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新生希望

生于望族 Loeva 4322 2010.12.12 19:00

    从七月十四晚上,到七月十五凌晨,顾庄就是一片混乱。六房的仆人张叔在庄口发现了被半埋在泥里的马车,自己也差点被埋进去,在雨中叫唤了几声,听到马车里有人回应,他就立刻回庄叫人。不过一刻钟时间,整个顾庄都被惊动了。

  文怡早在几天前,就开始为了今日之事做准备。因她只是个小女孩,家里诸事又有祖母做主,她只能小打小闹地,托赵嬷嬷和紫樱到药店里抓些治刀伤止血、跌打扭伤以及生产时能用到的药材,并托赵嬷嬷看好了庄上一位名声好的稳婆的住址,另外又备好了雨具和包扎用的白棉布,再将柴房里两块废弃的门板翻出来擦拭干净,充作担架以备万一。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卢老夫人虽有所觉,却也没开口说什么,只是到了十四日早上,便命张叔把东西搬到前院去,又寻了个借口让张婶往稳婆家左近去了一回,好记清楚道路。

  文怡到了前院,看到药材、白布、门板旁边还有新木盆、剪刀等物,对面桌上整整齐齐地码着二三十把油纸伞和八件蓑衣,便立时红了眼圈。祖母虽然嘴上说不相信,其实还是暗地里做了准备,可见她对自己还是很关心的。

  她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回头对紫樱笑道:“今晚有大事,少不得要劳烦姐姐一回,只是还请姐姐别问为什么,过后也别跟人提起我方才跟祖母说的话。”

  紫樱在聂家多年历练惯了,十分乖觉,当即便点头:“小姐尽管吩咐,奴婢绝不会多说一个字。”

  文怡头一点,拿起雨伞就要出门,却被匆忙赶来的祖母止住,十分诧异:“祖母,您方才不是说……”

  卢老夫人瞪了她一眼,脸上有些懊恼:“我老糊涂了,这种事,哪里是你一个小娃娃能管的!自然是我老婆子出面!”

  文怡愣了愣,忙道:“可是外头雨这样大,您的身体……”

  “那也比你强!”卢老夫人回头命令赵嬷嬷给自己披蓑衣打伞,然后瞪着孙女儿道,“出了这样的事,你十五婶指不定今晚就要生了,这是你一个女孩儿能料理的?!快给我回屋去!”

  文怡抿抿嘴,牛脾气上来,随手扯过一件蓑衣披上,就过来扶着祖母出门。卢老夫人瞪得双眼老大,因听到门外乱糟糟一片,许多人在喊快帮忙挖土救人,请大夫稳婆之类的话,便泄了气:“罢了,救人要紧,还不快跟上?!”

  张叔还没回来,张婶去了请稳婆,赵嬷嬷年纪大了负责看家,紫樱要去找人送雨具担架前往庄口支援,因此文怡只身扶了祖母,打着伞冒雨前往后廊东的九房宅子。

  文怡拍了好一会儿门,才有人来开。卢老夫人一进门,见九房上下乱糟糟的,便皱了眉头。九房刚刚才得到消息,正乱成一团,十来个男女仆役聚集在前后院走廊上,满面惊惶,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卢老夫人站在前院正房廊下,喝道:“乱什么?!青壮劳力快拿了雨具到庄口救人!有力气的婆子媳妇也一并过去!管家呢?!还不快带人出发?!主母遇险,你们只知道在这里哭,有什么用?!”

  哭得一塌糊涂的管家闻言惊醒过来,忙向卢老夫人行了礼,点了几个家丁往外走,被卢老夫人喝住:“我叫人拆了门板,充作担架,你叫两个人去拿,若是不够,就回来拆你们家的!还有白布、药材!请大夫!我那里有才买来预备施给庙里的,你先领了人去拿来用!”

  管家愣了愣,忙再一礼,带着人去了。卢老夫人又喝令九房的男女仆役为伤员救治做准备,并问他们:“你们老爷和少爷呢?!”

  一个婆子哭着道:“老爷昨儿着了凉,就躺下了,如今还起不来呢。大少爷在跟前侍候着,二少爷年纪小,不敢让他知道太太的事……”

  文怡听得皱眉,对那婆子道:“不管怎样,都要把事情告诉你家主人。不然这乱糟糟的,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我祖母总不能一直替你主人操持。还有六哥哥,年纪也不小了,十五叔病着,他总能出面主持大局吧?”

