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叱咤风云之玉之奇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回家

叱咤风云之玉之奇缘 情箭 2718 2006.03.24 01:59

    这还是我的老家,我小时侯生长,学习,工作过的地方吗?刘玉名呆呆地看着忙忙碌碌的泥头车,到处是残砖断瓦,一片狼籍。找了个人打听了才知道这里早就开始拆迁了。照着记忆中的路找到了自己的家。

  刘玉名上前敲敲门,屋子里有人问道:“谁啊?”“是我,阿名,姆妈开门。”

  门哗啦一下就被打开了。刘玉名的妈激动的说:“儿子啊,你回来了?回来就好。”转过头对里屋喊道:“老头子,是儿子回来了!!!”

  里屋有人说话了:“喊那么大声干吗?我又没老到听不见。真是的,不就是儿子回来了。”然后传来了悉悉唆唆的声音。

  刘玉名急忙走进里屋:“爸,你不要起来了。你身体还好吧/”

  “还没被你气死!” 刘玉名的父亲原本微笑的脸上一下就铁板一块。

  “阿名,好好和你爸聊聊。说说你在外边这几年的事。我去买点菜,晚上烧几道阿名爱吃的菜。”妈妈在外屋说的话打破了刘玉名和父亲之间的尴尬。

  “阿名,这几年你在外面还好吧?”刘父问道。

  “还可以,我先在云南做了点小生意。现在在香港和朋友做生意。”

  “做生意好是好,可不能做犯法的事。”刘父始终不忘法制教育。 刘玉名急忙“恩”了一声。

  “阿名,你身上的这身衣服很贵吧?香港可是个花钱的地方,能省的就省,不象在家里。在外面只能靠自己,手上总要留点钱防身的。”

  “这是跟我朋友借的,不用我花钱。” 刘玉名心虚的回答。要是告诉老头,自己身上的衣服要几万,自己在香港吃10万一只的九头鲍都吃腻了。保不定老头立马会拿苕把把自己这个‘败家仔’赶出去。

  “那样好,人家的衣服可不要搞破了。和人家做生意要和气,不要争吵。和气才会生财!”刘父想了下才说。

  “爸,你说得对。” 刘玉名赶紧拍了记小小的马屁。要是不说话,那不就招来老头的长篇大论。

  听到妈妈买菜回来开门的声音,刘玉名急忙对父亲说道:“爸,你好好休息,我去帮姆妈挑菜。”父亲点点头。

  刘母看见刘玉名从里屋出来,奇怪的问道:“这么快就聊完了?”刘玉名没说话,只是吐了吐舌头。听着父亲在里屋里哼着不成调的样板戏,刘母低声地说道:“这个死老头子,儿子刚回来就开始说教了。”

  “儿子,在外面过的还好吧?千万不要省啊!”

  “好啊,吃得饱,穿得暖。姆妈你不用担心。”

  “那你在外面有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啊?”

  “什么合适的人?” 刘玉名打着马虎眼。

  “就是对象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以前住这里的小胖,就是你那个同学。人家今年都抱上儿子了。还抱过来给我看的。那小子整整8斤,整个大胖小子。” 刘母说的眉飞色舞。

  看着母亲那高兴的样子,刘玉名正想要说自己和沈金的事。

  门外传来了一个女性声音;“伯母在家吗?”

  “在家,在家。”刘母立刻奔了出去。“阿芳,你来啦,你猜猜今天谁来了?”

  当阿芳看到刘母身后的刘玉名的时候。脸刷的一下红了。不过还是和刘玉名打招呼:“阿名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到。” 刘玉名回答道。

  “我刚下班,顺路来看看老伯的身体有没有好点。”

  “阿芳可是天天来照顾我们2个老的。儿子,你可得好好的招呼人家。” 刘母眨着眼睛吩咐刘玉名。

  刘玉名和阿芳被刘母从家里赶出来后,默默地走了一段路。

  “阿芳,你现在还好吧?”刘玉名打破僵局。

  “好啊,阿名哥,你不知道吧!,我现在可是医院里的助理护士长哦。”

  “哦?看不出来。那恭喜你。”

  “阿名哥,你在外面辛不辛苦?”

  “还好啦。我现在在香港和朋友合伙做点小生意。”

  “哦!阿名哥,知道吗,伯父为了你回来找得到他们,硬是拖着不搬迁。你要是不回来的话,你们家过几天就要被法院强制搬迁了。”

  “阿名哥,快看那里。”阿芳突然指着前面一个小土丘说道:“你还记得吗?小的时侯,我们经常在这里玩过家家。我们还拜过天地哦!阿名哥,你还有印象吗?”

  2个人没走几步,阿芳指着不远处几个工人正在奋力砍着的大树,又说道:“阿名哥,记得吗?小的时候,有1次我和你爬上这棵大树掏鸟蛋,结果我害怕,不敢跳下来。你就拍着胸脯说你会保护我,一辈子保护我的。我可是记得的哦。”

  跟着阿芳故地重游了一番,听着阿芳说的话。刘玉名的汗可就下来了。什么跟什么嘛,小孩子说的话也能当真?真服了她了。

  晚饭的时候,刘母的眼光在刘玉名和阿芳之间扫来扫去。越看越开心。还不停地往阿芳的碗里夹菜。最后还不忘吩咐刘玉名:“儿子,别光顾着吃啊,给阿芳夹菜啊。”

  吃过晚饭,刘玉名就提出要接2老去香港住。刘父沉默了半天,才说道:“去儿子那里也可以。反正这里都要拆迁了,就去儿子那里住几天。老太婆,你看呢?”

  “既然儿子叫我们去住,我们就去。儿子一个人在外的,怎么可以没人照顾。”

  说定之后。按刘玉名的意思老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了,可刘玉名的父母死活不同意,说是住到新房子了还得花钱买,这些东西还能用。结果这些东西就暂时放在了一个远房亲戚那里。最后刘母对刘玉名提出来要带阿芳一起去香港,理由是刘父身体不好,要人照顾。而阿芳是最好的人选。再说这么多年照顾了刘父,你这个做儿子的也要报答人家。

  刘玉名不得不也替阿芳办好了去香港的手续。然后分别通知了沈金和谢玉麟自己来港的航班号和时间,方便他们接机。

  出了大厅,刘玉名互相介绍起自己的父母和来接机的沈金等人。

  “这是我爸,妈。这是大阳传媒公司董事长沈金小姐,还有我搭档谢玉麟先生。”

  刘玉名将自己的父母安排在谢玉麟的车上,交代谢玉麟送自己的父母到自己的别墅里住下来。然后借口和沈金要谈工作上的事,上了沈金的车。由于不知道怎么跟沈金说,结果重重地叹了口气。

  沈金奇怪地看着刘玉名:“你今天怎么了,这可不象平常的你。你父母来了,怎么也是个开心的事啊!怎么就在那里叹气呢?”

  刘玉名就把回老家后所发生的事统统告诉了沈金。沈金笑道:“恭喜你啊,刘大少。有美女看上你,那是你的好事哦。还不赶紧向人家下聘礼,八抬大轿送入洞房做你的新郎官。”

  “你还笑得出来。我都快愁死了。我和你的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和我父母说。你是不知道我家那老头,脾气倔的很。要是知道了,说不定立刻拔腿就走。”

  “那我不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沈金气呼呼地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