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变形虫战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变形虫战记 爱飘 10215 2005.05.23 23:38

    

  哈享阴森森的眼神有些怪怪的,看得我心里发毛,还好这家伙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丝毫没有看到我的表现。

  “如果能掌握这座宫殿的空间移动技术,再加上威力巨大的魔法炮,那岂不是……噢哈哈哈……”哈享想着想着竟然不顾脸面的傻笑起来,估计正做着N多人类非人类都做过的美梦――横扫天下或是一统江山什么的。

  “弱智!”我在心里狠狠比出一个鄙视的手势,表面上却丝毫不为所动,既不指出它的异想天开,也不出言赞同。

  空间移动和魔法炮固然是超级厉害的东西,但并不代表谁都能好好利用它们。就像神兵利器落在不懂魔法和武技或是很弱小的人手里,除了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和杀身之祸外,并不会有多少好处。

  哈享并不弱小,但强大嘛……似乎也说不上。它这种实力也许在人类社会也还混得下去,但要成就一方基业就纯粹是痴人说梦了。

  格拉姆大陆上虽然时有战争,但都是一些小型的局部战争,顶多是众多国家之间的一些小摩擦而已,影响不大。整个大陆呈现出一片和平的景象,光明神教信仰的广泛流传更是为这种和平奠定了一块更稳固的基石。

  它拿什么打天下,鼠族吗?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也不能想象一群老鼠和训练有素的正规骑士作战的场景。

  哈享还不知道自己头上已经被我上“弱智”的牌子,尤在为美好未来热烈期盼中。不过真是意外,没想到它连这种事情也会告诉我。

  “等等!它该不会是……”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足以让哈享把秘密透露给我的可能性。

  这时候哈享突然跳了过来,抓住我激动的说道:“怎么样?如此美好的未来正等着我们,和我一起干吧!”那张胖脸由于激动过度胀得通红,情绪十分高涨。

  “果然!”

  我觉得自己顿时有被打败的感觉。哈享这家伙一开始就是想拉我入伙,难怪会这么大方的让我参观它的密室。

  不过这样也的确合情合理,现在它等于是单干没什么两样,虽然有数万手下,真正能派上用场的却没几个。鼠族由于本身的限制,大部分都胸无大志,整天不是吃就是睡,象我那个学生一样勤奋好学的简直是异类。

  我虽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大小是个魔法师。虽然级别低了点,放在人类中说不定转眼就被人流冲走了,但在弱小族群里也算得上比较强的了。特别是这个弱小族群特指史莱姆族和鼠族的时候,我差点就是绝世高手了。

  “美好的未来?你指的是什么?我怎么没看到!”说实话,哈享的诱惑也太没有吸引力了,至少听它讲了一堆话后我还是没有明白光辉的未来在哪里。

  “你还没明白吗!”哈享兴奋的说道:“一旦掌握这些极其强大的技术,我们就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度,只属于我们的国度。去******人类,去******精灵,去******矮人。让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知道,他们眼中比路边野狗还不如的种族也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

  “在这个国度里,我们才是主宰,再也不能让人类将我们的命运如同垃圾般践踏,你难道不想要这么一个地方吗?”

  “史莱姆也能平等生活的国度?”

  “对,连最低级最被人类蔑视的史莱姆也能平等生存的国度!”

  哈享的话在我脑海中引起巨大回想。这可能吗?连史莱姆也能光明正大走在大街上的国家?真的有可能实现这样的事情吗?

  哈享说的话虽然很荒唐,但这种荒唐不是自己在心底一直渴望的事物吗。如果有这么一个国家,部落里那么多同伴就不会死在人类的攻击中;如果有那么一个国家,比波还会在我身边;如果有那么一个国家,我也不用流浪在这离故乡不知多遥远的地方。

  不可否认,对于哈享替我描绘的未来,我不但动心了,而且是非常动心。只是心头一个阴影却挥之不去,提醒什么是残酷的现实。那个阴影是我再熟悉不过的生物――人类。

  无论处于什么样的混乱年代里,一个完全由非人类生物组成的国家都是不可能存在太久的。除非象精灵和矮人等类人种族一样,完全接受人类的知识与观念,成为人类世界的一部分,否则在这块大陆上想插上一脚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不要忘了这个世界是以实力来说话的!”我冷冷提醒哈享。

  “那是当然,否则我干嘛获得这里的秘密!”

