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超时空之战

变形虫战记 爱飘 6768 2004.09.07 10:31

    带着大头它们,我又回到了那个古老的废墟上。伊卡(简称)终于摆脱了父亲黑点给它的名字阴影,显得格外快活。在格兰姆大陆上,除了那些贵族之外,平民的小孩很少一出生就有正式的名字,一般都会等到正式的启蒙老师为其取名。而之前所用的名字,一般都称为乳名或小名。

  我这样做的目的,无异于正式宣布收它为弟子。格兰姆大陆上的人非常重视师长的教导,因此老师的地位相对来说比较崇高。就算是万人之上的王者见到自己的师长时都必须执弟子之礼。由神灵塑造灵魂,父母赋予生命,师长匹配称号,君王赐予荣耀,朋友助其飞翔。几乎所有的格兰姆人,都是这样的走过一生。作为曾经的拉姆神教的大祭司,(现在也还是!)本来我收弟子是需要举行很慎重的仪式的,特别是这种近似启蒙意义的学生更是重要。但现在没那个条件,鬼知道还能不能再建立神殿,找回以前的荣耀。只好匆匆的为它命名就算了。但心中的责任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

  其实我一直感觉自己还需要指导,没想到现在就要当伊卡的老师了。也许一点责任会让我成长的快一些,毕竟当自己做的事情会影响到很多身边的事物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的轻率而行了。

  原本想多带些鼠族成员过来,地下研究所的空间很大,光凭我们几个再加上钢夏也没那么容易理清头绪。但一想到它们四处打洞和乱啃东西的坏习惯,我就放弃了。别的不说,遗忘之所里的大部分东西不是贵重的仪器就是珍本的资料,剩下的都是古老的遗迹,任何一件都损失不起的。虽然这些东西不是我收集的,但这样白白浪费了岂不是很可惜!在它们培养出良好的习惯前,还是尽量少带鼠族成员进入为妙。

  至于大头家地下那条通往循环系统的地洞,我已经亲自堵上了,还加上了简单的魔法封印。这些东西对付人类略嫌不足,应付好奇的草原鼠来说却已经足够了!虽然还没查出故障到底出在哪里,但自己的亲身经历已经告诉我那下面的凶险性,即便是一扇通往地狱的大门,也未必比那条小小的水道危险。那下面潜藏的,是我们永远无法面对的可怕存在。

  荒芜的废墟还是老样子,焦黑的地面上连杂草都难以丛生,稀稀拉拉的东长一片,西长一片,可见当时造成毁灭的是多么强大的力量。非常奇怪的是,我发现那焦黑的地面只是一小块地方。超出这一小片范围后,永远不灭的野草们已经占据了所有地面,将巨大的石柱残横团团包围起来,远远望去,就象绿色海洋中漂浮的船只残骸。

  “相当有趣的现象,不是吗?”我笑着望向伊卡,现在它还不懂什么,也不一定会想什么,但种下好奇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发芽的。

  转了两圈之后,护身符上的符文总算开始发光了,这说明我已经来到了离钢夏最近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它已经知道没有。

  没等多久,眼前突然一亮,从没见过的魔法阵凭空出现,均匀的铺展在地面上。钢夏从里面跨了出来,笑着向我打招呼。“你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还不错!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转身将大头黑点介绍给钢夏,再指着伊卡说:“它就是我的弟子,以后也是你的弟子,还算聪明,就是什么都不懂,很多的东西都要跟你学。”

  “我的弟子?”钢夏一愣,又马上高兴起来。“太好了,活了这么久,总算可以过一次当老师的瘾了。”

  伊卡一听我的话,立刻乖巧的向钢夏行礼,惹得钢夏兴奋不已。一阵东掏西挖之后,捧出一堆的零碎,“呵呵~~都是些小玩意,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自己挑吧!这个戒指看上去很普通,其实它里面有根细针,以前皇宫里就是用它来刺杀……”

  “好了,等一下再给见面礼吧,先告诉你是怎么来的?”我急忙打断了钢夏的话,否则它可能会说个不停。

  “我给你的那个护身符其实和我这个是一组。”它从自己的铁皮肚子里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护身符,解释道:“在短距离的时候,两个护身符会互相呼应,我就能知道你的位置,然后再用移动式魔法阵定位就能找到你了。”

  “这么方便,你送我出来的时候怎么不用?害得我跑了那么远,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才回来。”越说越来气,我一把抓住它的脑袋,厉声问道:“说!你是不是故意整我!”

