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难题

变形虫战记 爱飘 3203 2004.10.17 19:21

    狗头人可以说是这块大陆上最令人讨厌的生物之一,排名仅在猪人之下。它们身材矮瘦,四肢短小,看上去就象直立起来的狗一样,不过智力却在一般的魔兽之上。因为具备独立的语言和习惯,看上去更接近人类而不是魔兽,所以才被称为狗头人。之所以被如此厌恶,并不是它们有多大的破坏能力,而是因为其狡诈,狠毒,反复无常,而且还不讲卫生。它们出名的胆小,遇到危险时可以毫不犹豫的出卖同伴,或干脆倒戈相向。面对弱小的时候则一拥而上,抢夺战利品,毫无廉耻心可言。因此连史莱姆都可以骄傲的鄙视它们。

  但无论哪个种族都会有一些异类产生,就象鼠族里面能出鼠王,史莱姆里面蹦出大祭司一样。狗头人中的异类就是酋长与巫医,这两种特别的存在是如何从群体中产生的我们无法得知,但任何有酋长与巫医带领的狗头人部落肯定会让冒险者头疼。它们这种情况和我们以前非常相似,如果说酋长的作用和比波相等的话,我的作用将相当于巫医了。

  所谓的酋长,其实就是狗头人群体中产生的特别强大的个体。相对于普通的狗头人来说,酋长的实力可以说强悍无比,因此才能带领整个群体。否则以这个种族反复无常的性格,实力不够可能马上会被围攻而死。

  至于巫医,则是一个奇特的存在。它们的智力远远超过了其他同类,甚至能学习一些复杂的知识。与熊怪萨满祭祀一样,狗头人中也流传着历史悠久的信仰崇拜,只是经过太久的岁月,其原形已经不可考而已。巫医所拥有的神秘力量也非常接近萨满祭祀,也正因为这样才有许多的麻烦。当然,这些麻烦全是对我而言。

  难怪哈享不想与它们冲突,虽然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但毕竟狗头人的级别比鼠族高了太多,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上的。再加上狗头人酋长的神勇无敌(对鼠族而言),巫医的法术辅助,就算能赢也势必死伤惨重。

  “开什么玩笑!这种阵势你让我一个去解决,有没有搞错!”我气急败坏的说道,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去送死吗!

  “你不是说连熊怪都打败过吗!难道狗头人会比熊怪厉害?” 哈享早料到我会这么说。

  废话,那次我身边有的是帮手,有迪,有比波,还有上百的速龙。再加上趁熊怪冬眠的时候做了大量布置,可以说占尽了天时地利,想不赢都很难。可现在我是单身在外,连个可以商量的对象都没有,这样子去找狗头人不是送死才怪。

  “可是……那次的情况不一样啊!”我辩解着。

  “我不管那么多!” 哈享将尾巴一甩,坚决的说到:“只要你解决了这件事,你就是我的盟友,也是鼠国的贵宾,我们会非常乐意帮你的忙。不过如果做不到,那就想也别想!”

  看来这家伙已经铁了心赖定我了,它知道我不得不答应。“好吧!”我一口答应下来,又提出另一个条件,即要它派一批手下听我调遣。

  “可以!” 哈享满口答应,又补充说:“但是它们顶多帮你看看情况,打探些消息,绝不能参加任何战斗!”

  该死,没想到它这么精明,一下子就把我的如意算盘给打破了。原想至少可以捞几个前锋当替死鬼,它来这一手把这条路完全堵死了。有哈享这句话,一旦开打那些手下肯定一哄而散,只剩我一个孤军奋战。

  带着满腹的无奈,我离开哈享的宫殿,回到玛丽耶尔的住处。说来好笑,戒备森严的皇宫对我们来说竟然就跟不设防似的,也许本来这些防备就不是针对我们的吧!虽然出去了不少时间,但玛丽耶尔整天都要上礼仪课,中午还得陪尤达十三世进餐,肯定没时间回来,倒显得比我还忙得多。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我开始考虑到底要不要帮哈享的忙。说实话,对于它所说的任务我并没有多大的把握,或者说干脆一点把握没有。但和它成为盟友对我的诱惑又太大,深知鼠族能力的我非常清楚这么大的鼠国势力对我意味着什么,以后这座城市里几乎就没有可以隐瞒的东西了。