  “这种强大,是真正的强大吗?”随着脑袋的降温,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一时的激动也渐渐平复下去。

  “你所说的,不过是领先的技能而已。这些东西我们能用,别的种族何尝不能用。就算能取得一时的优势,恐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优势也会慢慢消失吧。”我毫不留情的泼冷水。

  “可是只要趁机会将势力建立起来不就行了吗?”哈享说道。

  “不是这么简单的!”我越说越顺,将自己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也一并讲了出来。

  “就拿我们史莱姆来说吧,就算给我们再多的钱,再好的装备,让我们和人类一争长短也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战斗不就是看这些东西吗?”哈享不解。

  “如果你只是想要赢一次而已,那当然没问题,我没有那些东西也能办到。可我想要的是长久的胜利,是一个可以延续下去的国家,建立这样一个国家光有这些是不够的。无论史莱姆也好,鼠族也好,还没有站在阳光下的准备。你想想,除了我们这些异类以外,谁会想到这些东西。国家是许许多多的想法一起形成的,光有我们俩怎么够呢!除非你能让那些家伙和我们想的一样。”

  哈享当然明白我口里讲的“那些家伙”是谁!自然也懂得建立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它沉思良久,情绪渐渐从激动中恢复过来。

  “你说得对,许多的东西我都没考虑到,只一味以自己的眼光来看问题。看来我带你来这是正确的,虽然聪明才智不如我,但对我还是有一些辅助作用的。即便是我哈享大人,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哈哈哈……”

  哈享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忽地消失,又变成了以前的嚣张模样。但我却从它眼睛中看见了一丝坚定,那是比刚才的认真更坚定的神色。

  或许给它一个机会,它真的能飞翔吧!

  我这样想着,对于刚才的谈话却不再提起,仿佛刚才只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梦而已,但我知道这场梦将会在我们各自的心底继续下去,直到死亡也不会忘记。

  “对了,这个房间应该不会就这么一点东西吧!”见场面有些冷,我忙岔开话题。

  “恩?对!没错,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哈享回过神来,说道:“当然不只如此!还有更多厉害的东西呢!”

  它走到墙壁边上,似乎按动了什么地方,只听见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之后,一座金属制的方形台从地面下钻了出来。这种样子的东西我见过,在钢夏的研究室里有很多,据说叫控制台,可以操纵很多东西。

  “这个……不是控制台吗?”我疑惑的看着这个老旧的控制台,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这些东西也算厉害得不得了的话,那钢夏岂不厉害得飞上天了,我常看它自己做这些玩意。

  “咦!你知道这东西吗?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叫什么名字。只不过根据我猜测,这东西可以控制整个宫殿,所以我才不敢轻易乱动!”哈享走到控制台的边上,慢慢的抚mo着冰冷的金属外壳。

  “你怎么知道的?”我有点意外,哈享在这方面很明显懂得不比我多,却一下子猜到了这控制台的用处,当然有点古怪。

  “笨!这上面有字,我不会看吗?”它把手一指。

  这时我才看到那一堆密密麻麻的按钮上面写着一行字,用的是大陆通用文,写着几个大字――“总控制台”。

  晕,这样谁都知道这玩意是干什么用的了!

  “咦,这里还有字!这些字……看不懂啊!”我发现许多按钮上也写着字,不过都是我不认识的文字。

  “那些都是古代文字,象你这么笨的家伙怎么看得懂!”哈享讥笑到。

  “切~~”我嗤之以鼻,反问道:“难道说你懂这是什么馑迹俊毖韵麓笥形沂前虢锬阋膊还肆降囊馕丁?

  “这个当然了!”它充满自信的回答到。

  “那这个是什么意思!”我瞅准最大的那个红色按钮,触手往上面一按。

  “恩……恩……”哈享看着红色按钮上的几个大字,想了半天没答出来。“这几个是什么意思呢?我记得以前查过啊……”

  一阵奇怪的鸣声慢慢从远处传来,听起来似乎非常遥远。我侧耳一听,没听出来源,于是便问道:“那是什么声音?”

