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劝慰表哥

生于望族 Loeva 4687 2010.12.23 18:59

    聂珩看了那地契一眼,顿了顿,笑道:“表妹特地把这个带在身上,该不会是打算还我的吧?”

  果然是大表哥,什么都瞒不过他。文怡将地契往前送了送:“我真的不能收。大表哥,你就拿回去吧。”

  聂珩沉默着,半晌,才叹了口气:“你不愿意收下大表哥的补偿,可是心里仍旧有怨气?”

  文怡心中一惊,忙道:“当然不是!我又不曾损失什么,反而因为舅舅、舅母和大表哥的帮助,得了不少实惠,若是再收下这块地,岂不是过分了么?我都成什么人了?!”咬咬唇,有些狡黠地瞟了他一眼:“大表哥若是真把我当成妹妹,就快把这个收回去,不然……就是跟我生份了,不把我当自家人的意思!”

  聂珩呆了一呆,忍不住苦笑:“我居然也有被人套住话的时候……”

  文怡笑了,把地契往他手里一塞,道:“大表哥,你要送这块地给我,是因为觉得有愧于我,是不是?你觉得舅母的做法害得我少得一块温泉地了?”

  聂珩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不是为了这个,就算没有母亲横插一手,你们家也不会买下那块地的,温泉固然好,但你们更需要能有出产的耕地。”

  “那不就成了?!”文怡有些惊讶,“大表哥既然明白,又有什么可愧疚的?!”

  聂珩叹道:“若是……母亲忍住手,先问过你们祖孙的意思,得了准信再去买,我自然不会有二话。只是……她是在你不知情的时候,先将你看中的东西买了。偏偏你又是托我们家帮着料理的。这是不守信,也不仁义。哪怕是商户人家,也讲究诚信呢,更别说我们聂家还是书香官宦门第。你跟我们家本是骨肉之亲,又是无父无母的孤女,别说是你求到了我们家头上,就算没有,我们也该主动去帮你。可是如今……”顿了顿,声音降低了些,“家里余钱不多,买地的时候,田租又还未到账,偏偏官府追得急,因此……家里将平阳城那处房产出手了,本来母亲还打算把上回预备给你的那处小庄也一并出手,好多买些地,被我好说歹说拦住了。已经占了温泉和林子,总不能把你看中的好地都占了吧?那我们家就真真连脸面都不剩了!”

  文怡听了他的话,倒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农田常有,良田更不少,但这么便宜的好地,却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如果舅母真的把这一片土地全都买下,她还真是没法再跟舅舅一家亲近了……她勉强笑了笑,道:“舅母这个主意可不高明,那处小庄虽小,也有十顷地,况且还是耕熟了的。这里的地再便宜,也要经营上几年,才象个样子呢。哪有把好地卖了,换一般的土地的道理?”

  聂珩没笑,只是低着头:“母亲……就没把这块地的出产当回事……原是那日我想要散心,硬跟着父亲出来看地,发现温泉时,无意中说了一句,若是在这里盖一处房舍,再种一大片桃林,春日赏花,夏季吃桃,秋冬泡温泉,不必理会俗事,闲时来了兴致,便看看书、抚抚琴、打打谱,岂不是神仙般的日子?父亲回家跟母亲一说,她就起了这个念头……我父母这一辈子,除了我的身体,便再无可忧处,为了让我过得舒心些,居然连卖掉田产买一片桃林的打算都有了,甚至顾不上妹妹将来出嫁时的妆奁……为我一个人,一句无心的话,便累得父母失了信义,妹妹失了陪嫁,表妹也失了产业,两家情谊复又受损……”

  文怡忙打断他的话:“大表哥!这又不是你的错,不过是一句无心的话,又怎能怪你呢?!”

  聂珩苦笑:“虽说是无心,但若不是我说了那句话,若不是我身体不好,若不是我没拦下母亲,若不是……我顾虑到父亲与母亲的一片苦心,不敢下力气去阻止……事情不会到这一步的……”

  表兄妹俩一时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聂珩勉强笑着将地契往前一递:“拿着吧,如今……我家里真没太多闲钱了,那个十顷的小庄便是妹妹最大的一份陪嫁,这个……是我唯一能补偿你的东西了……虽说……有点少……”

  文怡摇摇头,将地契推了回去:“大表哥,你听我说。不管舅舅舅母的做法是否有失信义,他们都是为了你。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大表哥,二老真的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微微红了眼圈,忙低头轻拭,“可惜我没这个福气,早早就没了父母……若是换了我,能有这样关爱自己的父母,是绝不会让他们生气难过的!聂家既无余财,那这块地不管是卖给别人也好,自家种些菜蔬果子换钱也好,都能添点入息。大表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父母妹妹受委屈,也要把这份本无必要的补偿送给我么?”