  婆子只知道哭,卢老夫人气得直跺脚:“你做不了主,去叫你家老爷起来!”

  后院传来脚步声,不一会儿,九房的男主人顾宜同一脸苍白虚弱地被大儿子扶着出来了,身后还跟着满面惊惶的小儿子。顾宜同见了卢老夫人,先是拜倒:“六伯母……”卢老夫人忙摆手让他起来:“行了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这些虚礼!你既病着,就叫你儿子带人去救你媳妇回来!”

  顾宜同长子文顺,不过是个十二岁大的少年,向来是被父母宠溺着长大的,虽然身为长兄,性情比弟弟稳重些,到底年纪还小,才得了母亲遇险的消息,父亲又病重,早就没了主意,此刻听到卢老夫人的话,才一个激灵:“是!父亲在家等着,儿子这就带人去!”

  他点了几个有力气的仆妇跟着,正要出门,外头已经熙熙攘攘地,来了一群人,人人身上都带着血,血腥气一下就冲进了宅门,连卢老夫人都大吃了一惊。

  文怡心知这是把人抬回来了,忙道:“快,十五婶他们被抬回来了,快找干净的房间安置!还有请大夫稳婆!”众人这才惊醒,急急忙活开了。

  被抬回来的正是十五太太徐氏,她躺在一块门板上,低低地哀叫着,下身满是血,血沿着门板一路滴回来,看见的人都慌了。文顺一见母亲的惨状,便忍不住哭喊:“母亲!”顾宜同身体一晃,摇摇欲坠,文怡忙抢过一步,扶住了他,然后挡住了十一堂弟文全的视线,不让他看到母亲的情形。

  文全惊慌地看着她:“九姐姐,我娘……”文怡低声道:“没瞧见你爹病得厉害么?还不快扶了他回房?!”文全才六岁大,哪有力气扶住父亲?文怡只是怕他见了母亲身上的血,会受了惊吓。所幸文全愣愣的,还算听话,真个扶了父亲往回走,一个丫头飞快的赶上来扶住了另一边。

  文怡回转身,见文顺还在哭,跺脚道:“你哭什么?!你母亲还没死呢!还不快去安排救人的事!”文顺恍然大悟,忙叫过一个小厮往外冲。文怡皱着眉回到祖母身边,担心地问:“祖母,真的能救回来吗?”这九房上下,可是慌得连章程都没有了。

  卢老夫人面无表情地答道:“当然能救回来!他们家的人不中用,还有我老婆子在呢!”

  老太太说到做到,当文顺和二房的四太太带着大夫和稳婆赶到时,她已经将九房的人手安排妥当,每个伤者都睡上了干净的床铺,换下了湿冷的衣服,伤口被清理包扎好,床边烧起了火盆,屋里有人看护。也许是因为救得及时,车夫和几个丫头婆子伤得虽重,却没有太大危险,其中两个甚至能清楚地开口说话,在大夫诊治过后,只有车夫因为双腿折断而昏迷不醒,其他人都醒过来了。

  最危险的,只有没什么外伤却面临分娩的徐氏。

  四太太刘氏立时便带着人进屋去了,不一会儿,她走出来对卢老夫人道:“多亏婶娘来得及时,事情也都安排妥当,不然十五弟妹只怕就交待了。”转眼看到文怡,有些意外。

  文怡忙道:“祖母一个人出门,侄女儿不放心,就跟着过来了。”顿了顿,“四伯母,十五婶不会有事吧?”刘氏叹了口气,道:“只能听天由命了,实话说,你十五婶着实凶险!”

  文怡听着屋内十五婶越来越弱的叫唤声,看到时不时捧着一盆血水出来的媳妇子们,心中一紧。

  卢老夫人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匣子来,递给刘氏:“这是家里存的百年老参,已经用了些,我出门时想着说不定有用,就带了出来。你叫人切几片煎了参汤给侄媳妇灌下去,看能不能管用吧。”

  刘氏惊喜地道:“唉?六婶!您可是帮了大忙了!”忙接过人参,指派了一个贴身大丫头去煎参汤,又道:“我们家里也有几味老药材,指不定能派上用场,我这就回家拿去!”才走出两步,又停住了,回过头。卢老夫人知道她要说什么,淡淡地道:“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快去快回!”刘氏屈身一礼,忙忙叫了仆妇打伞,出去了。