  “不知道!”哈享正专心研究那几个字。

  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在身边发出的似的。

  “我知道了!”哈享终于想到了什么,跳起来喊道:“我以前查过,这是‘紧急开关’的意思!”

  “紧急开关,干什么用的?”紧急和开关是什么意思我都明白,不过这个按钮到底有什么用呢?能在这么大的控制台上占领如此大的一个按钮,想必肯定很重要了。

  但这时候我的心思逐渐被外面奇异的轰鸣声吸引过去,外面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拆房子吗?没道理啊!这里是地底,谁会来这拆房子,莫不是那个狗头人老头子?

  “那还不简单!”哈享竟然对逐渐逼近的声音视若无睹。“紧急开关,顾名思义就是紧急状态下使用的呗!像是火灾,水患,敌人入侵,都可以称之为紧急状态,只有发生这些情况时才能按下这个按钮!”

  “哦!是吗?我现在不就按下去了!”的确没错,从刚才开始我就把这个按钮按下去了。

  (沉默中…………)

  “啊啊啊!你在搞什么啊!这些按钮我都不敢动啊!”哈享这才意识到我干了什么,抱着头大叫起来。

  “这个声音是……完了,是防御系统启动了!快,快找撤销按钮!”近在咫尺的声音和辨识满满一面需要一个一个认清的文字哪个来得更快,似乎连想都不用想。

  就在哈享急急忙忙找那个所谓的撤消按钮的时候,那奇异的声音突然穿过墙壁,回荡在我们身处的房间里。与此同时,巨大的控制台闪过一阵亮篮色的光芒,我便看到哈享肥硕的身躯呼地一下从眼前飞过,撞到墙上后重重摔落在地板上。

  我忙走过去查看,只见哈享倒在地上,两眼呈漩涡状不断转动,已然是昏了过去。

  “喂!喂!哈享,快醒醒,到底怎么了?”我使劲摇着它,想着是不是应该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正在犹豫不决时,哈享似乎被我摇得清醒了一些,它嘴里含糊着说些什么。声音太小,我只得靠近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走!…危险…离开这里!”

  其实它不说我也会这样做,因为自从控制台被淡蓝色的光华笼罩后,周围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重水池里的光球一瞬间产生了大量能量,使得房间的温度一下子提高了许多,变得闷热起来,还在持续升高中。

  地面也在不停的剧烈震动,像是有什么怪物要破土而出似的。虽然我没见过地震,估计这种情况也差不了多少。再这样下去,我很怀疑房间会不会崩塌。

  “妈的,再不走就变成烧烤史莱姆了!”

  不知哪来的力气,我一把背起哈享,仓惶向出口跑去。出口的门赫然立在墙壁上,这样过去的话必须得坐那个老旧的升降台才行。

  算算高度,我把心一横。下半shen来个超级拉长,一个纵身,直接跳进门里,然后便背着哈享飞快的爬出了楼梯。

  “好险!”

  一直跑到草地上,没发现什么不对后我才瘫倒,顿时发现自己做了一件何等困难的事情。竟然背着哈享这样重量等级的家伙一口气跳上那么高的地方。要是以平时的体力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想来是哈享那句“危险”的刺激,让我释放出比平时大得多的力量。

  “咦?我这是怎么了?”哈享迷迷糊糊的从昏迷中醒来,刚才的撞击对它的影响不小,还没缓过神来。

  “太好了,你可醒了!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

  “我……呜……头好痛!”哈享捂住头,“我想起来了,我们俩刚才好像在密室里,怎么一下子跑这来了?”说完它打量四周。

  “你还说,刚才你突然飞起来撞墙,然后就晕了。接着周围突然一阵乱七八糟的怪事,我发觉不对劲就背着你跑出来了。”

  “怪事?”哈享还是没回过神来。

  “对啊!一些莫名其妙的蓝光!然后突然好热,接着地板还动个不停……”话还没说完就被哈享打断了。

  “……我想起来了!”哈享突然盯着我,说道:“你这个家伙按了紧急按钮,把防御系统启动了!”