  “普拉艾儿!我回来了呦!”不知什么时候,玛丽耶尔悄悄溜了进来,靠在床头俯下身子摸我的头,也一下打断了我的思路。

  虽然极度不喜欢被人轻视和被人打断的感觉,要知道我可是堂堂的大祭司啊!但目前这种情况最好还是表现出正常宠物的反应为好,于是我闭上眼睛装出一副惬意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被玛丽耶尔的小手抚mo还是满舒服的,只是心里感觉怪怪的而已。

  “普拉艾儿,你知道吗,辛洁亚表姐要嫁人了。我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她终于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听说她的未婚夫是个品德高尚的英雄,她一直仰慕他很久了,他们两个一定很相配。不过表姐一走,这皇宫里就真的没人陪我了,还是你最好,永远不会离开我……” 玛丽耶尔抱起我,又开始每天的必行功课,也许人类女性嘴上的工夫就是这样练成的。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没多久就睡着了,可今天她讲的话在我听来却有些刺耳。仿佛是看见一个小偷正穿着偷来的衣服招摇过市,左边写着得意洋洋,右边写着嚣张无比,让我不爽到极点。

  或许是早就决定和这位圣骑士大人作对,我心里竟产生了马上向玛丽耶尔揭穿其真面目的冲动,还好很快便压抑了下来。这件事是迟早要做的,不过绝对不是现在,也不一定是从我口里说出来。与一时冲动相比,太多的事情无法解释才是麻烦。

  深夜,等所有人都睡着后,我潜入地下找到了哈享派给我的那帮“侍卫”。说句老实话,它们比起黑点那些所谓的鼠团“精英”可强太多了,一个个身强力壮,凶悍嗜斗,不愧是从加鲁加斯特不知多少万鼠国居民里挑选出来的。不过可惜它们的强悍只是相对本族而言,一旦遇到狗头人这种稍微厉害点的生物,一拥而上还有些胜算,至于象狗头人酋长级的就想都不要想了。

  它们似乎对我很不服气,眼里多少都露出一些轻蔑的神色,只是碍于哈享的命令不好发作而已。可我是谁?比它们厉害得多的我都见过,难道还会被它们唬住!比起无法无天的本事来,黑点和眼前的老鼠比绝对只高不低,结果还不是照样被我制的服服帖帖。想在我面前装老大,窗户都没有,更不用说门了!

  “喂!你,对,就东张西望的那个,就是你!”我毫不客气的指着其中一只老鼠,从外表来看它绝对不是这里面力量最强的,但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却暴露了它的存在。虽然老鼠基本上都有种族病——贼眉鼠眼,但实际上只有很少一部分比较狡猾而已,大部分都是那种没心思,极好骗的,相处久了还觉得满可爱的。我指着的这家伙虽然不起眼,但我却判断出它肯定是这群“侍卫”里面专门出点子,煽风点火的头领,只有先把它镇住,其他的才好办。

  “喊你过来排队,你还在那里东张西望的干什么!”我厉声训斥到。

  被我一瞪,它只得慢腾腾挪了过来,嘴里还嘀嘀咕咕的,“有什么好神气的,大呼小叫!”

  声音虽小,却被我听得清清楚楚,我再次指着它大喊:“你在说什么!?对我有意见吗!?”

  “对啊!我就是对你有意见!你能把我怎么样!”看样子它从来没受过这种对待,火气一下就被我引了出来。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按鼠族的老规矩来解决好了!”趁着这个机会,我毫不犹豫的发出挑战。

  鼠族的老规矩,其实就是武力解决,当双方有争执的时候,胜利者来决定一切。

  面前的老鼠明显犹豫了,显然它已经知道我会魔法的事情,所以才止步不前。

  “没关系,你们可以一起上,而且我不会用魔法的!”我笑着说,故意还表现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什么意思,你是在藐视我们‘地虎侍卫队’吗!”这回所有的鼠“侍卫”都被我激怒了,战斗一触即发。

  “什么地虎,老鼠就老鼠呗,还硬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害臊!”我故意羞辱它们。

  “气死我了,兄弟们上啊!”

  “扁它!”

  “让它见识一下地虎的厉害!”

  被激怒的“地虎侍卫队”的成员大喊着冲了上来,其中还有许多套上了自制的头盔,手里还挥舞着一根根铁针,比起黑点它们只会乱抓乱咬的战术显然先进了许多。

  汗……刚才的话好象说得太满了,早知道是这样一群对手,不该放弃用魔法的,可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