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世界演绎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6章魔教风云录(12)

世界演绎者 今夜之主 2185 2019.06.18 12:00

  “鹤宁真君,年少时江湖朋友送的外号,不提也罢,不提也罢”陈妙生抚着山羊胡子说道。

  白文诗一人惊讶地看着陈妙生,她也听过鹤宁真君的名字。

  “传闻鹤宁真君陈妙生,是江湖上名列前茅的用剑高手,自创的浮云剑法更是拜尽当时无数英雄”

  白文诗说着她对陈妙生的了解。

  “哈哈”

  “什么拜尽无数英雄,不过是年少的时候不懂事而已”

  “哎,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枯,争来争去都不过是为了名和利”陈妙生感叹道。

  “天下人都逃不过名和利啊,或许我也是吧”南宫俊看着双手感悟道。

  “小伙子”

  “你也不简单呀,身体里没有两股截然不同的内力,一种稳定精纯且强大,一种狂暴无比带有侵蚀性”

  “只是幸运得到前辈真传而已”

  这个陈妙生还真是不简单,一眼就看出了南宫俊体内的两股内力。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

  杨野睁开了双眼,他双眼充血,含着愤怒盯着南宫俊吼道:

  “我杀了你!!!”

  “冷静!”

  沈修涯一下摁住杨野,让他意识清醒。

  杨野晃了晃脑袋,逐渐从疯狂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对不起,刚才我...”

  “没关系不用在意”

  好险。

  南宫俊差点以为自己暴露了,还好,杨野只是发疯认错人了。

  白文诗看着杨野平静下来,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想知道,到底是何人斩了你的右臂,以你的武功既然都抵挡不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他披散着头发,带着一块铁质面具,身上穿着一半黑一半白的衣服,有鸽子和乌鸦围着他转圈儿”

  “我练剑的时候就看到大量的乌鸦冲了过来,应该就是他带过来的,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男人”

  白文诗突然想到了江湖上传闻的一个人:

  “我想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应该是神鬼莫测铁面公子,此人行踪诡异,混迹黑白两道,而且性格古怪时好时坏,令人摸不着头脑”

  “他为何平白无故的砍了你的右臂?”

  “他说,就是他杀的国舅,然后嫁祸给了我杨家,我当时脑子一热完全不顾的后果就想要杀了他,可怎么打都打不到他”杨野说道。

  “最后我的右臂,被他!”

  杨野紧紧的咬着牙,眼中竟然流下了泪水。

  “父亲,我怎么为你报仇,如今,孩儿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啊啊啊!!”

  说着杨野从床上跳起,疯了似的冲向外面。

  “喂!”

  沈修涯刚想把他叫回来,可是陈妙生却对他挥了挥手。

  “让他好好发泄一下吧,现在这种情况你说再多也是没用的”

  “也只能如此了”

  .......

  杨野嘶吼着,在大街上疯狂的奔跑着,直到跑到了天安城外的瀑布下。

  任由强大的水流冲垮了他的身体,他右臂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啊啊啊啊!!!”

  “贼老天!!!”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哈哈哈!!”

  说着杨野跪在了水里,天空仿佛受到了感应一样,下起了瓢泼大雨。

  杨野的眼泪混合着雨水从脸上滑落。

  “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还怎么七剑合璧!!”

  “到头来,连师傅交给我的任务都没完成”

  杨野倒在水里,任由着右臂的血流淌。

  “哈哈哈哈哈哈~”

  “小娃娃”

  “你这就放弃了吗?”

  陈妙生褪下了郎中的衣服,站在瀑布上大肆的笑道。

  他的声音十分雄厚,而且传播力非常之广,明显就是内力雄厚。

  “要不然呢,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小娃娃,谁说左手就不能练剑了?”陈妙生抚着他的山羊胡子笑道。

  “你是说!”

  “看好了!”

  陈妙生拿着他的舍神剑,一下从瀑布跳到了湖水上。

  陈妙生在水上行走,以左手舞剑,甚至完全不弱于杨野的右手剑。

  “左手力大,右手灵活”

  “但是,这世上没有什么规矩是死的,还是那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啊”

  说着陈妙生把舍神剑插在了瀑布下,便转身离开了。

  “等等!”

  “前辈,我想拜你为师!”

  杨野眼中重新燃起了斗志,他冲着陈妙生大吼道。

  “你为什么想拜我为师?”

  “因为我也想练左手剑!”

  “呵哈哈哈哈!”

  “小娃娃,我已经不收徒了,不过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一二”

  “谢师傅!”

  瀑布之上,南宫俊四人看着杨野,都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不过。

  南宫俊的笑容是假的,他是真没想到,沈修涯竟然跪着求陈妙生,去教杨野左手剑法。

  “我又想唱歌了”

  “俊哥哥这回你又要唱什么?”妙玄问道。

  “《剑伤》”

  “让我与剑同醉~”

  “还有几杯~”

  “痛的余味~”

  “悲伤不会说话~”

  “眼泪蒸发~”

  “那有何妨!”

  “就让大雨冲刷!”

  “记忆中的沙!”

  “让我了无牵挂!”

  “浪迹在天涯~”

  “任凭时间染白你的发~”

  “岁月划伤我脸颊~”

  “剑出鞘的神话~”

  “雪在发芽~”

  “开出了花~”

  啪啪啪!

  “俊哥哥唱的歌曲好好听”妙玄赞美道。

  “我虽然不懂音律,但是俊大哥唱的确实很好,此情此景让我眼中都有一丝湿润”沈修涯感叹道。

  白文诗沉默一言不发。

  “献丑了”南宫俊谦虚道。

  献丑是不可能的。

  职业歌手的清唱,再加上这些歌是在他脑海中的,这些歌词他一瞬间就会了,当然如果有伴奏就更好了。

  .....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

  杨野重整旗鼓练左手剑,虽然一上手还是很不熟练。

  但一个月下来也算是练成了左手剑,以后只要多加练习也可以运用熟练。

  五人骑上马寻找下一位七剑,南宫俊看着仅剩一臂,并且背负巨剑的杨野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杨野要不你干脆改名叫杨过好了,我再给你找只大雕”

  “我哥哥叫杨过,我们是双胞胎,如果我能早出来一点,说不定我就叫杨过了”杨野转头看着南宫俊说道。

  “你还有个哥哥?”

  “嗯,他被师傅带走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