  “没有,真的没有!”钢夏连忙解释,“我说了这个是要靠你身上的护身符定位的,否则位置不对的话不知道会传送到哪去,只好用以前的固定传送阵送你出去了!”

  “真的?”我怀疑的问。

  “绝对没骗你,我可以用伟大的主人波鲁塔瓦卡西之名起誓!”钢夏满脸的凛然正气,仿佛谁怀疑它说谎就要和谁拼命似的。

  “那姑且相信你好了!”放开钢夏,我打量起地上这个什么移动式魔法阵来。

  “还好你不知道……”耳边传来一阵细得不能再细的声音。

  “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

  “没事,没事,你慢慢看吧!”靠,一脸的奸笑,肯定有事瞒着我。

  仔细观察钢夏说的移动式魔法阵,我发现它似乎并没有实体存在,或者说实体不在这里。那组成魔法阵的浅蓝色光晕似乎是由纯粹的元素能量构成的,但又不是我熟悉的单纯元素能量,应该是比波和我说的复合元素能量吧。

  纯粹由能量组成的符文虽然不能久存,却比有实体依附的魔法阵威力强大得多。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法师现场发出的火球术比用魔法道具发出的火球要厉害多了。元素能量在通过物质之后会损耗许多。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说传说中的神之金属——奥里哈鲁根!

  据说奥里哈鲁根并不是从土地里开采的矿物中提炼出来的,它是天生存在的,自从人类发现它们之时就已经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奥里哈鲁根最大的特性,不是它硬度大且重量轻,而是对元素能量的完全容纳。元素能量依附在上面时不但不会损耗,而且有一定程度的增幅。因此是制造魔法武器时的极品原料,冒险者们梦寐以求的就是获得一件由奥里哈鲁根制造的武器。可是这种金属远比黄金钻石珍贵,加上又不存在于矿物中,即便是一小块也非常昂贵,所以又被称为失落之金属。

  通过魔法阵后,我们来到遗忘之所的大厅里。正如我猜测的那样,移动式魔法阵的实体应该就在这边。出乎我意料之外,这个所谓的实体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而是一块华丽的地毯。精密的花纹与华贵的金线显示出它不腓的价值,这么一块地毯怎么看都应该是放在贵族的大厅里给人观赏的艺术品,没想到竟然是一件魔法物品。

  “很稀奇吧?”看见我对地上的东西感兴趣,钢夏说道:“以前有一个国王很怕死,他时刻担心敌人会冲进皇宫将他杀死。于是他花费很多心思命人制造了这么一条地毯,以确保自己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消失……”

  “那后来呢?”见它不说了,伊卡催促道。

  “后来,什么后来?”钢夏故作不知。

  “那个国王啊!他到底有没有被敌人杀死呢?”我听故事最讨厌听一半,钢夏神神秘秘的语气更让我确定这个故事还有下情。

  “有啊!他当然死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他可以随时在需要的时候消失吗?”大头也插了一句。

  “那是因为……再完美的防御,也抵挡不住身后递来的匕首。”说完,钢夏似乎不想再谈这个话题,径直转过头去。

  见气氛冷了下来,我忙拉着钢夏要它带我们去参观。上次来得太匆忙了,根本没时间一一走过。现在有时间又有闲心,不妨仔细看看。

  于是钢夏带着我们在研究所里逛起来。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上次走过几个地方,我已经觉得这里非常大。谁知道今天一看才发现自己上次看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光身处的这个可容纳数千人的大厅,就已经让我赞叹不已。如果是在地上没有什么希奇,要知道这里可是至少十几米深的地底,挖掘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不知得花多少人力物力。而且要防止倒塌其设计起来也非常不容易。

  向钢夏一问才知道,原来建造研究所的时候是以原有的地下遗迹为基础。原有的遗迹格局可是不小,据记载在古魔法帝国时代能排进前十名,可见规模之大。为了保持其完整性,很多地方都只能保护不能动工。研究所被迫将范围扩大了很多,造成了这么大的范围。

  “那就是说这里有很多遗迹可以看吗?” 伊卡的小眼睛顿时发亮,自从我将一些历史故事骑士传奇讲给它听之后,它做梦都想去那些历史遗迹中看看,美名其曰“考察”!