  “防御系统?那个是什么东西?”显然我还没意识到事情有何严重,傻乎乎的问道。

  “你这个白痴,那是敌人通过外部防御,入侵内部的情况下才能动用的东西。是最高级的防御手段!”哈享大叫起来。

  “那到底会怎样嘛!”说什么严重情况,总要有个后果之类的啊!

  它头一垂,丧气的说:“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回轮到我大叫了!

  “我只在控制室的笔记中看到过记录,又没真正操纵过!”哈享老老实实交待,“根据记录里所说,开启开关后,所有的入侵者都会被清除掉,随即宫殿将会被封闭起来,只有拥有钥匙的人才能将其再次开启。”

  “清除掉……不会是……”我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虽然史莱姆没有脖子,但哈享应该不会不明白这个姿势的意思。

  “我不是说了我也不知道吗……”声音越来越小,明显底气不足。

  我想了想,提议道:“……那我们干脆还是逃跑算了,只要逃出这座宫殿应该就不算入侵者了!当然就没事了!”

  “我也想啊!”哈享一脸的无奈,说道:“你说能跑的话我能不逃吗?”

  “什么意思?”我弄糊涂了,问道:“难道连逃出去的路都没有吗?”

  “有倒是有!只是你没发现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吗?”它的表情更沮丧了,看我就像在看傻瓜似的。

  “来不及了……”我心里一动,向哈享那边走去。谁知才走出不到一米便“碰”的一声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上,随着我的碰撞一道蓝色的波纹从眼前闪过,转眼间就消失了。

  “好痛……”我捂着脸蹲下来,问道:“这是什么啊!”

  “空间结界,刚才你应该已经见过了!”哈享仍旧沮丧,“所有防御性魔法结界中最好的,威力也是最强的。只是耗用魔力巨大,按道理只有魔导士以上级别才有能力用这个魔法。只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用来困住我们俩,不知道算不算大材小用。”

  “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困死在这里了吗?”我急道:“有没有什么方法破解这个结界?”

  “有,当然有!”

  “真的!”我闻言精神一振。

  “只要你有比魔导士更高的力量就行了!”

  “切~说了等于白说!”

  了解到强行突破这种空间结界是不可能的事情后,我不再做徒劳的挣扎,躺到地上苦苦思考如何解困。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可能是觉得无聊,坐了一阵子后,哈享忍不住找我说话。

  现在我们俩的情况怪怪的,虽然相隔不到三米远,却只能活动在各自一米左右的地方。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像隔着一重永远难以跨越的障碍,只能目视,不能接触。

  “没什么,突然想到一些事情而已?”躺在草地上,我淡淡的答道。接受事实以后,身边环境的变化逐渐清晰起来,由于空间异动造成的影响也明了不少。

  和元素能量的结界不同,空间结界没有太多的能量波动,不像元素结界集结大量高密度元素形成排斥其他能量的力场,空间结界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就完成了,以至于我被困还不知道。

  象有的古书中宣称的那样――“善于咬人的狗是不叫的,真正的高手是沉默不语的!”最初我还以为凡是高手都不喜欢说话,喜欢说话的人当不了高手。后来才明白原来真正意思是高手不需要太多无关紧要的掩饰,只有实力不够的人才需要用什么气势言语来助长自己的优势。

  空间魔法,这种我从来都没亲自接触过的力量,虽然产生作用时犹如午夜的微风一样悄无声息,但威力却比自然魔法不知强了多少倍,不愧是必须魔导士级别才能修行的魔法。

  不过这些都和我无关!我叹了一口气。由于种族体质的原因,史莱姆很难修行到高阶魔法,更不用说更高一级的魔导士了。这一辈子,估计我都不可能学习空间魔法了。

  “喂!哈享你说这困住我们的结界是人施展出来的吗?”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非常傻,但我觉得自己似乎从中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当然不是!”哈享答道:“你也不想想,这宫殿都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几百年前啊!就算人类能活那么久,也不可能老是躲在宫殿里不出去吧!再说我在这里住也不是一天二天了。”

  “那这些结界是怎么来得呢?”

  “是魔法机器吧,就像人偶之类的东西。你不是告诉过我你认识一个魔法人偶吗?其实它们也不过是高级点的魔导器而已,更高级的能施展空间魔法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

  魔导器!

