去,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至于眼睛鼻子眉毛则一概看不清楚。还好这餐厅安静,讲起话来也是回声阵阵,否则两人对话还不得用喊的才行。谁规定桌子长就得一人坐一头,真是无聊的皇室规矩。

  而且凭心而论,这里似乎也太安静了一些,不过并不是没有人,房间的两边站着足够多的侍女。不过这些侍女眼不歪,手不移,甚至连呼吸的声都听不到,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部,我还以为它们不过是一群傀儡而已。

  “这就是你的召唤兽吗?”仍然是那遥远的声音,仿佛传了几个世纪才到似的。

  “是的,外公!它的名字叫普拉艾儿!” 玛丽耶尔小心翼翼的答到,看得出她在这位外公面前似乎有点不太自在,不过要是换成是我的话早跑了,隔这么远讲话不累吗?

  “是吗!普拉艾儿?和我的魔兽的名字倒是有些象!”说完这些,两人间便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只有刀叉交错的声音在回响。

  吃完最后的甜点,玛丽耶尔优雅的行礼,向尤达十三世告别,抱着我飞似的走了出去。

  呜……我的丰盛大餐啊!望着逐渐远去的梦想,我难过得差点掉下眼泪。

  (那个召还是我故意写的,没写错。至于理由嘛,大家猜猜!)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