  “对,多到你恨不得多生两只眼睛。”钢夏笑着说,看得出它很喜欢这个好动的学生,丝毫不因为伊卡是鼠族而轻视它。

  走出大厅,门外竟然是……花园!虽然花坛中早已没有鲜花开放,但其别致的布局却仍不难让我想象出百花开放时的美景。只是不知道那些鲜花是怎样在这里生长的呢?要知道地下可没有阳光雨露的滋润。花园中的水池里孤零零的耸立着一座塑像,水池中的水早已经干涸,只有塑像经过岁月的侵蚀,仍然站立如故。塑像是一个微笑的中年男子,伸开双手微微的弯下身子,似乎表示出欢迎的样子。口是张开的,应该是在说欢迎光临之类的话吧。只是我总觉得他脸上的笑容怪怪的,似乎还包含着一些其他的意思。

  “等一下,你先不要说!”我制止钢夏将要说话的意思。“让我先猜一下,上面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波鲁塔瓦卡西,也就是你原来的主人,对吗?”

  “没错!果然聪明。”钢夏眼珠一转,说道:“那你再猜猜,我主人这个样子是在说什么?”

  “这个嘛……”它的话一下子把我难倒了,如果不是看到钢夏那副龌龊的表情,我肯定会说塑像是在说欢迎光临。可联想到波鲁塔瓦卡西的出人意料之处,我就明白不能以常理来推断这位炼金术士。特别是钢夏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更加确定了我心中的想法。能制造出它这种性格的魔法人偶,主人的性格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可恶啊!如果就这样问它,它一定故做高姿态,假惺惺的不肯说。“有了!”灵光一闪,我顿时计上心头。这小子这么喜欢捉弄人,我干脆将计就计好了。

  于是我故意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我知道了,他一定是在说‘欢迎光临’对吧!”

  “哈哈……这回你就错了!”钢夏得意的说:“他是在说‘哎呀!我应该早说的’!”丝毫没意识到我的小动作。

  “什么意思?”

  “这要从这个喷水池说起。”钢夏眯起眼睛,似乎在怀念从前的岁月。“其实,整个研究所和外界是隔绝的。当时唯一的进口,就是你们眼前的喷水池。”

  什么!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水池,竟然是研究所进出外面的门户。

  “主人在设计这个水池的时候做了一些手脚。当魔法启动的时候,会将进来的人传送到水池的正上方,也就是塑像的前面,看上去马上要掉进水里去的样子。其实这时候只要镇静不动,很快就会站到透明的悬浮板上。至于惊慌失措的人,则会掉到水池里,浑身湿透。这时候我的主人就会抱歉的说:‘哎呀!我应该早说的’!”

  无语……果然有够无聊!——

  整个研究所以花园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虽然是在地底下,却一点阴暗的感觉都没有。仅仅采用了水之心的剩余能源,就已经足够供应所有的照明系统。不过听钢夏说它是因为我们要来才打开了照明系统,否则它自己是完全不需要光源的,魔法生物本身就有夜视能力。

  在研究所里看得越久,我就越心惊,这里根本不象一个炼金术士的个人研究所。虽然外面的情况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根据一些书上的记载,即便是一些皇家研究所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规模。尤其是这里有许多在外面被禁止的研究,如生命的制造,黑暗能量的使用,甚至是禁忌中的禁忌——亡灵魔法,这里都能找到研究过的痕迹。

  “这里真的象钢夏说的那么简单吗?”我扪心自问。答案很显然不是的,光那一堆生活设施和众多的房间,就可以证明这里绝对不是为私人研究建造的。

  趁大头它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将钢夏拉到一边,轻声问道:“钢夏,你老实告诉我,这里是不是真的只有你和主人两个?”

  “对,没错。自从我有意识以来,整个研究所就只有我和主人两个。”钢夏肯定的说。

  “那怎么有这么多的房间?两个人住用不着上百间房吧?”

  “我也问过主人,他说他晚上喜欢换地方睡,房间多的话就可以一间间的不停换了。”

  ……这种理由你也信?