  能施展空间魔法!

  霎时间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抓住了!魔导器都能使用空间魔法,难道我就不能借助魔导器来提高自己的能力吗?照这样算,即便是我这种史莱姆肉脚也有可能一窥空间魔法的奥秘。

  会使用空间魔法的史莱姆魔导士,听起来满不错的。

  正当我做着史莱姆魔导士的美梦时,整座宫殿异样的抖动起来,将我从遐想中唤醒。

  “靠!如果不能活着出去,再好的未来有什么用!”想到这里,我连忙爬起来,准备找哈享商量商量。谁知往那边一看,差点没笑出来。

  虽然这个比喻很不恰当,但只见哈享象猴子似的四处乱窜,在方圆不到一米大的地方四处捣弄,看样子是想找出结界的缝隙所在。想必也是被那阵震动给吓到了,急得想脱身。

  “哈享,这样是没用的,你忘记结界的第一原则了吗?”我好心提醒到。

  结界的第一原则――结界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既然说明是封闭的,当然不可能存在缝隙,哈享的行为自然也是徒劳无功。

  “那怎么办,真的在这等死吗?”哈享吼道。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等一下有个传说中的大法师从天而降来救我们呢?”我乐呵呵的说。

  “……你脑袋秀逗了吧!”一颗汗珠从哈享头上流下。

  “不管有没有这个可能,抱着希望总不会有错吧!”

  对于这一点我可是非常有经验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放弃希望,不管这个希望是多么渺茫,多么荒诞。并非我心态好,只是这样就算死也会死得开心一点吧。

  “你……不知道该说你乐观还是没……”哈享的话还没说完,周围的空气中便出现了许多异动。

  四周的景物开始扭曲,变形,如同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挤压似的,接着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波浪一般左右摇摆,幅度越来越大。我张开嘴,才发现周围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无论怎么喊都听不到一丁点。

  完了!我心想。

  这些情况很明显是空间变化的效果,也许这就是传说中利用空间扭曲对敌人进行攻击的魔法。没想到我一辈子默默无闻,竟然要劳动这只在传说中听过的魔法来送葬,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一种荣誉。

  陡然间周围的压力突然增加到最大,我只觉的眼前一黑,身体象是进入了一个另一个空间似的。强忍住心中的呕吐感,我明白自己又进入异空间了。

  和上一次的情况很类似,只是身体的不适应感并没有持续很久就消失了,眼前黑糊糊的啥也看不到。

  “糟了,这回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去?”

  上次从拉斐城一下子飞到加鲁加斯特,相隔几千里路,这回就不知道会到哪了。据说古魔法时代的大魔导士们都是用这种方法丢垃圾,丢出去的东西从来没回来过,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被传送到古代垃圾场呢?说不定还能捡到一些大魔导士用过的东西.

  这样胡思乱想着,我静静等待自己的命运降临。这时候垂死挣扎也没用,万一弄不好搅乱了传送,被吸入空间裂缝里就麻烦了。我既没带食物又不懂空间法则,肯定用不了多久就挂了,还不如乖乖等着被送到某个地方,也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哈享的身影早就已经不见了,估计下场应该和我差不多。对不起了,这时候大家都是自身难保,有缘分下辈子再见面吧。

  “哈享好像说过所有侵入者都会被清除掉,看来就是用这种方法了。只是哈享算不算侵入者呢?”我转念一想,它没有得到主人同意就霸占了宫殿很多年,铁定是侵入者。

  “这么说来,不但是我,哈享,还有那条老狗,以及宫殿里住的不知多少的鼠族应该都会被清除掉。呜……这回事情闹大了!我自己一个倒没什么关系,还连累这么多朋友跟我一起倒霉,它们可真是交友不慎啊!”

  为牵连进事件的所有认识的与不认识的家伙默哀一分钟后,我再次恢复活力,开始计划未来。

  “这回要到新世界了!该干什么呢?”