  文怡扶着祖母,走到产房旁边的厢房坐下,听着里头的喊叫声,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没底。无论如何,她都想帮上点忙,请示过祖母后,她就跑到厨房去,指挥着惊惶的仆人们烧热水、煮参汤、熬药,想到秋天夜凉,人都淋了雨,又吩咐煮姜汤和细粥,以备万一,想起十五叔还病着,又问厨房的人可把男主人的药备下了。

  等忙活完,她想着没什么事是自己能干的了,方才回厢房去照看祖母,走到廊下,看到文顺怔怔地站在厢房窗外,右手紧紧抓着窗棱,产房里叫一声,他就发一回抖,一张小脸白得象纸一般。

  文怡不忍心,叫住他:“别担心,十五婶吉人自有天相。”

  文顺呆呆地点头,忽然哭了起来:“早知道,我无论如何也要拦着母亲……”

  卢老夫人从厢房走了出来,厉声质问:“你母亲到底是为了什么,在这样的天气出门?!你们父子几个没跟着不说,除了车夫,随行的都是女子,若是遇上点什么事,连个援手都没有,你这个儿子居然还不拦着!还不快把缘故说出来?!”

  文顺哭道:“侄孙原本拦过,只是母亲不听……是舅舅派人送信来,说是外祖父在雨天里滑了脚,摔得重了,让母亲回去看他老人家。父亲病着,劝母亲等明日雨停了再出门,可母亲心急知道外祖父的情形,就只带了几个人回去。原说到了外祖父家看看情况,等明天一早就会派人送信回来,到时候父亲再带着我们兄弟过去……”

  卢老夫人知道徐氏娘家就在平阳城外,离顾庄不过六七里地,一路都是大道,坐马车很快就到了,怪不得她没放在心上,但还是责备了文顺几句:“即便如此,也该好生点几个有力气的家人跟车。今天晚上,你母亲在庄外遇险,也没个人知道。若不是我正好差人去庄口的糕点铺子,怕是到天亮才有人发现你母亲呢!”

  文顺低头哭着听训,这时,邻近的产房里传来了婴儿哭声,听得三人精神一震。卢老夫人忙扶着文怡的手走过去,在门外高声问道:“是男是女?产妇可平安?!”

  稳婆抱着一个襁褓走了出来,露出大红锦被中红通通的小脸,笑道:“恭喜老太太,太太生了个小少爷,母子平安,只是太太力竭,睡过去了。”文怡闻言,忙伸头去看孩子,只见他红红的,皱皱的,小得象是只猫儿似的,紧紧闭着双眼,一双小手握成拳,只有鲜枣那么大,时不时晃一晃。她心中微动,只觉得心窝仿佛有什么东西轻轻拂过,有点发痒。

  卢老夫人看着孩子,怜爱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暗暗松了口气,吩咐道:“快送回房去吧,外头冷,别着凉了,产妇也要好生照看,参汤马上就送来了。”转头看到刘氏回来了,忙道:“已经生了,是个男孩,可有合适的**?”刘氏念了句佛,上前看了孩子,也喜得满脸是笑:“平安是福!大难不死,这孩子日后必有造化!”又对卢老夫人道:“方才侄媳妇也想到了,已经打发人去找。”说罢吩咐丫头们几句,便抱过孩子,带着两个媳妇子进了产房。

  有刘氏在,孩子又平安出生了,卢老夫人自然不用再操心。忙了大半夜,她也支持不住了,忙扶了文怡回厢房歇息。回头看到文顺一脸激动与担心的模样,便骂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你父亲报喜?!”文顺一个激灵,忙不迭去了。卢老夫人看得直摇头:“老十五是个老实人,生的儿子也傻愣傻愣的!”

  文怡心情正好,闻言笑道:“六哥只是实诚些罢了,倒比那些浑身心眼的人强呢!”

  卢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扶着她走到没人的地方,才道:“今儿这件事,算是你的功德了,倒不枉费佛祖给你提了醒。”

  文怡心中一阵激动,忙低头掩去眼中的泪光:“看到十五婶母子平安,孙女儿心里也高兴……”

  这个孩子,按排行应该是十七堂弟,在前生,是连人世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逝去的小生命。可是他出生了,再过几日,便会睁眼,看到这个世界……

  文怡忽然觉得,重生后的这一世,充满了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