  我低头陷入沉思。夏是不会骗我的,那就是说研究所里热闹的时候应该是在钢夏被制造之前。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让波鲁塔瓦卡西宁愿孤独的终老在这个曾经兴旺的地方,只和一个人偶相伴。这时我才发现其实钢夏也对自己主人的生活一无所知。对于这个神秘的炼金术士,无论是他的出身,背景,家庭,我们都是一片空白。其实这些东西不知道也没什么,但我担心的是还有人知道这里的存在。既然我已经决定重新启动研究所,就不得不为它的将来着想。象这样一个地方,势必会成为人类的垂涎之物。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当权者,都无法无视这里庞大的财富和神奇的研究成果吧。

  从前的惨痛经历,让我不得不多留了一个心眼。如果那时候我能小心一些,不那么粗心一些,或许史莱姆部落就不会被毁灭,我们仍然还快乐的生活在森林里。只可惜那时的我只知道天塌下来有比波顶着,丝毫不明白比波的肩膀并不比我强壮多少,也会有无法抵挡的事物。

  “不要想太多了!”前面传来钢夏的声音,“如果有些事情身边的人不告诉你,是因为他觉得你不知道比较好。等到他想告诉你的时候,自然就会说的。”

  这家伙,原来是装傻,害得我还以为它真傻,弄得自己象白痴一样。

  花了不少时间参观后,我们聚集在一起讨论重新启动研究所的可行性。说是讨论,其实只有我和钢夏两个说话而已,其他的不是在一边打瞌睡就是“恩!恩!”的点头,完全不知所谓。

  经过一番探讨之后,钢夏认为以研究所目前的技术为比波制作新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它犹豫着说到:“虽然制作新的身体没有问题,但却不能保证它的灵魂还在!”偷偷看了我的脸色一眼,它继续说到:“虽然灵魂之石是生命合成的必要材料之一,但并不代表它里面就会有灵魂存在。从来都没有哪个魔法师能够证明这一点。至于你看到的那些记忆片段,有可能只是残存的思念波而已。这种现象在任何被倾注了太多精神波动的物品上都可能出现。”

  看着它担心的眼神,我做了个让它安心的表情。“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就象我开始学魔法的时候,那时候大家都认为史莱姆学魔法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最后我还是成功了。虽然只是一个撇脚的魔法师,但毕竟我已经向自己的梦想前进了一步,而且我相信只要自己继续的走下去,总有一天会走到终点的。今天,可以看成是另一个梦想的起点。现在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可我必须去做,因为这是我想做的,哪怕最后失败了,我也绝不会后悔!”

  “说得太好了!老师你真棒!”伊卡激动得热泪盈眶,“我也要以老师为目标,去寻找自己的梦想!”

  “虽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老大你什么就是什么了!”被惊醒的大头揉着朦胧的睡眼说到。

  钢夏平静的看着我,很是欣慰。“原来我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样子是完全多余的了。一句话,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好,我宣布,研究所再次复活了!从今天起,它不再是被遗忘的角落,它是我们梦想的起点,今后,就叫它梦之研究所!”

  大家一起欢呼起来,钢夏尤其激动,“呜……没想到过了五十年,还能看到研究所重开,我真是太高兴了!”

  “好啦!大家安静一下!”我示意它们安静下来,“虽然成员只有这么几个,但我还是要宣布第一项工作!那就是——大扫除!”

  没有经历过的人肯定很难想象一场积攒了五十年的大扫除会是何等的模样。更何况据钢夏说在它主人死之前也从来没进行过什么大扫除,顶多是将起居室和实验室打扫一下而已。经过漫长的岁月囤积下来的污垢灰尘可想而知。

  但这么艰巨的工作我们竟然完成了!经过半个月的时间,研究所内被清扫一新,其中的各种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在完成任务的当日大家痛哭流涕不止,黑点更是发誓从此热爱整洁绝不让灰尘在房间里待过一天,否则戒酒三小时云云。

  生活似乎走上了正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发展。人类的研究所里缺的是资金原料,我们的梦之研究所里缺的却是研究员。现在看来,真正能工作的只有钢夏一个,我只能算半个,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伊卡还是个入门学徒,大头它们顶多就打打杂而已。大家都在努力,当共同的目标摆在面前的时候,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什么!

  但最近似乎有些不对劲,我总觉得精神有些恍惚,特别是时不时的莫名其妙就进入了冥想状态,好象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我似的。

  这天正在睡午觉,脑袋里突然响起一声大喊,“耶!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睁开眼睛一看,我惊讶的发现自己没躺在床上,而是在一个四周一片黑暗,却有星光闪烁的地方。

  咦!?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难道是做梦?”我自言自语。脑袋还没清醒,只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巨吼,吓得我差点摔倒。

  回头一看。天啊!这个梦也太猛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