  “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人类的世界呢还是史莱姆的世界呢?最好是史莱姆的世界,这样打交道起来也方便些。”

  “碰到那里的史莱姆我就对它们说我是原来世界的王子,因为坏大臣发动政变所以逃亡,故事里都这么写的。”

  “最好有什么奇遇连连让我实力大增横扫天下一统江山杀神灭魔再娶几十个美女做老婆,恩……不对啊,我是史莱姆,娶老婆干什么?这情节怎么听起来这么熟,估计是哪本三流小说里的。不管了,接下来我要……”

  就当我计划到开创如流星般划过夜空的史莱姆星辰王朝的时候,这次格外漫长的时空传送似乎终于要结束了。周围的空间再次出现振荡,隐隐有一股吸力传来,未知的世界似乎正在向我招手。

  “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希望是个好地方!”

  场景忽然起了变化,跨越空间的感觉再次袭来。我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只发现脚下一空,整个身体便落入了水中。

  “我靠,这是什么地方,一来就下水!”措手不及下,我一连喝了几口水,好不容易浮出水面。

  “恩……这里的太阳还不错,和我原来世界的差不多,以后一样可以每天晒太阳。”打量着陌生的世界的天空,我满意的点点头。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一模一样!”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又朝天空看了几眼。“嗯……说得没错,简直是一模一样,我都找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你没发现其他地方也一样吗?”奇怪,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哈享!

  “你你你,你怎么也来这个世界了!”由于太激动,我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要知道随机传送到同一个地点的机会可是几百万分之一。

  哈享也和我一样泡在水里,只是那湿漉漉的毛发让它看起来狼狈得多。它白了我一眼,说道:“来什么来啊!你是不是空间传送昏了头!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听它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查看四周的情况。我们掉下来的地方刚好是一个巨大的水池里,周围不远的地方还有几座喷泉雕塑,神态逼真,做工相当精致。这个喷泉池座落在一个盛大的广场上,一眼望去,能看到远处的高大建筑和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嗯!等等!人群?

  这时我才发现水池周围的道路上走的都是人类。他们或坐或站,有卖东西的小贩四处叫卖,有神态亲密的恋人,活波好动的孩子四处追逐嬉闹,身穿盔甲的卫兵威严的巡逻。

  “这是怎么回事!”我顿时呆了,“怎么传送了这么久还是在人类世界里?”

  “什么人类世界里,我们有离开过吗?”

  我这时才发现这里的人类穿的衣服和自己以前看到的差不多,难怪一点不和谐的感觉都没有。难道说我们被传送到格拉姆大陆的另一个人类城市里?

  “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最好快点离开这里!”哈享丢下一句话,向喷泉池的边上游去。

  “咦?为什么?我们可以等到晚点再出去啊,现在人类这么多,会被发现的!”可是哈享根本不听,自顾自的游开了。

  “你不走也一样!”

  它远远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无奈之下只得跟着行动,向水池边缘游去。

  还没到水池边缘,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突然掉下来,冲到我身边的水里去了。拉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只老鼠!

  “这家伙好面熟,哪见过啊……难道说……”我心中立即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只老鼠好像是哈享那里的,难不成那些宫殿里的鼠族……

  我赶紧划动着触手向哈享追过去,“你这个混帐不早说,等等我!”

  一路上陆续有许多老鼠从天而将,纷纷落水,还好高度都很低,否则还不摔成肉饼。我一边灵活的避开各种活生生的“坠物”,一边努力前进,希望尽快脱离“重灾区”。

  这边的情况显然已经引起了那些人类的注意,几声人类女性特有的尖叫声很快划破了周围的平静,靠得近的人类玩命似的向外面跑去,离得远的反而逐渐走过来,想看个究竟。

  随着时间的过去,“老鼠雨”越下越大,十几上百只老鼠犹如下锅的饺子似的往下掉,看得那几个人类女性更加兴奋的惊叫起来。

  好机会,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我加快速度,一下子游到水池边,刚想爬出去,却发现一栋巨大的建筑映入眼帘。

  “那式样,那气派,不是皇宫吗?”如果是其他地方的皇宫也没什么,格拉姆大陆上有的是国家,多几个皇宫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我眼前所见的明明是加鲁加斯特的皇宫,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晕,原来我们被传送到加鲁加斯特的皇家广场上了!

  就在这时候,一阵破空声从上面传来,我抬头一看,一团黑影越来越大,笔直向我头上飞来。

  “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