  聂珩失笑:“哪里就到那个地步了?田租眼看就要送到了,年下还有几处产业的入息到账,我们家不到那个地步。只是这一两月间手头略紧些罢了。”

  “这就是了。”文怡道,“我瞧大表哥家的地还没开始整呢,又要盖房子,又要补种果树,花费不少吧?若是不能趁着入冬前准备好,这块地岂不是要一直荒到明春?!大表哥,你是个最聪明不过的人,怎么也犯起糊涂来?!”她接过那张地契,小心折好,郑重放回聂珩手中:“你是瞒着舅舅舅母买下这块地送来的吧?若是叫二老知道了,心里总有些想法的。你总不能叫我跟舅舅舅母生份了吧?!”

  聂珩哑然,细想想,父亲倒还罢了,毕竟先前打算送给表妹的产业并未送出,如今又没法再送了,拿一块荒地做补偿,父亲恐怕还会觉得不足,但母亲……真难保不会有怨言,她老人家是绝不会想到这是儿子自作主张,只会怪到表妹头上,万一害得表妹再失舅家依靠……他看着手中的地契,苦笑一声:“枉我自诩聪明,没想到也会一再犯糊涂,差点儿连累了表妹。”

  文怡观他眉间郁色,似乎自弃之心更浓,心想这样下去不行,想了想,便换了笑容,道:“大表哥,其实呀,你们家买了这块地,对我是再好不过了。我还要多谢你说了那句无心的话呢,那可是帮了我的大忙!”

  聂珩看她一眼,仍是苦笑:“你又想出什么理由来宽慰人了?”

  文怡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理由不好糊弄了,但还是继续道:“你想呀,这块地那么大,我本来就没法全买的,那自然就有一部分要归了别人。它又恰好在大路边上,对面就有庄子,若是没了山匪,一定会有许多人感兴趣的。舅母也说过,因为山匪被灭,加上舅舅在衙门打听这块地的事,已经有许多人跑来看地了么?这里是普通的山坡,除了山下的田地,就只有温泉最引人心动了。若是舅母没有当机立断,买下这块温泉地,这里还不知道会落在谁手上呢!我们两家买的地本是紧紧相邻的,你们这边换了主,若是个霸道的人,说不定还会欺负我们家离平阴远,想方设法谋了地去,那我岂不是财地两失?!”

  聂珩忍不住失笑:“哪里会到这个地步?霸道的人也看不上这样的地。再说,母亲本可以问过你祖母和你的意思,再回头买,不到两天功夫就能办成的,不差这点时候。”

  文怡叹道:“大表哥,你又糊涂了,哪有人能预知未来?如今我们倒过来看,自然会觉得舅母本有足够时间先问了我们再去买,可当时她不知道呀?!万一有人在她去顾庄期间先下手了呢?!别说有舅舅在,衙门会把地留着,若是那人财大气粗,衙门又不是舅舅开的,凭什么压着地不放?!可见,舅母当时……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亏得她买了地,我才不会被迫与恶邻相伴呀?!”

  聂珩听得哭笑不得,指了指文怡,又觉得没法反驳,最终只能叹道:“我平日只觉得表妹斯文乖巧,没想到居然还有一张好刚口……照你这么说,我母亲不但没损及你的利益,反而帮了你大忙了?!只可怜那不知身份的恶邻居,什么都没做,就背了黑锅!”

  文怡不好意思地笑笑,低头道:“大表哥别笑话,我只是担心你存了心事,对身体有害……其实,我真没觉得舅母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地方,相反,舅舅、舅母和大表哥都给了我许多实惠,我若仍旧心怀怨怼,就太过了,也对不住舅舅、舅母、表哥与表妹对我的一片关爱……请你不要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下了,若是仍旧……觉得过意不去,那以后我们家的田地,若有哪里照顾不到的地方,请大表哥多关照关照吧……”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呢?”聂珩看着那张地契,无奈地叹息一声,“那我就先替你收着,且用心经营几年。”说罢用满含深意地目光看了文怡一眼,“日后再处置也不迟。”

  文怡心有所觉,微微红了脸,但有些不甘心,便反嗔道:“大表哥将桃林温泉描述得如此迷人,到时候可别忘了送我两筐桃子!”

  聂珩笑道:“当然没问题,你姐姐还叫我种些樱桃树呢,待房子盖好了,再栽几株竹子,长了竹笋,也送两筐给你!”

  文怡一边笑着,一边观察他的神情,觉得他眉间郁色淡了许多,稍稍放下了心,便又向他介绍山下庄子特产的鱼干酱,还有山上的景致。表兄妹俩一路闲谈,施施然下了山。

  回到小院,文怡先去看了祖母,见她的精神已经恢复了许多,便把方才还地契的事告诉了她,又说起田地林地的布置。当卢老夫人听说聂珩没顾上自家的活,先替她们整了地,便叹道:“聂家的教养还过得去,只可惜与人结亲时太粗心了。”

  这话几乎就是在讽刺秦氏教养不好了。文怡不敢搭话,便扯开了话题:“紫樱怎么不在?张婶好象也不在外头。祖母在屋里,难道连个侍候的人都没有?”

  卢老夫人不在意地道:“紫樱往庄上张罗晚饭要吃的菜去了,张婶在我刚醒来时还在,没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张叔也不在,兴许是两口子说话去了吧。方才房东来过一趟,陪我说了几句话,倒还有点意思。我瞧这个媳妇子,不像是寻常农妇,言辞礼数都带着大家气象,但瞧她气度,又不象是尊贵人,大概是哪里的大户内宅里侍候的婢女,嫁给了外头的平民。可惜也是个没福的,年纪轻轻就……”说到这里,她想起自身,叹了口气。

  文怡小声问:“可是一个穿靛蓝衫子、水色下裙,挽着光光的髻,只插了一支素银簪子的妇人?方才回来时,孙女儿瞧见她往庄子里的方向去了,想必是才跟祖母说过话来。”

  卢老夫人点点头,文怡便道:“难为她有心,中午还送了新鲜果子和玉米来,只是我们家万没有放着主人不管,仆妇径自出门的道理。紫樱领了差事,倒还罢了,张婶是怎么了?院里除了祖母就没别人了,倘若来的不是安份良民,可怎么好?!”

  卢老夫人叹道:“罢了,不过多忍两天,到底是几十年的老人,你就当给老张一点面子吧。”

  文怡心知这就是祖母先前说的,关于新田产的管理办法了,她低声问:“祖母,真要留张叔张婶下来么?张叔太老实了,未必干得来的,他又处处让着张婶,万一有什么不妥……”不是她多心,这一处产业,关系到六房将来的生计,她当然要慎之又慎。

  “有聂家人看着呢,他们两口子能出什么乱子?!”卢老夫人不以为然,“老张再老实,规矩是不会错的,你当他会糊涂到任由老婆支使么?!”

  文怡实在没什么信心,但祖母已经决定了,她只好听从。

  到了第二日,聂家派了管家来,将这些天在顾家的地上做的先期准备工作都报给了卢老夫人,又在种植庄稼的种类与田地经营方面提出了几样建议。卢老夫人赏了他一个大封,将人打发走了,便让紫樱出去守院门,只留下文怡在屋中,召了张叔张婶进来。

  张叔听完卢老夫人的话,已经整个人呆住了。张婶却立刻跪下哭求道:“老夫人开恩啊!小的夫妻对老夫人和小姐忠心耿耿,您可不能听了紫樱那小蹄子胡说,就把小的夫妻赶走呀?!”

  文怡眉头一皱,斥道:“这跟紫樱有什么关系?!祖母命张叔为管事,管理此处田产,难道不是好事么?你哭什么?!”

  张婶只是一味哭着,求卢老夫人开恩。她才来了这里一天,就知道这是个穷山村,怎能跟顾庄的繁华相比?!升管事?说得好听罢了!她宁可在顾庄当一辈子厨娘,也强似在这穷地方苦熬!

  卢老夫人听得厌烦,也不理她,只是问张叔:“你可愿意?此事关系重大,非亲信不可相托,除了你,我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当然,你若真有难处,我也……”

  “小的愿意!”张叔立刻反应过来,乐滋滋地跪下磕头谢恩。

  张婶却尖叫着拉住他,对卢老夫人道:“老夫人,他是魔怔了,糊涂了,您别听他的,他这么笨,哪里做得来这个差事……”

  “住口!”张叔大声喝住妻子,骂道,“胡说什么?!你才魔怔了呢!”

  张婶惊呆了,丈夫居然喝斥她……一向不敢违背她的丈夫……居然骂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